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连载】六层塔(二)

积香橱2018-03-13 02:36:43

 


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六层塔的遭遇?是不是只有我记得?为什么我们手上都多了一颗痣?这颗痣意味着什么?张童又是怎么出来的?鑫哥会不会想起六层塔的传说?

                                                

 


毕业后一年。时间是2012年5月1日。



一、粉红的甜蜜


“小刀,我快提不动了!前面有个奶茶店,咱们去歇歇脚吧”苏晓晓身上挂满了各种粉红色的、红色的,各式喜庆的装饰品。当然,我也是手提肩扛着几大包。


苏晓晓要结婚了,时间定在2012年5月20日,我们现在的坐标就在神奇的灵兴,而她要结婚的对象就是鑫哥。


呵,命运真是够奇妙,生生将几个原不相干的人连在一起。


进了奶茶店,放下了负重,点了喝的,晓晓就颠颠儿的跑去了照片墙,趴到墙上看了起来。


“小刀,你快来,快来呀~”

“什么呀。。。”


晓晓用手指着一张照片的边角,“你看这是谁,是张童吗?”


我过去仔细辨认了下,真的是张童,她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照片显示的日期刚好是我们毕业的前一个月也就是2011年6月。


毕业前一个月那么忙,她竟然单独来过这里?!她来这小镇做什么?!


我马上联系了在学校教务处帮忙的同学乔媛,拜托她查一下张童毕业时留下的手机号码和通讯地址,乔媛告诉我她有些忙,可能下午或晚上才能给我答复。


我读研了,所以在学校依旧有认识的人。


二、鑫哥开口讲传说


下午继续shopping,到了6点鑫哥终于开着他的眨眼小金刚过来接我们了。


我们去吃诸葛烤鱼了,来四川么,好歹吃点麻辣的~


我和晓晓挥动着酸痛的胳膊一边吐槽鑫哥的工作,五一劳动节都不让歇着,都快结婚了五一还得加班。还是晓晓的工作好,小学教师,下班早,各种假期,学校不允许补课,也不许兼职,所以就算她有心搞个副业也不成。我么,也被他俩吐槽,真是幸运,毕业不找工作,直接保了个研,不用担心这柴米贵……


聊的高兴,我也就顺嘴问了,“鑫哥,你还记得咱们大二那年在灵兴野外实习么?那会我不是问过你关于六层塔的事情吗?还记得吗?”


“我记得我记得,那会你可傻了,喝醉了早上起来给我说咱们从塔上跳下来那回……”晓晓吃着说着。


鑫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说起这个,我还真想起了一些事情。”鑫哥点了支烟,继续说“晓晓跟我说过你曾说的从塔上跳下来的事情。其实我们当地有个传说,在庙子山上有一座古塔,可是很少有人见到过,谁也不知道塔修建的年代,也不知道谁修了这座塔,甚至连这塔有多少层、什么样子,大家也都说不清楚,只知道,有座塔,如果误进了会有很大的麻烦。相传进去的人想出来,就必须要找到塔之眼,然后从塔之眼跳下去,才能够出来……”


晓晓眨了眨眼睛说,“所以,这是个志怪小说咯?”


鑫哥笑笑,“哈哈,志怪倒是谈不上,因为我们的县志压根就没有提到过这座塔。只是老人们口口相传的,据说找塔之眼出塔的方法是守塔人的后裔说的。这么一座虚幻的传说之塔还有守塔人,你们信么?”


“喂,乔媛……哦,帮我查到张童的电话了?谢谢呀!”


我的手机随后就接到了乔媛的短信,张童的地址,手机。想着已经很晚了,便编了条短信,张童,我是小刀,我在灵兴。


我们饭也吃完了,就准备回家,晓晓要去个洗手间,剩下我和鑫哥。鑫哥突然开口,“小刀,你说的六层土塔中的事情,我后来断断续续梦到过一些,也记起来一些,可是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目前还不敢告诉晓晓,怕吓着她。”


"我得到张童的联系方式了,她……"我的手机响了是张童的短信,小刀,我明天到灵兴。我看完短信,说道,“张童明天来灵兴。我觉得,她知道的会比较多。”


三、再见张童


翌日,鑫哥终于休息两天,开着眨眼小金刚先送晓晓去做皮肤护理,然后带着我去接张童。晓晓特意叮嘱鑫哥,“接了张童后要在美容院门口的茶馆里等我一起打麻将哦~”


鑫哥和我领命,去火车站接人。


张童个子比较高,接近一米七,我们在车站,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她。


怎么说呢,她给人的感觉又不同了。原来是清冷,却可以看到深藏着的热情,而现在,透出来的,全是冷峻。


她也看见我了,“小刀!你们怎么会在灵兴?”


鑫哥答话,“我和晓晓要结婚了,小刀过来帮忙置办东西。你又怎么会来这里?”


我说,“张童,我是过来蹭吃喝的,我和晓晓在镇上一家奶茶店的照片墙里看到你了,就想着联系一下你,没想到你就直接过来了……”


张童想了想,说,“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聊聊吧。”


我们去了晓晓边上的茶馆,找了个包房,沏了茶。


鑫哥先开了口,“张童,只有咱们仨,我就开窗说亮话了,因为如果你什么都不记得,也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这灵兴小镇了吧。”


“是的,那天早上我听到小刀说她记得在六层土塔里的事情我就吓了一跳,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当时的我也不相信那件事情,倒是情愿把那段记忆归为我的梦境……”


四、永恒的守塔人


“张童,你记得你是怎么出来的么?”我问道。


“你们不奇怪我为什么没有跟你们走一个门?那时我正准备跟着你们往那边走,另一边絮语的声音我却听清楚了,那些絮语是我家乡的语言,让我一个人过去,我便走进了那个门。里面有个老人,他跟我说他是古塔的守塔人,并告诉了我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说我是建这座古塔的皇族后裔,而你们四个人中还有一个是守塔人的后裔,所以我们才能顺利的来到这个古塔内部。根据老人的说法,手虎口上的痣就是有空间能力的后裔的标志。”


接着张童的讲述颠覆了我的人生观。


老人讲,皇族是统治天下的统治者,他们拥有能够感应天地的力量。他们老得很慢,他们住在空间结构修建得繁冗复杂的宫殿,还在各地建了许多奇怪的、很多时候都看不到的塔,这座塔就是其中之一。老人自从进了这塔他感觉时间就没有流动过,因为他见过了各式各样穿着打扮的人,但他们都说着共同的语言,就是张童家乡——青海湟源县的方言。因为老人是守塔人,所以他所知道得皇族不仅仅是统治者,皇族中的人对空间的理解力惊人,他们所建造的精巧的房子、奇怪的塔也不完全是满足他们贪图享受的欲望,而是有着一定的空间作用。


张童讲完塔里的老人,望了我们一眼,继续说到,“那时老人告诉我,我可能有一定控制空间的能力,我出来后,并不相信。所以当小刀说进塔遭遇的时候我震惊,又有点迷茫。可是毕业前发生了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


“毕业前北校有一个女生宿舍楼前摔死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孩,过了两天,那幢宿舍楼又有个女孩跳了楼,传说她就是死去孩子的妈妈。”


“我就住在那幢宿舍楼。孩子摔死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六楼的那个女孩惴惴不安,而我看见了她,心有怀疑。


我走过去问她,是你吧?


那女孩惊恐着后退了几步。我继续问她,是你吧?


那女孩惊恐的呆在那里。我说,你真是残忍呀!


那女孩惊恐极了,掉头就跑了。


第二天我又在宿舍门口遇见那个女孩,女孩明显惊恐的躲着我……


第三天她就跳楼自杀了。”


“结合守塔老人的话,我的分析是第二天夜里我无意中用了某种空间能力到了那女孩面前,问了那些我以为是梦中的话……”


“后来,我翻了很多空间方面的书,我认为那土塔应该是建在了特殊的空间位置,那个地方可能存在着高于四维的空间,咱们看到的土塔只是它在四维世界的投影,所以才是不寻常的六层塔的形式。我猜想守塔人的后裔,我猜是鑫哥,他一定也有着某种空间力量,这样我和他一同靠近那个地方,使我们看到并进入了那座六层的土塔。而我们进入了土塔内部,进入了一个高维的空间,所以我们在里面下了很多层,那才是真正的土塔的空间。而我的身体记忆了那高维空间的感觉,不自觉的进入了高维状态看到那个女孩,而那女孩只能看见我在四维空间的投影和声音,所以无比惊恐。”


这时,我开口了,“如果是咱们从四维的灵兴走入高维的土塔,再回到四维,那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四维世界,还是我们来时的四维世界吗?”


鑫哥说“你们知道双缝实验吧,观察者会影响实验的结果。天知道我们闭上眼睛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呢。所以不论在哪个世界,其实咱们都是一样的一无所知呀。”


大家都沉默了。


这时,晓晓走了进来,“张童,你来啦,真开心呀~”晓晓拉着张童的手高兴地说着我们是怎么准备婚礼的各种物件。


晚上,我和晓晓和张童住一间屋子,说说悄悄话。


我问晓晓,你当时怎么会跟鑫哥在一起呢?


晓晓说,就是一种宿命的感觉吧!很多次我甚至在脑海中就有我和他在一起的老了的样子。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宿命了。


张童笑着问,如果想象足够丰富,甚至可以真实到一生的每一个细节,那么现实世界存在的意义会不会减弱呢?


晓晓笑着答到,不会呀,因为在想象中,我知道只是我自己,可是现实中有家人、有朋友、有爱人,有他们自己最最真实的感受呀!


我想这时,我和张童的沉默都释然了。


五、梦境是真实存在的吗?


张童有天发短信跟我说,她其实会做很多很多的梦,大部分梦境都很真实。她说2008年我们野外实习回去第4天的晚上,她梦到四川发生了很大的地震,十分惨烈,她在梦中都流了很多眼泪……她说,每每想到这些,她都十分难过,她问我,如果这梦是真的该有多可怕……


我回复张童,哪里有地震,哪里有惨烈的场景?不会有那么多人间惨事的,现世安稳,天下太平,所以,安咯~






今日互动

张童和鑫哥是具有空间能力的皇族和守塔人后裔,小刀还记得六层塔经历,晓晓预见了她和鑫哥未来,那么吉相呢?你觉得吉相会在哪里,有着怎样的故事?






好吧,小刀食言了,只是想把这个故事说下去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