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桂溪夜谭>第九章 上天并非总开眼 低调蒲金陷囹圄(大纲)

孟湘之魂2018-09-13 22:14:26

放歌逐波任日长,

树荫里乘凉。

笑谈声家国事,

破红尘心自

,纷纷世事中,不觉开卷《溪夜也。

话说某年某天,楚天省里又出了个新闻,原副省长、政协常务副主席牛良乔被双规。这在反腐大气候下,出这样的新闻并不奇怪,而且,相对于滨海市,楚天省堪称北方,虽是蒲金故省,但是她是那么的遥远,怎么能与蒲金扯上关系?当新闻播出这则消息时,素来低调平静的蒲金,开动他聪明的脑筋仔细搜索了半天,都似乎没搜索到半毛钱关系的记忆,便没怎么放在心上,自然,任何人也不会想到:蒲金这样一个低调的滨海市副市级干部,怎么就会与遥远的楚天省副省级高官扯上一丝半缕的关系。

但人有旦夕福祸,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候,八竿子也打不到的一处的人,就会扯上一丁点关系,这一点关系在常人就没有关系,而在官场之人,一点与被双规的副省级高官的关系,可就是燎原整个草原的火星!----拜蒲丝新所赐,这个并未享受蒲丝新鱼肉的蒲金,却因蒲丝新沾满鱼腥的双手,硬生生沾了星点鱼腥在衣上,便顿时化作烧灭自身的烈焰。就在牛良乔出事后不到两月,蒲金十分意外地被双规!

蒲金是从农村到军营,在军营上的中专,后又自学了大专,转业后直至硕士研究生,是个好学的技术军官,转业到滨海市后从政,一直升至副市级干部,可以说,他曾是一个勤奋的人,他曾是一个好学的人,他曾是一个上进的人,他曾是个好儿子,他曾是个好兄长,曾是一个为人谦和低调的好同事,也曾经似乎是一个肯做事的好干部,但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这个曾经的勤奋的人,好学的人,上进的人,好儿子,好兄长,好同事,好干部,却肖着一个武则天般钢铁意志又欲壑难填的妹妹蒲丝新。

这个蒲丝新就是孟湘先生《桂花树》第六章其二“资本天生是中性,人性之恶最可怕”中有着一个可恶的叫邵乔的女儿的蒲丝新,当然,在蒲丝新秉人性之恶,以非常手段独占蒲家企业后,蒲金愤而断绝了与蒲丝新的任何官方的、经济的联系,有着的仅是表面上的无法拒绝兄妹的客套,但在此事发生之前,蒲金虽偶尔厌恶蒲丝新对金钱的无限贪欲,但基本上还是习惯蒲丝新的钢铁意志的,甚至还会因被蒲丝新的虚伙所迷惑、有时为妹妹的坚持而欣慰。

当年蒲金家是半边户,仅他父亲在当地镇里供销社工作,母亲仅是一个家属,蒲家兄妹多人,都凭蒲父一人工资过活,在艰困的时候,蒲父也曾象农村男人一样,不准女孩读书,而仅让男孩子读书,但弟弟妹妹听话可以不读,但蒲丝新哭着闹着跳楼都要读,那时,做为长兄的蒲金对蒲丝新是疼爱的,他求着蒲父借钱也让蒲丝新读,后来蒲金参军到了部队,省吃俭用,第一封家书就是一定会供蒲丝新读书......

蒲金转业到滨海市国土规划部门工作时,充分利用资源,将弟妹们全部弄到了滨海,后来又有了家族的企业,蒲丝新为金钱可以不要家庭不要健康的贪欲之心显露之时,蒲金以长兄如父般的身份进行了规劝甚至训斥,但就象苍蝇追逐腐肉,一个品性卑劣的人,一旦结合上资本的权力,岂是人为可以阻拦......

世风不法的岁月里,工程财务出身本性谨慎低调的蒲金出于兄妹之情,偶尔关键之时,总会以“最后一次”为心理托词会帮忙蒲丝新一把......

蒲丝新看准家乡时珍市药材市场号称32亿圈地5000亩的大项目,苦于无法突破当地官场之时,蒲金受蒲丝新求托不过,出面拜见当时的时珍市市委书记牛良乔,依当时之例,自然也是送了钱......虽然钱是由蒲丝新出,利是蒲丝新(详见《桂花树》第六章其二),但牛良乔却是因是看在蒲金面子才收那些钱,官场人岂将商人看在眼里,日后蒲丝新N次为事业的请托送礼,当然是全记在蒲金名下,后来蒲丝新的项目不仅获得牛良乔的支持,还因为牛良乔引荐,获得了从滨海市书记调任楚天省任省长的梁省长的站台,并引蒲丝新与梁省长搭上关系......

牛良乔被双规后,其交待出的行贿者中竟有滨海市的蒲金......

这个从1983年12月就到沿海都会滨海市滚爬的蒲金也并没有经得起严格的翻天覆地的审查,他在帮他兄弟蒲进获得滨海市东海区的一宗土地时,存在非法操作的行为被查取,蒲金身陷囹圄......

蒲丝新虽在时珍市药材市场,以区区数千万的资本投入大大地空手套白狼一把,但楚天省时珍市是远离沿海的欠发达内地,数十亿项目招投标、土地转让等手续反而是齐全的,所欠的国家地方费用,蒲丝新早已套出了资本的N倍,只是须忍痛流些血在金山上敲下一角而已,待欠费补齐之后,她就安然的回到国内,并未失出什么,可怜蒲金不仅失去自由,面临被判刑,以至数十年经营之政治生命,一旦就毁灭了......

书生英君,家仅四壁,但出身中央财大,为金融财税高手,蒲金等人共知,因桑梓之谊,应蒲金之请,偶尔为蒲丝新等排忧,但他仅品茶饮酒,连个车马费都未得过,竟被纪委请去谈话,虽说明即出,但心中憋屈,出门即想起孟湘先生曾经的警告,又闻说孟湘开桂庐,便千里寻访,为其言说:首恶如蒲丝新,为何不得现世报,小恶蒲金却不得善终,还连累我之样的人被公人问讯?孟湘高卧,闻言即起,拨动琴弦......

桂庐君:噫吁嚱,危乎哉,我处之世,佛灭度后2500年,僧不行僧,何况人生?人世之间,必有因果,一人索取,万人受灾,何况蒲金为蒲丝新大哥,一切之果,全为蒲金之因,你我谁人挣脱?就当前生欠蒲丝新罢。

世间又有言,上天欲之灭亡,必先让其疯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风即覆巢,卵之何存。昔日汉高吕后,招致诸吕灭族,则天武氏女皇,导致武氏灭亡,不是历史实例?这叫身后余忘缩手,想回头时怎有路----

新谱雪芹词,且为诸君唱:金满箱,银满箱......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