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抠资讯】解读《狼图腾》为何难拍:他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抠电影2018-02-12 19:28:52

2月19日大年初一,中法合拍冒险大片《狼图腾》已登陆全国院线。影院讲述内蒙古大草原上一段人与狼之间的传奇故事。原著小说于2004年出版后,10年内再版150多次,并被译成39种语言进入110个国家,是出版界当之无愧的奇迹。中影公司早在8年前就买下了《狼图腾》的电影改编版权,然而原著中改编难度极大的“人狼对峙”、“狼马大战”、“飞狼”等惊险场面,令无数国内名导望而却步。直到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接手,才给这个项目带来曙光。


看预告片可能令很多人感到奇怪,《狼图腾》并不像我们通常见到的“大片”,充斥着毁天灭地的场面、史前或外星球的景观、铺天盖地的电脑特效。正相反,一眼看上去,它的视觉风格质朴无华,真实到让人误以为是纪录片。大自然的壮丽奇绝之美,远不比高科技打造的视听奇观逊色,甚至更震撼心灵,但它们并不容易被摄入镜头,更绝不便宜。拍摄这样一部忠实记录自然的狂野之作,前后花了整整5年,耗资超过7亿,达到华语电影之最。拍摄《狼图腾》无疑是挑战极限的考验,整部影片的制作过程,就是展示一群高度专业和不屈不挠的电影人,如何克服种种艰辛,化不可能为可能,用意志铸就影像的奇迹。


驯服世界上最难驯服的狼 绝对不加特效修饰




在所有的动物题材影片中,狼戏的难度是最大的,因为狼非常难以驯服。此前众多以狼为主题的影片,都使用狗来代替。然而在《狼图腾》中,活生生的真狼是无论如何不可或缺的主演。制片方请到参与过《勇敢的心》、《南极大冒险》等影片的加拿大王牌驯兽师安德鲁·辛普森,以及“世界上最擅长拍动物”的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阿诺曾经执导过《熊的故事》和《虎兄虎弟》,使用真实的熊和老虎进行拍摄,并先后成为熊专家和老虎专家。为得到这次与蒙古狼亲密对峙的机会,阿诺还推掉了来自《少年派》的邀请。


蒙古狼比其他狼族更凶猛和危险,剧组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是挑狼,因为蒙古狼数量稀少,濒临灭绝,而且对人怀有强烈的敌意。剧组在草原上搭出绵延数公里的围栏与高墙,几乎建了一个大动物园。从2011年开始,安德鲁·辛普森花了整整3年时间,在这座动物园驯养并训练出三代共35只蒙古狼。蒙古狼本性十分敌视人类,因此要从狼崽一睁开眼就开始抚养,才能让它们萌生亲密感,还要从小训练以保持它们天生的野性。即便辛普森经验丰富,由于蒙古狼骨子里的高度警惕和狡猾,也只有一部分可以驯服成功。


《狼图腾》中超过95%的场面都是真实的,不加特效修饰。用阿诺的话说,影片必须用镜头去捕捉狼的聪明智慧和心理活动,再现原著中所描写的狼的本性;假如采用电脑特效制作狼和其他动物,观众看到的就只是电脑运算出来的影像,说白了就是动画片,再逼真也跟真正的狼有差距。只有拍摄在自然中不会发生的动作,或者要让动物演员处于险境时,阿诺才会借助CG技术,而且对CG精细度的要求极高。全片2500多个镜头中,只有5个是全CG制作的,还有少量镜头用到了绿幕和CG合成。


如何让狼变成真正的演员 驯狼师与导演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能与狼亲密相处是一回事,让它们在镜头前充当合格的演员,则是另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狼是尤为困难的拍摄对象,它们本身很危险,又容易受到惊吓,看到摄影机这样陌生的庞然大物,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说让演员与狼和平共处是驯兽师的责任,那么给狼“说戏”,就是导演的职能。阿诺的经验是,动物只有在真实的环境下才能做出相应的反应,因此他用狼的思维来考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怎么触发狼的反应。狼很有智慧,高度依赖自己的本能,只要训练方法得当,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在假血里掺杂狼喜欢的味道,嗅觉灵敏的它们就会过来舔舐和打滚;利用汽笛声引发条件反射,让它们跑向声源,然后给予食物奖励;训练它们追逐装有摄影器材的汽车,以此拍摄狼奔跑中的近景。技巧不一而足。


此外,还要有十足的耐心等待它们的状态。为了拍一个狼王在土墙上遥望远方的镜头,阿诺与辛普森反复研究,等了近两个小时才拍到满意的镜头,这个镜头出现在片中不过三五秒。有时候,为了狼的一个表情、动作,等上整整一天也在所不惜。但在阿诺眼里,狼演员也有让人省心的地方,“不会像好莱坞明星一样打电话给他们的经纪人”。


为再现了小说中大量精彩的章节,剧组奇招迭出。拍摄群狼偷袭羊圈时,需要两组驯兽师大声呼叫狼演员的昵称,并且用特殊的鸣笛、口号、指令加以辅助,引导数只蒙古狼翻越羊圈。拍摄狼被困在火山口里,剧组搭建了好几公里长的护栏,为的是让狼感到不被禁锢,又不让它们跑散。那场暴风雪之夜200匹马对35匹狼的史诗级场面,几乎复原了小说的描写,完全采用真马、真狼、真夜景、真暴风雪,7分钟的段落一共拍了48天。《狼图腾》采用的3D技术也带来麻烦,两台摄影机之间有面倾斜放置的镜子,为了出色的立体效果,需要狼离摄影机很近,但它们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会害怕,只能依靠驯兽师百般引导。


与动物演戏隐患无处不在,平时只有驯兽师和几位主演才能接触狼,具体拍摄时,剧组在现场拉起防护栅栏和防护电网,更有专业团队随时保持警惕。尽管如此,冯绍峰还是被狼抓伤,另一位主演窦骁被马咬了一口。


蒙古草原天气弄人 环境在变剧组与时间赛跑




等待狼的一个反应已足够煎熬,比狼更难伺候的,还有天气。为了等一块乌云过来,剧组耗上几十分钟是家常便饭。进入11月后,内蒙古大部地区降水偏少,等雪来又成了头痛的事。在拍摄几场涉及冰湖和雪窝的戏份时,内蒙古乌拉盖草原一直未下大雪,剧组苦等一个多月,最后不得不用10辆卡车从长白山运来40多吨雪铺在草原上。


光有耐心还不够,有时天意弄人。蒙古草原气候多变,刚等到一个美美的景态,一组镜头还没拍完,就换了样子。一次剧组要拍雪景,正好天降大雪,天气预报说之后几天都会是零下10度,让阿诺喜不自禁。结果第二天起来一看,一夜大风把雪全刮跑了,叫他哭笑不得。


也有时需要赶时间。影片拍摄时内蒙古已开始工业化,不少地方兴建起了发电风车,许多看景时选定的场地因此面临报废的危险。在演员到位前,剧组只能抓紧先把风景的空镜头拍完。阿诺透露,关于这些与天斗、与人斗的趣闻,他之后会推出一个纪录片,相信有趣程度不亚于电影本身。


恶劣危险的拍摄环境与最危险的狼“演员”




内蒙古草原昼夜温差大,夜晚的温度在冰点左右徘徊,晌午时分又炎热如夏。到组没多久,冯绍峰就发起了高烧,身体疲软,嗓子痛到无法大声说话,领教了草原的下马威。不过这还只是毛毛雨。


影片情节跨越四季,拍摄进程也需紧贴季候,旷日持久。草原一年四季都变着法子方法折磨剧组。春天风沙极大,吹得人无法睁眼,即使戴上护镜,也看不清眼前的人,许多拍摄器材也因此无法正常工作。


到了夏天,蚊虫肆虐,爬满每一个剧组成员的满脸满身,将他们浑身叮出大包,那景象简直是“蚊图腾”。为保护自然生态,在草原上不能开车,剧组经常是一边赶路,一边与蚊同舞。最后他们配备了与专业养蜂装备类似的“防蚊利器”,但赤身裸体的狼演员们仍无法幸免蚊灾,比人更受折磨。


最人崩溃的当属极度严寒的冬季,最低温度到零下40多摄氏度,手脚失去知觉,还得趴在雪地里说戏、练戏,口罩上挂满冰霜,连摄影机都冻得不能对焦,电脑频频死机。冬天3D摄影机之间的镜子很容易被雪水、雨水覆盖,为保持干燥,需要四个人用风枪在镜头前面吹,声音大到狼都不敢靠近,又为拍摄陡增难度。


影片的场景包含沼泽、山脉、悬崖等地势偏僻、交通不便的地带。拍摄雪暴袭击那场戏,到外景地开车需要10个小时,开拍前先将造雪机等一大堆设备运过去。有些取景地甚至没有交通工具可以抵达,只能徒步或攀爬,稍一疏忽就有生命危险。


在保护环境爱护动物的前提下拍摄狼与人的血腥“战争”




影片讲述的是人与自然的主题,作为剧组成员,当然要以身作则强调环保意识。首先体现在“以狼为本”:片中的狼比任何演员都大牌,是片场真正的明星。开机前,剧组和演员等候多时,驯兽师检查到一切就绪,吹个口哨,狼明星才三三两两登场。剧组成员每天要连续忙碌十几小时,而狼的工作时间十分严格,每隔一小时就得休息。


剧情中不乏追逐、捕猎、厮杀等激烈场面,如何保护动物,又保证拍摄效果的逼真,是剧组大费心思的重要环节。狼在猎马时一般先咬住马尾,让马失去重心摔在地上,剧组将一个假的马尾装在马背上,并把马放上小拖车,这样被狼攻击后不会跌落受伤;马被咬住时会扬蹄反击,为了不伤害狼,剧组又使用假马腿等道具“掩人耳目”。这些镜头都是一闪而过,观众不会觉察到破绽。


在狼群屠杀羊群的场面中,剧组先是将染满假血的道具羊扔进羊圈,吸引真狼前来撕咬,后将1:1比例的狼模型放在真羊中,拍摄羊群恐慌的场面。这两场分开拍摄的戏在后期进行合成,以假乱真制造群狼偷袭的场面。整部《狼图腾》的后期特效只占了影片的2%左右,全用在了诸如此类的刀口上。


此外,为了保护草原环境不受破坏,也是出于对当地牧民的尊重,剧组从不将车开入草原深处,而是在远离目的地几公里的地方下车,带着设备徒步前往,对于年过古稀的阿诺,这是个不小的体力考验。


漫长项目如何平衡商业 从未失控的《狼图腾》




一部电影投资大,制作周期长,中途变数多,导演又享有巨大的创作自由,无疑会令投资人不安,担心起市场收益。放眼全球,也只有王家卫、卡梅隆等少数导演可以如此任性。但对一流的艺术家来说,慢工出细活是保证作品质量必不可少的,而阿诺也是这样真正的艺术家之一。


阿诺并不是一个高产的导演,长达38年的导演生涯里,只有12部作品问世。并非因为他不勤奋,而是他每筹备一部电影,都要巨细无遗。拍《玫瑰之名》,他花了3年半涉猎欧洲神学发展史、基督教历史;拍《情人》,他在越南西贡旅居住了将近一年;拍《熊的故事》,他把18只小熊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养育大;拍《虎兄虎弟》,他花了近10年收集东南亚殖民地历史相关书籍。虽然每个项目都周期漫长,但他的作品每每呈现极致的视听体验和高度的艺术性,而且履历上的项目几乎都能盈利,因此总能说服投资人慷慨解囊。


打造《狼图腾》前后共花了五年,为了这部一生一次的电影,阿诺倾尽全力,精心打磨剧本每一个细节,考虑场景的选择,亲自挨个审阅故事板中的2500个画面,还要考虑季节、天气对影片的影响。拍摄时更是对艺术丝毫不妥协,不惜将半分钟的戏拍上5天。整整16个月的拍摄后,又花了一年进行后期制作,力求尽善尽美。


有一种看法是,鉴于中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阿诺执导这部电影可能是受到票房的诱惑。但他的回答是,来中国只想拍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票房绝非第一考虑指标,更不会刻意迎合观众。他所做的仅仅是阅读原著,走访相关的地区,倾听当地人的讲述,然后跟原著作者做长时间的交流,最后尽力将所有东西呈现在银幕上,拍出最好的电影。而他也不担心票房,“如果你在拍摄时走心,那么你拍出来的东西也一定能打动观众”。正是这份艺术家的傲骨,让他长久赢得全世界影迷的追捧。


终极挑战:如何传达原著精神 法国导演还草原以尊严




拍摄《狼图腾》既是技术上的难题,更是艺术上的难题,即如何传递原著的主旨,捕捉狼的群体智慧、高贵野性和英勇无畏,突出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价值观,再现中华民族自由、独立、顽强、勇敢、永不屈服的意志和尊严的精神。如此高远的思想境界追求,也是吓退许多电影人的创作荆棘。好在阿诺也是个改编小说的高手,《情人》和《玫瑰之名》,都是取材自伟大的文学作品,这两部电影既传承了原著精髓,又具有强烈的电影感,在原著和剧本改编中寻找到了平衡点。


阿诺向原著粉保证,“小说中85%的场景都会保留在改编电影中,特别是讲狼群的聪明和睿智的部分,这些原著中有标志性的内容,我都尽数保留。”同时他也强调,好的改编剧本总是和原著保持一定距离的,电影不是照抄原著,而是导演或编剧的再创作。电影《狼图腾》里有很多元素受到小说影响,也有一部分出自全新创作,与原著保持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小说中蕴涵的对自然的思考、博大的人文情怀,均发人深省,而在阿诺看来,《狼图腾》中的环保主题才是最吸引他的部分,也是最普世的价值与情怀,应当能在满足原著迷的挑剔之余,令全球观众得到共鸣。同时对于小说引起的争议,他的回应是该片绝非为了表现中国的“狼性”面貌。影片已经渡过制作期的坎坷,其所能体现的艺术价值标志着终极考验。阿诺和《狼图腾》是否能通过这一终极考验,只有等影片上映后,交给市场和口碑来检验了。(文/方聿南)




如果你喜欢电影,如果你喜欢分享,这是你不容错过的地方!

——抠电影微信号:komovie

——新浪微博:抠电影网

抠电影官方QQ群: 291100657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3折起购买影票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