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和刻稀见明清散文研究文献考录

清代诗人别集丛刊2018-06-13 01:10:39

作者简介

李小龙,男,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副教授,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曾出版专著《中国古典小说回目研究》。


和刻本为经日本刊刻之中国文献,其源于中国古本,以中国文献流传多天灾人祸之故,文献散佚甚多,端赖和刻以传;然又因文化之因革,日人对此不甚重视,国人亦多隔膜,遂使中华文献流落东瀛,抱璞蕴玉,却无人问津。笔者多年来发愿积累和刻之善本,力求披沙捡金,从海量和刻中梳理出对中国现存文献有补充意义之“善本”。此为其中有关明清散文研究文献之数种,揭载以祈学界之关注与指正。


一、明王艮《王心斋全集》五卷


叙录


《王心斋全集》五卷,明王艮撰,日本嘉永元年(1848)刊。一册。板心分上下栏,上栏为评语,每行五字,下栏为正文,半叶九行二十四字,注小字双行同,四周单边,白口,单鱼尾,除前序外无栏线。扉页署“嘉永元年戊申新镌”“京都书肆川胜鸿宝堂”,首页题名为“王心斋先生全集”,版心则题为“王文贞公全集”。首页署“楚黄耿定力、金陵焦竑原校,曾孙元鼎辑,八世孙以钲震九读识”。前有“弘化四年孟冬上澣平安潜庵源襄”序,末有“道光六年仲春月日王荣禄”跋,跋后附日人宇都宫冈田裕跋。

王艮(1483—1541),初名银,后由其师王守仁(1472—1529)为其改名为艮,字汝止,号心斋,泰州安丰场人,开创泰州学派。中国历史颇多奇人,由社会底层而为一代宗师,为百世效法,在释家则六祖惠能(638—713),在儒家则推王艮。其人为盐丁多年,却能自强不息,倾慕儒学,后入王守仁门下,成为王学左派代表人物,其思想影响于明末甚劲。

其书先列朝廷荐疏二章、弟子录、国朝李二曲先生观感录叙(据目录知此二部分或当列于全书之末),正文卷一为其门人张峰所撰年谱,卷二、卷三为语录共一百三十七则,卷四为杂著凡二十七篇,卷五为尺牍凡二十七则。正文分上下二栏,上栏列评语九十四条,所评短至一字,长至数百字,均颇透辟。


考证


王艮之奇除前所述外还在其不立文字之主张,虽广收门徒,影响遍及大江南北,然其仍以“口传心授”之心学印证式传法,故著述极少。《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未录其人著作,据《明别集版本志》,则有万历间《重镌心斋王先生全集》三种,实为一本,即万历三十四年(1606)耿定力(1541—?)、丁宾增修本,另一种为后印本,还有一种为此本之翻刻本。其书卷端题“楚黄耿定力、欈李丁宾同梓,棱陵焦竑、海岱蒋如苹同校,四代宗孙王元鼎补遗”,后印本则于“王元鼎”之下又加“五代孙王翘林”,翻刻本再加“六代孙王焻大任、王言伦震生翻刻”之字样。据此书题名之“重镌”、“四代宗孙王元鼎补遗”之语可知,此前定有初刻本,然此本已不存。此外,《八千卷楼书目》卷十六曾录一明刊一卷本,亦未知是否仍存于世间。

谢巍先生《中国历代人物年谱考录》录王氏年谱四种。其一为《王心斋先生年谱》一卷,董燧(1503—1586)编,版本项为万历三十四年耿定力、丁宾刊本《王心斋先生全集》及日本嘉永元年(1848)刊本《王心斋先生全集》附。其二为《王心斋年谱》一卷,泰和张峰编,版本项云“不详”,著录项则云“据焦竑《国史经籍志》,又见王元鼎辑本”,备注云“此本闻有传抄本传世,待访”。其三为《王心斋先生年谱》一卷,编者张崟,版本为“日本文化四年(1807)重刊本《王心斋先生全集》卷首”,又标为“待访”,并于备注中云“此本编者名疑讹,俟查”。

据此和刻本可知以上著录其实均不确。

此和刻本实即谢巍先生提及之日本嘉永元年本,此书为作者后裔王荣禄于道光六年(1826)所刊之本(道光本南图存有孤本)之翻刻本,其底本则为耿定力等人初刊本,故此和刻本有其版本价值。

据此既可补充《明别集版本志》,亦可订正谢巍先生几处小误。一、日本嘉永元年(1848)刊本《王心斋先生全集》所附年谱非董谱,而是张峰之谱;二、其所录“据焦竑《国史经籍志》,又见王元鼎辑本”之收有张峰年谱者标为未见,实即此和刻本之底本;三、所录第三种“张崟”所编年谱,实为录误,因为其名写为“峯”,故误为“崟”;四、录有“日本文化四年(1807)重刊本《王心斋先生全集》”,实无此书,当为嘉永本之误,据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分类目录》及日本公藏可知,日本刻《王心斋全集》最早为嘉永元年本,并无文化重刊本。


《王心斋全集


附录


潜庵源襄序:

余杜门却扫七年于兹,诵习之余,终日无事。一日与塾士子裕校心斋文,乃废卷喟然而叹。子裕曰:“先生何为其叹也?”余曰:“盖叹其流弊尔。然则心斋之说果有弊乎?曰:‘否。’心斋之说亦易简矣。易简果有弊乎哉?虽然,后世有庸人丈夫,缘其易简之说,以饰其陋者,则其弊不可复捄也。”子裕曰:“愿闻其说。”曰:“心斋之为人也,抱雄杰俊迈非常之资,而其立志直欲造圣人之域而止矣,且其用工易简,直截如霜隼搏空,此岂非心斋平生之事耶?后人既不获心斋之资禀,而志亦庸下,而喜其易简,便其捷径,乃其流之弊不狂则为陋也必矣。然发人之蒙,莫善于易简之说,顾其志何如耳。夫志犹权衡丈尺也,小有违焉,则轻重短长不得其法也。而其用工犹用权衡丈尺以量度轻重短长也。或抑或扬,或进或退,其势不得不遍至矣。苟不遍至则不能得其力。故圣贤之教有一定不易之权衡丈尺,而其抑扬进退,实无一定之法矣,则其说之繁简难易皆所以用工也。然而权衡不定,何以量度乎;志向不立,何以用工乎。庸丈夫则不知立我之志也,而趋于易简捷径,是犹不持权衡以量轻重而恶重喜轻也。而可乎?此余之所以叹也。然学者莫善于易简之说,易简非天德乎。故曰发人之蒙,莫善于此。”子裕曰:“如是,则易简之说而可也,而又抑扬进退不亦繁难乎。”曰:“抑之扬之,进之退之,乃所以归夫易简也,所谓不遍至则不得其力也,而后之人不知立其志矣。喜易简以至饰陋。噫,此岂心斋之志也哉!且余与子裕今讲斯学于幽闲落寞之乡,则未见其流弊何如也。而一旦有措诸业试诸显著者,乃其弊立见矣。此不得不周思而远虑也。”子裕曰:“唯。”因次其语以弁卷首。弘化四年孟冬上澣平安潜庵源襄撰。

 

王荣禄跋:

先君子尝谓吾兄弟曰:“《文贞集》行世二百余年矣,爱而传之者,心心相印,未易一二言其所以然也。而当年随辑随刊,编次未遑较画,如《孝弟箴》、《乐学歌》等篇,年谱、语录并载,可一省;论说诗章又错见于尺牍,可放论孟某篇;多记某某之例,比类编之其前之谱系,后之传、诔,只载家乘可也。需重刊善本,则习读者益便。谨识九十余处示汝辈,读书梯筏,得失不能自知,亦思附刊以正有道。”庭训耳熟者如此。顾先君子未果办,长兄福未几继殁,兹协荣禧弟、聘之侄遵贻意,敬录原书,分为五卷,重新梨枣,爰附识言,谨承数典不忘之谊。道光六年仲春月日王荣禄谨跋。

 

宇都宫冈田裕跋:

丁未暮春,潜庵先生阅此集,又令裕校其半。裕因按卷首载刘节、吴悌荐疏二章,然刘疏已失,无别本之可考。盖此二疏当时不能进退公,而今也又托此集行。吾人读此当以知所从矣乎。宇都宫冈田裕谨跋。


影印·整理



公藏


中国:北大。(寒斋)

日本:国会、东京都立中央、东洋文库、阪大总、京大文、大阪府立中之岛、千叶县立中央、九大、高知大、公文书馆、二松学舍、东大东文研、立命馆大学、东北大、中央大、京大人文研东方、前田育德会、神户大、国士馆。


二、明陈仁锡编、钟惺注《尺牍奇赏》十五卷


叙录


《尺牍奇赏》十五卷,明陈仁锡编、钟惺注。日本贞享四年(1687)柳枝轩刊本。四册。半叶九行十八字,注小字双行同,四周单边,白口,无鱼尾,无栏线。正文首页署“长洲 明卿 陈仁锡选,竟陵 伯敬 钟惺评,瓯粤 邻周 郑国校”,末题“贞享丁卯桂月上浣日书肆茨木多左卫门寿梓”。前有陈仁锡序,序末有“陈仁锡印”、“壬戌探花”二印。按:除贞享四年刊本外,尚有文化九年(1812)印本(书存大阪府立中之岛图书馆)及明治盐野芳兵卫印本。

陈仁锡(1581—1636),字明卿,号芝台,江苏长洲人。天启二年(1622)殿试第三名及第,授翰林编修,因拒权宦魏忠贤被罢职。崇祯初复官,预修神、光二朝实录。陈仁锡性好学,喜著述,今传其著述甚多。《明史》有传。

钟惺(1574—1624),字伯敬,号退谷,湖广竟陵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授行人,历官工部主事、福建提学佥事,著有《隐秀轩集》。

书分天文、地理、时令、人物、人事、珠宝、文史、花木、衣服、饮食、器用、果品、身体、宫室、鸟兽十五品,颇似类书,所不同者,每品之下非列词藻,而录当时名人相应之尺牍,如“天文”部先之以吴从先《招友赏月》、宁仕卫《请袁石龙赏雪》、汪道昆《雨中请客》、祝允明《重九遇雨请》数函,洵为古人撰写尺牍之秘册宝典。然正因有模本,则尺牍之性情尽失矣。周作人(1885—1967)曾藏是书(当即和刻本),其《夜读抄·五老小简》中云:“前年夏天买得明陈仁锡编的《尺牍奇赏》十四卷,曾题其端云:‘尺牍唯苏黄二公最佳,自然大雅。孙内简便不免有小家子气,馀更自郐而下矣。从王稚登、吴从先下去,便自生出秋水轩一路,正是不足怪也。’”

此书之注释亦颇有特色。板框分上下二栏,上栏为下栏四分之一,前云“上载《韵府纂要》、《书言故事》、《事类捷览》、《韵府群玉》”,仔细对读,可知上栏专收词藻,此类词藻并非下录尺牍中所用者,仅为录自上述数种日用类书,以与下栏尺牍所写时地相映照而已。下栏则于尺牍之中以双行小字为注,多释语典与事典。每则之末,有“品”一则,实即编者之评点。如第一则为吴从先《招赏月》,上栏录“蟾蜍、玉盘、哉生明、哉生魄、颓魄、冰轮、悬镜”七词并释之,下栏注“今夕万里无云”句云“杜诗‘一年月色今宵好,万里无云秋夜长’”,此文之末云“无使明月待也”,故文末品评云:“正邀明月作三人也。”


考证


陈仁锡喜著述,故其书传于今者极多。仅以“奇赏”为名之选本便有《古文奇赏》二十二卷、《续古文奇赏》三十四卷、《奇赏斋广文苑英华》二十六卷、《四续古文奇赏》五十三卷、《明文奇赏》四十卷(万历四十六年至天启间刻本)、《苏文奇赏》五十卷(崇祯四年刻本)、《奇赏斋古文汇编》二百三十六卷(崇祯七年刻本),仅此便近五百卷之巨(以上均收入《四库全书存目丛书》中)。然其《尺牍奇赏》十五卷却似佚失无存,遍检国内各家公藏及公私书目,均未见此书踪影。日本龙野历史文化资料馆有《尺牍奇赏》三册,仅标为“明陈仁锡辑”,未知是否明本;另公文书馆藏有《尺牍奇赏》四卷,标为“明陈仁锡编,明钟惺评,明刊”,然仅四卷,或非全帙,或为另本。总之,此十五卷本之书仅赖此和刻本以传。

此书前陈仁锡序末云“予于古文及名文诸选,皆以‘奇赏’名之,是种也又异乎哉”,可知此书与其前选多种以“奇赏”为名之选本亦为同一系列。然因陈序未署日期,故不知此书明刊为何时所刻,因其序提及“古文及名文诸选(当是‘明文’)”,则当在天启之后,又序末有“壬戌探花”印,又当在其中进士的天启二年之后,而天启初年,钟惺任职福建,又因父丧回乡守制并卒于家,则此书云“钟惺评”大抵为伪托。


《尺牍奇赏》


附录


陈仁锡《尺牍奇赏序》:

凡文章皆受命赤城主人,发邮筒于五力士,而达之双眸子。然其道太广,言太繁,应接亦易倦。赤城主人乃与双眸子约法三章,则今之尺牍奚为者,以笔代舌,宛如面谭,正复舌本朞朞,笔端了了,且如一方千里,徒劳梦魂;只此片楮数行,为慰饥渴。然古今异致,南北殊音,并采兼收,情深一往,引端何妨含绪,欲涕翻尔宜歌,斯亦千春之兰心,而四海之鱼腹也。考厥由来,则麟吐其玉,龟负以畴,天人性情,于斯合发。因尝闻漆雕答圣之牍,亦见彭泽遗力之书,其披宣蕴藉为何如者,是用以类澄奇、秘为清赏,毋论双眸君,顿见赤城霞起,将五丁力士,亦可无开山之劳耳。予于古文及名文诸选,皆以奇赏名之,是种也又异乎哉。陈仁锡书。


影印·整理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文集》第二十辑。

金程宇《和刻本中国古逸书丛刊》。


公藏


中国:辽宁省图。(寒斋)

日本:东京都立中央图书馆、宫城县图、岛根县图、八户市立图书馆、堺市立中央图书馆、前田育德会、爱媛大学、东北大学、九州大学、京大人文研东方图书馆、关西大学、立命馆大学、庆应义塾大学。


三、明王宇撰、陈瑞锡注《新镌时用通式翰墨全书》十二卷


叙录


《新镌时用通式翰墨全书》十二卷,明王宇撰、陈瑞锡注。日本宽永二十年(1644)京都田原仁左卫门刊本。十册。半叶十行二十二字,注小字双行同,四周双边,粗黑口,双对花式鱼尾,无栏线。正文首页署“闽海王宇永启纂辑,古吴陈瑞锡圣乡释著”,末题“宽永二十癸未岁孟春吉日,二条柳马场东入町,田原仁左卫门新刊”。前有“天启岁次丙寅孟秋上浣之吉闽海王宇题于拂花轩”的序,“古吴陈瑞锡题于竹松居”的“拂花笺引”。

王宇,字永启,闽县人。万历庚戌(1610)进士,官南京刑部主事,擢武选司员外郎,仁至擢山东提学参议。乾隆《福建府志》有传。

全书十二卷,依次分节序门、庆贺门、冠礼门、婚礼门、丧祭门、馈送门、邀约门、请召门、荐举门、挽托门、干求门、假借门、酬谢门、慰问门、活套门十五门,每门之下再分细类,如节序门下分送礼翰、请客翰、遨游翰三类。此书与《尺牍奇赏》不同,各部下列之尺牍均为纂辑者自作,而非采自文人书翰者,大多数亦附答函样式。句下有注,如首篇“元旦”条首句“凤历纪元(少昊以凤鸟纪官,谓之凤历),竹爆之声方动(古者西方有山鬼,人见之即病瘟疫,至此日以竹烧之,有毕卜之声,惊之则散,今俗卷纸贯硝药代之)”。


考证


王宇著述,今传评点、辑刻之书甚多,然国内公藏及书目所载未见此《翰墨全书》,日本公文书馆则存此书明本二种,一为高野山释迦文院本,一为木村蒹葭堂本。二书著录均云“即《拂花笺》”,当据书前陈瑞锡《拂花笺引》“俄一书贾捧帙而进,手启视之,乃王公《拂花笺》”之言。除此二种之外,则仅有和刻传世。

书前王宇序云“天启岁次丙寅”,知序于天启六年(1626)。

注者陈瑞锡生平颇晦,遍查无果,仅据本书题署知其为江苏长洲人,字圣乡。然据本书《拂花笺引》“奈兄明卿,学富五车,才倾八斗,余萋菲不能,当避三舍,敢擅作者之权”句可知,其为前述《尺牍奇赏》编者陈仁锡之弟,陈仁锡著述等身,令其弟自惭形秽也亦宜。


《翰墨全书》


附录


王宇序:

遡观太古混茫,政教未起,君臣未立。民所居者巢穴,洞房青宫无有也;所食者禽兽,甘脆肥浓无有也;所衣者皮毛,华衮绣裳无有也。又且嫁娶未制,何以咏夭桃;媒妁不通,何以歌伐木。由是而亲戚故旧与夫馈受晋接,漠然淡然,相忘于不识不知之天已耳。所以然者,以文字未兴,翰墨不相往来耳。虽然,当一画肇开之前,天应以日月星辰,地应以山川草木,若云霰之灿烂,鸟兽之嘤鸣,皆天然之翰,天然之墨也。宁必云缄锦字,而后为翰墨哉。独怪今之浅嗜墨兵者,未必有一纸之贤,十袭之珍,辄诩诩自得,以为王之青箱、杜之武库,悉载笥腹中,至若班马苏韩,读之檐楣前,则星斗落怀;藏之笥箧内,则光怪射墟,其美何胜言哉,其美何胜言哉!余弱冠即以词翰翩翩自许,然欲辑一班,殊觉甚难。迨骋足皇路,或杯酒、或诗骚、或山水、或花间月下,以简札往来者甚众,于是几席间方有尺余。归而就松迳,在竹窗下,或删繁就简,或存液黜浮,大率十得其半,然犹恨不畅雅志。更于名公签史采其精,摘其华,得隋珠万斛。余于是欣然曰,虽非二酉三长,然细读之,可以愈头风,驱疟鬼矣。书成,授诸梓人,以鬻于市,具法眼者收而珍之,又何问姚黄魏紫。

时天启岁次丙寅孟秋上浣之吉闽海王宇题于拂花轩。

 

陈瑞锡《拂花笺引》:

盖尝危坐斋头,读秦汉来诸书,觉古人面目如聚一堂,勃勃然欲藉片楮以白当年事迹。奈兄明卿,学富五车,才倾八斗,余萋菲不能,当避三舍,敢擅作者之权。于是终日抱郁。忽一日,起立中庭,有微风拂面,异香绕鼻。余知为风拂花馨也。俄一书贾捧帙而进,手启视之,乃王公《拂花笺》。噫 ,此真玄圃菁华、汉苑之芳菲矣。余乃从其中释之注之,庶几秦汉来事迹著之不晦云。是书也,或怀思而缥缈,或俯仰而浮湛,巵言可以解颐,只字为能导窾。开函则明月入怀,入睫则白云凝袖。名言洒洒,玉屑霏霏,良在兹欤,良在兹欤!噫,赋就太玄,序惭玄宴,过咸阳五都之市,得无谓鱼目之唐突璠玙也哉。

古吴陈瑞锡题于竹松居。


影印·整理


无。


公藏


中国:人大。

日本:国会、东京都立中央图书馆、神户市立中央图书馆、静嘉堂文库、神户大学、实践女子大学、东北大学、京大人文研东方图书馆、东大总、新泻大学、中央大学、东大东文研、早稻田大学。


四、明熊寅几编注《尺牍双鱼》九卷


叙录


《尺牍双鱼》九卷,明熊寅几编。日本承应三年(1654)刊本。四册。半叶十行二十一字,注小字双行同,四周单边,大黑口,双对花式鱼尾,无栏线。首页题名为《增补较正熊寅几先生捷用尺牍双鱼》。前有署名“云间陈继儒眉公题”之序。除此承应刊本外,日本另有明治十二年(1879)翻刻本。

熊寅几,无考。

书凡九卷,分二十六大类,为书信、公文写作提供套路,如通问、起居、造谒、感谢、求荐、自叙、书翰、借贷;大类下另有小类,如“通问”下有“未曾瞻仰五条、乍会欣喜六条、久别思慕七条、近别叙情七条”等,全书共一百八十六小类。此书分类颇细,套语亦甚趣,举例可知其体。如全书第一条“未曾瞻仰”之一:“夙仰才名轰耳,无由一聆謦咳。徒切望河之想,偶缘其事,借通竿牍,聊申鄙悃,万惟丙照。”又有回复的样本:“素切瞻韩,无缘御李。讵蕲云章忽下,诵之喜溢眉宇。承谕谨当如命,再图面罄。”用词虽不免堆砌套语之嫌(故于字里行间亦有注解),然于尺牍之作或不无裨益。

此书亦多存史料,为社会史家多所取资。张传玺先生《论中国封建社会土地所有权的法律观念》引此书中“《卖田契》、《当田契》、《卖屋契》、《当屋契》、《赁房契》、《卖坟地契》、《佃贴》”等;阿风《明清时代妇女的地位与权利》亦引其“求亲准帖、过聘书、回聘书、请归亲期、答允、答不允”以推测明清时代婚书形式;著名法律文献史家、古籍收藏家田涛先生于其《千年契约》一书中亦曾云:“有一本明代的书籍,书的名称叫《尺牍双鱼》,是明朝末年的出版物,在这部书籍里,收录了大量的契约样本,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非常珍贵,弥补了我们现在契约研究中的不足。”并举多种契约细论。于此可知此书保存史料之丰。


考证


此书国内存有崇祯原刊本,然颇不易见,日本东洋文库及东大东文研亦藏有明刊本。此书和刻本刊行仅晚于崇祯原刊本二十年左右,与明本相较,仅将原本每半叶九行改为十行,余仍其旧。

其书未署编者,书前有陈继儒(1558—1639)序一篇,后世学者多将此书编者定为陈氏,如日本明治十二年岩垂柳塘注解本前重野绎序中便云“陈眉公《尺牍双鱼》传于我久矣”,东洋文库所藏二种明刊本皆为四卷本,一署“陈继儒”编,一标“阙名”;中国国家图书馆藏二明刊一为十一卷,一为四卷,亦均署“陈继儒”,实并不妥,以其不过序作者而已。然据此书之标目定为熊寅几似亦不妥,陈继儒序云:“雨来吴子用是集古今尺牍,分为二编。”则知此书或当为吴雨来所辑(其人生平未详,俟考)。

按:日本宽文二年(1662)又有大和屋九左卫门刊《雁鱼锦笺》九卷四册,编者署名李赞廷,其人生平不详。笔者曾见清刻《如面谈新集》题“李赞廷先生纂辑”,标为“丰城赞廷李光祚”,然此李光祚为清乾隆时人,故非一人。此书国内无,日本公文书馆有明雨花斋刊本八卷,国内某拍卖会亦曾上拍一部明刊本,其题目“增补较正赞廷李先生捷用雁鱼锦笺”与《尺牍双鱼》相近,细观内容亦几乎全同。查日本大阪大学图书馆怀德堂文库藏有“熊熊局”刊《尺牍双鱼》明本,馆方著录云即“双鱼锦笺”,可知此二书必有袭用关系。按:此书与雁鱼锦笺细查基本相同,唯个别字句不同。当有因袭关系。


《尺牍双鱼》


附录


陈继儒序:

尝想人生,百年萍逐,虽江皋雨雪,驿路风烟,匹马孤帆,迢迢靡届。要亦所历有尽无尽者,惟寸心耳。心之所历,或枯坐一庐,影形高寄,忽一念至,思从中来,回忆当日,与故人芳昼话心,清宵细语,炉熏茗碗,固助幽情;篝影虫声,亦添佳致。是即天各一方,其室则远,而一线单绪,孤行于寥廓之中,凡山之阿,水之湄,宛在之伊人,寤言之玉士,无不可以随感赋形,携入梦寐。然而情滋戚矣。与其“思公子兮未敢言”,何如亦“既见兮我心喜”;与其“怀佳人兮不能忘”,何如亦“既遘兮我心降”。乃至聚而别,别而思,思之不然已,已而欲乞灵于一鳞一羽。嗟夫,情亦曲矣,虽然,犹有曲焉者。旅人羁客,小妇征夫,见月思家,临风忆旧。岂无问雁之思,顾或盈臆情悰,而窘于才分,则亦笔不能传,墨不能语,亦有高人道流,名姬韵士,绣腕可以嘘霞,香心自能吐月,乃至吮毫伸纸之际,孤情乍往,逸兴遄飞,佳句欲来,停思旋逝。诗云“心乎爱矣,遐不谓矣”,良有以也。雨来吴子用是集古今尺牍,分为二编,一以富浅人之贫,一以赠深人之慧。浅深各致,雅俗并宜。庶几“风雨如晦,鸡鸣未已”,得是编以志其往来;即或“蒹葭采采,白露未晞”,亦可凭是编以通其款曲云尔。

云间陈继儒眉公题。


影印·整理


《明代通俗日用类书集刊》。


公藏


中国:辽宁省图。(寒斋)

日本:所藏有四十余家,不录。


五、清陈晋撰、蔡方炳注《玉堂尺牍汇书》不分卷


叙录


《玉堂尺牍汇书》不分卷,一册。清陈晋撰,蔡方炳注。日本贞享四年(1687)林五郎兵卫刊本。一册。半叶九行二十四字,小字注双行同,四周单边,白口,无鱼尾,无栏线。扉页横题“康熙壬戌冬新编”,正中题“玉堂尺牍汇书”,右署“古越陈太士、平江蔡九霞二先生纂著”,左广告语署“集贤居梓行”,末页署“贞享四丁卯年五月吉祥日林五郎兵卫梓行”。

陈晋,生平不详,据此书题署知其为绍兴人,字太士。毛奇龄《西河集》卷一八三《赠陈太士并序》对其人有记载,知其于康熙十八年(1679)游京师,并选吴兴司教之职,后去职。

蔡方炳(1626—1709),字九霞,号息关,江苏昆山人。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儒,以病辞。著述甚富,有《广治平略》四十四卷、增订《广舆记》二十四卷、《愤助编》二卷等。

全书分“通款往复类、起居往复类、造谒往复类、感谢往复类、寄缄往复类、求荐往复类、借贷往复类、索取往复类、迎送往复类、赞美往复关、馈贺往复类、送受往复类、延请往复类、劝慰往复类、邀约往复类”十五类,末附“玉堂帖式”。

其正文先列范本,后列注解。注解颇细致,如首则“未会瞻仰”条云“仰炙台范,有如饥渴,而斗山重望,无由得睹雅教,只增溯洄之思耳”,注解云:“仰炙,仰望而亲炙也;台范,台基之仪范也;如饥渴,言爱慕之心如饥如渴也;斗山,唐韩昌黎之文人望之如泰山北斗;雅教,大雅之教诲也;溯洄,诗溯洄从之,宛在水中央,言欲溯洄流往从之而不可得见也。”


考证


此书国内公藏及各书目并无。据此本首页所题“康熙壬戌冬新编”知此和刻底本为康熙二十一年(1682)所刊,则知此和刻本仅晚于底本五年。

日本二松学舍所藏未标明和刻,或为唐本,佐贺县图所藏明确标为康熙二十一年刻本,则当为此和本之底本。另,国内公藏虽无,然笔者曾于书肆见一本,扉页有“书林徐梁成梓”字样。查徐氏为明末书商,曾刊行《新刊项橐小儿论汇纂张子房归山诗选》(藏于国图善本部,标为明代),又章宏伟《明代杭州私人刻书机构的新考察》于统计万历间杭州私人刻书时列举一百零四家新增者,中有徐梁成其人。然注者蔡方炳生于1626年,而此书上横字即为“蔡九霞先生注释”,故此徐梁成刻本更可能刊于清初。如此,则徐梁成之刻书当跨明清两代,而康熙刻本则为此书之重刻,然二书字体版式,完全相同,则康熙本或用清初本原版片刷印,而和刻本亦为忠实之覆刻。

除此书外,日本尚曾刊行蔡方炳辑注另二书。一为《四六汇书》,正德六年(1716)京都古川三郎兵卫刊行,日本大阪大学、实践女子大学及龙野历史文化资料馆三家有藏,国内既无原本,亦无和刻本。此书据书名知与《玉堂尺牍汇书》或体例相近。一为《尺牍青钱广编》及续集,此书国内亦无,而日本公文书馆及大阪府立中之岛图书馆各藏一康熙刊本,后者注云“清康熙十一年序刊本,习善堂藏板”。此和刻本为元禄十三年(1710)刊。日本仅龙野历史文化资料馆、九州大学、东北大学、实践女子大学、东京都市立中央图书馆五家有藏。此二书均甚稀见,本当叙录,然未睹全书,姑俟异日。


附录


扉页广告语:

士庶家欲修往来之好,通馈遗之谊,大都借毛生以为舌,即松卿而代面。历采笺素,坊刻何啻汗牛,然非腐谈满楮,则芜辞秽目,且或可用于贵而不可用于贱,可通之智而不可通之愚,均于交际无裨也。是集化俚为雅,易旧为新,言短而意长,词浅而情尽,洵上下可通行,而雅俗所共赏乎。予本藏作家秘,因友人过而许之,力请传世,因付之梓,以公天下。集贤居梓行。


影印·整理



公藏


中国:无。(寒斋)

日本:东大总,实践女子大学、宫城县图、大阪大学、东北大学、佐野县图。


六、明陈懋仁《文章缘起注、续文章缘起》二卷


叙录


《文章缘起注》一卷,梁任昉撰,明陈懋仁注;《续文章缘起》一卷,明陈懋仁撰。二册。日本宝历八年(1758)田中市兵卫刊本。半叶九行十八字,四周单边,白口,无鱼尾,有栏线。《文章缘起注》正文首页署“梁乐安任昉彦升撰,明嘉兴陈懋仁无功注,嘉善钱棅仲驭定”,《续文章缘起》首页署“明嘉兴陈懋仁无功著,嘉善钱棅仲驭定”,末署“宝历八年戊寅三月发行”。《文章缘起注》前有“崇祯壬午陬月福唐林古度撰”《文章缘起注续序》,又有范应宾《文章缘起注旧序》,末有洪适跋。《续文章缘起》前有谢廷授、姚士粦二序,末有日人香川景兴总跋。

任昉(460—508),字彦升,小名阿堆,原籍乐安博昌,为竟陵八友之一,官至御史中丞、秘书监、新安太守,为当时著名文人及藏书家。撰述甚多,然多已亡佚。

陈懋仁,明末人,字无功,号藕居士,嘉兴人,万历中由掾吏授泉州府经历,著述极富。


考证


《文章缘起注》及《续文章缘起》国内所用多为《学海类编》本,如《丛书集成初编》及王水照先生所编《历代文话》。然《学海类编》为道光间印行,后此和本近百年,故非最古之本。另据《中国古籍总目·丛书部》知南京图书馆存《陈懋仁杂著》七种,为明崇祯刊本,中收此二书,又《中国古籍总目·集部》亦有《文章缘起注》之崇祯刻本,同存于南京,颇疑此二者实为一书。此崇祯本或为二书最古之本,然学界尚无人见之。而此和刻本实为明刊本之覆刻,故极忠实于底本(甚至未加日文训点),可称下明本一等之新善本。

此本前有林古度(1580—1660)于崇祯壬午(十五年,1642)所撰《文章缘起注续序》,其末云:“令子献可,三长独秉,多读父书……则先生食报于子若孙,政尔未艾。桥梓著述,行将有勘官无者。”或原本为陈懋仁之子陈荩谟(字献可,《嘉禾徵献录》卷四十六《陈懋仁传》后有附传)所刊,荩谟请林古度为此作序者。又,首页有“嘉善钱棅仲驭定”字样,钱棅(1619—1645)为陈懋仁同乡,崇祯十年(1637)进士,授南都兵部职方主事,后升吏部郎中,于1645年因抗清战死于乡。故可确定此书原本当刊于明末。

细勘此本与《学海类编》本,非但字句之间颇有异同,甚至多此有彼无、互相参差之句。颇疑陈注在刊刻过程中多经人增删。总体而言,《学海类编》本有个别字句和刻本无,和刻本所有而《学海类编》本所阙者更多,如“诏”下之注,《学海类编》本仅四十六字,而和刻本则近十倍于此。如上所言,此和刻底本当为陈懋仁之子主持刊刻,并请同乡名流钱棅校定,当为原本,《学海类编》辗转至道光间,已不能无疑。据此,整理陈氏此二书,当以此和刻为底本,校以《学海类编》本,方可称善。


《玉堂尺牍汇书》


附录


范应宾《文章缘起注旧序》,洪适跋、谢廷授、姚士粦《续文章缘起》二序等均见于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兹不赘录。《历代文话》未录二篇附下。


林古度《文章缘起注续序》:

天地万物皆有名号之所自始,名号立,其义乃彰。不尔,则天地无称谓,万物无本原矣。天地万物惟文章为最贵,齐天地于古今,后万物而不朽者也。文章不知其名与义,何有于著作,何辩乎篇目?斯任敬子《文章缘起》所由作焉。敬子八岁能文,王俭、沈约,当时咸为推让。其家甚贫,惟聚书万余卷,著书十万言。武帝使学士贺纵辈勘其书目,官无者,就其家取之。禇渊语其父曰:“乡有令子,百不为多,一不为少。”当时人主之爱重,士类之交誉,以为无双。乃千载下,复有槜李陈无功先生,枕典席坟,钩玄折理者,著书六十种,聚书数万卷,海内名硕,亡论识不识,咸推诩之,非止彦回之许敬子也。既注《缘起》,又续其所未尽,遂为文海大观。且夫缘者,循也、因也;起者,立也、作也。循其所因,立其所作,阐明古人之初心,导引今人之别识,灿然明世,启迪后学,讵止为敬子功臣!令子献可,三长独秉,多读父书,有谓其渊懿拔俗,喜为通志成务之学者;有谓其兼精测象,多深湛之思者。此又过彦回所称于任父之有子也者。而诸孙楚楚,各擅藻摛。九方皋将旦暮遇之,则先生食报于子若孙,政尔未艾。桥梓著述,行将有勘官无者。此《缘起》注、续,其一也。

崇祯壬午陬月福唐林古度撰。

 

香川景兴总跋:

梁任彦升所撰《文章缘起》一卷,明陈无功注及无功续一卷。延享年间,浪华田子明购获,与其友治文进校定镌梓,以藏于家。时余在浪华,得借以涉猎,至今十有余年。宝历戊寅之春,偶游于浪华,邂逅田子于治氏,谈及往事,惜斯书未行世。二子发愤,乃欲附书肆以传于海内。因记岁月以为跋。平安香川景兴。


影印·整理


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据《学海类编》本排印。


公藏


中国:无。(寒斋)

日本:文教大学、东北大学、大阪大学、茨城大学、京大人文研东方图书馆。


七、明左培《书文式·文式》二卷


叙录


《书文式•文式》二卷,明左培撰。日本享保三年(1718)柳枝轩刻本,二册。书前有章世纯(1575—1644)、詹应鹏(1572—1653)、蒋棻(1598—1663)序,又有作者自撰之凡例。

左培,生平不详,仅据此书知其字因生,宛陵人。

其书分《书式》与《文式》各二卷,其《凡例》云“是编乃应试先资,故《书式》止论小楷,《文式》止论时艺”,其体例为“首列名公之论于前,而附诸法于后。欲学者一见,先知大意,然后入法不难耳”。


考证


此书仅日本前田育德会尊经阁文库藏有原刊本,然尊经阁标为“清左培”,其余日本图资机构则均标为“明左培”。因此人无可考,故时代难明。《历代文话》所收此书点校者王宜瑗先生据序作者章世纯卒于明亡之年、詹应鹏为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进士推断“左氏亦为明末人”。尚可补充一证,即此书第三篇序作者“古虞社弟蒋棻”,其云“予既为之点次,又僭为之序云”,知当二人交往之早期,据考其人卒于康熙三年(1664),年六十,则知序此书当在明末。


附录


章世纯、詹应鹏、蒋棻序及作者自撰凡例均见于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兹不赘录。


影印·整理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书画集成》第二辑、《和刻本汉籍随笔集》第十九辑。

金程宇《和刻本中国古逸书丛刊》(有解题)。

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排印其中之《文式》。


公藏


中国:无。

日本:国会、前田育德会、佐野市立乡土博物馆、新泻大学、关西大学、东北大学、公文书馆、东大总、东北大学。


八、明高琦、吴守素编《文章一贯》十五卷


叙录


《文章一贯》二卷,明高琦、吴守素编。日本宽永二十一年(1644)风月宗智刊本。一册。半叶十一行二十字,四周双边,白口,双对花式鱼尾,无栏线。正文首页署“山东武城丙戌进士高琦编集”“同窗时庵吴守素同集”,末署“宽永廿一甲申岁孟夏吉辰二条通观音町风月宗智刊行”。前有“嘉靖丁亥季夏望日烟溪程默顿首拜书”之序,后有“嘉靖丁亥陆月既望晴溪程然顿首拜书”之后序。

书分二卷,卷上分立意第一、气象第二、篇法第三、章法第四、句法第五、字法第六,卷下分起端第一、叙事第二、议论第三、引用第四、譬喻第五、含蓄第六、形容第七、过接第八、缴绪第九,共十五部。多录前人论文之语。张煦《校读〈文章一贯〉后记》曾统计其书所引三十七种书的细目,并有极高之评价,其云:“中土论文之书,以梁刘彦和《文心雕龙》最为杰出,此夫人而知之。唐宋以降诸作,学者每盛道宋陈骙之《文则》,元陈绎曾之《文筌》。然《文则》多比较字句而略大体,《文筌》虽究大体,而于全帙未能十分组织。求其条贯义类,首尾有章,如今日教本体裁秩然不紊者,亘唐宋元明四代,未有善于此书者也。”侯体健《资料汇编式文话的文献价值与理论意义——以〈文章一贯〉与〈文通〉为中心》一文指出其保留了三种已佚文话之佚文及其于修辞学史上之地位,均可参考。


考证


高琦,据其自署及嘉靖《山东通志》,知其为嘉靖丙戌(五年,1526)进士,山东武城人,曾任知县。另据乾隆《武城县志》卷六知其为嘉靖乙酉(1525)科举人,“嘉靖五年丙戌科龚用卿榜,歙县知县,刚正不阿,忤当道,谢病归。”据乾隆《歙县志》知任知县由嘉靖五年至八年。又据本书程然《后序》“得吾格庵先生所辑《文章一贯》而观之”“一以贯之,尚当无负吾格庵先生之深意焉”等可知其号格庵。

吴守素,生平不详,据此书知为高琦同乡,号时庵。又据乾隆《武城县志》卷六知其为嘉靖戊子(1528)科举人。

此书据程默、程然二序,知当成书于嘉靖六年(1527),然明刊早佚。据金程宇先生云,此书有朝鲜明宗时铜活字本,然存世极少,故此书端赖和刻本以传。除宽永二十一年刊本外,明治十五年(1882)尚有东京如兰社排印本,又有明治十七年(1884)龟卦川政隆《文章一贯集解》(卞东波《江户明治时代的日本文话探析》一文对此书之意义有详细讨论)。

按:序作者程默(1496—1554),据过庭训《本朝分省人物考》卷三七云“程默,字子木,休宁人”,“嘉靖乙酉举明经,卒业太学。戊戌下第,吏部铨选第一时除广州府同知”,“以嘉靖甲寅卒,年五十有九”。知其字子木,号烟溪,安徽休宁人。嘉靖四年(1525)中举,嘉靖十七年(1538)授广州府同知,嘉靖三十三年(1554)卒,年五十九。程然无考,以名、号相核,疑即程默之弟。


《文章一贯》


附录


程默、程然二序均见于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兹不赘录。


影印·整理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随笔》第十六辑。

金程宇《和刻本中国古逸书丛刊》(有解题)。

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排印本。


公藏


中国:辽宁省图(亦藏有明治十七年龟卦川政隆集解本)。

日本:公文书馆、大阪府立中之岛、前田育德会、关西大学、东大总、新泻大学、大阪大学、实践女子大学、广岛大学、椙山女子大学、东北大学、庆应义塾大学。


九、明王世贞《文章九命》不分卷


叙录


《文章九命》不分卷,明王世贞(1526—1590)撰。日本元文二年(1737)跋刊本。一册。正文半叶六行十五字,四周单边,白口,无鱼尾,有栏线,板心下方有“文林堂”字样。前有“元文改元秋七月僧道超”《文章九命序》,又有高志养浩《文章九命跋》,末有“元文二丁巳年泉溟友懋绩撰”《文章九命卷尾》,在末叶“文林堂梓行目录”后有“南久宝寺町心斋桥筋丹波屋理兵卫版”字样。


考证


此书实即王世贞《艺苑巵言》中一节,曾被录入明华淑(1589—1643)所编《闲情小品》中,又收入《说郛续》卷三十二,影响颇著,后清初王晫(生活于清顺康间)仿此作《更定文章九命》(有《昭代丛书》本)。然国内并无单行之本。此和刻本为第一个单行本。前有僧道超之序云:“筑之太宰府者,王室盛时纲纪西州之外迳也。菅相公尝谪死于此,以故建庙。庙傍有书库,倭汉之典籍,插架充栋,号为神物。……贫道少时与友人湄川居士翱翔于彼,偶得王世贞《文章九命》于库内,其事可惊可怪,可悲可喜者,秩然布列。……因谋所识之一先生校正之,属梓以永其传。”知此书为道超携出付梓,然其并未说明底本来历。高志养浩跋云:“弇州之此编,纂修古今才子命之厚薄,言简意激。有一衲抽之《续说郛》中,秘袭焉。”则知此实出《续说郛》,以文本视角观之,无甚价值。然此和本甚罕见,目前所知,日本图资机构所藏,仅广岛大学一处。至明治十三年(1880),又被收入《温故丛书》第一集。王水照《历代文话》即据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随笔集》第十七辑所收元文二年序刊本入录。

然此节录入《说郛续》时即有更改,王世贞原文“一曰贫困,二曰嫌忌,三曰玷缺,四曰偃蹇,五曰流贬,六曰刑辱,七曰夭折,八曰无终,九曰无后”,至《说郛续》则一为知遇,二为传诵,三为证仙,四为贫困,五为偃蹇,六为嫌忌,七为刑辱,八为夭折,九为无后,去原玷缺、流贬、无终三条,易之以知遇、传诵、证仙,未知何所从来。即未易之条,亦未免《说郛续》多从删略之病。此元文本亦全同《说郛续》。后《温故丛书》之校订者村田直景发现此节云:“余尝阅《艺苑巵言》,曰‘曩与同人戏为文章九命,一曰贫困,二曰嫌忌,三曰玷缺,四曰偃蹇,五曰流贬,六曰刑辱,七曰夭折,八曰无终,九曰无后’,颇与此篇出入异同。然此篇旧藏于我筑前宰府之神库者,故姑存其古,别设拾遗以补其阙,又置参考以见其异云。”其将遗漏者均入拾遗,又撰参考,实即校勘记附于后,堪称严谨。


《文章九命》


附录


僧道超《文章九命序》、高志养浩《文章九命跋》、懋绩《文章九命卷尾》均录于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兹不赘录。


影印·整理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随笔集》第十七辑。

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排印本。


公藏


中国:无。(寒斋)

日本:广岛大学。


十、明王守谦《古今文评》不分卷


叙录


《古今文评》不分卷,明王守谦撰。日本享保十三年(1728)京都奎文馆刊本。一册。半叶八行二十字,左右双边,白口,单鱼尾,有栏线,板心下有“奎文馆藏”字样。正文首页题“中都灵壁王守谦道光甫著”,末有“享保戊申岁孟秋下浣,京城书林,濑尾源兵卫刊行”字样(笔者所见庆应义塾本无末叶,此据《历代文话》补),前有“享保丁未春三月吉长崎平君舒仲缓撰”《古今文评序》,末有其人《附刻文评后》。


考证


此书原本国内无存,即此享保所刊和本亦极罕见,非但国内无收藏者,即日本目前所知亦仅庆应义塾大学图书馆藏一种(长泽规矩也氏所编《和刻本汉籍随笔集》影印之底本非庆应藏本)。此外,尚有《温故丛书》第一集本,然此《温故丛书》日本所存亦仅国会图书馆、民博、庆应义塾大学三家有藏。

著者王守谦生平颇晦。《历代文话》据“书中提及‘天启间(1621—1627)长组吴师’云云,则当为明末人”,生平不详。检《(光绪)重修安徽通志》卷二百二十八据《灵璧县志》所录小传云:“王守谦,号凤竹,灵璧人。以岁贡历清河教谕,博极群书,多所著述。致仕归,年逾八十。流寇攻城,犹率子弟登陴拒守。随笔纪事,所著有《小隐窠爽言》。其《唤世编》为县令苏一圻借钞,遂携去不传。”则其生平大致清晰,且可据此书补其“道光”之字。

然上引小传之末提及县令苏一圻,初疑王守谦非明人。据江庆柏《清代人物生卒年表》知此苏一圻生于康熙四十四年(1704),据《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知其为雍正五年(1727)丁未科进士,据《(光绪)重修安徽通志》卷一四三知其“乾隆五年(1740)知旌德县”,则其为灵璧县令时在乾隆初期,若此时王守谦八十岁,则其当生于康熙初年。故绝非明人。

然事有未必然者,据前可知,苏一圻雍正五年(1727)方中进士,恰在此年日本之《古今文评》已然刊行,绝无此理。再检《乾隆灵璧县志略》,见王守谦传,列入“乡贤”之明代部分,传与前引《安徽通志》略同,后有注云:“吴志言崇祯中流寇攻城,守谦年逾八十,犹率子孙守陴……惜其书不可见,余尝从邑诸生求其斩事,无所得。闻所著有《唤世编稿》,前令苏一圻借观,携之去。今存者唯《爽言》刻本。(苏令借书在某吏陆家,抄写未完而携去。王氏后人竟不能举其名。余见苏令……因公事至楼子庄,约见王某,示家刻一卷,乃《小隐窝爽言》,前朝王道光所著。问其家藏书,多散轶,犹有《唤世编》,未付剞劂。取而观之,上下古今,纵横浩瀚,大江南北,当首屈一指,乃知苏令所借即此《唤世编》也。)”知《安徽通志》经剪裁,将相隔百年之事并置,遂令人误解。而王氏崇祯中“年逾八十”,则为明人始无疑义。又按:据此志亦可知苏一圻为乾隆“十一年由旌德调任此”。

据前考,知王守谦著作多佚,乾隆时仍有《小隐窝爽言》之刻本,此书今亦不传。然细味平君舒《附刻文评后》“右《古今文评》,载乎《小隐窝爽言》,乃明王氏之所作。《爽言》数百,则其一也。盖世之罕有,是以弗传”之语,再核以其序中“世有文评,而无古今文评,王守谦著《爽言》,为文评古今之谓也”,知此《古今文评》实《小隐窝爽言》中之部分,正如前述《文章九命》为《艺苑巵言》之部分同。故可知初无所谓《古今文评》之书也,此为日人据流传至彼之《小隐窝爽言》(日本今亦无存)抽出单行者。


《古今文评》


附录


平君舒仲缓《古今文评序》及《附刻文评后》录于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兹不赘录。


影印·整理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随笔集》第十七辑。

王水照主编《历代文话》排印本。


公藏


中国:无。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

参考文献


[1] 乾隆《歙县志》,《中国方志丛书》影印本,台湾成文出版社1966年版。

[2] 长泽规矩也:《和刻本汉籍分类目录》,汲古书院1976年版。

[3] 毛奇龄:《西河集》,《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21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

[4] 陶宗仪等编:《说郛三种》,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5] 朱保炯、谢沛霖:《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

[6] 谢巍:《中国历代人物年谱考录》,中华书局1992年版。

[7]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齐鲁书社1997年版。

[8] 嘉靖《山东通志》,《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188册,齐鲁书社1997年版。

[9] 《乾隆灵璧县志略》,《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10] 过庭训:《本朝分省人物考》,《续修四库全书》第53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11] 乾隆《武城县志》,《中国地方志集成·山东府县志辑》第18册,凤凰出版社2004年版。

[12] 江庆柏:《清代人物生卒年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

[13] 王水照:《历代文话》,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14] 王世贞:《艺苑巵言》,《历代诗话续编》本,中华书局2006年版。

[15] 崔建英辑订:《明别集版本志》,中华书局2006年版。

[16] 周作人:《夜读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17] 阿凤:《明清时代妇女的地位与权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

[18] 田涛:《千年契约》,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

[19] 金程宇:《东亚汉文学论考》,凤凰出版社2013年版。

[20] 张煦:《校读〈文章一贯〉后记》,《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30年3月号。

[21] 张传玺:《论中国封建社会土地所有权的法律观念》,《北京大学学报》1980年第6期。

[22] 邱炫煜:《明末清初的蒋棻及其〈明史纪事〉之研究》,《简牍学报》1997年第16期。

[23] 侯体健:《资料汇编式文话的文献价值与理论意义——以〈文章一贯〉与〈文通〉为中心》,《复旦学报》2009年第2期。

[24] 章宏伟:《明代杭州私人刻书机构的新考察》,《浙江学刊》2012年第2期。

[25] 卞东波:《江户明治时代的日本文话探析》,《文艺理论研究》2013年第4期。

本文刊发于明清文学与文献 》第四辑,经作者授权发。为阅读方便,现已将注释略去。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