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东风托付旧情怀(44)群仙问诊

云中羽衣子小说连载2018-06-17 05:00:31

第八十五章  万镜

  

“小妮子,那镜子看不得!”许飞琼还在怔怔的流泪,李天尊却道袍一拂,一重青色结界隔在林立的万面镜子与许飞琼之间。

  

许飞琼隔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轻轻道:“多谢。”

  

李天尊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忽然道:“你这次出手,便是因为你恋慕炎华小神君,也看出了他对那星河不能启齿的感情?我虽不愿怪你,却未免要提醒你,女人的嫉妒之心足以毁了一切。”

  

许飞琼怔了怔,忽然大声道:“不,我没有害星河姑娘,我怎会……我纵要出手,也不会这么笨,让自己被逮个正着。何况,何况……他那么在意她,她若死了,他该伤心成什么样子……”

  

李天尊皱了皱眉,转而笑道:“你放心,这里是上古常天妃之地,连老道和帝君之力也透不进来。在那瑶池之上,老道不让你说下去,便是怕帝君法力,昆仑山一切动静恐怕逃不过他的耳朵。”

  

许飞琼摇头道:“飞琼虽阖家得了天尊恩情,但娘娘待飞琼如国士,飞琼又怎会天尊没有所命,随意出手。”

  

她顿了顿,缓缓道:“照我看来,那董双成行动言止大有可疑,是以才出言探问,暗害星河姑娘,拖着娘娘不能回天宫和帝君在一处,是不是她出的手……她也是天尊之人。”

  

李天尊缓缓摇头道:“不是,王母爱回天宫不回天宫,跟老道有什么关系。他父子兄弟一团乱麻,老道实在为帝君担心,分忧解难还来不及呢。”

  

许飞琼抬眼看住李天尊,只见他面上似笑非笑,实在看不出到底心意如何。她迟疑良久,轻轻道:“那……李天妃?”

  

李天尊想了一想,忽笑道:“你也不用管了,若是老道那不成器的妹子,那妮子刁钻,连老道都管不了。”

  

他接着缓缓道:“老道带你下来,便是想仔细问问你,重华之竭仙和后来的星河分崩离析可否正是来了这万镜虚空?”

  

许飞琼咬咬唇,细细思索了一遍,道:“飞琼实在不知,飞琼只知,当时是在水边发现的已经昏厥的重华神君和哭成泪人儿的星河姑娘。也早已禀过天尊。”

  

李天尊端然想了想道:“重华为人深藏不露,连老道也看不出他真是无能的掉入脂粉队的窝囊废,还是其实……”

  

他微微一笑,忽然念道:“周公恐惧流言日……但无论是哪一种,他那样克己复礼,极讲究泰山甭于眼前而色不变的端方君子的做派,若非是遇见了极之震撼之事,绝不至竟竭仙到生命垂危,老道可是对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好奇的狠呐!”

  

他凝神思索,喃喃道:“这当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想着想着,李天尊忽然身子大震,露出极之恐惧的神色。原来他想的太投入,一时不察,目光竟然不自觉移到了那如光之森林般的万镜中。


李天尊的脸上露出极之恐惧的神色,转而又是愤怒,又是不甘,脸色变幻莫测,许飞琼看的心惊,也不由自主的抬眼看过去,她的面前却是高高耸立的青色结界。

  

她只轻轻唤得一声:“天尊。”,李天尊忽的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那把雪白如银的美髯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鲜红色。

  

许飞琼大惊,心里这才顿时好生感激,刚刚若不是李天尊及时止住她,还为她遮上了青色结界,天尊他老人家的那么高的功力还落得口吐鲜血,她一个小小的神女,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她自幼机灵聪慧,见多识广。已然想明白,刚刚看到的那些水光清冽的大方镜里,照见的炎华午夜梦回,心心念念都是星河的景象恐怕就是自己的心魔。

  

我梦青春三百载,君梦在他人畔,她只觉心头一时欢哀难言,桑海如幻,昆仑山的悠悠岁月,在于她,原只是一场笑话。

  

天地山河一片静默,她怔怔的瞧着李天尊袍上髯上的点点鲜血,只觉梦断魂销,梗在心间徘徊不去,一时痴绝。

  

在她神思不属时,李天尊仿佛破口大骂,她却什么也没听清。

  

李天尊也顾不上在他身侧发呆的许飞琼。他长年住在欲界的离恨天,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但如此强烈真实,仿佛顷刻间真的发生,他的性命荣辱纷沓摆到他的面前,

  

他明明知道不过是心魔幻觉,却心头还是万念倶灰,他营营一生,原来枉

费心机,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他的左手不由自主的就往自己头顶拍去。

  

那左手上竟凝聚着他毕生十成的功力,这一下若是拍个正着,他李天尊虽天上地下,诸神莫之奈何,但他自己要杀自己,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天尊的脑海一阵焦急,心头却是无边无际的凄凉,只恨不得,还是死了的好。天命如此,还有什么好说?

  

眼见得那左手离他自己的天灵盖越来越近,一股大力压迫到他的神识,本能的求生欲望,使左手微微一滞,左手才顿了顿,右手已翻手向上 ,猛的一掌拍出,将左手格挡开来。

  

但由于左手使了平生十足的功力,右手要应付自然也得打起十成的功底。

  

这一下如同他和一个功力与他相等的对手,用尽全力生死相博,他的法力反噬的厉害,心魔原本伤了心志,这一下却是受了极重的伤。

  

李天尊恨恨道:“常天妃,天妃娘娘,好厉害的手段,死天妃犹能杀了我活天尊!今日,老道认栽!”

  

他的语声破空而起,跌宕在四围的空气中,似是存心想震破那些林立的镜子。却只见明镜澄澄,清冽如水,万丈光华,天地人间。

  

他的狠话全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茫茫万镜之中。







第八十六章   群仙问诊

  

玉虚宫

  

七彩交玉的两张宝座并排放着,只着了天帝常服和天后常服的天帝王母并肩高坐在玉座上。

  

浩大广阔的玉虚宫现在满满当当的分两排站满了神仙。重重的帘幕早已被高挽起,挂在温润的玉钩上,千万颗明珠如同星辰一样照耀在两张罗床上。

  

王母一脸焦急,想要站起也上前察看,却总归碍于这是天家的正式场合,天医司的灵官来了十之八九,她得兼顾天的意志和威严。

  

但作为一个母亲的心,又怎么不担心那两个沉沉睡去的孩子。王母虽没近前,却早已运了神通,每一分神识都在那两张床上,只见帷横双翡翠,被卷两鸳鸯。珊瑚枕玳瑁床,还半卷着纱笼,让庄严肃穆的玉虚宫凭空多出无限脂香粉腻。

  

罗床上各躺着一人,女的天真娇美,睫毛如蝴蝶的翅翼,轻轻颤动,她的脸孔雪白,朱唇如花,却双眼紧闭,面上一片死气,越发的让人觉得凄凉,曾经那么生气勃勃的姑娘,如今却象一个失去生命力的玩偶娃娃,连王母都心疼的厉害。

   

但最让王母揪心牵系的却是另一张床上的重华。他一头墨发散在枕上,衬的整张脸更加的如玉如圭,那双多情体让永远充满着情意和水波的眼此刻却也牢牢阖上,少了那双神目的风采,重华便让人觉得格外的无助脆弱,他很瘦,象是连风都能吹走,他睡的并不安稳,神情中似带着浓浓的困倦和隐痛,无论是谁瞧上他一眼,都会想将他搂入怀中,何况王母是他的母亲。这个孩子,这个太过安静的孩子心中到底有怎样的深情,才会如此极端的对待星河?他将他的命看的似也远不如星河的命。

  

王母心中一阵难过。

  

天帝却始终面沉如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那些天医司的医官全是他一口气从天上召唤来的。此时大部分围着重华,医术最精湛的尚药灵官和察脉疗病灵官却在察看星河。

  

察脉疗病灵官伸出手,搭在一根丝线上,那丝线却系在星河的脉处,他按一按丝线,丝线便轻轻颤动起来,他按一按,听一听,却又缓缓的摇头。

  

他却不敢轻易开口,重华神君掌管生命,连他都极端到用傀儡术将自己元神封闭,竟是打算用碧水春波箫,日以继夜,日复一日的为星河吹下去,他小小灵官,虽人间最为尊崇,也确曾救人无数,但他也知自己没有办法。

  

星河这是血脉里阳气绝塞,使人煎阙,长此下去,必然目盲,耳闭,最终死亡。
  

她魄汗未静,形弱而气烁。原本可以用仙法药石阴阳相济,徐徐调之。却因为她此前献出了许多花瓣,伤及元神。最要命的却又是偏偏遭逢巨变,心神伤恸,又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她还能活着已经全靠重华神君不惜损耗自身,极端又决绝的非要救她回来不可。

  

天帝神色淡淡,开口道:“众卿诊治多时,却不知两个孩儿到底何如?”

  

察脉疗病灵官和尚药灵官一起跪伏在地,连连磕头,谁也不敢说话。王母心中一阵伤痛,立时就想开口骂人。

  

诊治重华的清药疗病灵官却喜道:“陛下,娘娘不用太过伤心,重华神君竭仙伤势未愈,又强自施为傀儡术伤及元神,原该性命垂危。却不知为何,神君脉象生气勃勃,

  

气息充沛,竟似要突破进境之象。恭喜陛下,恭喜娘娘。”

  

他突兀的贺喜声飘荡在一片的愁云惨雾中,显得格外的不合时宜。连王母都高兴不起来。她想说什么,看了看一众神仙,却又缓缓的住了嘴。

  

只求恳看向天帝,天帝点点头,他的手轻轻放在她的上,拍了拍她,意示抚慰,她才定了定心,这是天帝答应她,他会出手,不会随便放弃星河那孩子。



玉虚宫外,金吾卫忽报:

  

“储君殿下,二郎真君求见。”

  

天帝的手从王母手上离开,轻轻一挥道:“传。”

  

舜华和杨戬身着重甲带着长枪昂然进了玉虚宫,天帝目光越加淡漠。

  

舜华的脸和重华原有些相似,却被病床上的苍白脆弱一衬更显得雄姿英发,英雄盖世,两兄弟看起来一个极强大极具魅力,另一个却赢弱不堪,憔悴支离。王母看向重华的目光中更多一分歉疚和怜惜。

  

若是她当日不曾离开天宫,丢下重儿一个人在没娘的环境里长大,她的重儿原也应该如同舜儿一样,成为一个盖世英雄吧。

  

她有感触便没注意到帝君的目光看了舜华半晌,才淡淡道:“舜华储君,有何要事觐见?”

  

舜华看一眼满殿的神仙,又看看病床周围围着的天医司医官,沉声道:“儿臣有密奏,求圣上容许偏殿觐见。”

  

天帝审视的看了看重华杨戬,又看看昆仑群仙和天医司诸灵官,淡淡道:“准。”

  

群仙如同潮水般的跪伏在地,天帝看一眼病床上的重华,从容走出玉虚宫,舜华这才翻身起来,跟在父亲身后,杨戬却跪在原地没有动。显然天帝和舜华要谈的内容,连他也不方便听。

  

天帝带着舜华进了仅次玉虚宫的玉京宫,这才淡淡道:“何事要禀?”

  

舜华象全没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压力,只恭敬行礼道:“李天尊中计,果然携了许飞琼下了瑶池水底,儿子查探过了,他两入了水底便俱都不见了。”

  

天帝不置可否,只淡淡道:“何计?”

  

舜华展颜笑道:“二弟这次功劳不小,他对自己用傀儡术,一则是确实担忧星河姑娘伤势,想用这不是办法的办法延续到父皇来,他知道父皇来,星河姑娘就有救了。再则,则是和儿臣商量过,二弟如此决绝,加之昆仑情形早被李天尊埋在昆仑山的耳目暗报了他,以他多疑善虑的性格,必然会亲探使重华竭仙,星河弄的九死一生的瑶池水底。父皇命许飞琼在李天尊身侧,正是要一探昆仑山谁是李天尊耳目。如此一清二楚,加之重华曾说水底是外祖母的一处极厉害的遗境,上古天妃之力,李天尊纵是如今诸神里边的头一位,恐怕也讨不了好去。纵然被他脱困脱出……”

  

舜华还没说完,只觉天帝目光如同寒铁冰晶,一向豪迈自如的他也不由打住了话头,天帝盯着他许久许久,忽然低吼道:“孽障,还不跪下!”




———华丽丽的分割线———


亲爱的大家,喜欢的请多多支持,关注转发,爱你们。


(点击全文阅读看到更多更全)



东风托付旧情怀:一个初涉世界的少女闯入未知天地的故事。


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三生三世之天界神妃


梦断星河都不忆,灵鹊纷飞,惆怅人间客。明月春风犹在侧,与君心事各相隔


风尽繁花都不惜,花谢花开,每共青春掷。十载流光心上赤,一宵弹指东方白



(长按关注,扫码关注)


红楼梦,我从九岁开始喜欢的一部书,这里是一群红迷的世界,是永远芬芳不朽的文学之乐土。

散文天下,散文爱好者的乐园,不分名家与草根,只认文字。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