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我只请了七天假,你死不死

提耳2018-06-13 06:18:01



独生子女面对父母病榻的绝望,恐怕别人想象不来。


老人倒下来,用人用钱都可以榨到干干净净。北方相对传统些,还有大家庭帮衬,堂兄堂姐还会来往,无论金钱上亲情上都热络些。南方人情上已经进入发达国家模式,但是经济上还在发展中国家,老人的思维观念还在80年代,社会保障只能呵呵。冲突恐怕更大。


拿上海来说,人情已经淡漠了,基本只以小家庭为主,别说堂的表的,就连子女一旦成婚,就视为独立经济单位,这在传统的北方,是无法理解的。我妈姊妹八个,最大的大姐为了照顾底下七个弟妹一直拖延婚期。因为一旦她有了小家庭,就不再好把自己的收入拿出来供养自己的弟妹上学。因此在上海父母和子女家庭之间如果有经济往来,通常都是明账借条。


插一段题外话,以前听说盗墓的都必须是父子档,儿子进墓穴,父亲把绳子。因为没有不管儿子的老子,有的是丢下老子的儿子。我只能说,那恐怕不是发生在独生子女政策的今天。在普遍独生子女的心理状态下,不仅仅是身为独生子女思想模式发生颠覆,父母也在潜移默化。


我见过一对父母,独子病倒,他们并不是如我们所想倾其所有救独子性命,相反的,他们冷静评估救回来的可能性以及博弈成本,然后小心翼翼的措辞并保持距离。我想大约比老无所依更绝望的是遭遇父母的遗弃吧。对人性,我是那种深深的绝望。


用钱倒还好说,总之就是倾其所有。


人都要死的,要么得癌死,要么老年痴呆死,你得选一样。科学上是没有老死的。说得了绝症不治了那是70后80后的想法,满清十大酷刑就搁在医院里,我们见过了,肯放手。老一辈的人吃了一辈子苦,不舍得吃肉不舍得吃菜,人生最后一程你还叫他不舍得吃药,是做不出来的。



我一老友,他心理发育得迟一些,父亲却倒下得早了些。大学时父亲查出肺癌,从确诊到大限,不过一个春节的跨度。到后期父亲已经深度昏迷了,他妈只会哭,他也不知所措,独生子女都是突然被动成长起来的,整个丑陋的世界拎起来啪一下狰狞地摔在面前。I


CU病房一天3000块,医生冷冷问他:还救不救?他急叫:救啊救啊!到了第七天亲戚已经不接他电话,根本是没有一点钱可以拿出来,知道结局没差,他的回答开始犹豫了。


他说最后那天他说:不救了。


医生护士忙着撤管子收拾,他却分明看到老父流下了两行泪水。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这个决定,因为父亲的泪水是不甘心,也是怨恨吧。杀死父亲的不知是那疯狂的癌细胞,还是“不救了”这三个字。


砸锅卖铁也许才能偿还父精母血的恩情吧。


用人大概是独生子女最大的尴尬和无奈了。


父母病榻前你该怎么办?回去上班挣钱吗?不上班照顾吗?大多老人倒下时子女事业上刚到瓶颈,膝下子女幼小,如果还有另一房老人能帮忙带带孩子,至少还能下班了来匆匆看一眼,跟医生问问情况,陪老人一起吃一顿晚饭,偶尔陪一夜。不然,各种捉襟见肘,各种绝望。


那个说:“我就请了一周假,你到底死不死”的儿子,他还有其他选择吗?预产期就算迟迟不过一周,大限之日谁知道要多久?我那老友,他老父脑梗老年痴呆半身不遂倒下,一躺就是八年。公司可不会因为你爸要死了就招一个临时工来顶替你的。


我有个朋友,她老父倒下时她魂不守舍,上班也是各种漂移,每天除了哭就只知道去ICU门口坐着。公司老板不干了,老父要死遥遥无期啊。还好老人懂事,一周后驾鹤西去了。她肿着眼睛回了公司等待她的就是一封warning letter.


GDP可等不了八年。


中国对于告别,如果能像准备吃饭一样郑重该多好。


如果老人能为最后的结局做些准备,钱用多少,人怎么安排,也许子女会自如些。遗憾的是太多老人躺倒了只能泪汪汪看看孩子,又心疼又自责又内疚又有强烈求生欲望。活活把子女给撕成血淋林几千条了。没什么比力不能歹更痛楚了吧。


说句残忍的话,人生处处拘禁不得志恐怕面对死亡愈加难撒手一些,自己怕是亏了。



我的阿娘是我的灵魂导师,她病榻上自如的很。早几年她跌断了尾骨住医院我还在大学时代,去看她时,她一见我就哭了,吃痛委屈的,那时我还不太懂事。


等到了大限之日,她从容许多,换成我哭了。她说:毛主席也是要死的。治过了,治不好嘛~她说不好太伤心,要欢欢喜喜的。我埋在那一双抚养我长大的手里,不肯抬起头来。


我录了长长长长的我和她的对话录音,但是却再也不敢听。但是,感谢她的智慧,感谢她的从容赴死,没有留给我两行泪水,没有留给我万劫不复永沦黑暗的困境。


当然如果轮到父辈,局促压力与祖辈是完全不同的。毕竟面对父辈我们是直接责任人,躲都没地方躲。


中国人说:成王败寇,心理学说:结局决定性质。倘若人生告别时一片残垣断壁,你是很难给自己盖上幸福这个戳的。


你还可以阅读

——

Frau,德语,意味女士、太太。Frau Sarah,三枚果子的妈妈,葡萄酒品酒师,旅居德国。属宇宙奇葩磁石体质,座右铭:人生不息,狂奔不已。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