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自述一个女孩安全长大究竟要学多少种生存技能?

蓝小姐和黄小姐2018-05-15 21:17:07

黄小姐的话:

 

今天一天,广州某报记者强奸女实习生的事情在微信里刷屏,大家在不断地讨论这桩强奸案为何会发生,更有不少人质疑女孩为何会跟着记者去七天,甚至有人质疑女孩设局……

 

其实,强奸就是强奸,在女方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这就是强奸,女孩糊涂与懦弱都改变不了强奸这个事实,更不是可以被强奸的理由。

 

当然,身为同性,我们也叹息于女孩的懦弱,她弱到甚至如果没有女同学的帮助,连案都不敢报,说真的,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家庭对于女孩的教育出了问题。

 

绿妖老师说得好,“我国女性从小被灌输要听话,长大后是会有这样没有主见、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女生,脾气好到不敢拒绝非礼调笑,怕被认为‘不礼貌’。别人在非礼她,她害怕拉下脸会不会不礼貌,真伤感。其实我们的性格底色里多少都有这种懦弱的成分在。”

 

别说二十来岁的小女孩,高龄如黄小姐本人,有时在饭桌上的隐性骚扰也只敢黑脸,腹诽一下,并不敢站起来和人理论,在这一方面,黄小姐最佩服的是闺蜜花花菜,花小姐虽然看上去文文弱弱,但在很多方面,她都是超有主见,超勇敢的女生。

 

这一次,让我们来分享她一路打怪的过程,请记住:一个父母给予足够爱足够信任足够关心的家庭里长大的女孩可以有更多机会成为一个自带安全感的女孩,而她也最容易成为勇敢的能保护自己的女孩。

 


 

前几天晚上,十点来钟,参加完活动,打车遇到蹊跷。

 

因为叫不到的士,我下了个滴滴的单。

 

司机不识路,耽搁了十多分钟才来。焦急等待他的过程中,两次通话,我都忘了问车型和颜色。

 

车来了。我照例核对了车牌三位尾数,准备上车。

 

忽然我脑子里闪过一念——等等,城市代码好像不对!

 

我马上绕到车后,借着路灯看,果然!平台上显示的是“粤A”,这辆车是“鄂R”,再看,第一个数字也不对,一个8一个6!

 

心下一惊,迅速把线上线下逐一比对,后三位一模一样,前面的非常接近,但根本就是两个牌。

 

马上问司机:怎么车牌不对?

 

知道他怎么说吗?他在黑暗的车里轻轻一笑:你怕什么,我换了车嘛。

 

我一秒钟都没迟疑,迅速关上车门:我不坐了,你走吧。

 

转身时我想的是前不久的一条新闻:深圳一个夜归女子,坐了尾数相同的网约车,然后,丢了命——套牌车,只有后三位相同,而前面的数字和字母,平台并未显示。

 

我在朋友圈讲了这件事后,很多声音冒出来。有的说我机灵,有的替我庆幸,胆子大的,说也碰到过这种情况,“没什么”还有个声音,感叹了一句:我们究竟要学会多少种生存技能。

 

这句话,其实也是我在隐隐后怕中的体会。

 

也叫我想起一些好像已经忘了很久的往事。

 




小学四年级我转学,开始独自跑公交上下学,一直跑到高中毕业——等到终于不用一个人走长长的路去车站、不用在早晚高峰期挤车之后,我曾经这么想过:有的人是被父母呵护着“捧熟”的,有的是在不停犯错中“学熟”的。而我,某种程度上来说,算不算是在和一路以来遭遇的坏叔叔、坏哥哥们的斗争中“催熟”的呢?

 

一路走来,遭遇了多少坏叔叔怪哥哥?

 

嘴不停的坏叔叔


五年级的一天,放学晚了,下车走在回家路上时天开始黑了。走着走着,身边多了人,耳边多了个声音——转头一看,一个中年男人。

 

他一直在说,说了些什么如今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悉悉索索猥猥琐琐,音量只有他和我听得见……离家还有十来分钟,马路不宽,行人不多,我怕啊!怎么办?慌忙四处看,路边有个小卖部,店里有人。我拔腿就跑!跑上台阶进了店!

 

可能我的神情吓到了老板,他马上问我怎么了,我顾不上喘气,低低说:“坏人坏人,跟着我……”老板听明白后,放下手里的活,说:“不怕不怕,我送你回家。”

 

 感谢小卖部的老板伯伯。

 

多年来,我还有过三两次被陌生人跟踪的经历,但我真的再没有过这一次这样的惊慌了。有一次是正午,我穿着露肩裙,察觉到被跟踪时,迅速拐进一条曲折的巷子躲起来。哦对,应该就是从这一次起,我养成了独自走路时偶尔回头看看的习惯。

 

手不停的坏叔叔


遭遇公交车咸猪手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我说,我从五年级就开始智斗咸猪手了,你吃惊吗?

 

是同一个人。我后来无数次地回想,都确认我那年每天遭遇的咸猪佬是同一个人。

 

车来得不密,人又永远很多,所以我总是只能在同一个时间挤上同一班车。而他,永远都在人群里,等着我,也许还有跟我一样的小姑娘。

 

他其实很隐蔽——人实在太多了,每个人都被挤变了形,没人有余力关注别人。等我察觉到他的动静时,我根本毫无办法,转不了身,动弹不得,是甚至没法抬头看看他的模样……

 

怕。急。慌。羞。他静悄悄,我也静悄悄,虽然被压在人群正中的我,憋得喘不过气……

 

躲不开这班车,躲不过这个人,又不可能不去学校。连续几天,我都在想该怎么办。

 

然后,有天早上,我攥了枚夹头发的发夹上车。我在他的惯常动作开始后,狠狠地、狠狠地扎了他的手背。

 

其实我比前几天更慌,但我还是扎了。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相比我怕他,我迫切地想让他怕我。

 

他的反应真的让我没想到——到了下一站,他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来,下车了。

 

初中开始,预料到要坐拥挤的公交时,我会在书包顺手的地方放点东西,有时是铅笔有时是笔芯有时甚至是一支圆规。偶尔,我还会穿上粗跟鞋。可我其实没怎么用它们——自从有次我开始在车里大、声、抗、议之后。


不得不说,那个年代的公交咸猪佬还是老实的,他们真的很怕一个小姑娘毫不畏惧的厉声呵斥,因为,十个有八个都被我骂、下、车、了。


有一次我跟蓝小姐讨论到这个问题,她说诶,我们有个同学夏天爱穿短裤,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当时她就能冷冷的问怪叔叔,你干嘛?怪叔叔就答她没干嘛呀,这姑娘马上就吼了一句:没干嘛?!没干嘛你就把你的JB从老子身上拿开!结果全车人哄笑,怪叔叔马上灰溜溜下车了。


我们湖北姑娘够彪悍,这个时候还是建议大家向我们学习。

 

同学的哥哥


初中时代,有年暑假,我和同学还有她哥一起去公园早锻炼。结束后去公园旁的她家歇息。同学下楼买早餐。她哥洗澡。我看电脑。

 

我和她是多年同学,跟她哥认识也早,所以没觉得这情景有什么不妥。

 

直到窘境瞬间降临。

 

她哥洗完,坐到我身边,挨得很紧,而且,没穿上衣……我开始觉得不自在。

 

他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然后,忽然的,他开始把着我拿鼠标的手,移动光标……

 

我立刻起身,不管什么情况,我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不可能。

 

几乎是夺门而出。

 

冲下楼时,碰到了回来的同学。我犹豫片刻,把房间里的情形,照实说了出来。

 

然后我就走了,留下不知如何回答我的同学。

 

几天后,我收到了同学转达的道歉。几十年过去了,她哥在家时,我没再去过他们家。

 

她哥比我们大四五岁,那时正读高中,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个场景是他的懵懂造成的,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也许也是我想多了。但我始终认为,那天我的不由分说夺门而出,是对的。

 




随着年龄增大,我渐渐体会到,其实,哪个女孩子的成长,又没有一些艰难的、不能与人明说的隐痛呢?而且很可能,她们的故事比我的痛得多,她们的成长比我的慌乱、惶恐得多。

 

我算是平顺地越过了这些奇怪的异性,平顺地度过了少女期、青春期,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的敏感、勇气甚至运气救了我,另一方面,恰恰也是因为,这些让我记忆深刻的“坏人”,其实并不是太恶啊!

 

所以,姑娘们,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不要大意,不要心怀侥幸,不要把“面子”、“伤了和气”这些虚词,看得比自己的痛更重——记住,保持警惕,一旦觉得不自在时,尊重自己的直觉。

 

如果你是女孩,请记得这些,如果你有一个女儿,请记得教给她这些。
 
A·公交车上遭遇咸猪手,看情形决定对策。
 
车上人多、对方的动作比较偷摸时,可以初步判断对方比较怂,那么你就直接大声抗议,不要怕!越大声越愤怒越好,获得声援的比例会越高!
 
如果天色晚、车上人少、对方显得很猖狂三者占一时,不建议直接反抗,要么尽量换地方,自己换站姿,要么找司机。一句话,对方弱,你就强,对方强时,决不可硬碰硬。

B·独自走路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养成时不时回头看的习惯。
 
如果要站定看手机什么的,记住,背靠墙,或是靠着公交站牌广告——一句话,不给背后留下空间,避免背后突袭的可能。
 
发现有人长时间跟你一条路时,试着拐个弯,或者往明亮的地方走。不要随便再找小卖部老板了,时代不同了,尽量找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吧。
 
C·在小女孩成长期间,除了直系亲属,尽可能避免和异性长期单独处于一室的可能。
 
不管对方是自己的近亲远亲,还是同学朋友的哥哥弟弟,还是早已熟识的邻居哥哥叔叔。
 
D相信直觉,一旦觉得不自在,马上想办法,或者马上离开——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对方是师长还是熟人,马上。在安全这件事上,谨慎永远不嫌多。
 

E,清晰地表达反对,不管是用语言还是行动。


女孩的体恤与善解人意不用应用于那些试图强迫你的人,它首先最应该应用的,就是自己。






每一个从女孩长成女人的人都知道成长不容易,哪怕最安全的成长,也有过一两次暴露狂的经历,而在这其中, 一个女孩要学会多少技能,没人说得清,遇到事了,遇到人了,技能也许就这样慢慢练出来了,不求每一个姑娘都能淡定地成长,只求在成长的过程里,我们少一些,再少一些惊惶。

 

作为成人,我们要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女儿有免于惊惶的权力。

 

以上。


本文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