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场梦后,我被男鬼缠上了,他还时不时将我...

聊榆林2018-05-15 18:10:43


01.梦


“月月……”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带着回音,似乎隔得很远。

“月月……”

又是一道轻声的叹息声传入我耳中,我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在我睡觉的时候恶作剧。

眼皮子好重,根本睁不开。

我张嘴,想要呼喊睡在上铺的室友,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发不出一丝的声音,想要翻个身,却发现了我的身体完全动弹不了。

怎么回事,好难受……

身体也越来越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身上,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幽幽的冷风刮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意识清醒了大半,就在这时,一道轻笑声传进耳中,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它就在耳边。

突然间,我感觉到一只冷冰冰的大手搭上了脖子,那一瞬间,我毛骨悚然,不由尖叫起来——

可是我叫不出来,我的嘴唇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冰冰的,凉凉的。

我只觉得浑身传来一阵雪霜般的冰冷感觉,寒意钻进了骨头里。

我愤力挣扎着,眼睛好不容易睁开了一条缝,模糊之间,视线陡然撞进一对通红如血的眼睛里。

浑身的寒毛顿时竖了起来,我想要大喊,可是嘴唇却被东西贴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缝隙。

不仅如此,他的一只手捧着我的脸,同样是刺骨的冷,慢慢在我脸颊化开。

那贴着我嘴唇的东西似乎离开了些,一阵阴寒的气息钻进口腔里,低低的男声出现了:“怎么不乖呢?”

我拼命地要想动,可是手脚被死死压着。

救命,有没有人,快救救我——

强烈的恐惧感包围着我,我真的快哭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冰冷的手指突然覆盖上我的眼皮,一道低喃的声音似有似无地响起:“不要看。”

那声音一字一句,带着哀伤和无限缠绵,却又充满诱惑力,我情不自禁着迷于他的声音,如潮水般的恐惧感似乎随着这声音慢慢退去。

“不要看,我不会伤害你……”

沉沉的嗓音透着特有的蛊惑力,我情不自禁着迷于他的声音,渐渐迷失在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下身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我痛醒了,肚子里的肠子就像是打了结绞着痛,痛得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嘶~”

一道惊讶的声音出现在我面前,听声音应该是住在我上铺的秋秋,她“呀”了一声,道:“七月,你画地图了。”

地图?什么地图?

我下意识低头一看,蓝色的床单中央被鲜血染得乱七八糟,我顿时很不好意思:“那个……我来大姨妈了……”

“早自习你就别去了,我给你请假,你赶紧收拾收拾,得赶上老妖婆的课。”见状,秋秋对我说。

我心生感激,对她道谢。

既然不去早自习了,我等室友都洗漱完离开之后才去了洗手间,冲了个热水澡,脱下弄脏的内裤换了条新的,又垫上姨妈巾,然后视线却突然凝住了。

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些红色的斑斑点点,那印记偏青,并不是很严重。我正疑惑着,脑海里迅速闪过几个零星的片段:冰凉的大手,血红色的眼睛……

我一吓,抬起头朝着镜子望去,镜子被水雾遮住了,我顾不得其他拿起手里洗澡的毛巾匆匆在镜子上擦了好几下。

“啊!”

狭小的洗手间回荡着我惊恐尖叫的声音,我吓得后退了一步,差点摔进厕所坑里。镜子里的我,身上布满了斑斑点点,颜色比起之前看到的又深了些,像是被什么小虫咬的,又像是……

脑海里那些零碎的片段不断重复闪过,我心底忍不住生起一阵寒意。

那双通红色的眼睛,是鬼吗?

不怪我这么想,我从小就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奶奶告诉我,我的体质特殊,容易招惹东西,所以我的脖子上常年带着一颗血色的珠子,据说能辟邪,可事实上,我还是能看到那些东西,不过至少那些东西很少靠近我,骚扰我。

可是现在……

我急忙摸向脖子,那圆润的触感还在,那身上的印记怎么解释,真是被虫子咬的吗?

血红色的眼睛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越想越害怕,我迅速套上了睡衣,惊慌失措地跑出了洗手间,双手颤抖着翻出手机。

我迫不及待地给奶奶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里始终是循环播放的彩铃,我越来越心慌,声音甚至不由自主带了几分颤音:“怎么办,奶奶,有脏东西……”

“脏东西……你是在说我吗?”

一阵低沉的男声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身后,我猛地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那窗台上的窗帘诡异地向中间靠拢,自己慢慢的,慢慢的合了起来。

房间里的光线瞬间昏暗下来。

幽冷的气息贴上我的后背,我头皮一紧,寒毛根根竖起,手机“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手脚顷刻间变得冰凉……


02.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


冰冷的气息攀上我的脖子,在我颈侧喷了口冷气,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浑身不受控制地微微抖动起来。

“你,你……”我想要开口问他,声音却抖得厉害,根本说不出来。

“你在害怕。”身后的那道声音发出一记低低的笑声。

背脊爬上越来越深的寒意,我看不到,感知却越发清晰,那身后冰凉的气息似乎要将我吞噬。我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害怕颤着舌尖,道:“大,大哥,你我无怨无仇的……你放过我吧……我,我,一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

那声音笑了一声,对着我的颈侧喷了口冷气,不说话。

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就像是一个饱受煎熬的人突然坠入了冰窖,雪上加霜。那近在咫尺的鬼笑声,对我来说不仅是有肉体的折磨,更是在折磨我的精神。

我哭了。

“求,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会……”

“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背后的声音缓缓道:“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往西南侧走两里,你一个人来。别跟我耍花招,否则……我会吸干你的阳气!”

我拼命点头答应,眼泪“吧嗒”着掉个不停。

“现在,闭上眼睛。”那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我照着他的话做闭上眼睛,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希望这只缠上我的男鬼赶紧离开。

脸颊忽然传来凉意,似乎有什么东西触碰着我的脸,缓缓往下…….

许久之后,那包围着我的寒意退去,我小心翼翼睁开眼睛,还是熟悉的环境,宿舍里安静得只听见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我来不及松口气,脚一软,栽倒在地上。

刚洗完澡的身子已经被冷汗完全打湿,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我抱着手臂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如果我看不见那些东西,该有多好……

哭了一场,总算好受些了,我眯着眼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八点四十。

第一节课是九点上课,来不及了!

匆匆忙忙收拾了下换了衣服,我拿起桌上的《考古学通论》就跑出了宿舍,转弯准备下楼梯的时候却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我摸着额头轻呼了一声,不经意间瞥见一双纤细的灰白色皮肤的小腿。

隐约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没多想,连连说了两句“对不起”,匆匆绕过她跑下楼。

一路狂奔从宿舍到一教学楼,可是刚赶到楼下,上课铃声无情地响起。我大口喘着气,抬头看了看盘旋而上的楼梯,深深吸了口气,三步跨作两步一鼓作气爬上了五楼,来到了上课的教室外。

教室里闹哄哄一片,我顿时一喜,太好了,老妖婆还没来。

小心翼翼推开后门,我四处环顾,眯着眼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坐在最边上的刘秋秋和安小熙,而她们身边还留着一个空位置。

“七月,过来!”

安小熙看见了我,马上冲我招手示意。

我低着头走到她们身边坐下,安小熙递上来一包纸巾,嫌弃地对我说:“你看看你,满头大汗的,还不快擦擦,可别蹭到我身上了。”

话虽然不好听,可是我却很感动地看了一眼安小熙:“谢谢。”

安小熙“嘁”了一声。

“哎哎哎,你们听说了没,今天早上我们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一个上吊自杀的女人。”

“咦,不是吧,我没听说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现在后山已经被封锁了,如果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至于这么做吗?”

“天,这么恐怖……”

低头擦汗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几道兴奋讨论的声音。

“咦,真的啊,快快搜一下贴吧!”安小熙和秋秋似乎也听到了,转过身兴致冲冲加入了讨论。

我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冒,呼了口气,翻开书准备预习一下今天要讲的内容,然而我突然目光呆住。

摆放在桌上的书扭曲在了一起,密密麻麻的小字最后组成几个大字:

“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

周围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我的世界陷入一片苍白,只剩下我和摆放在桌上那本《考古学通论》。

我的身体控制不住颤抖起来,好不容易退散的寒意从又我的背脊缓慢爬上,蔓延了整个身体。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扭曲的几个大字又缓慢动起来,化成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她的眼睛是一片黑乎乎的眼仁,就像两个窟窿,腐烂的脸长了短白色的长毛,嘴角流着鲜血。

她的脸越来越扭曲,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冲着我张开血盆大口——


03.撞鬼


“啊——”

我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猛地将那本《考古学通论》抡到了地上,额头不断冒着冷汗,身体抖动得越发地厉害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七月,你怎么了?”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

我又一次叫了一声,潜意识认为是那个男人的手出现在我肩膀上,如惊弓之鸟吓得手脚乱舞,仓促之间膝盖撞到了桌角,整个人狠狠摔倒在了地上,痛得我脚趾头都忍不住蜷缩起来。

“七月!”我听见了安小熙和秋秋的声音,“你怎么了?”

咽了咽口水,我抬起头,面前已经没有女鬼恐怖的大脸,安小熙和秋秋都看着我,脸上满是担心的表情。

“书,书…….”

我指尖颤抖,指着落在地上的书。

“什么书?”安小熙楞了一下,顺着我指的方向,然后拿起那本被我抡到地上的《考古学通论》当着我的面翻了起来,一股印刷的味道扑鼻而来。

我能感受到旁边的人都在看着我,安小熙抓着书使劲摇了摇我的肩膀:“你怎么回事啊,见鬼了不成?”

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她,我是真的见鬼了,可是我不敢说,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我,即使说了也没人相信,只会将我当成一个白痴。

我深深吸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总算松懈了些:“我……”

“咯咯……咯咯……”

刚开口,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乍然响起,传进我耳中。

那声音时远时近,虚无缥缈,还荡着回音,迅速占据了我的脑海。几乎同一时间,安小熙那张近在眼前的脸慢慢扭曲,扭曲成一张满嘴猩红淌着鲜血的大嘴。

我吓得尖叫,猛地用力将安小熙推开,抱着头连滚带爬,惊慌失措跑出了教室——

“砰!”

慌不择路之下,我不小心撞了人,一下没站稳,摔坐在了地上,屁股顿时一痛。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停冲着面前的人道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想要爬起来逃跑,可不知怎么的手脚使不上力气。

心里慌得不行,我甚至怀疑下一秒那个女鬼就要追上来。

“同学,你怎么了?”一道关切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有,有鬼……”我哆嗦着开口,没有意识到眼前只是一个不熟悉陌生人。

过了几秒,一只大手轻轻搭在我的头顶,低低的声音传入我耳中:“看着我。”

我下意识抬头望着他,对上一双好看的眸子。

他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对我说:“没有鬼,是你太紧张了,放轻松,好吗?来,深呼吸……”

他的声音有一种异样的魔力,我情不自禁照着他的话做,吸气,呼气,吸气,再呼气,紧张害怕的心情真的慢慢放松下来。

我这才真正打量起眼前这个男生。

虽然他是面对我蹲着,但是能看出来很高,穿着条纹衬衣,帅气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温暖人心,气质更是如阳光般温润。

这是我第一次在除了电视以外的地方看到这么好看的男生。

似乎是见我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漆黑晶亮的眸子泛起笑意:“没事了?”

我脸一红,急忙移开视线,很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你是哪个专业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叫七月。”我小声回答。

“七月……”我隐约听到他念了一遍我的名字,他忽而冲我微微一笑,“最近学习太紧张了吧,回去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谢谢你,学长。”我的直觉告诉我喊“学长”错不了。

他笑笑,摸摸我的头:“小七月,我们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起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我如梦方醒,眼前已经没有他的身影。我有些失望,看了下四周,这才发觉我似乎是在转角的楼道里。

我扶着墙壁站了起来,长长的呼了口气,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手机似乎落在寝室了。

想起晚上的约定,我苦笑一声,慢慢往寝室走。

回到寝室拿了手机,我避如蛇蝎般离开了寝室,就在转弯的时候,我脑不经意间闪过一双纤细的灰白色皮肤的小腿。

就这样,我拿着手机只身去了我兼职打工的奶茶店,磨蹭到了晚上九点打烊才离开。

风一吹,我不由抱紧了手臂搓了搓,白天发生的事情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十点,小树林西南侧……

我没有看到那男鬼的模样,可是对方冰冷冷的话语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如果我放他鸽子,他会不会真的吸干我的阳气?

我很乱,无助地站在路边,我多希望能出来一个人帮我出主意,可是并没有。

犹豫了好久,我最终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后山的小树林走去,明明只需要20分钟的路程,我却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心也跳得越来越快。

就在靠近小树林的地方,我看到了临时做出来的隔离带,忽然想起今天上午同学隐约提到的尸体的事情。

月光透过树影洒落在地上,倒映出斑斑光影,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脚步下意识往后退。

“谁,谁在那?”保安室里突然出现一道叱喝声,一个拿着电筒的大叔走了出来,刺眼的灯光冲着我打来。

我反射性地用手臂挡住了这强烈的光,可是下一秒,我脚底的视线范围之内突然出现一双纤细的小腿,灰白色的皮肤,就这么离地面悬空了一公分,挡在我面前。

心“咯噔”跳了一下。

“咯咯咯咯……”一阵恐怖的笑声在我身后出现。

那打在我身上的光线越来越强烈,保安大叔的声音和那诡异的笑声此起彼伏在我耳边响着,我冷汗不断直冒,战战兢兢鼓地转过身——

一个穿着长长的裙子的东西站在我面前,乱糟糟的长发垂直到了小腿,一张脸已经腐烂发霉,长出白色的毛。她整个眼睛只有黑乎乎的眼仁,鼻子留着血,猩红的嘴巴咧得很大,一节裹着血的舌头斜挂在嘴巴外面。

是教科书里的鬼,她找来了!

无尽的恐慌包围着我,我抖得越来越厉害。

似乎是我害怕的模样激起了她的兴趣,她冲着我咧嘴而笑,露出诡异恐怖的笑容,森白的牙齿反射着月光打在我脸上,腥臭的腐烂味扑面而来。

浑身的泛起鸡皮疙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突然一把将手里的手机朝着恐怖女鬼砸了过去,转身就跑。

“啊啊啊啊——”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