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冥川鬼雾-黄皮子的故事,民间都叫黄大仙(30-31)

长白萨满2018-07-11 07:42:48







     冥川鬼雾-黄皮子的故事,民间都叫黄大仙(30)   



        

            叫大家留神听,问我家来家也有,问我名来,我也不是无名少姓的兵。高山点灯名头亮,海里栽花有根行。城前有我莲花洞,山后有我北阴垄。聚仙亭里练道行,一不充名,二不改更,祖业千城,我是白堂的门生,英名国号,白家莲花显神通~”赵云竟然口吐女声也唱了起来。    







冥川鬼雾

    怀着疑惑的心情,他接着在林中转了一会儿,此时的雾气已经全部散去了,温暖的阳光穿透层叠的树林照耀在金靖川的脸上。

    深吸一口气,金靖川踏上了回去的路,这难道都是幻觉吗?但未免也太真实了吧?金靖川一路上这样想着。

    开车到了村口,看到村中有一个老乡向他招手,原来是赵叔。

    金靖川停了下来,问到:“赵叔,什么事?”“金靖川啊,你刚才是在树林里了对吧,有没有遇到一场大雾?”

    金靖川听后就把刚刚在林中的奇遇对赵叔讲了一遍,包括遇到自己的母亲!

    “原来,你真的遇到了,那场雾,它不是寻常的雾,它是从冥界飘出的雾啊!”赵叔有些害怕地说道。

    金靖川难以置信地说:“赵叔,连您也开始哄我了,我可是不信鬼神这一套的!”

    赵叔见金靖川不信,叹息一声说:“金靖川啊,你先听我慢慢讲来。”

    三十年前,有一群民兵,在林中遭遇了大雾,当村里的人找到时,已经全部殒命了。

    第二天,村里派出搜寻队,决定再探究竟,金靖川的父母金就在这队中,当他们遇到这场雾时,分明就像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大清国领地,据说他的母亲还被当做皇太后要护送回当时的北平,而金文熙则不允许这群清兵这样做,就在据理力争时,金文熙突然发狂,拿起手中的猎枪将清兵全都杀了。

    等雾全散去后才发现,原来他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一起来的搜寻队!

    这在当时引起了轰动,金文熙就被当成造反分子抓了起来严刑拷打,当时的乡亲们可怜金靖川年幼,不忍将这真相告诉他,就瞒了这么多年。

    金靖川听到这些事情,内心十分的震惊。

    回到家中,金靖川转弯抹角询问父亲,是否还记得三十年前的事情。

    父亲闻言,镇定自若地说:“不错,是我干的。”

    “爸,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金靖川不解地问道。

    金靖川的父亲淡淡地说:“老赵给你讲过了吧,雾中的错觉而已,灾祸已经酿成了,我就算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

    金靖川听到父亲的陈述,似乎对这事并不放在心上。

    那可是,可是十几条人命啊!在金靖川的印象中,父亲一直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面对这样的惨案,父亲居然无动于衷?

    “金靖川,有些话我之前给你说过了吧,家中流传的诅咒,是不可避免的!”金文熙盯着金靖川说道。

    金靖川吼着说:“不,我不信!可是我妈后来怎么样了!”

    “清醒后的我,发现将眼前的人全杀了,就不知所措,这时,你妈妈劝我回去自首吧,我坚决不同意,我知道,回去之后就是死路一条。就在你妈妈抢夺我的猎枪时,枪支走火了,你妈妈她……”说到这里,金文熙原本淡然的脸上终于留下淡淡的泪痕。

    金靖川全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父亲干的,只是,为什么父亲会隐藏得这么深。正当他震惊之时,又听到了一阵笛声,双眼发涩,浑身无力,就倒了下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你们了。”金靖川回忆道。

    “这小子的父亲估计已经死了!”谢老鬼拖着下巴说道。

    赵云急忙在心里说:“你可别瞎说啊,整不好让人家听到就得挨顿揍!”

    “我不是瞎说,按他的描述,那片雾应该就是冥川鬼雾!若是没有灵体保护的话,他哪能活到今天?”谢老鬼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说道。

    赵云皱眉问谢老鬼:“冥川鬼雾?那是什么东东?”

    “这冥川鬼雾乃是冥河散发出来的,里面都是冤怨煞气,生人进入片刻必死!就算不死也得魂魄被鬼雾所拘,十分的霸道!”谢老鬼解释道。

    “那你真厉害!这么霸道的冥川鬼雾你都能把魂魄给拘回来!佩服!”赵云佩服的说道。

    谢老鬼却没有一丝得意的意思:“所以我才认为他父亲已经死了,如果没有灵体帮忙,就凭我的道行生生将魂魄从鬼雾中拘回来是办不到的!”

    就在这时,金靖川家的电话响了。

    “喂?赵叔啊!您老有啥事吗?”金靖川说道。

    电话那头说:“金靖川啊,听说你病了,好点了吗?”

    “好多了,赵叔,我爸呢?”金靖川询问道。

    “你爸?他一周前都已经过世了!”电话那头回答道。

    金靖川震惊地问:“什么,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这是你父亲的遗嘱,他交代了,坚决不能告诉你他离去的消息,只是嘱咐我们把你叫回来,随后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赵叔叹息一声说道。

    金靖川听后全身发凉,如果父亲一周前过世,那么,这几天跟他谈话的又是谁呢?金靖川越想越感觉害怕!

    “哦,对了,你爸爸还给你留了一封信,我前几天已经给你寄过去了,应该受到了吧?”赵叔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金靖川赶忙叫媳妇将信取来,打开一看,是父亲的笔迹:

    金靖川吾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为父已离你而去,这些天跟你交流的,正是为父的魂魄,冥雾果然名不虚传,能将魂魄寄予人世。为父自知罪孽深重,想告诉你一些真相,家族流传的诅咒,其实是一种人格分裂症,能让人瞬间变得六亲不认,一般中年时发病率最高。当年我做下恶事后,是你赵叔及时发现,并帮我编造了一系列的谎言,并保护了你,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至于你母亲,她在雾中确确实实消失了,而并非是枪支走火,我想,这跟当时的冥雾有关吧。叫你回来,实际上我是想利用冥雾带走潜伏在你身上的恶灵,而我也算到,你命不该绝,应该会遇到贵人相救!孩子,不要再查下去了,好好活下去吧,我们金家今后不会再出现这些病了!

    将书信看完,金靖川早已泪流满面,赵云和张琳也不禁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看看,我猜的准吧,而且他父亲肯定还是有些道行的,否则金靖川的魂魄留在鬼雾之中是拘不出来的!”谢老鬼跟赵云显摆道。

    就在这时,金靖川和他媳妇给赵云磕头,赵云急忙将二人搀扶起身,见时候不早,便准备回家,到了第三天,这金靖川还和媳妇前来给上的香,最主要的还送了十万的感谢金!

    赵云和张琳又过来几天安静的日子,没事的时候还会去攻略教育溜达溜达,和张剑锋以及其他的老师小聚一下,而在接触的过程中,赵云发现,文综老师金垠秀十分的不一般,不但说话牙尖嘴利,而且还掷地有声!气势十足!

    在张琳那打听才知道,这金垠秀是接替张琳的工作的,也就是说是来收拾鬼的!赵云偷偷的看过金垠秀给鬼魂上刑,是见识过了,那狠劲绝对在张琳之上,跟金垠秀相比,张琳根本就是大家闺秀,而金垠秀才是真正的女魔头!

    就在赵云和张琳往回走的路上,几天没见的吴伟勇打来电话。

    “吴哥,啥事啊?”赵云知道这吴伟勇不会平白无故地联系,便直接问道。

    “起止是有事!是有大事啊!”吴伟勇焦急地说道。


银针接生

    “大事?什么大事?”赵云皱眉问道。

    吴伟勇焦急地说:“前段时间有个老客户找我,让我帮忙算算他儿媳妇能不能顺利生产,如果能顺利生产就不去医院做剖腹产了,说顺利生产的孩子最健康。”

    “然后呢?快点说啊!”赵云一听就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哪里还敢怠慢,急忙问道。

    吴伟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就占了一卦,卦象显示可以顺利生产,我便如实相告,可是现在打电话说,羊水都破了很长时间,就是生不下来!”

    “那你让你家老仙看看咋回事啊?你给我打电话有啥用?”赵云又急又气地说道。

    “哎呀,我现在在香港参加一个法会,没在东北啊!我给你地址,你快点去看看咋回事!”吴伟勇焦急地说道,赵云就不理解了,这他妈孕妇难产不让孕妇去医院,找自己干啥?

    赵云气急败坏地说:“让人家他妈去医院啊?找我有屁用?”

    “哎妈!老弟啊,要是这样我就砸招牌了,以后还咋混啊?就拜托你赶紧过去,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吴伟勇乞求道。

    赵云没有办法,时间紧急,也不再跟吴伟勇争辩,要了地址后,先派黄家人马开路,赵云带着张琳和堂上多位白家仙家启程前往事发地。

    一路无话,赵云到的时候,看到那家人的情况差点没气的骂娘,直接孕妇怀孕足月,临盆分娩,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又哭又闹,惨不忍睹!

    而她的家人却跪在佛堂前念经祈祷!赵云见此,气的咬牙跺脚,心想,这都啥样了?还不去医院?难道念经求佛就管用吗?

    就像当初赵云看到的一个笑话,一个佛教徒十分虔诚,天天烧香诵经希望能够买彩票中奖,但是他却一直没有中奖过,就在他不在信佛的时候,佛终于现身,对他气急败坏地说:“**天天都不去买彩票,我怎么让你中奖?”

    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虽然只是一个笑话,也能从中看出一些道理,行善积德是做出来的,善报善果并不是靠求神拜佛就能获得的!

    说明来意之后,赵云急忙将一个白家老仙叫到身旁,询问怎么办?

    “弟马,她这病生的怪,百药都无效,也许只有针灸还有救。”那位老仙看了半天皱眉说道。

    赵云听完十分着急,便想让老仙捆了自己的窍给孕妇针灸,可是等了半天,那位老仙并没有动,十分为难地说:“弟马,我救人的技艺还不到家,不敢贸然出手,这得请副教主来!”

    赵云没有想到一个难产竟然这么麻烦,认为仙家一施法就能搞定,带了白家老仙还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没想到会这样!

    “这里不是还有其他老仙吗?有没有能行的?”赵云焦急地询问道。

    “他就是这些白仙里最厉害的了,快让黄家人马回去叫人!”谢老鬼看了看正在痛苦**的孕妇说道。

    鼠哥急忙制止说:“这一去一回恐怕时间不够,让张琳点香请神落座吧!这样堂营仙家直接落座,省去很多时间!”

    “张琳已经学了一段时日,《帮兵诀》也都学了,应该差不多吧?”鼠哥解释道。

    大家的眼光全部聚集在张琳的身上,张琳犹豫了片刻,点头说:“我试试吧!应该差不多!”

    说完,张琳转回身就跑,到车上取跳大神的装备,而赵云则是点了一根教主香,等待张琳这个帮兵请神落座!

    没多久,张琳穿着一身大红的萨满巫服,手里拿着神鼓和神鞭就走了进来,还别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赵云询问地目光看着张琳,张琳确定地点点头,便用诡异的节奏敲起鼓来,扯开嗓子开唱:“哎~~哎呀哎嗨呀!日落西山黑了天,龙归沧海虎归山了。龙归沧海能行雨,虎要归山得安眠。大路断了车和辆,十家九家把门关。行路君子住旅店,家雀卜鸽奔房檐。只有一家门没锁,烧香打鼓请神仙。左手拿起文王鼓,右手拿起武王鞭。先说鼓后说鞭,起名就叫晃魂帆。木匠师傅砍柳木,锛子锛来刨子圆。上面拴上八根弦,四根朝北四根朝南。四根朝北安天下,四根朝南定江山...”

    随着张琳唱起了请神诀,整个屋子的气氛骤然改变,赵云听了不由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不出的难受,似乎这个鼓声和唱词能够直刺灵魂深处。

    “哎妈!张琳这丫头真厉害!估计在东北能和她一比高下的帮兵几乎没有!这就是天生做帮兵的料儿啊!”鼠哥感叹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云不解地问道。

    谢老鬼阴森森地说:“张琳天生灵觉异于常人,说白了,就是有与灵界沟通的天赋,所以请神才会这么厉害!”

    “一请胡二请黄,三请飞仙四请蟒长,五请清风和悲王。天上有事飞仙办,地上有事胡黄去商量。阴曹地府要有事,邀请悲王去帮忙。老仙家下山峰,下山带来宝三宗,捆仙索和捆仙绳,马后捎带拘魂瓶。捆仙索往上捆,捆仙绳往上扔。头上压住三味火,肩胛吹灭两盏灯。老仙捆人要捆紧,半阴半阳可不中。叫声老仙抬头观,红罗宝帐在堂前。刘伯温看的风水地,诸葛亮点的老龙谭。鲁班做的小板凳,四角八扎在中间。你鲤鱼打挺坐上边,我鞍前马后侍奉当仙。芝麻开花节节高,谷子开花笑弯了腰。茄子开花头朝下,玉米开花一撮毛。高粮地里长黄蒿,老仙你影影超超来到了。老仙来了我知道,千万别把脾气暴。房屋小柱脚多,磕着碰着了不的。磕着君子还好办,碰着小人了不得。一笑公二笑婆,三笑老仙没道和。我拦住马头问国号,拉住丝缰家乡。或姓张或姓王,或姓李或姓黄。赵钱孙李李存孝,周吴郑王王颜章。冯陈楚未未学士,蒋沈韩杨杨六郎。或住城市或住乡,或住长春和沈阳。大雁北飞白草青,人过留名雁留声。帮兵请老仙开金口,说出家乡住处和姓名。上马到有规隔礼,下马也有礼规格。或好吃或好喝,酒饭烟茶预备着。弟子今天请仙童,病人就在床当中。南请大夫不见效,北用草药不见功。万般处在无几奈,才请老仙到军营。或是看或是听,或是诊脉看病情。阴阳找八字瞌,串过七窍十二经。五脏六腑看个遍,麻烦老仙仔细说清~”只见张琳哼哼呀呀唱着请神诀,还别说,这张琳果然厉害,三分钟没到就把白堂的一个女仙给请来了,直接落座在赵云身上。

    “叫大家留神听,问我家来家也有,问我名来,我也不是无名少姓的兵。高山点灯名头亮,海里栽花有根行。城前有我莲花洞,山后有我北阴垄。聚仙亭里练道行,一不充名,二不改更,祖业千城,我是白堂的门生,英名国号,白家莲花显神通~”赵云竟然口吐女声也唱了起来。

    “帮兵,你这一通神鼓真厉害,我这不来都不行啊,硬给我请下来落座的!”白家女仙此时已经捆了赵云的窍,对着张琳说道。

    张琳擦去额头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事情紧急,还望老仙您不要见怪!”

    这家人一听赵云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成女人的声音,便知这是仙家落座了,急忙跪倒在地求老仙搭救。

    刚才那位白家老仙对落座的白家女仙一躬身说:“白莲花师姐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原来落座的白家女仙叫白莲花,她对那白仙施了一礼,便走到孕妇的床前仔细查看,开口说:“快给我拿来温水!”白莲花吩咐道。

    说着,白莲花闪身而出,对赵云施礼说:“弟马,这事还得你来解决!”

    “我?我啥也不懂怎么解决?”赵云不解地问道。

    “实不相瞒,这孕妇已经临盆,此时胎神护佑,我等灵体都不敢靠近,所以只有你去解决,弟马不必着急,听我吩咐即可!”白莲花微笑着说道。

    赵云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只好答应下来。

    等端来温水后,白莲花让赵云用热毛巾取暖孕妇的下身,然后用手去按抚产妇的腹部,赵云虽然尴尬,但为了救人,也没有办法。

    这给张琳气的脸通红,虽然自己知道此时是为了救人,但是看到赵云这样的动作,还是气的要发疯,鼠哥看到张琳的反应,便知道今天赵云回去估计有苦头吃了!

    “弟马,别动!就是现在你手的位置!用这根银针扎下去!”白莲花突然说道。

    赵云的手中竟然凭空出现一个小小的银针,赵云只好照做,孕妇觉得肠胃有些隐隐作痛,刚一声**,就生下一个胖乎乎的男婴,大人和孩子全部平安无事!

    这家人喜出望外,十分感激赵云,赵云也是十分的高兴,但是这时,赵云却突然啊的一声惨叫,众人发现,张琳正一脸不好意思地冲众人笑了笑,而她的手正在赵云的腰间!

    这家人急忙问是怎么回事,白莲花捆了赵云的口窍,笑呵呵地说:“娃娃已经出了胞,只是不知怎么折腾的,孩子的小手竟然抓住了他娘的腹部,这一来,孩子和大人都遭了难,刚才隔肚皮一摸,摸到了小手的位置,便让你给了他一针,正好扎在这孩子的小手上,小孩吃痛,手便松开,就马上生下来了!”

    家人抱过孩子一看,果然看见他右手的虎口部位有一个银针扎过的印痕!  

 

       




               ----- 未完待续 -----                                    





     回煞报恩-黄皮子的故事,民间都叫黄大仙(31)   



        

         他刚说完,立刻警觉地盯着赵云说:“你是不是记者啊?我们整栋楼都已经通知完了,住在这儿的都应该知道,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必须要严密封锁,你要是敢报道,后果你承担不起!”       





回煞报恩

    赵云在收了一个大红包后,趁着星辰往回走。

    “你得理解我啊!我也不愿意那么做,男女授受不亲,可是人命关天,我...”赵云一路上解释着。

    见张琳的脸色没有好转的迹象,只好一脸无奈地说:“我的祖宗啊!你说怎么样你能消气吧?”

    听到这话,张琳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张琳根本就没有生气,故意逗赵云而已,赵云这才放下心来。

    “咱们到家还得有一个来小时,你给我讲个好点鬼故事,讲好了,我就绕了你,否则,哼,有你好果子吃!”刚才还咯咯直笑的张琳再次绷着脸说道,赵云听的一脸黑线,心想,怪不得都说女人善变,还真不假。

    想了一会,赵云便讲述起来。

    皖西的大山里有一处村庄,周围全是陡峭的大山,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村里的人生活条件都不错,由于外面战乱,山村的先人带着所有财富躲到大山深处。

    这里有个千年不变的风俗,死了的人先用棺材装着,放在山中背风向阳的地方,等几年尸骨腐烂后,再找个吉穴葬下去。

    这年又到了大寒时节,村民开始下葬死去多年的先人。

    这天,一户人家正在请一帮人安葬先人,当道士打开棺材一看,先人的骷髅不见了。道士再翻,原来一起陪葬的金项链也不翼而飞。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先人死后身首异处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村庄。

    随后,不少人家在下葬先人时,都发现了类似的情况。

    不久,村庄便流传着一个谣言:一个香港犯罪组织潜入山村,利用这里的丧葬习俗,在山中随意打开棺盖,将刚刚死去的人的头颅割下,偷偷运出大山,贩往国外,赚取暴利。

    一时间,谣言四起,沸沸扬扬,牛角冲人心惶惶。那些死了先人的人家只好日夜守在山中的棺材旁。

    这天,一个叫小东的村民家里来了客人,当他陪客人喝过酒再到山上看奶奶的棺材时,有点害怕,便摸出一支烟来,可没带火柴。正准备把烟放回去,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人在吸烟,便紧赶几步去借火。

    他来到那人面前道:“大哥,借个火。”那人没有答应。小东喝得有点多,便随手把烟拽了过来,点燃了自己的烟。当他说声“谢谢”准备还烟时,手碰到了那人的头了,“扑通”一声,那人竟倒在了地上。

    小东赶紧拿手电一照:“我的妈呀!”吓得他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回到家。当他带着十几个胆大的村民再次来到那里时,只见小东死去的奶奶倒在一棵树下。

    原来,小东的奶奶被人从棺材里拉了出来,背到山下路旁的一棵树下靠着,那人还恶作剧般地点燃了一支烟塞在老人口中。这事在村庄又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人家只好三五人结伴看守,这样特别劳民伤财,一些有钱的人家便开始找人看棺材了。

    这时,从外地来的李大胆大胆便主动承担了看棺材的任务,因为他胆儿大,所看的棺材从没有出现过意外。后来,整个村庄只要有死人的,都找他看棺材。李大胆从此便成了山村的职业看棺人,一看就是十年。当然,乡亲们给他的报酬也不菲。

    这日清晨,小东背着背篓上山挖草药。来到百丈崖下,正准备攀岩时,忽见眼前草木一片凌乱,便朝前寻去。突然,他大叫一声,头也不回地下了山。

    小东直接来到村长牛大山家,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叔,不,不好了,李大胆摔死在……在百丈崖下。”

    牛大山赶紧带着几个壮汉来到百丈崖。一看,李大胆早已断了气,而且还齐刷刷地摔断了两只胳膊,几个人跑到数丈之外才找到了它们。他们把张大胆的尸体抬到山下,牛大山便招呼人们为他准备后事。

    李大胆是个外乡人,十多年前来山村落户,没有任何亲人。乡亲们见李大胆衣服破旧,便开始翻他屋里的箱柜,准备找套像样的衣服,好让他穿着上路。可人们翻遍了屋里所有旮旯,也找不出一套好衣服来。

    这时,小东见屋角里有只大箱子,还上着锁,便把它砸开来。可打开一看,所有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那只小箱子里面竟然装满了金银珠宝。小东把珠宝倒在地上一数,总共六十多件,有金项链,银项圈,玉手镯等。数着数着,小东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那是件他熟悉的祖母绿戒指,拿起来仔细一瞧,不错,就是奶奶的那枚祖母绿戒指。

    这时,不少人都认出了里面有自家的首饰。

    “这个砍头死的,真缺德,现在遭报应了。”

    “十年前的那场浩劫竟是他干的!”现场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

    人们万万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李大胆为了自己有份事干,耍的一个惊天阴谋。人们愤怒了:“还找什么衣服,把他拖到山沟沟里,让洪水冲到江里喂鱼去!”

    “不能便宜了他,把他拖到山上喂狼,让他碎尸万段,叫他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愤怒的人群情绪激动,要对李大胆死后加刑,恨不能鞭尸出气。

    等人们的情绪稍微平息了些,牛大山站了起来;“各位,无论李大胆生前做了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但死者为大,这个山乡风俗不能变。咱们一向以宽容为怀,对于一个外来死者,我们更应做到仁至义尽。”村长都这么宽容人家,其他人还能怎样。随后,牛大山便吩咐去镇上买来寿衣,还专门请来乐队,热热闹闹地为张大胆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据说,人死七日后的午夜,魂魄会回到原住地,看看生前居住的地方,摸摸生前用过的东西,瞧一眼生前熟悉的人儿,吃一口亲人做的饭菜,然后才会放心大胆地赶赴黄泉路。回煞时在场的人能听到“沙沙”的响声,那是灵魂的脚步声,时大时小。根据死者死去的时辰,一些属相的人还不能看,会冲克犯煞的。山村里的人把这种现象叫回煞。

    李大胆没有亲人,但回煞那个下午,山村百十来户人家,全部都为他做了饭菜,摆满了他的小屋,蔚为壮观。按说,乡亲们不记前仇,为李大胆完美地办理了后事,理应感天动地。偏这个恶棍并不领情,阴魂不散,回煞那个夜晚,使出了恶棍的一贯伎俩,竟然搅得整个山村冲鸡犬不宁。

    近来连日倾盆大雨,就在李大胆回煞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天简直就像漏了一样。那夜天刚刚黑,山村就出现了诡异的叫声。从上冲到下冲,每家每户的大门都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随后便是一个男子嘶哑着嗓子喊:“谁不看我回煞,我跟他没完!谁不看我回煞,我跟他没完!”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人总不能跟鬼过不去,一些本不想看李大胆回煞的人,也都随着众人来到李大胆家。

    雨越下越大,天连着地,地接着天。乡亲们或披着雨披,或打着雨伞,拿着手电筒,静静地聚集在李大胆家门前。

    “轰,轰,咔!”一道闪电过后,沉闷的响雷似乎要把整个世界摧毁,如注的倾盆大雨直泻下来。突然,从百丈崖那边林中传来了一声怪异的鸟叫,声音之大,竟压过了倾盆大雨声。接着,百鸟齐鸣,诡异连连,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李大胆家屋后的树林中突然出现奇异的叫声,阴森可怕,而且接连不断,人们从未听到过。有人说是鬼哭,有人说是狼嚎,还有人说那是狐仙在跳舞,简直不可思议。不久,又传来了“轰隆隆,轰隆隆”沉闷的轰响声。

    有胆大的人说:“这李大胆还真会闹,变着法子吓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谅他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见多识广的牛大山听到声音特别古怪,赶紧吓唬众人:“李大胆真的来了,属相小的会跟他冲克的,被那无赖克死不值!大家不要乱,先让属相小的带着老少向后山上赶,属相大的男人跟我殿后。”

    牛大山的话就是命令,人们迅速而又有序地爬上了后山。牛大山和几个属相大的汉子又找了一圈,确认周围再也没有人了,便也跟了上去。

    “轰隆隆,轰隆隆”,那沉闷的响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在半山腰的村民借着闪电向下望去,吓了一大跳:好险!刚才他们站的地方已是一片汪洋!

    第二天,新华社发了一则快讯:皖西一处山村,因连日大暴雨,引发特大泥石流,长达十里的山谷一毁殆尽,一个自然村被夷为平地。可喜的是,因泥石流来临前,山中鸟类和各种动物争相奔跑嘶鸣,怪叫声吓醒了村民,四百五十八名村民在有丰富经验的村长牛大山带领下,迅速撤离,无一人伤亡。目前,村民被妥善安置,生活稳定。

    第二天,牛大山把村民安置好后,找了个地方呼呼地睡了。他竟然在大白天梦到了李大胆。

    李大胆在梦里说:“因为我把骷髅埋在百丈崖上,触犯了山神,被山神砍了双手推到百丈崖下。哪知道你们不计前仇,为我风风光光办了丧事,还家家户户送来饭菜。这样有负你们,我死不瞑目呀。昨夜我冒着下地狱的危险,提前回煞,是知道泥石流就要冲毁山村了,吓着你们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啊!”

    “故事怎么样?”赵云讲完问道。

    “不怎么样!太假!”张琳不满地说道。

    赵云满不在意地说:“不假怎么能是故事呢?对不?”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一辆不断发出警笛的警车迅速从他们的车旁驶过,给赵云和张琳吓了一跳,还没等赵云抱怨,就听鼠哥说:“老鬼,警车的方向好像不对劲!”

    “不错!咱们应该去看看!”谢老鬼点头建议道。


野仙作祟

    “你俩有没有搞错啊?这都几点了?人家警方办案,你俩跟着凑什么热闹啊?”赵云打了一个哈气抱怨道。

    “你懂个屁!好像不是一般的案子,如果我所猜不错,可能有邪灵作祟!”鼠哥鄙视地说道。

    谢老鬼同意地点点头说:“鼠哥所说不错,那个方向的确有问题,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赵云看向张琳,征求张琳的意见,人家张琳把头一扬,开车直追已经驶出去很远的警车。

    经过两个十字路口,前面的警车终于停了下来,从里面下来很多的警察,而且将一定范围围起了警戒线。

    赵云和张琳下车,离着一定距离,果然不出鼠哥所料,赵云发现在一楼的一家里里面似乎发生了人命案,而且由于鼠哥占窍附身,赵云能够从窗户里看到里面有黑气缭绕,果然是邪灵作祟!

    “让黄家人马进去看看吧!咱们离远点,别让人家警方当成凶手就不好了!”鼠哥建议道。

    赵云点点头,对身边的一位黄家老仙说:“麻烦老仙进去探查一下,记得注意安全!”

    “谨遵弟马吩咐!”那位黄仙元神抱拳说道,说罢,便化作一股风进入室内。

    没过多久,那位老仙便跑了出来,一面出来还一面呕吐,虽然是元神状态,吐不出东西,但依然是恶心感十足!

    “发生了什么事?”赵云急忙询问道。

    “回禀弟马,真惨啊!那个小女孩不但被吸走了真阴,竟然...”那位仙家心有余悸地说道。

    鼠哥不耐烦地说:“堂堂仙家,啥场面没见过?至于这样吞吞吐吐的嘛?快说!”

    “竟然内脏都被掏了出来!散落满地都是,而且从七窍中往出爬蛆虫,呕~”说着,那位黄仙又受不了了。

    几人陷入沉思,谢老鬼问那位黄仙说:“道友,能看出什么门道吗?”

    “回禀清风副教主,恕我道行低微,并未看出怎么回事!”那位黄仙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谢老鬼示意那位黄仙退下,化成一股小旋风进入室内。

    “鼠哥,一样都是修炼成精的仙家,咋道行都差这么多呢?”赵云在心里问鼠哥说道。

    鼠哥懒散地说:“很正常的,一般的动物开启了灵智并懂得修炼,往往都要苦修百年能有所小成,可以元神出窍,再苦修百年,元神可以化为人形,苦修五百年左右,会经历九天雷劫,如果成功渡劫,便可真身化为人形,不过修为也就相当于人仙境界,到达不了地仙程度。”

    “不对啊?你不是地仙吗?”赵云似乎发现了哪里不对,便问道。

    鼠哥嘿嘿一笑说:“怎么能把我这万世难遇的奇才跟他们比?”

    “你可拉倒吧!说正事呢,快点说!”赵云无奈地说道。

    “其实我也没吹牛,当初是因为你前世天佑,使我获得正宗修行道法,而且天佑和他的师父竭尽一切帮我渡劫,虽然最后一道天劫将我打的灰飞烟灭,但是同时也获得新生,重塑了真身!别看我刚渡过雷劫不到三十年,我的道行可是迈入地仙之列,刚才那个黄仙,无非就是元神化为人形而已,真身还是个小黄皮子!”鼠哥声音中有些伤感,似乎回忆起很久之前的往事。

    正在这时,谢老鬼已经探查完回来,跟赵云摇头说:“怪不得那个黄仙有会如此的反应,实在太变态了!”

    “到底怎么回事?”赵云都快急疯了,怎么回来一个都说受不了,到底是咋回事得说说啊!

    谢老鬼无奈地说:“你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哥,我也不是办案人员,我咋进去?咦?你的意思是让我元神出窍去看看?”赵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地问道。

    谢老鬼摇头说:“不行,你必须真身进去才可以,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里面应该是一个外五行的野仙干的,而且都在那个女孩身体内产卵了,必须得把尸体赶紧处理掉,否则附近的人就得遭殃!”

    “所谓外五行的野仙,指的是没有家族传承,自己野路子修炼得道的仙家!这些野仙性情古怪不说,保持着动物的野性,所以凶狠异常!”鼠哥知道赵云肯定不明白啥意思外五行的野仙,便开口解释道。

    “那咱们赶紧报警吧!”赵云焦急地建议道。

    张琳忍不住瞪了赵云一眼说:“大哥,你能不能动点脑子?报警?警察会信你吗?”

    正说话的时候,又有一辆轿车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几个穿着普通的人,下车的时候还往赵云这面看了看,然后直接穿过警戒线进去了。

    “警察怎么没拦着?我也去试试!”赵云也不等着别人发表意见也学着那几个人径直的穿过警戒线,可是刚一靠近,便被巡逻的警察拦住了。

    “喂!你是干什么的?这里有警察办案,请你赶紧离开!”这个警察也就二十多点的岁数,不过一身正气,虽然声音中略显稚嫩,但是看的出,这小哥刚工作不久!

    赵云笑嘻嘻地套近乎说:“哎!哥们,我家就在这楼上,你这拉警戒线,我也回不了家啊!”

    “没有办法,麻烦您去其他地方借宿一晚吧,现在整栋楼都已经封闭了!”那个警察一听赵云是楼上的居民态度有所缓解说道。

    赵云看看周围,没啥人注意,便从兜里拿出一盒中华,递给他说:“警察同志,你为了保护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辛苦了!来抽根烟!”

    说着,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把这盒烟塞到警察的衣兜里。

    这个小警察反应过来后便想掏出来,赵云急忙阻止,“大哥,我也没有权利让你回家,真的!里面出事了,很邪乎,为了你们的安全保证,真的不能进去!”这小警察为难地说道。

    他刚说完,立刻警觉地盯着赵云说:“你是不是记者啊?我们整栋楼都已经通知完了,住在这儿的都应该知道,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必须要严密封锁,你要是敢报道,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真不是记者!算了,跟你说实话吧,你不是说这事邪乎吗?我告诉你,这事真邪乎!”赵云无奈地说道。

    “你是大神儿?”那个警察试探着问道。

    赵云惊讶无比,心想,难道自己碰到高人了?便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妈就是弟马,给人看病的!”那个警察环顾一圈,发现没人,凑到赵云跟前小声说道。

    赵云实在不敢相信,这警察看来也信这个!也低声说:“兄弟,里面这事真的邪乎,必须处理了,要不会出大事啊!”

    “我刚进去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但是我这职业也不敢乱说啊!你说得咋办?”那个警察为难地问道。

    “跟你们头儿说说,让我进去处理!”赵云直接说道。

    这个小警察皱着眉盯着赵云说:“你怎么让我相信你是弟马?”

    “里面是不是有个小女孩遇害了?内脏都被掏了出来?从七窍里面爬蛆虫?”赵云一句一句地问道。

    赵云本以为他会相信,可是那小警察说:“也许你是听目击者说的呢,说服不了我!”

    赵云无奈,这真不卖弄下本事是不行了,赵云给谢老鬼使了一个颜色,谢老鬼会意,随手一挥,一个小旋风出现在小警察身边,而且绕着他一圈一圈的旋转。

    “这回你可信了?”赵云苦笑道。

    “信,信了!大哥,你家老仙的本事比我妈的老仙厉害啊!我叫林陌影(读者客串),你等我,我现在进去跟头儿说说!”这林陌影招呼来一个同事看着赵云,转身往里面跑去。

    没过多久,林陌影便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体型稍胖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和刚才从车上下来穿着普通的人。

    “来人!给他抓起来!”那个穿制服的中年男子直接下命令道。

    不但是赵云懵了,就连林陌影也没反应过来咋回事。

    “林队长,你这...”林陌影不解地问道。

    这时候已经有两个警察走到赵云身边,试图将赵云抓住,张琳笑呵呵地站在一旁看热闹,那两个警察一到赵云跟前就摔跟头,根本站不稳,最后干脆就不起来了,一脸无奈地看着林队长。

    林队长旁边的男子手掐法诀,一道精光直奔赵云,谢老鬼冷哼一声,随后一挥,直接将那道精光打散。

    “大胆!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妖言惑众,在法治文明的今天,还敢在警察面前宣传封建迷信!”林队长跟赵云喝道。

    赵云摇头叹息说:“现在也没旁人,大队长就别跟我玩这套了,实话告诉你,里面乃是外五行的野仙干的,而且在尸体中已经产卵了,要是不及时处理,恐怕会出大事!”

    “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你认为我们这些信仰唯物主义的人会信你的那一套?”林队长冷笑道。

    张琳一看人家油盐不进,便对赵云说:“算了,咱们走吧,生死有命,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说完,便拉着赵云的手准备离开。

    “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林队长喝道。

    “为什么不让我们走?”赵云转回身不解地问道。

    林队长冷哼一声:“我们这里警备森严,你怎么会知道里面详细的情况?你肯定跟这起案件有关!我怀疑你就是凶手!”  

       




               ----- 未完待续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