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周末加餐 超级黄金手第一一三六~第一一三九章

广东省珠宝玉石文化创意协会2018-03-05 23:26:53

     

  第一一三六章 最年轻的玉雕大师


     严明离开酒店,还显得有些惊h&uacuten未定。


       先不说吴度,就是常盛,那也不是他能轻易得罪的人物,常盛是常家的人,常家和他们严家差不多,在北京城都有一定的能量,可惜能量有限,比不过那些真正的大家族。


       简单的话来讲,就是他们都是处于同一个层次上的人。


       确切来说,常盛和他的大哥,家里最骄傲的一个人是同等级别的,他在这些人的面前,只是个小弟弟。

      在常盛面前他已是如此,更不用说吴度这类大公子了,那可是正宗的政治大家族出来的子弟。


       今天的事他也算看明白了,常盛确实帮着他,可惜他的面子用处不大,吴度根本不在乎,若不是那个神秘的李老板发话,他这次不知道要倒多大的霉呢。


       一想起曾经吴大少整治人的手段,严明的身子又哆嗦了一下。


       “停车!”


       严明突然叫了一声,他们已经离开了酒店,这次在酒店他们算丢了一次大人,他身边跟着的人,这会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严少,怎么了?”


       严明坐的是辆豪华轿车,他的旁边就是那位市长侄子,这会正着急的看着他。


       “没事,我先打个电话!”


       严明顾不得和他解释,直接掏出身上手机,快速的拨出了个号码,他这个电话是打给的自己大哥。


       不管今天的事情如何,牵扯到吴度,甚至还有比吴度更强势的人,就已经不是他所能解决的事了,必须报告给自己的家人。


       没多久,他便挂上了电话。


       电话里,他被自己大哥狠狠的骂了一顿,别说是他了,就是他大哥也不敢轻易得罪吴度这样的人,吴度所代表的是一整个势力不像他们都是后起的新秀。


       在能量和资源上,他们比吴度这样的人,差的确实不少。


       好在今天有常盛在场,严明的大哥听完了所有的描述之后,马上下了一个命令,回头好好的去拜访一下常盛口中的那个李先生,这位李先生,才是关键。


       再店里面,此时则是另一番景象。


       严明的出现只是一段小插曲,这段小插曲也让很多揭阳本地人更加的了解了李阳的能量从宴席开始,李阳他们那个房间几乎就没断过人。


       基本上来的人,都是敬酒。


       这些人也懂的分寸,不是一起来,全是分批分次,每个人还都是先干为敬,不管李阳他们喝不喝,所有的人都是先喝光,还显得十分高兴。


       这种情况下马俊涛他们自然不会多喝,李阳也只是做做样子。


       李阳的酒量再高,可这酒到了喉咙里都是辣的,都要经过这么个痛苦的过程,能少一些,自然就少一些。


       奠基酒会,虽然多了一个小插曲但并没有影响大家的热情。


       那些本地的一些大型玉器厂的老板,反而对这家新玉器厂有了更深的了解,李阳他们的玉器厂还没建立起来,隐隐已经成为了一枝独秀。


       等他们正式开业,真正融入到揭阳之后李阳这个玉器厂成为揭阳的领头企业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想真正成为领袖,还需要他们自己的努力,以及能拿出手的成绩,揭阳毕竟是个有着百年历史的玉雕名城。


       “yīn刻,注重的是柔劲把刀当做心,用心去勾勒起这一笔,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用心去做的,都是真正的yīn文刻!”


       陈无极慢慢的说着正坐在工作间,对着一块玉石做雕刻的李阳使劲的点了下头。


       李阳回忆着陈无极所说的话,头又沉了下去,手中的吾昆刀也重新挥舞了起来。


       yīn阳刻,是玉雕行业古老的刻法,也是陈无极融入太极的一种刀刻法,陈无极只在旁边说着,这种刻法具体怎么做,却丝毫没有演示。


       所有的一切,都要李阳自己去琢磨。


       这样做,李阳或许会走一些弯路,但对李阳自己的领悟和创造力却有着无法想象的帮助,从发现李阳那惊人的进步之后,陈无极就已经决定,用这种方式来教导李阳。


       不给他任何的框架,任凭他去发展。


       时间飞逝,李阳这次来揭阳后,羊没有离开。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这一个月里面,李阳每天都跟着陈无极在学习一些新的玉雕手法,而这些手法,陈无极只告诉李阳理论,实践方面,向来都靠李阳自己去mō索。


       只是这一个月,李阳就用掉了大量练手的玉料。


       李阳所用的和别的玉雕学徒不同,他用的都是真正的玉料,并不是那些废料,豆种,糯种,huā青,干青,甚至金丝和芙蓉都有,这一个月来,他练手出来的成品翡翠,就有数十件之多。


       这些翡翠,全被陈无极保管了起来。


       等以后李阳真正做出成绩之后,这些翡翠都有着极高的价值,远比本身价值要高。


       不得不说,陈无极的朝前意识还是很强的,他留下的这些翡翠成品,自身并没有用到,不过对陈氏家族的后人来说却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若干年后,这些翡翠,哪怕只是一般的雕工,因为出自李阳的手里,都有着一个想象不到的天价,早把祖产变卖,已经没落的陈氏家族,却依靠这批封存的宝贝重新火了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好,好,非常好!”


       工作间内,陈无极突然轻声叫了一声,神情上还带着强烈的兴奋。


       在他的面前,李阳正在用心的雕刻着一个十二生肖鼠玉佩,这次雕刻所用的是一块冰种翡翠。


       这一个月来,李阳可是很少使用冰种这样的高端翡翠。


     这一次,也是李阳心血来潮,拿出一块库存的玉料,直接在冰种翡翠上雕琢了起来。


       “老师,这一次成功了吗?”


       李阳笑着把手上的玉佩拿了起来,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股兴奋和自信。这块鼠形玉佩,上面老鼠显得特别逼真,此时这只翠绿的老鼠,就好像被一个圈子困住,想要跑,却跑不出去一样。


       特别是老鼠的头部,两只眼睛仿佛在转圈一般,带动着整个身体,都好像再动似的。


       这已不是简单的相像,这件玉雕,带出了特有的神韵。


       “不错,你成功了,就算你没有任何的名气,这块玉佩配上这样的雕工,价值也能在百万以上!”


       陈无极微笑点点头,脸上还带着一股欣慰,一个月,只是一个月,就连他也没想到,有自己在身边教导的这一个月,李阳的进步会这么快,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一个月里面,李阳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玉雕风格的社运,虽然还略显稚n&egraven,但毕竟带着他的独特气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玉雕大师。


       也就是说,短短的一个月,李阳就从一个玉雕学徒,真正的成为了一位玉雕大师。


       运个时间,这个成长速度,就是陈无极也完全没有想到,若不是亲眼所见,哪怕他已是一代宗师,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


       “李阳,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出师!”


       陈无极转过身子,直接坐在了那里,突然叹了口气,很是感慨的说了一句。


       他的话,也让李阳稍稍愣了一下。


       出师?


       他真正跟着陈无极学习的时间其实很短,也就这一个月,这一次,他也是在特殊能力的帮助下,把自己真正想象出来的东西,实实在在的雕刻在了里面。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达成所愿,雕刻成功,还有着吾昆刀的帮助。


       这把刀对李阳的帮助真的很大,特别是李阳熟悉了此刀的操作之后,再雕刻上一直都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哪怕陈无极有那么多的刻刀,也比不上他这一把。


       就算手上有吾昆刀,李阳也不会自大到,他就能短短一个月出师。


       出师可不同于其他,这等于未来的李阳要自己独挡一面,也等于陈无极自己承认,他能教给李阳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未来,要靠李阳自己去闯d&agraveng。


       “老师,现在谈出师是不是太早了?”


       李阳眉头跳动了下,小声的问了一句,一个月,这一个月陈无极是教给了他不少的新东西,他上手的也很快,可从没想过就这样会出师。


       “李阳,其实你应该感觉到,我这些时间以来,教给你的都只是理论,并没有真正的用法!”


       陈无极轻笑一声,直直的看着李阳。


       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这个问题他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问过,而且陈无极只说理论,他自己感觉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也就没多追问了。


       “因为你不适合用任何前人的刀法去束缚,你只要知道是什么,具体怎么做,你就能做的比任何人都好,这一点,也是你独特的天赋!”


       说到这里,陈无极也得是感慨。


       教李阳这样的徒弟,对他来说也不知道是轻松还是遗憾,任何东西,只要说了,他都能做出自己的理解,做出完全让人无法挑剔的成绩来。


       也正因为如此,李阳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正的成为一位玉雕大师。


       同时,李阳也算是国内学习时间最短,最年轻的玉雕大师了。 



第一一三七章 不可能吧?


     懈我能教你差不多都只经教了,剩下的。则需要你自己去理解!”


       陈无极再次点头,脸上显得更加的感慨。


       教一个聪明的徒弟,任何师傅都会开心,可教一个天才徒弟,一个看着不断进步,让师傅都震惊不已的徒弟,那种心情是绝对无说出来的。


       哪怕陈无极现在已是一代宗师,看着李阳这样的进步速度,也有一种压力感和嫉妒。


       别人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无走过来的路,李阳短短几个月就完成了,这个速度,传出去绝对是惊世骇俗。


       在有着巨大压力的同时,陈无极的心里还有着极度的自豪


       这可是他的徒弟,李阳未来的成就越高,他的心里只会更加的开心。


       李阳看着陈无极,眉头不自然的跳了跳。


       这一个多月,是他觉得时间过的最快的一个月,就连李阳自己也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他能有这么大的进步,直接迈入了大师的行列。


       虽说只是刚刚达到大师的标准,但他毕竟迈出了这一步,别小看这一步,很多高级玉雕工,一辈子都无跨过这一步,只能默默无闻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高级玉雕工,和普通的大师,在待遇绝对有着天壤之别。


       看看玉器厂那几位大师就知道了,其中就有一位是普通的玉雕大师,可他所享受的,要比那些高级玉雕工们舒适的太多了。


       这就好像一部电影,大师们永远是那些主角的竞争者,而高级玉雕工只能去做配角。


       三天后,李阳离开了揭阳。


       这一趟揭阳之行,收获之大完全超出了李阳的想象,这么快晋级玉雕大师,想必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也会非常的开心。


       离开之前,李阳又去了一趟玉器厂。


       如今厂房已经初具规模解石师傅和一些普通的玉雕工都已经开始了工作,他们目前的工作地点自然不可能是新厂子内是马俊涛临时找来的一个空余的小厂子。


       马俊涛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也是个努力的人。


       任何时间他都不会浪费,在他的管理下,厂子还没正式开业,已经透出一股勃勃的生机,这让李阳非常满意。


       林伯文也走了,他暂时回了加拿大。


       艳能一直留下来让厂子慢慢运作起来再走已经很不容易了,林伯文可是林氏集团最火,也是最有希望的继承人,用以前的话来说这就是皇太冇子。


       一位皇太冇子在这忙碌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足以看出林郎对李阳的重视了。


       北京机场,下了飞机李阳的鼻子忍不住皱了皱。


       北京是首都,著名的大都市,可惜环境上就比不过其他的都会了,至少比不过揭阳,这一个月在揭阳李阳天天都生活在陈无极那优雅的别墅内,猛的感受到这干燥又带着沉闷的空气,还真有些不适应。


       这让李阳忍不住摇了下头,自己啥时间变的那么娇贵了?以前打工的时候四个人一间的矮小宿舍他也住过,那环境可比现在差多了。


       “李阳!”


       刚出机场,李阳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正对他挥着手,见到这个人,李阳的脸上直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杰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机场接李阳的,正是何杰,何珊珊还跟在他的身边,不过她已经飞快的走到了王佳佳的身边,两个女孩低声在那聊着天。


       何珊珊的刑期总算过去了这次的教币”让她不敢在去找李阳要车,可怜她买的那辆车了真成了李阳的结婚礼物。


       一想到这,何珊珊就肉疼。


       裸车钱就七百多万她还花了近两百万进行改装,现在好了,全都给别人做了嫁衣,惹的何珊——想起这件事,心里就忍不住咒骂李阳。


       她却从没想过,不是她自己的小聪明,怎么会招惹来这么一次惩罚。


       “前两天刚回来,回北京办点事,正好听说你要回来了!”


       何杰大笑一声,拉着李阳就往外走,如今的何杰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也显得比以前更加的成熟。


       目前,何杰在南边某市担任常务昏市长,并没去一开始想过的深圳。


       深圳水太深了,目前还不适合何杰去锻炼,一个不错的地级市,从雷市长做起,再做市长市委书冇记,基层打牢些,以后再回北京,也有了晋升的资本。


       对何杰这样舟人来说,市长这一级迈过去根本没问题,只是下面的副部,正部就需要他真正的努力了。


       没有成绩,哪怕他身份显赫,也不是那么容易晋升。


       “李阳,严家的老四那怎么招惹到了你?让严家老大特意跑过去找我?”


       刚上车,何杰就随慧豹问了一句。


       “严家老四,严明?”李阳微微一愣,马上知道何杰说的是谁了。


       奠基庆典,那个不长眼的嚣张大少,不就是严家的人,午宴结束后,那小子通过常盛又送来一大堆礼品赔罪,都被李阳拒绝了。


       李阳不喜欢他们那样的人,不想和他们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对,就是他,我还听说这小子回来之后被他老冇子狠狠的揍了一顿,现在都还没出门呢?”


       何杰有些好奇的看着李阳。


       那天所发生的事,何杰不是特别的清楚,当初严家老大找他的时候他的工作正忙,压根没时间问这件事。


       直到今天见到李阳,猛然想起了这件事,忍不住问了一下。


       “也没什么事;;。”


       李阳轻笑一声,慢慢把那天的事说了出来,这件事,李阳差不多都忘了,不是何杰问,根本想不起来。


       “这些被宠坏的小子们,确实该接受点教“!”


       听了李阳的描述,何杰轻轻叹了口气,他以前就知道京城内有这么一群人,只是他管不着,也懒的管。


       这次下到地方,地方上的这种现象更为严重,李阳所说的,也触动了他的心事。


       何杰所在的那个市,前不久就出了一个重大的案子,一个官员的儿子,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和人发生了口角,直接将人家打成了残废。


       这还不算,那官员的儿子还扬言要整死他们全家,此事在网络上曝光之后,立刻引来了巨大的轰动,直接惊动了市委市政冇府。


       最后还是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亲自挂帅解决的这件事。


       不用说,凶手肯定接受了应有的惩罚,可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这样的事谁也不知道,何杰也明白,他能管得了一件,不可能管得了所有。


       所以听了李阳所说的这些,何杰有着很大的感叹。


       “不说这个了,杰哥,送你个小礼物!”


       李阳微笑摇摇头,扯开了话题,还从身上拿出一件柠檬黄的翡翠小挂坠。


       这是件冰种柠檬黄的翡翠饰品,是李阳自己雕刻出来的,雕刻这件东西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准。


       这件饰品,也能拿出来真正的当做礼物来送人了。


       “不错,很漂亮,不是陈老做出来的吧?”


       何杰笑呵呵的接过挂坠,何杰不懂翡翠,但见的多了,总了解一些,他一眼就看出,这件翡翠的雕工不错,比街上店里那些卖的强多了。


       “当然不是,老师的作品要比这强的多,这可是我亲手做出来的!”


       李阳嘿嘿一笑,他现在的水平是不错,但和陈无极相比还差的很远,大师也分层次的,陈无极可是顶尖大师,更不用说现在还有了宗师的称号。


       “你做的?”


       何杰微微一愣,显得有些惊讶。


       他可是知道,李阳前几个月才开始接触玉,雕,现在还是一个玉雕学徒,而手上的这件挂坠,怎么看也不像是玉雕学徒能做出来的东西。


       “当然!”


       李阳稍稍得意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老师说我已经出师了,如今我也算是一位玉、雕大师,老师还说,以后有机会,推荐我代表揭阳去参加双城大师赛!”


       李阳不是揭阳人,但他是陈无极的徒弟,在揭阳又有自己的产业。


       要说代表揭阳去参加大师赛,也能说得过去,只不过如果赢了的话苏州那边的人肯定会不服气。


       不过陈无极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李阳进步是很快,可到了大师之后,想要再进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需要很多自己的感悟。


       他推荐李阳参加大师赛,只是想锻炼一下李阳,多和真正的大师们交流。


       “真的,不可能吧?”


       何杰显得更惊讶了,像看怪物似的打量着李阳,玉雕大师他可非常的清楚,那都是在这一行业里浸淫了很多年的专业人才。


       李阳整天东奔西跑,学习玉雕也是最近的事,说他成了大师,怎么看都像天方夜谭。


       这还不如去说,他何杰也是一步登天,市长都没做,直接成省长了,反正就是那么的不可信。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不相信就还给我!”


       李阳鼻芋翘了翘,显得有些郁闷,他这个样子,也只会在自己人面前出现。


       “要,相信,干嘛不相信,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


       何杰马上收回手,还使劲的摇着头,他想起了李阳种种妖孽的事情来,放在别人身上不同理的事,在李阳身上就可能出现。

  



第一一三八章 不会放弃


(    何杰又把挂坠放在手上,仔细的看了几眼。


    李阳送的是一个螭龙挂坠,是一条盘旋着的龙,整条龙身通体泛黄,黄色的龙更显出一股威严,像是皇室中的宝贝一般。


    只看一眼,何杰就喜欢上了这件东西。


    非论是谁做出来的,何杰都不会再罢休,而出自李阳的手则更加的有意义,他根本不可能再还回去了。


    看着何杰的样子,李阳嘴角又上扬了几分。


    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能获得他人的喜欢和认可,那就是对他最大的认可,李阳现在的水平确实已经达到了大师级,但他的心态却相差很远,像个玉雕学徒。


    毕竟他接触玉雕的时间很短,水平可以提升,可这心态经历却无法跟上,无法像真正的大师那样,看淡一切。


    何杰满意的收起挂坠,又和李阳聊起了另外。


    这次回北京,何杰能留的时间不长,不过他却是给了李阳一个另外的好消息,国庆节后,他将带队去意大利进行考察,去的地方就是米兰城。


    这次考察,会有好几天的时间。


    而那个时候,正好是大拍卖会召开的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李阳与何杰可以在意大利相遇,固然,两人都有着自己的事情,无法像以前那样一直在一起了。


    不过在异国他乡,能有这样一个熟悉的人在一起,也是件让人开心的事。


    没多久,车子便到了老爷子别墅门前,李阳乘坐的是那辆大红旗,进出无阻,却是王佳佳与何珊珊坐的车在后面给拦了下来,进行了一番检查。


    见到老爷子,又是一番寒暄。


    李阳还拿出自己做的另外一件翡翠饰品送给了老爷子,得知李阳已经有玉雕大师的水平之后,老爷子同样显得很是惊讶。


    不过他更多的却是开怀大笑。


    如果说陈无极和李阳是师徒关系的话,老爷子与李阳已经不是简单的师徒了更像是祖孙俩有着血缘关系一般。


    何杰就在一旁,听到老爷子那爽朗的笑声,心里难免有些嫉妒。


    哪怕是他回来,老爷子也没有这样笑过,他可是长子长孙啊。


    不过一看到他老人家脸上的皱纹,似乎因为开心而舒展了很多之后,何杰的心里又有着一阵释然。


    能让老人家开心就好,对子孙来说,老人家生活的愉快,一直开心才是他们的愿望特别是他们这种家庭,子女无法经常在老人的身边。


    何珊珊与王佳佳也回来了,得知李阳送出的礼物之后,何珊珊也伸手讨要,李阳给了她一个小把件,希望她经常把玩,稳稳自己的性子。


    李阳这次回北京,在老爷子那只住了一天,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家里。


    过两天他的父母就会来到北京,去和王家商量婚礼的事情,李阳他们的婚礼订在了元旦,现在可没几多时间了。


    李家还好说,只是普通的老苍生,在栗城都能举办婚礼,可王家就不同了毕竟是有着来头的大家族。


    王家嫁女,怎么也不得太随便,又加上老爷子的关系,这场婚礼注定无法低调,要比订婚的时候热闹的多。


    这也是李阳难得一次留在家里没有出门的时候。


    和家人在一起,永远都是最温馨的,不过温馨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十天之后,老爷子再次把李阳叫了过去,零丁带他去了书房。


    “这个给你!”


    书房内只有老爷子和他两个人这种环境李阳早就熟悉,老爷子特意把自己叫来,肯定有另外事。


    果然进来之后,老爷子就直接递给了李阳一件东西。


    “银行本票?”


    接过老爷子递来的东西李阳立刻受惊的叫了一声。


    他想过另外,可没想到老爷子会给他们这么一件东西,这份银行本票金额可不小,足足两亿欧元。


    两亿欧元,差不多二十亿人民币了。


    李阳知道老爷子有钱,老爷子哥哥昔时给他就留下了上百亿的财富,这些年在老爷子女儿的手里,加上家族的关系,这些财富早就膨胀了好多倍。


    不过一次性拿出二十亿人民币也不是什么小事,就像李阳的资产也早过了百亿,可上次连八亿多的买地钱都拿不出来,还是预支了分红才解决的这个问题。


    “对,这些钱你先带着,这次的拍卖会是全球最大的拍卖会,估计会出现很多咱们的宝贝!、,老爷子点了下头,自己坐了下来,随即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赞成使用金钱从国外回流国宝,不过有些宝贝的价值,是用金钱都无法衡量的,若是遇到的话,尽量带回来,不要给我们留下遗憾!”


    “我明白了!”


    李阳坐在了老爷子的旁边,他知道了老爷子的意思。


    很多古玩,都是被国际炒家把价值炒上去,然后赚取国内人的钱,这个事情别说李阳,就是老爷子也无能为力。


    所以老爷子很少加入国外的拍卖会。


    可是这次不同,这是全球最大的地下拍卖会,三年才召开一次,比那些明面上的拍卖会要出现的东西多的多。


    里面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黑市上的东西,这些宝贝,若是不拿下来,下次想看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好比上次流失出去的三件瓷器剩余的两件,有可能在里面就会出现,这两件瓷器,哪怕是拿钱买,李阳也得买回来。


    另外,有可能还会出现一些根本不容有失的宝贝,这样的宝贝,就是那种金钱无法衡量的,不管几多钱,都得带回来。


    这一方面,其实传国玉玺就是最好的例子。


    昔时传国玉玺被人用雾隐法掩饰住了,只是当作普通的古董玉器,还是老爷子的哥哥,偶然在国外的拍卖会上发现,随即高价拍回,送回国内的。


    老爷子的哥哥对收藏只是喜欢,懂的其实不多,不过他那时感觉东西不对,手头又有余钱,索性带了回来。


    后来等老爷子他们把雾隐法揭开之后,才lu出里面传国玉玺的真面目,那时所有的人都庆幸,庆幸宝贝带了回来,否则这件至宝不知道又会在哪流浪,或者被他人发现,被另外博物馆收藏,永远的回不来了。


    这种可能性可是很大,只看现在的天丛云剑就知道结果,传国玉、


    玺若是落在仇视国的某些人或者国家手里,根本就别想收回。


    “明白就好,不要随便出手,但有些东西,必须出手时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老爷子微微一笑,他想的也是这些,这娄拍卖会他虽然没有加入过,但却知道里面有很多的宝贝会出现。


    毫不夸张的说,比国内所有拍卖公司一年出现的好宝贝都要多。


    这就是大拍卖会的影响力。


    “逐日剑,能取则取,不得取也不要强求,我们把奔月和追星都找回来了,这两把剑只要在我们的手里,未来早晚有机会让它们三剑重聚!”老爷子又说了一句。


    逐日剑的消息,从奔月剑到手之后老爷子就一直在查询拜访,这把剑如今在约瑟兄弟的手里,老率子查询拜访的重点也就是约瑟兄弟。


    约瑟兄弟降生在法国贵族家庭,他们的祖先,曾经是八国联军中的一位军官,逐日剑就是那个时候被他从国带回去的。


    二战期间,约瑟兄弟的祖先遭到了重创,家族也渐渐有些衰落。


    不过那些国带来的宝贝,却都保存了下来,主要原因是那时国外这些东西并没有受到重视,那时候大家追捧的都是西方艺术品。


    几十年来,经过约瑟兄弟的爷爷,父亲的重新成长,他们的家族又重新恢复了辉煌,如今家族总资产有上百亿欧元,约瑟兄弟的父亲,还曾经一度是法国鼻大的si人矿主。


    约瑟家族,主要经营的就是自然能源以及农场,他们在欧洲,非洲等地有众多的矿源,特别是非洲,几大金矿和钻石矿脉都有他们的影子。


    约瑟兄弟其实不是家族里独有的男子,他们还有一个哥哥,能够继承家族,去成长家族,否则他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一对兄弟,首先来说是不缺钱,他们也不像韩国的具东成那样很是的贪心,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个度,历来没有不择手段过。


    另外,他们还很喜欢帮忙人,在欧洲收藏界有着极好的人缘,同时他们也像是守财奴似的,真正喜欢的宝贝,从不罢休。


    而最重要的一点,根据老爷子的查询拜访,他们从没有过出手过继承来的宝贝。


    约瑟家族留下的所有宝贝,他们都小心珍藏着,曾经有人看上过其中一幅油画,出高价,甚至拿出很多的重要宝贝来换,约瑟兄弟都没有承诺过。


    面对这样的一对兄弟,现在就是老爷子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才会这些话来抚慰李阳。


    “老爷子,我知道了,我不会强求,但也不会抛却!”李阳点颔首,这些情况其实他早已经知道,也明白老爷子这边没有什么好的进展,不过太阿三剑都有两把在手,这最后一把,无论如何李阳都要试一试。


    这可不但仅是恢复太阿剑那么简单,还牵扯到千古第一陵的重大机密。@。



第一一三九章 感受气氛


    从老爷子那带着两亿欧元的银行本票回去,李阳并没有轻松。


    老爷子的这个举动可以说完全出乎了李阳的意料,他可是一向反对去国外高价竞拍,连他这样的性子,都主动拿钱给李阳,足以看出他对这次大拍卖会的重视。


    这次的大拍卖会,李阳原本是准备了两亿到三亿人民币来参加,此时来看,他的准备根本不充分,这些钱完全不够。


    这毕竟是全球最大的地下拍卖,哪怕有些东西的价格是比正常拍卖要低,但也低的有限,特别是参加拍卖的富豪很多,一旦有几个人同时喜欢上一件东西,拍出个高价来纯属正常。


    老爷子都给他准备了两亿欧元,让他马上明白了这一点。


    又是钱的问题,在回去的车上,李阳无奈的摇着头。


    接下来的两天,李阳一直都在想办套现,拍卖公司,古玩店其实都有红利,可惜有限,李阳的缺口太大,这两个地方都无满足他。


    尽管桑达拉说过,李阳需要钱的话随时可以和他联系,但李阳并没想过这么做,上次能提前给他红利已经很不错了,他不想继续麻烦人家。


    现在真正能让李阳套取大额现金的,只有银行和翡翠两个方面了。


    李阳想要在银行那边贷款的话肯定容易,他手上的那些古玩价值都不低,这可不像那些故意用古董欺骗银行的,拿出的不是劣品就是高仿,李阳的这些宝贝,随便拿出去几件,市场上都会有人抢着收购。


    可惜李阳并不愿用这种方去融资,再没有钱,他也不会把这些古玩抵押给别人


    除去古玩,李阳其他的资产也不少,拍卖公司可以给担保贷款,古玩店也可以抵押出去,可惜用这些方式来贷款,能拿到的钱距离李阳的要求还差了很多。


    银行的路子不通,剩下的只有翡翠。


    李阳手上最丰富的资源就是那些高端原料,这些原料就像香喷喷的红烧肉,时时刻刻吸引着那些饥饿的珠宝公司,只要李阳放出声音,肯定有大批的人前来采购。


    而且价钱绝对不低


    轻叹口气,李阳掏出手机,直接拨出去一个号码。


    “林先生,我是李阳,有没有时间聊一聊……”


    电话打给的林郎,林郎早就对他手上这批原料有兴趣,韩国的时候又欠下人家一个人情,李阳想转让这批毛料的话,首先选择的就是林郎。


    这个电话打的时间不短,十几分钟后,李阳才挂了电话。


    “李哥,林先生不要翡翠?”


    前面的刘刚突然回过头,轻声问了一句,李阳打电话从没有瞒过刘刚,这次电话的内容,刘刚基本上也都听到了。


    李阳想转让几块顶级翡翠,其中有玻璃种雪美人,玻璃种帝王绿和玻璃种蓝精灵。


    前面两种,李阳早就有了,玻璃种蓝精灵李阳则有两块,转出去一块也没关系,这三块顶级翡翠,就差不多解决了他目前的资金问题。


    老爷子给了他两亿欧元,李阳准备自身再带两亿,凑足四亿欧元,也就是四十亿人民币来参加这次的大拍卖会。


    这笔钱,应该足够了。


    三块翡翠,至少值十几亿,李阳自身还剩下几亿也可以带上,这是打算建造博物馆的,但博物馆近期不会动工,他可以留下一亿的备用金,剩余的全都拿到这次的拍卖会上去。


    等这次回来,新的缅甸大公盘又差不多要召开了,李阳准备再跑一趟,把博物馆的钱彻底挣回来,翡翠公盘,对他来说就是提款机。


    “是,他没要!”


    李阳轻轻点了下头,脸上略带着一丝的感动。


    之前那些都是他的计划,但林郎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接纳了这三块顶级翡翠原料,反而拒绝了李阳。


    林郎愿意提供给李阳两亿欧元的贷款,无需任何抵押,不过利息稍微高一些。


    这个利息高,也只是相对比银行,李阳如果从民间融资公司来进行贷款的话,那利息可比林郎那边高多了。


    其实李阳也明白,这是林郎在帮他,帮他解决资金的问题。


    “林先生很不错,他也是个聪明人!”


    刘刚默默的点了下头,这还是李阳听到他首次称赞别的人,林郎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其实李阳也明白,林郎和他交往有着利心,甚至可以说有着很浓的利心。


    但林郎所做的事,却让你实实在在的无话可说,对这样的人李阳并不排斥,相反,还很是喜欢,毕竟人家真正的用真心来对你了。


    “又欠了一次人情,以后慢慢还吧!”


    李阳微微一笑,眼睛看向了窗外,心里不在想其他的,资金的问题,现在是彻底解决了。


    遥远的加拿大,林郎也正在那坐着发呆,他的面前放着一个很小的翡翠摆件,雕工很一般,连高级玉雕工的作品都不如。


    这还是块很普通的豆种翡翠,这样的装饰品,在外面最多也就是几千块钱,按照常理,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出现在林郎办公桌上的。


    看着这块翡翠摆件,林郎突然又笑了起来,直接按下了电话机。


    “给我接财务,让他们尽快准备两亿欧元的银行本票!”


    说完这句话,林郎直接挂了电话。


    两亿欧元,数目不小,林郎准备起来也需要点时间,但这笔钱他不是拿不出来,别说两亿,只要林郎愿意,二十亿欧元都能凑出来。


    关键的是这笔钱带来的价值。


    他面前这个翡翠摆件,就是出自李阳的手,还是林郎亲眼看着李阳做出来的,在韩国没事的时候,他见李阳练习玉雕,就提出了这个一个小小的要求。


    哪怕雕工很一般,林郎也把它放在了一个显眼的位置上,因为这是李阳做出来的。


    当时,林郎也不过是当做纪念品,并没有多想。


    不过此时不同,他已经收到了国内最新传来的消息,在揭阳短短一个月,李阳就晋级为玉雕大师了。


    一个月,成为玉雕大师,当时林郎第一感觉就是不相信,林家可就是珠宝玉石发家的,他明白其中的艰难。


    随后他还做了详细的调查,最终确定了这个消息。


    没人知道,当时他的心是有多么的震撼,一个多月前,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李阳的表现不过比玉雕学徒强一些,连中级玉雕工都没有达到。


    两个月之后,李阳竟然的水平竟然达到了大师级,这个速度,闻所未闻。


    对玉器行业十分了解的林郎,更清楚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


    所以这次李阳打算卖给他顶级翡翠的时候,他选择了拒绝,宁可不要这些翡翠,也要好好的保持住和李阳的关系。


    翡翠是一次性的,李阳却是终身的。


    林郎有一种异常强烈的预感,几乎可以肯定的预感,李阳在玉雕行业上,也能迈出最后那一步,成为和陈无极一样的存在。


    他已经和李阳建立上了不错的关系,锦上添花永远不如雪中送炭,再送一次也无妨。


    …………


    国庆假期刚刚结束,机场似乎恢复了平时的冷清,没有前几天热热闹闹,到处都是人头的样子了。


    “李大哥,你就带这么点东西?”


    一脸兴奋的萧岩,正拖着一个大箱子,还背着一个大包。


    这次的大拍卖会白铭也去参加,而且把萧岩也带上了,萧岩这段时间非常的努力,进步也很快,白铭带他去感受一下这样拍卖会的气氛。


    当然了,白铭的进步,肯定无和李阳相比,李阳那速度就是妖孽。


    “这些就够了,你都带了什么?”李阳笑了笑,萧岩拿的东西还真不少。


    “一些衣服,还有些食品啊,听说意大利的天气和我们不一样,我就多带了先,有备无患!”


    萧岩挠了挠脑袋,他刚说完,白铭则敲了他一下。


    敲过之后,白铭还指着他,似乎很生气的说着:“这小子,我让随便带点就行,他偏偏带那么多,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这已经有很多没带了!”


    萧岩低着头,摸着脑袋,一副委屈的样子,李阳和王佳佳都笑了起来。


    “哎,第一次出国就是这样,你得和李阳学学,人家可不像你!”


    白铭又叹了气,萧岩则很不忿的看了看自己的师傅,拿他和李阳去比,那有得比吗?


    别说他了,就是白铭自己,比起李阳来也差了不少,还好意思说他。


    当然,这些话他绝对不敢说出口,否则又得是一顿板栗。


    “毛老师,蔡老师他们来了!”


    萧岩突然叫了一声,机场门口,一起走过来两个年纪大点的人,这次的拍卖会,毛老和蔡老师也去参加了。


    除了他们之外,去参加大拍卖会的一流专家还不少。


    有些是被富豪请去掌眼的,有些则是自己去,想淘点宝贝回来,不过这样的拍卖会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参加,有些人去了,也不一定进得去,只能在外面感受气氛。


    每次这样大拍卖会举行的时候,都会在场外带动很大的气氛,毕竟这类拍卖会拍卖的是世界各地的高级艺术品,有很多收藏家到场。


    这就让当地出现了一些贩卖收藏品的商人,这些收藏品比不过拍卖的东西,但量很足,种类也非常的多。


    当然,赝品也非常的多,能不能淘到宝,不止要有运气,还要有眼力。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