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晚安,我只对你说

花边阅读2018-09-25 06:30:47


今天去看夏洛特烦恼,坐在前面的是一对老夫妻。这么一部全程都是笑点的电影老两口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看到一半她用头靠在他肩上,我看着挺美,好像比电影好看。最近国产喜剧片都喜欢玩情怀,老歌、美丽的初恋和对你不离不弃的老婆,将中国男人对爱情的意淫传递得轻快还要赚人眼泪。白头偕老哪有那么可怕,等到我们这群人都七老八十了,有一个人愿意牵着我的手去电影院,买一杯可乐插两根吸管,我像那位老太太一样依偎着他,是不是想想也挺幸福的。大可不必等到锦衣玉石了还得了HIV再来拥抱我。


放大假的时候总是喜欢故意失眠,抱着手机睡觉,然后时不时想想你。


前两天刚看完一本书,叫《解忧杂货店》,买这本书的时候是奔着解忧去的,就像听陈粒的奇妙能力歌,也是奔着奇妙能力去的。可是,我读完书的最后一章我也没有能够解忧,听了无数遍奇妙能力歌,我也没有拥有奇妙能力。作者总说要我们自己去体会,解忧者唯有自己。于是我开始试图给自己写信,然后投入我的“牛奶信箱”(书中可以穿越时空的解忧信箱),刚落笔我却不知该写哪段。谈恋爱的时候我很羡慕那些诗人,可以妙笔生钻石似的将恋爱产生的多巴胺比例成蠢蠢欲动的小蝴蝶。


我就只会一遍一遍给你发:你说我怎么那么喜欢你啊。


很多时候我们提的问题是并不需要有人来回答的,就连你也未必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吧。


仔细想想人生的第一本爱情启蒙书籍应该是哆啦A梦了吧,大雄这个怂货在静香面前都要逞英雄装汉子,连偷看静香洗澡都充满浓浓爱意。静香才不是绿茶婊,故事里,她是大雄最喜欢的女人。小的时候很容易被吸收到的信息影响三观,大雄这种喜欢人的方式影响了我二十年。青春期看郭敬明,咬文嚼字的悲伤逆流成河,十七岁的我多怕自己会死在爱情里,不是被烧死就是被煤气毒死。再到后来读到张爱玲,发现那种爱到尘埃里的女人,下场都不太好。


每一个作家都乐于把爱情挥洒得淋漓尽致,爱似乎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雄心壮志。


可是当我二十岁刚刚遇到了爱的时候,发现张小娴的爱情理论都略显拙劣了。我不使用技巧,也没有装备,就这样不慌不忙地和你开始了这场角逐。女人开始索要爱的时候通常要比索要物质的时候要容易解决,你送的一盒德芙爱心巧克力,我都吃了好久。还记得你说过最恶心的情话是:我觉得你最好看。收到最浪漫的礼物是你突然从外地跑回南京出现在我面前说,宝贝别生气了。


你看记忆多可怕,很多感情逝去了,我们记得的往往是那些美好的画面,一低头发现,那些逼着我们放出狠话的狗屁破人破事都应该狗带(go die,花边注)。


昨天中午埋头剥着毛栗子,无意间一憋发现林青霞和朱茵出现在芒果台上,我拖着小板凳一直看到节目结束。很感动,这两个时代女神现在都看起来都活得如此开阔,一颦一笑还是个不折不扣美人。这么精致的美人,在年轻时她们都没有逃过折磨死人的心碎,这么动人的朱茵遇到周星驰曾经都会说出:“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个男人”这种万念俱灰的话。岁月证明美人的风情还需等对的人来解,在黄贯中怀里打鼓的朱茵再也不是那个拿着剑逼至尊宝说爱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折腾自己一把,拼上了老命去爱,即使跌个鼻青脸肿等你老了,也没有会记得你是个傻逼,收获的是只不过下一段爱再来的时候我要抓得更紧一点的可爱觉悟。


一段感情走了,给我们留下些许星光,多像下一段遇见他的指明灯。


真想能遇到那么一个人,对他唱: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与你永远亦连在一起。


白话来说就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晚安,也只对你说。


文 | 小荔枝

编辑 | 花边

题图 | Antranias

花边阅读

<huabianyuedu>

文艺连萌·花边阅读原创,转载须联系后台


投稿&商务合作 huabianyuedu@qq.com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