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南关:七寸子送吉庆!

离石弹唱视频2018-04-15 20:24:29

       点上面每天看离石弹唱!

  电上不来了,可能要晚点更新 正文 “这可怎么办啊?这小子会去的话说不定会再次寻死!”陈渲急得直跺脚,这死一个学生对她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两年的新人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 夏将手举起,严肃异常地说:“我对三清道尊发誓!” 最后夏说道:“这个故事中的爱欲魔女其实就是墨瑶,这还是以前我和她聊天时,她讲给我听的呢。” “也只有这个法子了。”陈渲很是无奈地点点头,然后去准备相关事宜去了,而夏则是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嘴里轻歌浅唱道:“身同梦幻非真有,事比流云不久留。既能洞达须刚断,烦恼魔空过即休……” “唉……算了,这是刘肖的命不好,怨不得别人。”陈渲也知道上次夏被下凡的波旬打得进了医院的事情,这还是用五鬼王凝聚的临时化身外加五子同在,要是真正的分身临凡而夏又只有一个人,那夏就不用等他来找自己了,还是直接抹脖子来的痛快些。 下午上课时,夏通过玄阳破虚眼观察了一下刘肖,发现他这时候还真适合出家,因为他已经心如死灰了。 三天之后,从接骨医院出来的刘肖渀佛大彻大悟一般,站在夏面前的时候表情比石像更死板,而且语气也平淡得不得了:“你带我去找七宝罗伞,我要出家。” “瑶瑶,他已经晕过去了,听不到你说什么。”夏连忙上前把墨瑶拉起,然后快步跑开:“我们现在还是在学校里面,你这样很容易制造围观事件的,我可不愿意让这么多人看我老婆。” 陈渲皱了皱眉,用那种摆明了怀疑你的语气问:“真没有?” 陈渲连忙扭头:“什么办法?” 不过夏毕竟是仙人,简直金口玉言,上课的时候刚刚想了一下刘肖死了好,当天晚上的刘肖就因为喝敌敌畏而被送到了医院里面,还好发现得及时给抢救了回来,要不然夏就要“梦想成真”了,而陈渲也要因此而受牵连。 夏压低了声音:“我给你一个忠告,还是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吧,我看他现在已经是精神不正常了。” “夏同学,你出来一下。”领头的陈渲出来之后就将夏提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问:“韩薇被人掳走了?还被人下了法术,真心出了家?” “出你妈!”夏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墨瑶就抬起了,将刘肖踢出了七八米开外,然后墨瑶大踏步上前,指着昏迷不醒的刘肖厉喝:“以后再敢在我面前提关于佛教的字眼,老娘就把你扔到河里喂王八!” 于是夏就将这个墨瑶也lou了lou脸的故事娓娓道来:以前佛陀为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在菩提树下悟道,身放四万八千重大光明,照得血海深处的波旬惶惶不安,派出了自己的三个女儿——贪欲、乐欲、爱欲,去阻挠释迦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是这三位修罗公主在释迦摩尼面前竭尽种种妖娆之态之状,可是释迦牟尼此时的心性犹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对魔女的诱惑之举毫不动心,反而出手赶跑了这三位修罗族公主。波旬听说此事后,又加上做了连得三十二种恶梦:梦见宫殿震动忽然失火;墙壁颓落尽为瓦砾;尘土坌乱秽恶充满;象马倒死鸟羽毻落;泉水枯干树木摧折;身体寒热面貌销黄;咽喉干燥喘息不停;衣裳垢腻天冠堕落;天主号哭魔军忧恼;魔子大叫魔民逃散;刀仗损失乐器破坏;左右远离朋友仇怨;玉女赤lou诸女啼哭;心绪昏乱恐怖不乐;仙言不吉神唱不祥;诸方驰走无处自在,魔王一夜之间得这么多的不祥之梦,内怀恐惧心意不安,对释迦更是忌惮到了极点,于是亲自出手,竭尽魔功变幻诱惑之能,以小千世界之术演化红尘万象,妄图以此来诱惑释迦摩尼贪恋红尘,可是这也没能阻挠释迦摩尼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佛,于是这场佛与魔的较量就以波旬的败阵而收尾了…… “韩薇是一个女的好不好,而且那七宝罗伞就是故事中的那棵菩提树受佛荫所化,这把破伞也不会看着墨瑶施展魔法,况且就算施展了也有应对之策的。”夏的脸突然变成了苦瓜脸:“所以说,要想对付七宝罗伞,就必须请得墨瑶他爹下凡……” 夏和墨瑶越走越远,但是都没有转头看一眼那个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螃蟹一样吐白沫的可怜人。 墨瑶仰起下巴哼了一声:“算你会说话!” 陈渲摇头:“不知道。” 夏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阴森:“不知你是否听过释迦摩尼在菩提树下成佛的故事?” “不不不不,我们还是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夏笑眯眯地看着陈渲:“我相信波旬魔王肯对会对七宝罗伞很感兴趣的,魔门对佛门的仇恨相信你在墨瑶的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吧?与这相比,波旬对我的仇恨简直不是事!所以说,只要我帮助魔王收取七宝罗伞,他还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说不定还会与我言归于好。而且就算他动手伤我,我也不是没有后招和后台哦。” “其哀莫大于心死呀。”夏暗自叹息一声,但是也没有再管这行尸走肉的死活,死了倒干净了,死了也解拖了,死了也就不用夏来应付这人的纠缠了。 在刘肖喝敌敌畏了两天之后,前来看望的夏站在病房门外,看着床上哼哼唧唧的刘肖,夏叹息着念叨了一句,脑中不禁想起了一句不知道从那本经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一切恩爱会,皆由因缘合。会合有别离,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lou。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墨瑶的来头这么大啊?”陈渲听得脑子都有些迷糊,然后问道:“那你是准备让墨瑶故技重施,来诱惑韩薇还俗吗?” “可怜……可怜……”夏摇着头低声念叨,其声音之低只有自己能听得到,因为赶来一起看望病人的同学有很多,让任何一个人听到都不好。 “你知道了还问我?”夏点点头:“现在韩薇的情况很棘手,反正我这次是真没了法子,众生皆有佛性嘛,现在这韩薇的佛性就被人引了起来,我还能强逼着人家还俗不成?” “等等!”夏唱到最后一句中的“魔”字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然后出手将陈渲拉住:“我想到办法了!”!!极品狂少 作者停电上不来了,可能要晚点更新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