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讲讲我这几位老哥:他们都和越军拼过命!

叫我金主编2018-08-09 19:30:07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说几个我认识的老兵,他们都和越南人拼过命。

 

老王

老王是我在新华社《世界军事》时的作者。和我相熟时,他在总装备部的一个单位工作,还没退休。老王不到1.7米,非常瘦,特别客气。我记得那时每到周五下午,老王都会给我打电话,约我去他家坐坐。他知道我周末回父母家时,路过他家。

我知道老王约我是想多上点稿子,加上我这人不喜欢交际,所以一次也没去过。后来,老王来杂志社,我请他吃了顿饭。席间,他给我讲了他的亲身经历。

老王是个炮兵,参军时在新疆军区。两山轮战的时候,他也随部队上了前线。老王击毙过一名越军。过程并不刺激,他发现一名越军枪手,越军枪手没有发现他。他用八一式自动步枪瞄准,击发,越军枪手应声扑地。就这样。

老王描述越军:他们非常老练,实战经验很丰富。对面阵地有个越军,非常矮,穿个大裤衩,是个迫击炮高手。他都采取简便操炮,俩腿夹着炮管,举着大拇指向我方阵地瞄一瞄,然后开炮,打得很准。

老王的精彩在战后。他调回新疆军区司令部。一次,部队得到情报,某恐怖组织成立了伪政权,正在某村开会,“总统”、“总理”、“内阁大臣”都在!司令部立即派部队前往包围,装甲车撞塌了土墙,以车载机枪向其所在土屋猛烈开火。老王有实战经验,拿一火箭筒抵近,一炮将土屋摧毁。

如果老王不说,你绝对看不出这么一位又黑又瘦爱笑又有点啰嗦的老人,有过这种战斗经历。我对老王非常敬佩。

 

老孟

老孟是我认识的对越老兵当中,立功最高的,战斗最惨烈的,也是最英雄的。老孟是参加两山轮战的侦察兵。要知道,两山轮战期间,参战的侦察兵与步兵、炮兵相比,危险程度要高得多。

当时,每个军的侦察分队都拉到对越前线轮战。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参战结束前,渗透至越南境内,抓捕越军俘虏。

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很不理解:太形式化了!抓个越军士兵能有什么情报价值?老孟的战友、总参兵种部的吴苏琳大校(《凤凰军机处》总第3期嘉宾)跟我说:这种行动太有价值了!你想想,对越南人来说,他们的人不知道谁在什么时候人就没了!被中国侦察兵抓走了,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这对越南官兵来说是一种多么强烈的恐怖!

大概是2012年左右,我和吴苏琳与老孟等几个参战的战友吃过一顿饭。老孟这时候已经四十大几岁了,大个子,魁梧结实,浑身硬得像一块铁板,倒在沙发上时我们两个小伙子架不住他。脾气大,能喝酒。关于老孟,我写过一篇《震撼》,被《世界军事》和《读者》刊发,大家感兴趣可以点击解放军捕俘手钢刀穿胸奔袭三十里,金主编采访有干货

 

老蔡

老蔡是这些老兵里,唯一还留在部队、并且是特种部队的一位。

老蔡非常幽默,东北人,爱说,喜欢美女,1.7米的个头,现在有点小胖。但是就是他,当年大连陆军学院在1700多名应届毕业学员里选拔90个精英到前线锻炼,18个人里选1个,就有老蔡。

老蔡给我讲述最难忘的,是临战训练。你们都跑过1500米吧?根据《国家体育锻炼标准》 测验成绩大学男生评分表,你跑5分09秒就是满分,但是当时临战训练的老蔡的战友们,全副武装5公里越野,全部能跑进17分半。那时学员们每天一睁眼,就是一个5公里负重越野。如果19分钟没跑到,那你就不用跑了——因为那意味着如果在热带山岳丛林的战场上,你已经报销了。

老蔡在八里河东山的1号境界阵地当排长。他说,他最喜欢79式冲锋枪,因为那个枪射速快,遭遇战时能一下子压制住越军。你细琢磨,老蔡的这个偏爱,透着那么危险。作为排长,老蔡对阵地上各种步兵火器的部署安排得很得当,他印象比较深的是定向地雷,阵地防御时杀伤敌群很有效果。

老蔡说,阵地防御时多是夜战,很少用枪,因为枪口焰火会暴露目标,主要靠手榴弹和定向地雷。那种两军阵地相距几十米对峙,很考验人的神经。我问他,动物踩响地雷和越军特工踩响地雷有什么区别?老蔡说,野猪、小猴有时会踩响地雷,那动静是一串。如果你听见一声雷响,然后异常安静,那就是越军特工上来了。

老蔡跟我说,“我的一位同学,就留在八里河东山了。如果你采访时经过,一定替我去看看那位同学,给他洒些酒。他叫王伟,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第574号墓碑。”


打赏,其实是保护原创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