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针对海洋牧场风险,国内一线专家首次集体发声

壹网渔2018-09-13 22:17:49

3月4日,青岛。在距离獐子岛事件发生32天之际,国内主要权威海洋牧场专家济济一堂,召开了一次有关海洋牧场风险和应对的专门会议,来自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山东海洋生物研究院、大连海洋大学及大连市水产研究所八家科研院所的一线专家及行业代表出席会议,这次会议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组织,崔和会长主持会议。

会议背景:自2018年1月3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发现部分海域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至今,关于海洋牧场的风险问题已经引起各界广泛关注,尤其是央视等多家媒体报道“獐子岛扇贝事件”后,各种质疑、猜测,甚至调侃、谩骂不绝于耳。在国家大力鼓励和推进海洋牧场建设的情况下,事件的发生及各种版本的质疑,已经影响了金融机构、投资者、海洋牧场从业者甚至管理者对海洋牧场建设投入的信心。在此期间,国内海洋牧场专家鲜有公开发表观点。因此,本次会议可以说是国内海洋牧场一线专家就“獐子岛扇贝事件”对海洋牧场影响及应对的首次集体发声,因此引起广泛关注。

专家观点:

一、2017年黄海北部滤食性贝类大规模消瘦并死亡的主要原因:

一是该海域气温偏高,降雨量减少,导致海域内营养盐补充不足,致使硅藻为代表的虾夷扇贝主要饵料生物数量显著减少;

二是高温期提前且持续时间长,影响贝类摄食与生长;

三是现有的滤食性贝类养殖浮筏局部过密,养殖规模增速过快,超过养殖容量,使得本就因饵料缺乏的贝类大规模死亡,从受灾程度来看,筏式养殖的贝类损失更为惨重。

上述分析与獐子岛集团公告及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基本一致。

二、产生上述情况的深层次问题有六个方面:

一是海洋牧场建设目前理念走在技术之前,为达到产出与生态平衡需要大量的技术支撑,但目前海洋牧场建设仍处于摸索与完善阶段;

二是海洋牧场是开放海域空间,受气候、环境、人为等多种因素影响且复杂多变;

三是海洋牧场容量是动态变化的,其中任一因素发生改变,容量随之变化,需要持续跟踪测评;

四是獐子岛及周边海域海洋牧场的滤食性贝类增养殖量逐年扩大,严重依赖天然海域的饵料,造成海区饵料组成、数量等失衡,且长期养殖造成底播区域有机碎屑等也在减少,饵料不足是造成海洋牧场受灾的主要原因;

五是海洋牧场受灾主要是环境问题造成的,人为导致的局部养殖密度过大等问题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六是由于扇贝种苗生产质量监管体系建设滞后,苗种质量下降也容易导致病害与死亡大面积发生。

三、海洋牧场风险应对策略和建议:

一是通过监测海洋生态环境指标及分析其与生物之间的影响关系等,逐步建立起科学有效的风险预警模型;

二是生态容量是海洋牧场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科学管理是重要保障,加强对海洋底层水温、溶解氧、初级生产力、营养盐、颗粒有机物(POM)等指标的监测,科学建模进行生态容量动态评估;

三是海洋牧场中单一的贝类增养殖受天然饵料等自然因素制约,其潜在风险是存在的,今后要加强人工干预技术的研究,加强土著品种的开发力度,因地制宜构建海洋牧场生物多样性;

四是进一步加强海洋牧场系统建设技术与管理方法的研究应用,完善技术标准和法律法规,提高其抵抗风险的能力,确保海洋牧场健康稳定的发展;

五是一旦海洋牧场灾情发生,政府、科研及企业各方应协同配合,共同应对,及时发布全面客观的信息,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正确引导舆论;

六是政府要发挥准入和管理作用,广泛征求相关专家、企业建议,制定海域使用规划,基于生态系统需求,通过生态工程建设,恢复修复优化生态环境,养护增殖渔业资源,实现对生态、生物和生产的和谐管理;

七是尽快引入政策性保险机制,确保海洋牧场建设的顺利推进,实现蓝色粮仓的美好愿景。

壹网渔观点:(如有不当之处,欢迎专家拍砖!)

1、海洋牧场建设更准确地说法应该是“海洋牧场生态圈建设”,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是一个高风险、高技术含量、高投入、不一定高产出的高门槛行业,涉及到的规划设计、现代种业、高端装备、精细管理、安全防护、监测分析、环境控制、生态修复、人工干预、行为驯化、资本运作、灾害保险等等领域,无一不是海洋相关产业的高端领域,单一企业想全方位掌握上述众多领域的核心技术,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提醒已经和正在进入海洋牧场生态圈建设领域的投资者和从业者:“牧场高风险,投资需谨慎”,毕竟海是国家的,钱是自己的。

2、希望类似的会议多召开一些,早召开一些,组织者可以是协会,也可以是政府,更可以是企业,参与的企业更多一些,报道的媒体更广泛、更权威一些,让风险提示更早、更及时、更广泛,让防范措施更提前、更具体、更有操作性。

3、建议国家对海洋牧场建设的投入领域和方式更加多样化。根据国家海洋牧场规划,到2025年将建成国家级海洋牧场178个,国家补贴资金40多亿元,上述资金全部补贴到企业。能否考虑拿出一部分资金研究和化解海洋牧场风险,如成立海洋牧场风险和防范研究基金、海洋牧场互保基金、海洋牧场生态圈建设重大技术攻关项目奖励基金,一方面引导和鼓励科研机构和专家在海洋牧场技术创新和风险预警、防范方面深入研究、联合攻关;另一方面为众多海洋牧场企业建立互助保险的机制,一家有难,保险保障。


4、建议在主要海洋牧场建设区域建立公益性海洋牧场监测管理平台。在渤海、黄海北部、黄海南部、东海、东南海、南海这些海洋牧场建设比较集中的海域,由国家和地方共同出资,建立若干经济、实用、有效的公益性海洋牧场监测和管理平台,由科研院所和专业企业共同维护、收集、分析数据,定期发布监测数据和风险提示,不仅为附近海洋牧场提供服务,也为广大渔民、养殖户提供服务,为长期维护上述平台,可按养殖面积适当收取一定服务费。

海洋牧场虽有巨大风险,大海的辽阔和深邃也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质海鲜的需求,一直是我们投身海洋牧场的动力和源泉。愿所有海洋牧场的投资者、从业者、管理者、研究者、消费者都能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共同行动起来,搬走那些困扰海洋牧场生态圈发展的一座座高山,让海洋真如牧场一样,保持生态的、持续的、健康的循环,为我们奉献更多优质的、绿色的、美味的海洋食品和优质蛋白,让海洋更加蔚蓝,让生活更加鲜美!

部分信息来自中国水产流通加工协会,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