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故宫博物院藏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四僧书画展

北京TYC国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2018-02-12 22:48:30

       清初四僧”(以下简称“四僧”)是指活动于明末清初的弘仁、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四人。他们的书画以先贤为师,兼容并蓄,既继承优秀的绘画传统,又主张抒发个性和创造力,在实践中不断求真、求变。四人虽艺术风格各异,但基于他们坎坷曲折的生活经历,因此他们的书画作品大多具有强烈、真挚的感情色彩,不但个性鲜明,而且艺术面貌独特新颖,极富艺术内涵。他们的艺术特色对清代乃至近现代、当代书画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形成了一大批以“四僧”为师的书画家群体。

 

疏淡寒寂——弘仁


        弘仁(1610-1664),俗姓江,名韬,字六奇,一名舫,字鸥盟。僧名弘仁,字无智,号渐江,别号梅花古衲。安徽歙县人,自幼孤贫,奉母至孝,眀亡后绝意科举,怀亡国之痛,于武夷山落发出家,终生不仕,且一生不婚。后由闽复返歙,居西干五明寺,以毕生精力探幽索奇、作诗、绘画,曾数游黄山,康熙二年腊月病逝,葬于披云峰下。

弘仁  古槎短荻图轴

        画中自题:“一周遭内总无些,守户惟余树两丫。还撇寒塘谁管领,秋来待付与芦花。此余友汪药房诗。香士社盟所居,篱薄方池,渟泓可掬,古槎短荻,湛露揖风,颇类其意,因并系之,博一噱也。渐江。”弘仁好友汤燕生题七绝一首:“运笔全标灵异踪,危坡落纸矫游龙。共期出世师先遁,对此残缣念昔容。”并跋:“老屋枯株,池环石抱,点染澹远,大似高房山命笔也。黄山汤燕生拜题。”
       《古槎短荻图》轴,图绘香士陈应颀居所,具有写实意味,简陋的书舍与陈设衬托出主人品性的孤高,书屋内寂静无人,内设几案龛灯,屋前两株古树相对而立,叶落待尽、寒枝舒展,给人以萧条纯净之感。拾级而下一弯小溪蜿蜒流淌汇集成塘,周围环绕着高低错落的岩石,溪水宁静无澜犹如主人不逐名利的平淡心境。右边短荻丛生,清润可爱,为幽居的高士生活增添了几许生气。前景潭环石抱,潭边的岩石用方折的线条空勾,几无皴染,为弘仁典型的几何形体画法,潭水用大片的留白来表达,不擦一笔。整幅画墨色枯淡,用笔简疏,意境淡远,虚静、空灵之境油然而生。

 

苍浑幽邈——髡残

       髡残(1612-1673)俗姓刘,字介丘。湖广武陵(今湖南常德)人。法名智杲、大杲,字石溪,号髡残,又号白秃、电住道人、石道人等。他出于个人信仰在崇祯十一年(1638)出家为僧,在同乡诗人龙人俨的家庵中修行。1658年,髡残承接觉浪禅师的衣钵,成为曹洞宗传人并奉命主持南京祖堂山幽栖寺。

髡残  禅机画趣图轴

        幅上作者自题:“米南宫尝以玩好、书画载之方舟,坐卧其中,适情乐性,任其所之,咸指之曰:此米家书画船也。石秃曰:此固前人食痂之癖,咄,咄,青溪亦复有此耶?虽然青溪好古博雅,胸中负古文奇字,此犹不过成都子昂之弄故(误,“故”应为胡)琴耳。夫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若以天地为虚舟,万物为图籍,予坐卧其中,不知天地外更有此舟,不知舟之中更有子昂否耶?而为之偈曰:天地为舟,万物图画,坐卧其中,嗒焉洒洒。渺翩翩而独征兮,有谁知音?扣舷而歌兮,清风古今。入山往返之劳兮,只为这个不了。若是了得兮这个,出山、儒理、禅机、画趣都在此中参透。辛丑修禊于天阙山房。石道人。” 按辛丑为顺治十八年(1661),髡残时年五十岁。时值髡残游历黄山归来两年,进入创作旺盛期。

       作品以“高远式”构图,自山脚起势,群峰蜿蜒而上,形如蛟龙。山下波渚曲折,溪桥上高士策杖徐行,竹树掩映的楼阁上,有僧人独坐,凭几远眺。山左江面空阔,渔舟往来,山右村舍错落,云腾霞蔚。更远处的主峰突兀于众山之巅,云霭缭绕,山间的楼宇似乎传来阵阵梵钟。

       此图与髡残晚年常见的巨幛式、浅绛设色作品面貌略有不同,构图取法黄公望,多以秃钝、干渴的笔触勾写、皴染,用笔沉稳。作品既体现了髡残学习元人的传统功底,也显示出他写实的优长,画中描绘的山川景物,应该就是牛首山附近实景,反映了髡残以自然为师,大胆创新的艺匠胆魄,是他绘画成熟期以笔墨作“诗画禅”的代表作。

        在此幅题记中,髡残借北宋米芾书画船、初唐文人陈子昂碎胡琴以市名之故事,阐述了自己对于名利的态度,并劝导程正揆,不必过于看重图籍、书画等身外之物,为物所役,更不必顾及他人的评价,与其宦海中营营逐逐,竞志斗才,不若参透名利关碍,抛却繁冗俗务,投入自然怀抱,俯仰天地,参透人生、画趣与佛理,得到心灵的自由、安宁。否则,徒劳地奔波于城市、山寺间,并不能真正彻悟。这些看似平实质朴而充满机锋的话语,不仅反映了髡残勘破名利、生死的深厚修为,更蕴含着他对老友情真意切的关怀和期望。


 

圆融冷逸——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1626—1705),江西南昌人,是明代江西宁献王朱权后裔,明亡后曾出家为僧。其字号繁多,有“传綮”、“驴屋驴”、“雪个”、“八大山人”等。他一生经历坎坷,始终心怀故国,常藉诗文书画来发泄心中积郁与不甘。其花鸟画源自林良、徐渭等写意花鸟名家,山水则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等,造型独特,构图险怪,常于简逸中现雄健之气,反映了他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书法则是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先后吸收了上起魏晋钟繇、二王,下至明代董其昌、王宠等人的特点,而自出己意,风格纵逸,颇具个性。

八大山人  猫石花卉图卷

纵34厘米  横277.5厘米  

        此图画猫、石、兰花、荷花等,猫卧于石上作欲睡状,极富意趣。此图是八大山人的一件精心之作。花草荷叶等用泼墨法,墨色淋漓洒脱,石与猫则以墨笔勾勒,风格简约,二者在视觉上以疏淡与浓密的对比,形成了空间上的层次感,将图中各景物紧密的融为一个整体,既空灵又不乏充实之貌。

        尤值一提的是,图中猫卷卧于石上,双眼眯闭,风格既写实又充满生活情趣,以寥寥数笔将午后艳阳下,欲睡之猫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也反映出八大山人对于生活的细致观察与感悟。此图作于八大山人七十一岁,是其晚年时期,此时的八大山人生活逐步趋于安定,虽依旧心怀故国,满腔忧愤,但心境亦渐入平和,对于生活和书画创作的感悟已经渐脱锋芒,绘画风格上则隐现圆润和清寂,相对于八大山人为世人所熟知的白眼向天,充满反抗和悲愤的动物造型,此类富含逸趣的动物形象,在他众多的花鸟画作品中是极为难得的佳品。

        此图款署:“丙子夏日写,八大山人。”下钤“可得神仙”(白文)、“八大山人”(白文)、“鰕䱉篇轩”(白文),“遥属”(白文)、”禊堂”(白文)。本幅鉴藏印有“雪斋审定”(朱文)、“文心审定”(朱文)、“宝贤堂”(朱文)、 “暂得于己”(朱文)、“所宝惟贤”(朱文)、“荆门王氏珍藏”(白文)、“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白文)。

        丙子为康熙三十五年(1696),八大山人时年七十一岁。

 

纵肆清奇——石涛

        石涛(1642-1707)原名朱若极,广西桂林人,明靖江王后裔。他出生不久即遭遇国变和家变,遂由家臣护送逃至全州避祸,后在当地湘山寺出家为僧,法名原济(其款印中也有作“元济”者),字石涛,别号济山僧、小乘客、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大涤子等。从此,石涛开始云游四方,足迹遍布湖广、苏浙皖等地,饱览名山大川,广交各方朋友,以禅宗悟画理,以自然养画境,于当时画坛盛行的摹古风气之外,独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遂使艺名日隆。石涛曾因两次迎驾康熙南巡,而于1690年受邀北上北京,以期拓展自己的艺术空间;但居京不到三年便南还,再次游历苏、皖各地,并逐渐公开了自己明宗室的身份;晚年回到扬州定居,建大涤草堂,出佛入道,靠卖画为生。

石涛  山水人物卷(局部)

        此卷为石涛早年的书画代表作品,是他从23岁到36岁之间陆续画成的。画中所绘石户农、披裘翁、湘中老人、铁脚道人、雪庵和尚五位,皆古代传说中的隐居高士,其中前三位属远古、中古时代的隐士,而后两位则是明代的。从石涛在画上对后两位隐士的题语看,似别有深意。他在述及铁脚道人登祝融峰竟飘然而去后,感叹自己说“犹恨此身不能去”;而雪庵和尚,传为建文帝时大臣,靖难之役后逃亡至重庆,在大竹县善庆里观音寺出家为僧,他引屈原为知已,借楚辞以抒怀,尤为特立独行。石涛描绘此人,似有同命相怜之感。画中每段人物画均配有一段题识,字体或行楷,或隶书,取法钟王,兼有汉碑,唯独没有当时流行的董其昌书风的痕迹,这和他不喜欢董书的记载是一致的。此画是研究石涛早期思想与艺术的重要资料,卷中人物刻画传神,山水古拙奇肆,笔墨纷披,线条洗练,已具大师风范。


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

时间:2017年5月6日-2017年628日

地点: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展厅

本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免费参观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