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婷语轩||宋词三百首诵读系列【第35期】

词风诗韵2018-04-15 10:53:00

  张先词四首

这首词是写爱情横遭阻抑的幽怨情怀和坚决不移的信念,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千秋岁·数声鶗鴂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译文
数声杜鹃的鸣啼,又报告烂漫春光将要凋谢。惜春人更想将那残花折。怎奈何,雨虽轻柔风却猛烈,正赶上这梅子发青的暮春时节。看那永丰坊的柳树,在无人的园中整日撒飞絮如飘雪。
切莫把琵琶的细弦拨动,我深深的哀怨细弦也难倾泻。天如有情不会老,真情永不会灭绝。多情的心就像那双丝网,中间有千千万万个结。中夜已经过去了,东方未白,尚留一弯残月。

注释
⑴千秋岁:词牌名。
⑵鶗鴂(tíjué):即子规、杜鹃。《离骚》:"恐鶗鴂之未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劳。”
⑶芳菲:花草,亦指春时光景。
⑷永丰柳:唐时洛阳永丰坊西南角荒园中有垂柳一株被冷落,白居易赋《杨柳枝词》"永丰东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以喻家妓小蛮。后传入乐府,因以“永丰柳”泛指园柳,喻孤寂无靠的女子。
⑸花飞雪:指柳絮。
⑹把:持,握。幺弦:琵琶的第四弦,各弦中最细,故称。亦泛指短弦、小弦。
⑺凝残月:一作“孤灯灭”。

鉴赏

  作者张先以“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及“云破月来花弄影”诸名句蜚声北宋词坛。在现存一百八十二首词中,内容涉及爱情、友谊、风土等多方面。尤其擅长写悲欢离合之情,能曲尽其妙。此词就是其中之一。词调“千秋岁”声情激越,宜于抒发抑郁的情怀。秦观的一首(水边沙外)也是如此。

  此篇上片沉痛地回顾爱情遭到破坏,但无一语明说。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让读者自己去寻绎、领会。一起就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说它向人们报道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语源于《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此与辛弃疾的“绿树听鶗鴂,......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词句很相似,而子野写得更为简练。从“又”字看,他们间融融泄泄的爱情已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正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出匆匆。春去,人们都会惋惜,但惋惜的想法做法却各有不同。有人“惜春常怕花开早”(辛弃疾《摸鱼儿》),子野笔下这位多情者却是“惜春更把残红折”。所谓残红,可发说是受破坏而又坚持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多么珍惜。紧接着写出“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这是上片最为重要而又精彩的两句。表面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细心的读者会理解语意的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这是正常的。不料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青春初恋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双在鶗鴂的声中归去。白居易有咏杨柳句说:“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诠?”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就和永丰坊的柳树一样,爱情却如柳絮,“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苏轼《水龙吟》)。

  一首词的上下片间,意脉是相通的。此词如仅从上片看,未尝不可理解为“刻意伤春复伤别”(李商隐《杜司勋》)。读到下片则全词写的什么就很清楚了。换头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这两句来得很突然。在换头处发起新意,向来认为只有高手能之。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在这“铁骑突出刀枪鸣”(白居易《琵琶行》)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这里肯定地说天是不会老的,那么爱情也就永无断绝的时候。这比作者常说的“无物似情浓”(《一丛花》),“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木兰花》)等等,更为深刻有力。“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谐“思”。在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表达思想感情的高峰,也就是《文赋》所谓“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可谓恰到好处。

  上阕用景物烘托、暗示爱情被破坏,无一语明说内情,要读者细心品味。“数声,叉报芳菲歇”,首二句化用《离骚》中语,由的悲呜声中,宣布繁花簇锦的春天已经过去,一个“又”字,说明美好时光逝去已非年半载。来时匆匆,去时匆匆,故是春之常志,惜春之情,因人而异,“惜春更选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选残红”说明爱情虽遭摧残,但自己仍然珍惜,接下二句,既写时令,又写爱情被破坏之事,一语双关,极为精彩。遭受如此打击,何人能堪,末二句化白居易之事,诉出心中苦楚,别自凄惋动人。

  下阕将此中真意挑明,但是换头二句来得极为突兀,幺弦能诉极其强烈的怨恨,而说“莫把幺弦拨”,可知此情是多么凄苦,语虽奇,意则与上文一脉相承。“天不老,情难绝”,爱情虽被摧残,只要天不老去,情是难以断绝的,悲苦中作刚强语,钟情之心,耿耿不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两情相悦,彼此知心,虽遭破坏,终是徒劳。行文至此,情感的抒发也到了高潮。但情丝未了,春夜已尽,东方未白,孤灯先灭,如此作结,恰到好处。

前人评子野词,最早有晁无咎。他说:“子野韵高,是耆卿所乏处。近世以来,作者皆不及。”(《能改斋漫录》十六引)清陈廷焯说子野词里“有含蓄处,亦有发越处;但含蓄不似温韦,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白雨斋词话》)。这些评论都很中肯。“含蓄”和“发越”,此词可以说兼而有之。至于韵高之说,亦可通过此词体味,略见一斑。

菩萨蛮①

这是一首咏弹筝歌妓美貌和技艺的词。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②,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③,玉柱斜飞雁④。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注释]

①菩萨蛮:唐教坊曲名。

②秋水:暗喻眼波。

③玉柱斜飞雁:筝柱竹制,上窄下宽中空,似飞雁状,十三筝柱排列,恰似一组斜飞的雁阵。

 一弄;一曲。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十三弦:唐宋时教坊用筝均为十三弦,唯清乐用十二弦。

春山眉黛:《西京杂记》:“文君姣好,眉争如望远山”,后因以山喻美人双眉,古人以黛色(青黑色颜料)画眉,故称眉黛。

译文

歌女用哀筝抚弄一曲《湘江曲》,能声声萦耳,尽写湘江上的绿意。纤纤细指、十三筝弦,慢慢地将曲里的幽恨诉说。古筝的音像艺女的秋波一样漫过坐席,离愁别绪在她的手中蕴生;弹到惆怅满怀时,只见她眉头皱的很低很低。

[赏析]

词中字里行间突出此弹筝者似乎有无限心酸和苦楚在通过乐曲抒发、倾吐。亦赞扬此乐女的高超技艺:可见听者是弹奏者的“知音”。下阕是弹筝女的特写,突出眼和眉。眼波也像秋水一样动人。微妙地表达出弹筝女的心理变化。全词清新婉丽,情意真挚而又含蓄深沉。

这首词写一位弹筝女子以便一曲《湘江曲》,声情并茂,哀艳动人。以水喻声,把《湘江曲》化为可见的湘江绿波,同时又借典传情,把乐曲中蕴含的哀怨通过“湘水之神”这一浪漫的悲剧故事传出。开头两句,描写一位歌女秦筝曲时 “弦弦掩抑声声思”,“说尽心中无限事”的情景,十分细腻动人,这是一位内心世界极其丰富的女子。“纤指”二句,写其指法细腻,传幽恨。“当筵”二句,写弹者之姿态,听众之感受。“ 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写弹者之多情。"背景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因演奏而更动真情,双眉微蹙,含情脉脉,以外在之神态传内在之深情,意态凄婉,精致蕴藉。写弹者之多情,以听琴而联想到湘江传说的悲剧,让人听来伤感不已。这些画龙点睛的侧笔,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她那与心灵同样美好的容颜。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

此为酒筵中赠妓之作。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译文:

池东的酒宴上初次见到你,穿的是绣有双蝶的罗裙。娇美的脸上只涂着淡淡的白粉,恰如一朵野花,恬淡而幽雅地沐浴着芳春。 细细端详,你真是尽善尽美,人人都夸赞你细柳般的腰身。你的到来,莫不是昨晚从巫山深处飘然而至?因为你来的时候,衣服上还像带着浮动的白云。

注释
“双蝶”句:罗裙上绣着双飞的蝴蝶。

赏析

  首句写她所穿的裙子,罗裙上绣着双飞的蝴蝶。“东池”两句,记相见之地(东池)、相见之因(宴),并且点明她“侑酒”的身份。“朱粉”两句,接着写其人之面貌,而着重写其淡妆。“闲花淡淡春”以一个确切的、具体的比喻,将她的神情、风度,勾画了出来。上层社会的行乐场所,多数女子都作浓妆,一个淡妆的,就反而引人注目了,故此“闲花”虽只“淡淡春”,却大有一枝独秀的风致。张先显然受了张祜的启发,但“闲花淡淡春”一句,仍然很有创造性。唐人称美女为春色,如元稹称越州妓刘采春为“鉴湖春色”。此处“春”字,也是双关。 ▲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这首词是词人与女子经历了长久的离别、体验过多次伤高怀远之苦后有感而作。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蒙蒙。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译文
在高楼上眺望而伤感,苦苦地思念着远方的心上人,这样的事何时才能结束呢?看来在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比爱情更为强烈的了!离愁别恨正牵连着千丝万缕的柳条纷乱不已,更何况东陌之上,垂柳已是飞絮蒙蒙了呢。我眼前还浮现着你的马儿嘶鸣着,越跑越远,一路不断扬起灰尘的情景,情郎啊,你叫我到哪里寻找你的踪迹呢?
池水溶溶,一对鸳鸯在戏水,这水南北可通,时见有小船往来。雕梁画栋的楼阁上梯子已经撤去,黄昏以后,依然还是独个儿面对帘栊,望着斜照在它上面的冷冷清清的月亮。怀着深深的怨恨,我反复思量,我的命运竟然不如桃花杏花,它们倒还能嫁给东风,随风而去呢。

注释
①伤高:登高的感概。怀远:对远方征人的思念。穷:穷尽,了结。
②千丝:指杨柳的长条。
③东陌:东边的道路。此指分别处。
④嘶骑:嘶叫的马声。
⑤小桡:小桨;指代小船。
⑥梯横:是说可搬动的梯子已被横放起来,即撤掉了。
⑦栊:窗。
⑧解:知道,能。嫁东风:原意是随东风飘去,即吹落;这里用其比喻义“嫁”。李贺《南园十三首》诗之一:“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


赏析

  此词是张先的代表作之一。宋范公《过庭录》说:“子野郎中《一丛花》词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时盛传,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谒永叔,阍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永叔是文坛巨擘欧阳修的字,张先的词能让欧阳修极口称赞,足见其词在当时影响之大。

  词的起首一句,是经历了长久的离别、体验过多次伤高怀远之苦以后,盘郁萦绕胸中的感情的倾泻。它略去了前此的许多情事,也概括了前此的许多情事。起得突兀有力,感慨深沉。第二句是对“几时穷”的一种回答,合起来的意思是伤高怀远之情之所以无穷无尽,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比真挚的爱情更为浓烈的缘故。这是对“情”的一种带哲理性的思索与概括。这是挟带着强烈深切感情的议论。以上两句,点明了词旨为伤高怀远,又显示了这种感情的深度与强度。

  接下来三句,写伤离的女主人公对随风飘拂的柳丝飞絮的特殊感受。“离愁”,承上“伤高怀远”。本来是乱拂的千万条柳丝引动了胸中的离思,使自己的心绪纷乱不宁,这里却反过来说自己的离愁引动得柳丝纷乱。这一句貌似无理的话,却更深切地表现了愁之“浓”,浓到使外物随着它的节奏活动,成为主观感情的象征。这里用的是移情手法。而那蒙蒙飞絮,也仿佛成了女主人公烦乱、郁闷心情的一种外化。“千丝”谐“千思”。

  上片末三句写别后登高忆旧。想当时郎骑着嘶鸣着的马儿逐渐远去,消逝尘土飞扬之中,此日登高远望,茫茫天涯,又要到哪里去辩认郎的踪影呢?“何处认”与上“伤高怀远”相呼应。

  过片上承伤高怀远之意,续写登楼所见。“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说不远处有座宽广的池塘,池水溶溶,鸳鸯成双成对地池中戏水,小船来往于池塘南北两岸。这两句看似闲笔,但“双鸳”二字既点出对往昔欢聚时爱情生活的联想又见出此时触景伤怀、自怜孤寂之情。说“南北小桡通”,则往日莲塘相约、彼此往来的情事也约略可想。

  下片三、四、五句写时间已经逐渐推移到黄昏,女主人公的目光也由远而近,收归到自己所住的楼阁。只见梯子横斜着,整个楼阁被黄昏的暮色所笼罩,一弯斜月低照着帘子和窗棂。这虽是景语,却隐隐传出一种孤寂感。“又还是”三字,暗示这斜月照映画阁帘栊的景象犹是往日与情人相约黄昏后时的美好景象,此时景象依旧,而自从与对方离别后,孑然孤处,已经无数次领略过斜月空照楼阁的凄清况味了。这三个字,有追怀,有伤感,使女主人公由伤高怀远转入对自身命运的沉思默想。

  结拍三句化用李贺《南园》诗中“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之句,说怀着深深的怨恨,细细地想想自己的身世,甚至还不如嫣香飘零的桃花杏花,她们自己青春快要凋谢的时候还懂得嫁给东风,有所归宿,自己却只能形影相吊中消尽青春。说“桃杏犹解”,言外之意是怨嗟自己未能抓住“嫁东风”的时机,以致无所归宿。而从深一层看,这是由于无法掌握自己命运而造成的,从中显出“沉恨细思”四个字的分量。这几句重笔收束,与一开头的重笔抒慨铢两相称。

  词中“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使作者获得了“桃杏嫁东风”的雅号。张先的许多艳词都是感情浅薄的,而此词却情真意切,无论思想方面还是艺术方面都值得永远为人称道。▲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