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人一矫情就流泪,一流泪就奔溃.

在线免费看电影电视剧2018-07-16 10:02:03

还有3
我就要

开启加班模式

开启睡眠模式


沉默的夏日暮色,我们全都各奔东西,离散了温热的深情,在我们的生命之河短暂相遇又别离之后,那些孑然独立的岁月,因为知道人情淡薄,才又奉守着那些老生常谈的话,可是为何。。。我仍时时怀念?过去我们曾经是被彼此那般毫无保留地盛情关怀过,以至于后来在某个角落寂寞起来的时刻,想起你便会微笑。那是从来不曾悲伤地坐在我身边的你,在曲终人散之后,我才恍惚,原来再也不能有你坐在我身边,这才是真正的不快乐。

  

  “好久没有见到你,正好计算思念能到的距离,我也相信遥远不能改变我和你的默契,你的问候是我温暖的理由,站在你身旁我可以片刻停留。”回到我们开始的地点,你知道回不去。

  

  青春已经是一场记忆。

  

  纵是千般的情深,亦是人浅缘浅,不悔相思意。



滴水穿石,是一种多么艰难的毅力,那是时间最好的见证。总以为时间可以毁掉一切不可能。以为,只要你付出真心,就一定会得到真心。佛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可是我种下希望,收获的为什么只有失望;种下爱的时候,我收获的不是暖,而是不尽凄凉。
  
  秋,越来越冷了,可我的心,比瑟瑟的秋风要冷。心,带着无助瑟缩在冰冷里,看到了尘世的苍茫,看到了天空的泪珠。我以为秋雨会懂我落寞的心事,可是在这梧桐飘落的时候,已经不能再被秋风秋雨读懂了。雨一滴滴在心中滴落成愁,就连那长长的秋风,也把我嘲笑,嘲笑着我的天真和幼稚。
  

对于爱情,我知道旁人都是无法理解。其实一段爱情,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真情的说痴情的真矫情,感性的说理性的没人性,坚强的说勉强的不自强。你不知道她的道理,可人人都有自己的爱情。
  
  如果,痛苦能够释放,谁愿意留在心上;如果,痛苦能够分担,谁愿意独扛。也许,每人心中,都有一段故事,有些,能与别人分享,有些,却只能独自品味。


在文字中游走。
  
  听雨,捻一串相思伊人的泪,天涯何处是归人?
  
  听风,掬一缕江南故乡的水,莫名心悸若愁殇。
  
  我不属于任何的忧伤,任何的哀怨。生命于我,是生生不息的律动于凡尘的精灵。我对你的深深思念,就安放在辗转悱恻的文字里,被我细细地雕琢,煅打成一首精致的抒情诗。却又无需华丽的词澡,无需优美的韵律。嚼着、嚼着,自会齿颊生香。
  
  我在文字中游走,遇见的你,是一首清新素净的小令,来不及读懂,你已远去。于是,我的世界里,总会有你白衣飘飘的幻像,就如一幅缥缈的江南烟雨图。



经历过不少人生风雨的我,踏着凌乱的步伐,匆忙走过了二十载的春秋,本以为可以淡看一切繁华,不再多愁善感。可在这样的冷落清秋节,随随便便的一场秋雨还是会无端地惹起心底里最初的情感。我也不想去阻止,这个闲散的午后,任凭自己随着酣畅淋漓的秋雨,去放逐灵魂,让灵魂任性而自由的去倾诉。
  
  我知道自己修为不够,做不到心如止水。在受伤之后依旧想要去怀念曾经残存的记忆;尝过无数次曲终人散的凄凉后依旧想要去邂逅一段能够长存的缘分;依旧不愿意去相信缘分的渡口,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经流年也不过是独留一地潮湿了的凄凉,到最后连凄凉也会被岁月风干,不留痕迹,只剩曾经的庸人自扰。


这时传来了充满着愤怒的冷酷声音。翔赫正站在一旁瞪着民亨。两人都不得不吓了一跳。翔赫也是看到两人的足迹而跟了过来。

    早上坐了最早的缆车跟彩琳一起到达西餐厅的翔赫,开始寻找不见踪影的两人。虽然毫不遗漏地搜过了西餐厅里面,但却无法找到两人。走到外面的翔赫正觉得棘手时,就看到两人连成一长串的足迹。

    就算两个人只是在一起,什么事也没有,翔赫的愤怒还是不断地涌了上来。然后,看到民亨强迫即将要跟自己结婚的人回答,令他觉得十分不顺眼。

    翔赫拉住有珍的手。他准备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还没听到有珍的回答。请回答我。有珍小姐喜欢的人……是谁呢?”

    民亨朝着渐渐地翔赫拉远的有珍的背影说。似乎是忍不下去了,翔赫往民亨走过来。

    “那个为什么要你来操心?”

    “因为我爱有珍小姐。”

    民亨的回答格外地坚决。虽然翔赫冲了过来抓住了民亨的衣领,但民亨依然不为所动。而且又补上一句,“有珍真正爱的人是谁……?”

    民亨实在太理直气壮了,这让翔赫说不话了。应该要说什么呢。至少要用爱一个女人的男人的名义来警告他。翔赫咬着牙忿忿地说。

    “你不要给我再靠近有珍,我不允许。”

    翔赫放开了民亨的衣领后,拉着有珍的手渐渐地离开了民亨的视野。

    不管怎样,民亨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

    在民亨与翔赫产生火爆冲突场面的那段时间里,有珍并没有偏向哪一个人。民亨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下了山的翔赫回到有珍住的地方后,把有珍的衣服都扫进了旅行箱里。他不能在放任有珍在这里。翔赫无视有珍哀求着的样子,依然打包着行李。

    然而又似乎是对有珍哀求的样子起了怪异的感觉,翔赫停了手犀利地看着有珍。

    “为什么?”

    翔赫简短的质问是在问有珍为什么无法离开这里。

    “这工作对我是很重要的,你不也知道吗?”

    有珍以为翔赫应该能谅解。可是,从翔赫嘴里冒出的话,却成了无法想象的匕首,刺进了有珍的心底。

    “不会是你准备待在李民亨那人身旁吧?”

    翔赫像是对有珍脸色大变一点都不感兴趣似的继续逼着有珍。站在翔赫的立场是越想到民亨说过的话,就越刺激他的神经。他怎么能在有珍的未婚夫面前,说他爱有珍呢?

    翔赫相信有珍也有错,他一点都不怀疑。看她是展现怎样的容貌,做出怎样的行为举止,才让民亨说出那样的话。

    对于翔赫的任意地为所欲为,有珍什么也说不出口。不管说什么,她想,对翔赫而言都只会成为狡辩。

    翔赫把有珍的旅行箱拉到停车场来。虽然有珍拼命地恳求阻止他,但却都无法让翔赫回心转意。但就算这样好了,她也不能就那样被他拉走。

    有珍抓住了翔赫。因为似乎该谈谈。没有用。翔赫一点都不理会有珍说要谈谈,就直接把有珍的行李丢进后备箱,然后拼命地催促有珍赶快上车。

    有珍只能大叫了。对什么也听不到的翔赫的耳朵,除了靠大叫外,就没有别的方法了。那时,翔赫才注意听有珍说。有珍觉得时间不多了,于是断然地问:

    “你不能相信我吗?”

    “对,我不能相信,你现在明明已经动摇你的心了。”

    有珍想要有自信地跟翔赫说,不是那样的。可是,奇怪的是,那句话却无法化为声音传到空气里。有珍只是难过地望着翔赫。

    “另外,你刚刚为什么不回答?……李民亨他问你说你爱的人是谁时,你为什么不回答?”

    翔赫眼神闪烁地问。

    有珍一句话也不说。不,没办法说。因为她不曾想过,因为她不曾想过除了俊祥,她爱谁。俊祥就是俊祥。因为他既不是民亨也不是翔赫。

    翔赫面对毫无回答的有珍,吞住在眼角扩大的泪珠再次问。

    “你爱的人真的是……我吗?”

    在开不了口的有珍眼神闪烁的同时,翔赫的口里喊出了悲痛的呻吟。翔赫勉强将摇晃的身体塞进车里,然后启动。不知所措的有珍虽然叫了翔赫的名字,但车子已经远远脱离了有珍的视野。

    让呆呆地望着翔赫消失的地方的有珍转过头的,是她因为感觉到别人的视线。民亨站在那里。有珍带着泪汪汪的脸走近民亨狠狠地说。

    “你问我我爱的人是谁,对吧?我会回答你的。我一定会爱的人是翔赫。”

    冷风吹起,有珍经过了民亨的身旁。民亨的心里也开始刮起强烈的冷风。

    民亨回到了房间。然后坐在沙发的彩琳立刻站起来走向民亨。

    “等你的代价就只有这样吗?”

    彩琳在树林听到有珍跟民亨在山顶说的话,于是不容分说地跟民亨追究。走过彩琳身旁脱下外套后,坐在沙发的民亨瞧着彩琳的脸。像是在问你什么时候来似的。

    彩琳就算到了现在她也想说服民亨,再把他变成自己的人。可是民亨已经知道关于彩琳的一切了。他已经知道了彩琳她并不是在注视着自己,而是透过自己在注视着俊祥,所以什么话都听不进他耳里了。不管自己怎么说服他,民亨依然不为所动。彩琳于是像发狂似地质问民亨,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民亨只是无语地望着彩琳。要从哪里说明?要说什么来为自己申辩?民亨感到十分为难。民亨希望彩琳能尽量不要太难过,早日理清自己的感情。对人来说,常常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被某人解开了心中的绳子。并且,无法知道绳子的终端会到达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解开后,就无法再绑上了。现在对民亨来说,那个人就是有珍。虽然他不能保证能否按照自己的意志触碰到有珍,但绳子像民亨对有珍的情感一样已无法回头了。

    他不忍对彩琳说出,请你谅解我。但是他希望彩琳能懂得,他那无法再绑上的心,他已无法控制那已伸向有珍的心。

    民亨从心里拔出了刀。不是锐利的刀,是迟钝的刀。虽然无法向切萝卜似的切得很平顺,但就算会伤害到她,他也必须切下去。

    “彩琳啊,我们分手吧!”

    真淑从没看到翔赫跟有珍就开始担心了。他们去了哪里呢?她正担心地望着勇国,这时候有人打开门走了进来。是眼角一片湿润的彩琳。

    彩琳像丧失理性的人一样去找有珍。甚至对询问理由的真淑大吼大叫起来。真淑正打算说她不知道的瞬间,全身看来有气无力的有珍却走了进来。彩琳大步地走向有珍。然后不容分说地一巴掌打向有珍。彩琳留着泪对吃惊地望着自己的有珍算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你叫民亨跟我分手的吧?我告诉你,不管你耍什么手段,我都不会放弃民亨的,绝对不会。你已从我身边抢走了俊祥,我不会再让你抢走任何东西的。”

    彩琳一句也不听有珍解释,便走了出去。吃惊的勇国跟真淑虽然跑到有珍身旁,有珍只是紧紧地闭着双眼。为什么一切都事与愿违呢?

    听到有珍说翔赫已经先去汉城的勇国跟真淑赶紧跑去坐公车,而这时有珍立刻回到房间对翔赫打了电话。打了几次翔赫还是没接,有珍只好留了言,“真的对不起,能听到我的留言就立刻回电给我,我会一直等你电话的。”

    有珍放下话筒后,等了好长一段时候,电话还是没来。

    有珍走到外面。她独自走在空旷的路上,这时,在远处的民亨原本站在原地却看到有珍,他朝她走了过去。他似乎一直在那里等待。

    用树枝点了火后的民亨正努力地添加着木头。对看起来相当不自然的有珍,要从何说起才好呢。他稍稍地准备了一下。

    “我今天跟彩琳提了分手。”

    民亨说完后稍稍犹豫了一下。这种话题会不会造成有珍困惑呢。他脑里闪过了这样的担心。

    有珍什么表情也没有。他想说真是好险。

    事实上,当他醒悟到他再也不会真心去爱别人时,他觉得,他必须快点把话说出口。虽然在那瞬间感到的痛苦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但他觉得那样做至少能让彩琳少受点伤。

    但是,但他对彩琳说出口后转过身时,他才发觉事实不是这样。那并不是为了彩琳,结果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为了要减轻心中的负担。

    告诉有珍自己喜欢她,不也是民亨为了让自己舒坦而说的话吗?因为不说出来的话,会感到烦闷难受,整个心都被某种感觉堵塞住,所以他说了。但是,他却没想到那句话却让有珍如此地难受。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