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修道者如何写作、着述

陈全林2018-02-12 18:18:33


《观月图》:国庆期间仿丰子恺作。心与明月难比伦,月有圆缺心本无。圆缺是象知道体,方证此心原如如。


二十年来,我写过的作品,出版、发表的虽少,总起而言,过千万字。仅这十余年我给《益生文化》所写的稿子,过一百万字,至于这些年来所写的博文,过千万字。


文字的多少并不能说明写作水品的高低,更不能说明见解的对错。因积年写作,可以谈谈写作的感受和经验。一些道友有著述之心,想写作弘道,“文章千古事,寸心那得知”。


古人把文章当千古之事业,现代人大多把文章变成了现实名利与名利实现。古人提倡“文以载道”,现代的不少人把写作看成了张扬自我与自我张扬。


我谈写作,希望能从古人的文脉上起说,不敢说谁的文章能流传千古,对古人可以,今人,又有何许人的文章能流传千古?这些不必计较,能让文章在当下当代起到“文以载道”的作用,足矣。


写作者最初可能没有自己的学术的、思想的体系,作品也是零散的,当写作深入,思考深入,渐渐地会有体系。表述会系统,思想也会系统。多写作,多思考,日积月累,寒来暑往,自然会在积累和思考中形成写作的、学术的、思维的、思想的系统或者体系。


写作者首先自己要明理,要通达,要有正见地,要有大愿,自己不明理,写出的文章很容易误导他人。我从四个方面谈写作的经验,即:见地要正,调理要清、文字要美、发心要大。分述之。


第一,见地要正。这涉及穷理与实证两部分。没有自己实证的理,只要正确无误,也是正见,如果自己能经过实修实证,将经典之理、师传之理通过悟证而印契,这样所得的见地,非常宝贵。古人讲“见地”的时候,重点在实修实证的印契(微信公众号:陈全林)。经有经师,论有论师,能依照经论讲解经典的僧人,未必是明心见性、究竟解脱的僧人。


禅僧自悟自证,开悟见性,并得到成就师尊的印心与经典印证之后,可以讲经说法,于第一义而不动摇。讲经则讲解佛说经典,说法则自出机杼,横说竖说,皆与正法不二。这时候可以谈“见地”二字。


有正见地的人,或是穷通经典之人,或是实修开悟见性之人,此等人如六祖慧能,一字不识,万法尽通。或者,两者兼备,既博通经典,也开悟见性。真正想写作弘道之文,一定要有正见。没有正见,自己尚在迷惘之中,写出的文章就会误导他人慧命而造罪业。


社会上有很多人在写作“弘道”,一部分人见地不清,一部分人在臆造妄说,尚难危害社会和他人慧命,一部分人传播邪见,惑世害人,罪过不小。误人慧命的果报很严重。


如有心弘道,先开正见。这是最关键的,也是整个“文以载道”的根基,失去这个根基,就谈不上载道了。正如藕益大师在《灵峰宗论》里所言:“无真见识,饶你怖生死,勇猛直前,必被邪师恶友引诱,轻安少,得萦惑,或堕光影门头,或坐知见窠臼,乃至或以味禅为功德,或以空寂为家乡,极胜亦流入二乘权曲境界,无由直趣菩提。


没有真正的见识,自己会被邪师恶友误导,如果自己去说法讲经、著文“弘道”,自己就成了邪师恶友。南怀瑾先生在《如何修证法身》里说:“见地到了就是法身,修证到了就是报身,行愿到了就是化身,三身都在一念之间。”实修而获得正见地,就是证到了法身理体。证到了法身理体者,著述弘道,利益众生,不会在见地上有错谬而误导他人。


修道者中想以文章弘道者,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急于出名,如果不见本性,虚名本身对修道的成就会成为障碍。先发心读上五六年经典以及相关的前辈们的被社会、被历史所公认的著作。


我在《修道者如何读书》一文里详细讲了我的读书情况。从1993年到2000年,我集中精力读了七年书,对儒释道、中医、古典文学经典的阅读奠定了一生事业的根基。来北京的十三年,手不释卷,读书穷理。别的不说,《大藏经》、《道藏》、《二十五史》,这都是家备的藏书,虽然未能将这些书通读,至少,购来的书也在有选择地阅读着。


读书之外,最重要的是按佛道经典的启示去修持。比如观心法,我坚持了二十多年,很多答复博友问的见地、智慧都是从观心的境界里自然而有,不完全是读书记诵之事。


读书记诵固然重要,通过修行,把佛道之理变成自己的血脉,变成自己的生活,变成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我在《修道者如何学佛》长文里详细讲过自己二三十年中是如何学佛学道的,那些方法都很重要,比如,正思维,思维经意;比如观经,将经典在阅读的时候边读边观;比如,做读书笔记;比如,力求做到知行合一。这都是学习经典最基本的方法。


第二,条理要清。我在十多年前写长文时会列大致的提纲,要写哪几部分,很清楚。这是最基本的写作素养,这样写来,有条不紊。最近几年写作,虽然很少写提纲,但提纲会在心中清晰呈现,了然于心。


我写此文,明确知道要从“见地要正,调理要清、文字要美、发心要大”四方面陈述,这就是条理。像《修道者如何学佛》这样超过八万字的长文,就有提纲,全部不超过一百字。


我写了“四观”、“二防”,我知道“四观”指的是“观佛法,观社会,观家庭(家族)、观自我”,“二防”指的是“防出偏、防入魔”。“四观、二防”,仅仅四个字,展开讲述何为“四观、二防”,理法的要义何在,会用数千字乃至上万字。


写文章要有调理,没有条理,说明自己理路不清。写诗文可以靠灵感,写佛道之文靠定慧。有了定慧,有了条理,在写作中不时会有灵感,这时的灵感本身被定慧所摄受。条理本身是定慧的体现,条理不清晰,即是定慧不足。


佛教的“因明学”包含高深的逻辑学,多重的思辨、细致的逻辑、清晰的条理、完美的次第,读读《瑜伽师地论》、《清净道论》,就会知道这样的大部头著作,条理何等清晰,非圣者不能为也。


很多伟大经典如《华严经》、《瑜伽师地论》,精细的条理,严密的次第,非人为所能构建,皆是大圣者般若智的真实流露。没有证到实相见到本性,不能在法界纵横无碍者,无法构建如此庞大的贯通三界十方的理法体系。凡夫的智慧不管你是何等高明的哲学家,都不可能构建那样的伟大的修学与解脱道体系,不可能纵横无量劫,上下十方界。


写作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给《益生文化》写过上百篇“卷首寄语”。这些文章是《益生文化》读者所喜欢的,这些文章都是三思而后成的。《修道者如何修学》虽在今年九月成文,但是,这篇文章在我心中酝酿了很多年。


即便最近写的《修道者》系列,在我心中酝酿了一年多。机缘到了,我便把这些文章写出来。即便写《修道者》系列,我也把每篇要写的文章的标题写在一个本子上,写完一篇,勾掉一篇的标题,表示完成了此文。


这些文章整体是个体系,从修道者者如何读书、如何交友、如何拜师、如何读经典、如何居家、如何实修、如何写作、如何破除迷信等等多方面讲述修道之理,讲述修道者应该做好的最基本的功课。这些文章本身就构成条理化的系统。这个系统,是我用一年多的时间构建的。“莫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第三,文字要美。语言文字要优美,这是写弘道之文最基本的要求。文字华丽是美,文字质朴也是美;文言能展现美,白话能流动美。文字般若也即文字慧,是实相般若的外现。


能用优美的文字表达高深的道理,能用质朴的文字让人通达精微的道理,做到“极高明而道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这需要学养,需要修养。修行之素养即是修养。六祖大师一字不识,开悟见性后,开示佛法,言言皆道,句句皆美。


《六祖坛经》充满着简洁、质朴的气息,六祖的那些偈子,都是美妙的诗歌,美在开示心性,妙在解脱生死。历代高僧的偈子,说法的法语,也是美文,读读《五灯会元》即可知道。


当代弘道者中,赵文竹先生的文章非常美,质朴中见华贵,华贵中见透彻,透彻中见实相,实相中见平常,平常中见质朴。很多修道者写的弘道之文,逻辑不清晰,文字不优美,这说明修持境界还没有升华。


文字功底可以训练,般若智慧可以熏修。多写作,多修改自己的作品,就能练习文字般若的境界;多读经典,多参究心性,多修定慧,多发菩提心,文字里自然会流露智慧与清凉。


我从小喜欢文学,写过上千首新诗、散文诗,这些写作经验,融化到我写佛道之文里去了。我读诵过上万篇古诗词,读过数百篇古文,读过数百部古书,古文的典雅,用词的精炼、造句的讲究,自然融化到行文里去了。我非常看重文笔之优美。举两则例子,在《修道者如何通过艺术修身》里提到我对禅画《秋色万点金气浓》和《天地有春秋》的解说。


《秋色万点金气浓》在博客里贴出时我写了一段文字:


“修改后的《秋色万点金气浓》,画面加了白鸽群,则生气满纸。此作,有现代气息。秋在五行为金,秋气亦金气。我取意于丹道之金气也,则金气即元气。画面中小屋里有人打坐,或参禅,或炼丹,任人遥想。


色彩斑斓的大山里,秋声随鸽声而动,至人之心寂然,山川之气流然。远山密林以点而画,底蕴是泼墨,而近处有树木可辨,左边留白以透气。此画法也。兴南子虽非画家,此理早通,画时并不预想,无思无虑,信笔天成,自有妙趣。”


这段文字里,“色彩斑斓的大山里,秋声随鸽声而动”,是散文或者散文诗的笔法,写出了画面的动感。“至人之心寂然,山川之气流然。”这是文言笔法,古雅可观。


在《天地有春秋》这幅画下,我写了如是解说文字:


“寂静的湖面,因为僧舟的划动,泛起了涟漪。灿烂的桃花,开遍峰峦叠嶂,那座古寺,若隐若现。瀑布流泉,万古如斯。闻音清净,道者自在。这里,春秋易度;这里,韶华易去;这里,‘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那个玄妙的禅道,已经悟得了吗?修道的人。


“寂静的湖面,因为僧舟的划动,泛起了涟漪。灿烂的桃花,开遍峰峦叠嶂,那座古寺,若隐若现。”这是散文笔法,而“瀑布流泉,万古如斯。闻音清净,道者自在。”这是文言笔法,四字句式,简练有味。“这里,春秋易度;这里,韶华易去;这里,‘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那个玄妙的禅道,已经悟得了吗?修道的人。”


这是散文诗的笔法。解说词不过百余字,文笔优美,意境亦美,颇含禅意。我的文章里经常有很多段落写得优美,或者像散文,散文诗,或者是文言体。这些文字功底是我用三十年的时间锤炼的。


爱好写作的道友,要锤炼文笔,尽量以纯正的汉语写作,表达汉语的美,以汉语的美体现修道境界的美。《维摩诘经》之《观众生品》云:“言说文字,皆解脱相。所以者何?解脱者,不内不外,不在两间。文字亦不内不外,不在两间,是故舍利弗,无离文字说解脱也。在大成就者,文字般若也即是实相般若。


第四,发心要大。发心要正,发心正大光明,发菩提心。不发菩提心,难有大成就。真要写作以弘道,就一定要发心。我写博文,是发了大心,发了大愿,愿意通过写博文弘扬国学,传播正见。这样的发心下,三年多一直如是写作。


因为发心、发菩提心的缘故,写作自然就变成了我的修行,我的文章也会变成法界智慧的出口。这方面,我努力像前辈老师南怀瑾先生学习,也向赵文竹、洪启嵩、雪漠这些老师学习。他们都把文章变成了载道的工具,他们都有伟大的发心。


发心广大,则心量广大;心量广大,则文章格局自大。明末高僧藕益大师说:“有出格见地,方有千古品格;有千古品格,方有超方学问;有超方学问,方有盖世文章。”藕益大师首重见地,而大师有千古品格,有超方学问,更有盖世文章。


大师的《灵峰宗论》不仅是佛教正见之论,也是佛教美文,文字般若的境界非常高。南怀瑾先生的《禅海蠡测》,文笔优美,见地纯正,说理清晰,都是南夫子证量的外现。


而夫子著《禅海蠡测》,有着伟大发心,一是,当时一些文人如胡适先生等,不懂禅学,且要“胡评”禅学和禅僧,引起了当时台湾佛教界和学术界的争议;二则,当时日本的铃木大拙在国际上大讲似是而非的禅学,引起了不明真相、不懂禅学的洋学者的热切关注,西方人只知禅在日本,不知真正的禅在中国。


南先生发心著此书,旨在正本清源也。《禅海蠡测》,概述禅宗的历史、流派、修持,以及禅宗对中国文化的重大影响,还从比较学的角度出发,将禅与丹道、宋明理学、现代心理学、西方哲学等做了比较。


我读过西方著名心理学家弗洛姆写的关于“禅与精神分析”的著作,这位伟大心理学家根本不懂禅,连“文字禅”都不懂,他所谓的禅,恰恰是铃木大拙的似是而非的“变种禅”,不是真正的“如来禅”、“祖师禅”。


南先生的《禅海蠡测》,见地正、调理清、文字美、愿心大,值得每一个学禅学佛学习国学者研读。好佛道而立志以文弘道者,向南怀瑾先生学习,以南师为楷模,在能进益于道矣。


写作能净化作者的心灵,能提升作者的人格、境界。写作是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写作也是一种倾述,写作更是一种觉察、观照,天长日久,自己的心灵会在对话、倾述、觉察中得到净化。写作也是作者自知的过程,人能自知,就能知人;人能尽己性,就能尽人性,尽物性,从而在写作中提升自己的人格、境界。这样,写作会是一种修行,写作自然会达成“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的境界。庄子的文章如斯,历代那些伟大禅者的文章如斯。


写作是作者穷理、化理、用理的过程。穷理之后,才能化理;化理之后,才能自如用理以解决现实中的自他问题。苏东坡在《上曾丞相书》中说:“凡学之难者,难于无私;无私之难者,难于通万物之理。”


对于修学佛道者,由好学、发心到无私,到通万物之理,是必然之路。“好学、无私、通万物之理”,是佛道成就者著述所具备的。我们也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好学是入手功夫,无私是做人境界、完美人格;通万物之理,即是道证法身,开悟见性。


禅宗虽然说:“诸佛妙义,非关文字。”诸佛妙义在大宇宙中流动,在心灵中蕴藉,诸佛妙义虽非文字,且不离文字,因为:道非文字,离文字则世人难以明道、传道、显道(微信公众号:陈全林)。正如张伯端真人所言:“原其道本无名,圣人强名;道本无言,圣人强言耳。然则名言若寂,则时流无以识其体而归其真。是以圣人设教立言以显其道,故道因言而后显,言因道而返忘。”


体得此中三昧,则知吾佛说法四十九年而未尝说一字之真义矣。



淘宝小店网址:https://shop101899225.taobao.com/ 淘宝店铺名:益生文化)(长按店铺网址可复制)。望喜爱国学者购买阅读,支持博主在民间弘扬国学,是善举,也是修行。因为,国学是大家的事业。

 

本店出售陈全林手书各体《太乙金光神咒》及禅诗、丹诀、禅画、镶名诗(镶名诗可以定制)以及陈全林《悟道录》、《生活禅》等(皆可签名)著作;出售张玉仙老师龙凤天书;出售著名书法家王继昌、李忠集、吴德华、霍亚斌等所书《太乙金光神咒》。欢迎选购。

 

2015年《益生文化》合订本,可以作为春节礼品馈赠亲友,送健康道之理法,送解脱道之法诀。(淘宝店铺购买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525517303604,长按网址可复制)欢迎加入“国学交流QQ群”:513770196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以直接进入陈老师的微店折扣专区。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