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董卿的《朗读者》走红之后——为什么学外语需要朗读丨语言学午餐

语言学午餐Ling-Lunch2018-09-13 22:20:06

《朗读者》的走红


最近,董卿担任制作人的《朗读者》节目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在节目中,董卿邀请到各路名人,让他们从成长、情感和体验等方面解读自己喜欢的名家作品,再辅以片段或全文朗读。


濮存昕朗读老舍的《宗月大师》


比如最近一期,嘉宾是著名翻译家许渊冲老先生,当他谈起大学期间为追女同学翻译的一首情诗时,徐徐念出诗句,情难自已,兀自落下泪来,旁人观众也潸然泪下(下面视频的4:14-7:16)




豆瓣网友Miss Pear如此评价——


比起见字如面的信 朗读者则重在人也更深入 看许渊冲老先生那段看的热泪盈眶 先生的心里宛若住着一个少年 那般灿烂 生命不在长短 而是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值得记住的一天 可以感受到每一个朗读者都是那么的热爱生活 读的字也鲜活感染人心 从诗词大会到朗读者 越来越被董卿的魅力吸引了        


鲜活,是极为准确的评价。朗读具有娱乐性质,观众通过欣赏朗读者的声音、外貌、语气、停顿和感情,可以切身感受到其阅读之时的体验,印在纸上的文字也变得鲜活起来。



从朗读到默读


我们如今在地铁上手捧Kindle或专注于手机阅读,是一种默读,每个人沉浸于与文字的直接交流,这种交流高效、自由,却也孤独。



要知道,默读作为一种主要的读书方式,历史并不太长。在中世纪的欧洲,阅读主要以朗读的形式出现,比如在大厅或者花园朗诵传奇故事,或者在教堂诵读《圣经》。基督徒对《圣经》的理解和消化不仅需要用眼,还要以朗读的方式来达到充分的理解。



中国古代亦有朗读的传统。


为什么彼时的人们喜欢朗读?原因有三。


一是书籍造价昂贵,拥有书本的人以朗读的方式与他人分享知识,具有口述社会的特点;


二是识字率低,普通人难以自行阅读书籍;


三是古代书籍没有现代的标点系统,读书之人需要“明句读”、“明其义”,阅读时为求顺畅的语气和正确的断句,不得不大声念出来,解析文本隐含的特征,让意义“随声而生”。


鲁迅在《呐喊》的“白光”一文就提到:


他刚到自己的房门口,七个学童便一齐放开喉咙,吱的念起书来。


图片来源:网易新闻


不仅是古代,我们在中小学时也经历过语文老师请全班同学朗读的情景,抑或老师点名请某位同学朗读课文片段,让全班欣赏。这种教学方式的目的,是让学生建立起书面文字和语音的对应关系,有助于提高阅读的流利性,养成以意群为单位的阅读习惯。


1995年,美国教育部的一项研究调查了1000多名美国4年级学生的朗读情况,对他们的朗读成绩和阅读理解成绩做了相关性研究,结果发现,朗读相对流利准确的学生,阅读理解成绩也更高,二者非常相关。


除此之外,朗读还能尽早发现有阅读障碍的学生。



朗读与外语学习


那么,朗读对外语学习有没有帮助?


首先,朗读与默读最大的不同是,朗读者必须将句法角色分配到句中的词语上,体现不同的韵律特征,与朗读有关的韵律特征主要如下:


1. 音高改变

2. 重音或者响度

3. 持续时间和停顿(句中停顿、句子之间的停顿)


良好的朗读表现,说明朗读者已经根据主要的句法-语义元素对文本进行了分割,不过研究者发现,如果一个学生已经有了很好的解码技巧(也就是理解文本含义的技巧),其阅读韵律也会随之提高;与此同时,这种韵律能够增进阅读理解的效果。所以有人提出,以朗读时不同的语气语调为代表的阅读韵律,在阅读技巧中扮演着中介者(mediator)的角色。


Schwanenflugel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模型——


阅读韵律作为局部中介者模型

Reading prosody as partial mediator model

(本图在编译过程中有部分简化)


从上图可以看出,一个人朗读时的韵律可以反映出其解码速度,而不能直接反映其阅读理解的能力,但是解码速度又能反映阅读能力。


其次,多位外语教学专家都提出,朗读可以有效提高外语能力。比如王宗炎指出,朗读时我们学到的不只是个别语言点,而是整个英语体系;朗读非但能加强记忆,还可用以激发和提高思维能力。此外,朗读还训练了听觉,可扩大默读时的视距,提高阅读效率。


晨读园里的朗读者


还有,朗读的重要性在学习不同外语时,有一些差别。


有语言学家提出,语言可分为透明语言和不透明语言(transparent orthography),汉语是不透明语言,因为汉字的字形和发音之间的对应关系很复杂,西班牙语和韩语则属于透明语言,它们的字和音一一对应。


英语则介于西班牙语和汉语之间(比如 i 在 it 和 like 里发音不同),通过朗读练习,学习者会提高词汇识别能力,英语阅读的速度也会越快,是以朗读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外语学习方法。


积极提倡通过朗读提高英语水平的中国人里面,谁最有名?


那就是李阳。



李阳传销式的演讲和家暴黑背景长期被人诟病,然而只要在谷歌一搜“李阳疯狂英语”,出来的图片经常是这样的——



这样的



甚至这样的


(何必把英语学习搞得那么苦情??)


犹记得大学时,晨读园、食堂、操场一类的地方经常会有同学撕扯着嗓子大声朗读英语,不用猜也知道,这些人是疯狂英语社团的成员。有一次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一个同学双目有神地向我走来,带着革命式的神色期盼地说:“同学,Do you know crazy English?”


“Yes, but no.”我走开了。


之后在大学教英语,我偶尔会让学生朗读课文,不少学生相当扭捏、紧张,有学生还在课后问卷里说:我最怕朗读课文。


问题出在哪?


假设《朗读者》的嘉宾所读的不是名家名篇,而是枯燥的领导讲稿,你还会有兴趣听么?


后来我发现,有几种英语文本学生最喜欢朗读:小说及电影对白、诗歌和散文。这几类文本会快速把学生带入到某种情感与情境之中,他们也能更自然舒适地朗读出来。锦上添花的方法是——先解释文本背后的深意、解读巧妙的语句,再让学生朗读。


如果你也是一名外语教师,不妨在新学期的课堂上,试着让学生朗读优美的文本,他们会喜欢的。



温馨提示:语言学午餐与“疯狂英语”无合作关系



参考文献


Chafe, W. (1988). Punctuation and the prosody of written language. Written communication, 5(4), 395-426.


Fuchs, L. S., Fuchs, D., Hosp, M. K., & Jenkins, J. R. (2001). Oral reading fluency as an indicator of reading competence: A theoretical, empirical, and historical analysis. Scientific studies of reading, 5(3), 239-256.


Kim, Y. S., Park, C. H., & Wagner, R. K. (2014). Is oral/text reading fluency a “bridge” to reading comprehension?. Reading and writing, 27(1), 79-99.


Pinnell, G. S., Pikulski, J. J., Wixson, K. K., Campbell, J. R., Gough, P. B., & Beatty, A. S. (1995). Listening to children read aloud: Data from NAEP’s Integrated Reading Performance Record (IRPR) at grade 4 (NCES 95-726).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fice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Improvement.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Schwanenflugel, P. J., Hamilton, A. M., Kuhn, M. R., Wisenbaker, J. M., & Stahl, S. A. (2004). Becoming a fluent reader: reading skill and prosodic features in the oral reading of young reader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96(1), 119.


高霞、朱正才 & 杨惠中(2006》,朗读在外语教学和测试中的作用,《外语界》(2):64-71。


栗月静(2012), 阅读革命: 从朗读到默读《看历史》6:83-86。


王宗炎(2002),朗读与英语学习,《外语与外语教学》8:51-52。、


周雪莲、程亚华、李宜逊、韩春翔 & 李虹(2016), 朗读流畅性在儿童阅读发展中的预测作用《心理发展与教育》32(4):471-477。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