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看看谁说谎言会揭穿

走出苦海2018-07-10 22:38:10

《邪箭呓语》

——破斥藏密外道多识仁波切《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陆正元著

 

第四节  诸法无我法印与我见

第一目  诸法无我法印与断我见之正理

众生沦堕三涂、流转生死最重要的根本即是我见,即执着五受阴为我,因而广造作身口意业,于五阴坏灭之时,无法安住于第八识如来藏独存之境界,故生起中阴身再次受生,或因造极重罪业,不生中阴而直入地狱。同样地,解脱道之修证亦是要以断除我见为基础,如初果须陀洹即是已断除了身见、疑见、戒禁取见等三缚结;身见即是我见、萨迦耶见,以五阴身为我故。

如《杂阿含经》卷三(六二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谓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于五受阴生我见系着,使心系着而生贪欲。比丘!多闻圣弟子有慧有明,于此五受阴不为见我系着,使心结缚而起贪欲。」

我见中最难断除的即是六识身,如《杂阿含经》卷五第一○九经:云何见识即是我?谓六识身:眼识,耳、鼻、舌、身、意识身。于此六识身,一一见是我,是名识即是我。

前已举证 世尊于诸经中不断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因为意识正是摄属于五阴中之识阴,「执着意识心为我」正是生死轮转之根本。众生长劫以来由于无明覆障,尤其是以意识心的各种变相为我,故不得解脱;应了解世间真谛,即色、受、想、行、识等五阴皆是无常、苦、空、无我,不应爱乐、摄受、保持,甚至应当断除对能觉观之意识的自我贪爱。

如《杂阿含经》卷一一第二八二经:【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速灭,圣弟子如是如实知。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是则寂灭,是则胜妙,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譬如力士断多罗树头,如是意、法缘,生意识,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尽灭,所谓为舍;得彼舍已,离厌、不厌。阿难!是为贤圣法、律,为圣弟子修诸根。】

《杂阿含经》卷三第六八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常当修习方便禅思,内寂其心,如实观察。云何如实观察?如实知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云何色灭?受、想、行、识灭?缘眼乃至色,眼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乃至纯大苦聚灭。如是耳、鼻、舌、身、意,缘意及法,意识生;三事和合生触,触灭则受灭、爱灭,乃至纯大苦聚灭。是名色灭,受、想、行、识灭。」】

《中阿含经》卷五六第二○五经:【阿难!如是比丘若有所觉,或乐、或苦、或不苦不乐;彼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彼如是观此觉无常,观兴衰、观无欲、观灭、观断、观舍已,便不受此世。不受此世已,便不恐怖。因不恐怖已,便般涅槃: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由上述所举之圣教经文,可清楚了知意识是藉意根、法尘相触为缘而生之法,生已速灭;当如实照见因缘所生之意识虚妄不实,因此三界中根本没有「纯意识」的事例,因为意识存在时,必定要有意根、法尘作俱有依才能生起及存在,不能独自存在,所以三界中根本没有多识仁波切所说的「纯意识」;而且 世尊也说一切意识都是由本识藉意根与法尘为因缘而出生的,由此证明意识乃是缘生法,乃是无常性、缘生性的;多识竟然还要狡辩有「纯意识」可以独存不灭,可见多识仁波切的我见极为深厚,此世根本没有证初果的可能;既不能证初果,就是还没有证得声闻果,依密宗道次第的说法而言,多识是没有资格学密的。唯有从来不于六尘起觉观之如来藏本识,是【无烦无热、恒、不变易法】(《中阿含经》卷五四),才可能常住与独住无侣,这也是正觉同修会中目前四百余人都已经实证,并且也都同样如此现观的,所以如来藏阿赖耶识不是多识所说的「虚构的」;反而是多识自己所说的常住不坏而可以独自存在的「纯意识」,才是「虚构的」,因为三界中根本没有哪一种意识是可以独住而不间断的,所以多识的说法正是贼人大喊屋主是贼。自命为学佛人而作贼,不思自省,反而捏造莫须有「纯意识」来诬指屋主是贼,是为世间大贼。真学佛的人必须求证第八识心,于断除三界贪爱等法修行满足时,则能无有恐怖,安处于如来藏独存之涅槃境界;真学罗汉法的人仍必须信有第八识心,则五阴等法不再出生,心中无断灭空的恐怖,是为无余涅槃境界。所以前举多识仁波切于《破论》中说:「如果这个理论能够成立,又有一个『纯意识』的事例了。」就可以证明多识仁波切是多么无智慧,而这种喇嘛、活佛、仁波切在藏传佛教中却比比皆是,何以故?藏传佛教本身的法义就是外道本质故,所宗皆属六识论邪见,违背圣教、正理故,亦违背法界事实故,而其所修之法确实与佛法的实证全然无关。此六识论邪见不除,解脱永远无期,尚不能断我见取证声闻初果,遑论取证第八识而转成无垢识得以成佛。何以故?谓世间从无不能证得无垢识的佛。

不仅 佛陀如是开示,龙树菩萨亦同作是说:修行人透过暖、顶、忍、世第一法等四加行,如实观见能取之六识与所取之六尘皆虚妄不实后,断除我见等三缚结,是为初果;烦恼渐薄,是为二果;断除五下分结,是为三果;断五上分结,是为四果成阿罗汉。当入无余涅槃之时,则是要灭尽五受阴而不复相续的。如《大智度论》卷二三:【行者于暖法、顶法、忍法、世间第一法,正智慧观,远诸烦恼,是名离想;得无漏道,断诸结使,是名断想;入涅槃时,灭五受众,不复相续,是名尽想。断想,有余涅槃;尽想,无余涅槃。】

另外再举大阿罗汉舍利弗之语为证:《中阿含经》卷七〈舍梨子相应品象迹喻经第十〉中,舍利子如是云:【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诸贤!若内耳、鼻、舌、身、意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诸贤!内意处及法,意识知外色法,是属色阴;若有觉,是觉阴;若有想,是想阴;若有思,是思阴;若有识,是识阴,如是观阴合会。】

对于意识心之无常生灭,弥勒菩萨有更详尽的说明,当有根破坏、境不现前等八种因缘时,六识心是无法出生的。而且在无心睡眠位、无心闷绝位、无想定位、无想生位、灭尽定位及无余依涅槃界位等六种情况,六识心是不现前的。这些都是诸佛菩萨亲证之现量境,是至教量、亦是法界的真实理。如《瑜伽师地论》卷一三:【生不生建立者,八因缘故,其心或生,或复不生,谓:根破坏故、境不现前故、阙作意故、未得故、相违故、已断故、已灭故、已生故,心不得生;由此相违诸因缘故,心乃得生。此中若具生因缘故,心便得生,名有心地;若遇不生心因缘故,心则不生,名无心地。

分位建立者,谓除六位,当知所余名有心地。何等为六?谓无心睡眠位、无心闷绝位、无想定位、无想生位、灭尽定位及无余依涅槃界位;如是六位,名无心地。】

从这一段根本论的论文中,就已经说明很清楚,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说「无余依涅槃界」乃是无心地(无意识心的「境界」,「地」即是「境界」),也就表示无意识心时仍非断灭境界;因此「无余依涅槃界」既然不是断灭,那还剩下什么?这是藏传「佛教」应成派中观师,譬如印顺、达赖、多识仁波切……等人都无法回答的。因为无余涅槃界中还有如来藏,乃是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独自安住的「无境界」之境界,名为「无心地」,即是无意识心而非断灭空的「境界」。这已显示第八识不是多识仁波切所说的「虚构的」妄想,而是法界中的实相,是唯有菩萨摩诃萨才能实证的,而正觉同修会中目前已有四百多人实证了。

第二目  藏传「佛教」外道法背离诸法无我法印

由上述经论所示,可知包括色法乃至意识心等五蕴法,皆是无常、生灭、无我之法,于因缘不具足时,即无法出生,于无余涅槃时皆已灭尽。此中最难断除的,正是以能了知六尘相乃至定境法尘之意识心的自我执着,祂是一切凡夫所无法断除、亦不愿断除的,深怕「我」灭失不见故,恐惧失去「我」故,不能现观无我法而不能证得声闻初果。强力主张六识论之藏传佛教外道正是此中最具代表性的,始自其所谓之「观行」终至「无上瑜伽」,甚至是虚妄想像的中阴种种修法,无不是由执着意识心为我之我见而生之妄想,完全与解脱道的无我法观行无关,当然就完全背离佛法之「诸法无我」印。

如达赖说:「没有先前的心续,就不可能了知。因此,没有先前的意识,就没有后来的意识。以此方法,可说没有第一识。同样地,也没有心续的止息。」「我的心意识其本质是光明而且了了分明的,为什么它的本质如此?没什么理由,它本来如此。」「任何一个片刻的心意识都需要有上一刻意识的因。因为如此,我们认为心意识是无限而且无始的。此一立场似乎比较少矛盾。」由达赖诸书中所说,以及上面列举的三段文字,即可知达赖其实和世间凡夫完全没两样,同样坚执「意识我是不生灭的,是从无始以来就存在的,也没有止息的」,落入常见外道的邪见中。更可明确知道:假藏传佛教诸师完全是背离诸佛菩萨之圣教:「意识是因缘所生,亦是可灭尽的。」乃具足邪见的常见外道。依假藏传佛教理论修学,完全无法断除我见;信受其说法,则将永远不得解脱,反而会造下毁谤三宝之重罪,则将长劫轮转于三恶道中。而且达赖喇嘛还说「此一立场似乎比较少矛盾」,这里倒要请问假藏传佛教喇嘛与六识论的支持者,「比较少矛盾」是有矛盾?还是没有矛盾?但是佛法中有三乘菩提,这三乘法义从来都不曾有矛盾;只是达赖同于一般众生产生错解,并自己承认以六识论的说法来解释佛法时会有矛盾,因此藏传「佛教」当代最高法王讲出这样没有智能的话,可想而知其他藏传佛教的喇嘛、活佛、上师、仁波切、格西……等,下至多识仁波切等人又是怎么样的情形,自然是等而下之了!还敢号称假藏传佛教为最究竟的「金刚乘」,其实达赖、多识……等假藏传佛教乃是外道本质的喇嘛教,非佛教也。

多识仁波切有的时候也自相矛盾地承认意识乃是因缘所生法,而于其书中表面上好像不敢违背经典,而说意识等六识要依于五根、五尘而生,譬如说:

【实际上,心非独立存在,「心因境生」,心的存在依靠内色五根和外色五境的存在和作用的观点,才是经部、毗婆沙、中观家的共同观点。】(《破论》页三九)

【如无色,眼晴便看不到色。实际上是无色眼识不生;无声耳识不生。】(《破论》页一九四)【色和识都是有为法,凡是有为法都是无常法,只有剎那住,哪有常住?】(《破论》页一九一)

【如《俱舍论》引契经说:「识二缘生,其二者何?谓眼及色。」「以识起时,必有境故,谓必有境,识乃得生,无则不生,其理决定。」「根境相助,共生识等。」「识从二因缘生,所谓眼(根)、色、乃至意法,名十二入。」】(《破论》页一九四~一九五)

藏传「佛教」等喇嘛如多识等,他们为了要让众生知道他们是「佛教」,因此为了吸收信徒时也不敢太违背圣教,因为这是圣教上明文所说,故表面也不敢相违。多识虽如是说,但其实这些都是多识掩饰欺人的不实之词,只是想要先拉人进入密宗而说的表面话语;因为所有假藏传佛教之法皆是依于意识而建立,皆是主张意识常住不坏的邪见,乃是否定八识论而建立六识论的观点;所有藏传「佛教」喇嘛们都和达赖一样,都认为「意识由前面之意识所引生,意识可独立存在,意识是可由过去世来至现在世,亦可由现在世去至未来世而成为根本识」。故多识于其书中亦如达赖一样处处充斥着这一类意识常见,兹略举如下:

【凡讲轮回的都讲意识的转世,意识受无明和行业的熏染入世投胎,与父母的因缘相合变为胎中的新的生命。……意识与色(物质)属异类,意识不能生色体,色体也不能生意识,父母的精血属物质色,故是胎儿的色体的成因,不可能是胎儿意识的前因。同类相生故,意识的前因应是意识,故可以断定:胎儿的意识的前因是前世的意识的续流。这便是意识转世说的理论根据。】(《破论》页一一三)

【佛家认为生命是连续不断的流,和现世的意识一样前后相连,不能中断。从今天的意识生自昨天的意识,就可以得知今世的意识生自前世的意识。既然有前世的意识,也就有后世的意识,因为今世就是前世的后世。认识这个问题对佛教来说非常重要。】

多识仁波切于上举文中大大方方、毫无遮掩的招认藏传佛教──喇嘛教六识论常见外道之见解。由多识这二段话,即可明显知道多识之意为:「意识是自类相生的、相续不断的,可贯通三世,可由此世去至未来世。」事实上,在 佛陀正教中,从不曾有过「意识可去至未来世」之说法,因为这是违背法界真理故。若照藏传佛教之邪说「意识可去至未来世」,且「心意识其本质是光明而且了了分明的,本来如此的」,则任何有情于入胎之后,皆应当仍有前世意识住胎存在,且是了了分明的;所以住胎时,不但应该知道所有过去生之事,且在胎中应该了了知道住于母胎中及发育的所有状况;不论是号称法王之达赖或少闻寡慧的多识,都应该同样一出世即可说话,并且不需其他人之教导,即可延续过去生所学、所知之事。可是事实上,世间除了少数且极难值遇之已成就意生身,而能正知入胎、住胎、出胎之三地满心以上大菩萨,方有此等隔阴无昧的功德外,包括主张意识可以入胎、住胎、出胎的达赖与多识在内之绝大多数有情,都是无法做到的。这已证明意识是无法住胎而来到这一世的,证明意识的存在永远都是只有一世。

且意生身之成就,仍是要于七住位见道、证悟如来藏具般若中道总相智之后,于三贤位努力修学相见道之别相智,并努力净除根本烦恼、随烦恼之现行及种子随眠,永伏性障如阿罗汉,并发起菩萨十无尽愿,方能进入初地修学道种智;如是具初地无生法忍之后,进到三地满心位时,方能逐渐成就意生身而远离胎昧。相较于此,诸如达赖、多识等所有藏传佛教外道诸师,既然一向皆执着虚妄意识为我,当然是我见未断之凡夫;而彼等既然一向都否定如来藏,当然不可能证得般若总相智,更不可能了解意识无法去至未来世之道理,只能不断执着意识我见不肯放舍,永远流转生死。多识仁波切又言:【无论是佛身还是众生身都是色身,无论是佛的意识还是众生的意识都是识。色和识都是有为法,凡是有为法都是无常法,只有剎那住,哪有常住?《楞伽经》一切佛语心品云:「大慧菩萨白佛言:世尊,诸识有几种生住灭?佛告大慧,诸识有两种生住灭。非思量所知,诸识有两种生,谓流注生及相生;有两种住,谓流注住,及相住;有两种灭,流注灭,及相灭。」

这里说得非常清楚:第一,诸识是有生住灭的有为法;第二,诸识并非色等所生,是「识相生」;前后之剎那识,相续不断,如水流注,故又是「流注生」。说阿赖耶识者,莫不以《楞伽》为宗经。而《楞伽》明确指出,识有生住灭、非常法。】(《破论》页一九一~一九二)

多识在此想要修饰藏传「佛教」常见之谬见,而强辩说「意识是无常法,没有常住,只是剎那住」,想要以此掩天下人之耳目,却没有智慧了知这个说法已经与自己前面所说的意识常住不坏的讲法互相矛盾了。其实无论意识是常住抑或剎那住,重要的是,众生正是因为有深执意识为真实我的我见、我执,所以才会不断在三界轮转不息,永远无法灭除生死痛苦;佛陀依法界正理开示众生意识是生灭无常、无我法,当深入观察意识虚妄,才能证得解脱自在之涅槃法。多识完全不懂这个正理,然后又在其后之文中作手脚,将 世尊所说「由于有根本识——如来藏之存在,八识识种『流注』及所显现之『相(音:向)』有生、住、灭等法相」之开示,攀缘曲解为「识自身会相(音:香)生」。由多识这种欲盖弥彰之作法,再次印证藏传「佛教」外道诸师是完全不信受佛宝、法宝的,也完全违反四依法,只是用尽各种手段来歪曲事实,自欺欺人。且由多识之辩解,很清楚的知道他根本无法放下对意识的执着,正是完全违反「诸法无我」法印之外道。关于《楞伽经》中 佛陀对大慧菩萨开示「诸识有二种生住灭,非思量所知。」的正理,平实导师已于《楞伽经详解》 中有详细的开示,本书限于篇幅的关系不再列举,请读者至各大书局或网络书局请购拜读。

多识又于其书中「明反宗喀巴,暗反佛陀!」一节中说:【(萧平实)又说:「宗喀巴一心要证意识心可以外于身根而独存的歪理,作如是邪说也。」禅宗说:「出口就错。」我看这正应了这个不懂装懂的老无知。〔编案:网络版用词是「老杂毛」。〕

「意识心可以外于身根而独存」之说若是歪理,那整个儿佛说都是歪理了。

一、佛教无论大乘小乘,无不承认三界六道众生之说。「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何谓「无色界」呢?因该处的众生无色身,只有纯粹的意识,以意识的强弱分为四界:即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难道三界之说也是歪理吗?

二、佛教各宗都承认:有色根的众生今生的肉体死亡,意识离体而去,来世尚未投胎,中间有个中阴阶段,此中阴意识既失去旧色体又未取得新色体,也是纯意识状态。难道这中阴也有所依的色身吗?

三、佛教和各个宗教以及各民族民间都有各种神鬼之说,这神鬼但有灵感,无形无色,这未必纯属虚构。佛教称神鬼是无色众生。既然无色,也就是纯意识。】(《破论》页一九八)

在此,又再一次见到多识仁波切所惯用之移花接木不实手法,我们先看一下 平实导师之原文:【宗喀巴一心想要证成「意识心可以外于身根而独存」之歪理,故作如是邪说也。意识心在人间、乃至色界诸天,皆不可能外于身根而独存,必须依附于有根身,方能现行运作;在无色界天,则必须依于四空定之定力及阿赖耶识所持之意根与命根,方能现行存在。宗喀巴所说「外于身根意根而能独自受于苦乐」之说,非正理也。】

平实导师明明清楚说明「意识心在人间、乃至色界诸天,皆不可能外于身根而独存,必须依附于有根身,方能现行运作」,多识仁波切却用不诚实的手法欲让人误以为 平实导师未谈及此前提。而且即使是在无色界天,也不是如多识仁波切所说「只有纯粹的意识」,平实导师也已说明无色界天人「必须依于四空定之定力及阿赖耶识所持之意根与命根,方能现行存在」,这当然也不是藏传佛教外道所知之理。而多识仁波切竟然用这种掐头去尾的手法来诬责 平实导师,这是古今藏传佛教喇嘛们的一贯伎俩,这里又多一证据显示多识仁波切等不诚实的面目。

另外,稍有佛法概念者亦不会如多识仁波切如此信口开河,说「中阴」及「神鬼」皆是「纯意识」状态,因神鬼属欲界六道众生之一,当然也有色身,不是纯意识状态。应往生无色界之有情众生死后则无中阴(又称中有)故。如《阿毘达磨俱舍论》卷九:(界)中有,量虽如小儿年五六岁,而根明利;菩萨中有,如盛年时,形量周圆具诸相好。显然不是多识所说之纯意识,但中有身与神鬼身极微细故,非是肉眼所能见,要有天眼或阴眼方能得见。如《瑜伽师地论》卷一中说:而此中有,必具诸根。造恶业者所得中有,如黑羺光,或阴闇夜。作善业者所得中有,如白衣光,或晴明夜。又此中有,是极清净天眼所行。只有无智如多识「活佛」,才会以己身想当然尔之心态信口雌黄,问出:「难道这中阴也有所依的色身吗?」的无智问题;从这里已经证实:经过专业训练的藏传佛教喇嘛、大学博士生导师的多识仁波切,居然连这种佛教中的基本「知见」都不知道,还敢写出来当证据招摇,如此作法徒然贻笑诸方,也提供另外一则证据,证明喇嘛教中经过正统训练而且严格认证的活佛是如何的「无智」。

所以,多识仁波切所说皆无法证实有外于色体的纯意识存在,故而多识接着说:【以上三点并非我臆造,有经典根据,是佛说。若说这是「歪理」,那不是宗喀巴的「歪理」,而是佛陀的「歪理」;若说是「邪说」,也是佛陀的「邪说」。萧平实诬蔑纯意识存在是「歪理」是「邪说」,是明指宗喀巴,暗反佛陀。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破论》页一九九)

仍然很明显的正是多识仁波切所臆造的歪理、邪说,也是宗喀巴的歪理、邪说,世尊与诸大菩萨们从来不曾这样开示过,多识却栽赃给 佛陀,毁谤说 佛陀曾经如此说,以此来攻击污蔑 平实导师。这就是藏传佛教喇嘛一贯的手法,多识仁波切这样的说法,已显示多识自己才是「明反平实导师,暗反佛陀世尊」,并且是「明攻平实导师,暗谤佛陀如来」,是故意陷 佛陀于说不如实法的莫须有事实中。

多识故意略去四缘中的「因缘」,又不断狡辩说意识可独立存在、去至后世,他说:同类相生故,意识的前因应是意识,故可以断定:胎儿的意识的前因是前世的意识的续流。这便是意识转世说的理论根据。(《破论》页一一三)希望用这样既违教又悖理的说法来证成意识仅有等无间缘即可独立存在,终究无法掩饰其错谬的本质;然而多识之所以必须如此辛苦地扭曲,皆因藏传佛教外道诸法完全是建立在意识之上,众生若了知意识是虚妄法,则藏传佛教所有的歪理、邪说皆将无法成立而毁于一旦。但是,不论多识如何辛苦穿凿拼凑,这些意识不灭的主张皆违反 世尊「意、法因缘生意识」及龙树菩萨【有为法性羸故,无有从一缘生】《大智度论》卷三二之圣教;更是违反法界中法尔如是之理,所以假藏传佛教六识论是永远无法成立的,只能聊供喇嘛法王自欺相愚,以及唬弄愚痴无智之人或笼罩迷信喇嘛教谎言的人罢了,但是谎言终究有被拆穿的一天。

第三目  假藏传佛教四大派外道说「意识可去至未来世」

 佛陀诃责之荼帝比丘的翻版

在《中阿含经》卷五四第二○一经(〈大品荼帝经〉第十)中有记载荼帝比丘因为执着「意识为常,可往生至未来世」之恶见,而被 佛陀诃责之故事,今以略述如下: 

当荼帝比丘对诸比丘说:「诸贤!我实知世尊如是说法:今此识往生,不更异!」之时,诸比丘即诃责他,说:「汝莫作是说,莫诬谤世尊,诬谤世尊者不善,世尊亦不如是说。荼帝比丘!今此识因缘故起,世尊无量方便说识因缘故起: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荼帝比丘!汝可速舍此恶见也!」

但荼帝比丘仍强力执其恶见,而再三说:「此是真实,余者虚妄。」

众比丘见无法令荼帝比丘舍此恶见,就向 世尊禀报,世尊即唤荼帝比丘前来询问,荼帝比丘仍不改其语。

世尊问说:「你所说的是哪个识啊?」

荼帝比丘答曰:「世尊!就是这个能说、觉、作、教作、起、等起的识啊!衪会作善恶业而受报。」

世尊即诃责他说:「荼帝!汝云何知我如是说法?汝从何口闻我如是说法?汝愚痴人!我不一向说,汝一向说耶?汝愚痴人!闻诸比丘共诃汝时,应如法答:『我今当问诸比丘也。』」

随后 世尊即开示说:「我说:『识因缘故起,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犹若如火,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木生火,说木火也;缘草粪聚火,说草粪聚火;如是,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缘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

世尊并说:「此荼帝比丘愚痴之人,颠倒受解义及文也!彼因自颠倒受解故,诬谤于我,为自伤害,有犯有罪,诸智梵行者所不喜也,而得大罪。汝愚痴人,知有此恶不善处耶?」

古今之假藏传佛教(喇嘛教)外道诸师,正是佛世荼帝比丘之翻版,坚执意识可去至未来世之恶见而不肯弃舍,完全背离诸佛菩萨「意识不可去至未来世」以及「诸法无我」之圣教量、圣法印,正是我见最为深重之外道;而今圣教俱在,藏传「佛教」诸活佛、喇嘛竟然视而不见,原因无他,乃因藏传佛教本质就是外道喇嘛教,根本不是佛教,只是想混充成佛法中人而吸取佛教资源,套用佛法名相、表相,实际上真正乃是要破佛正法,正是 佛所预告之「狮子身中虫」,更是 佛于《楞严经》卷九中所破斥预记:「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有志佛子应同心将藏传「佛教」这些魔师、魔弟子逐出佛教之外,以免有心修学之佛子被其误导,不但无法成就解脱道、佛菩提道,死后反而可能堕入魔民、魔眷之中,冤枉造下破谤三宝而沦堕三涂之大恶业啊! 

第五节  涅槃寂静法印

第一目  涅槃寂静法印之正理

三法印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涅槃寂静印,故说「涅槃为上首」《瑜伽师地论》卷二,但由上两节之说明,可知藏传假佛教外道诸师完全无法了解,而且背离佛教二乘法中「诸行无常、苦法印」及「诸法无我法印」,怎么可能懂得连二乘无学阿罗汉都无法了知内涵的「涅槃寂静法印」呢?因为二乘有学知道蕴处界无我后,即努力断除对蕴处界我的执着及三界爱等烦恼,当完全灭尽蕴处界我而入无余涅槃之时,已无意识存在,故无法观察无余涅槃中的内涵。此处限于篇幅关系,不多作说明,欲详细了知此中深妙义理,请阅读思惟 平实导师于《邪见与佛法》、《宗通与说通》、《大乘无我观》等诸书中之说明。

当二乘有学听闻解脱道正法后,了知生死轮回的根本即在于我见与我执等无明烦恼,因造作诸染污业行,致使在三界中虚受生死无量苦果。亦了知因缘所生之蕴处界诸法「无常、苦、空、无我」,当蕴处界法完全灭尽之后,方是无余涅槃解脱境界。如《中阿含经》卷二第六经:【云何无余涅槃?比丘行当如是:我者无我,亦无我所;当来无我,亦无我所;已有便断、已断得舍、有乐不染,合会不着。行如是者,无上息,慧之所见,而已得证;我说彼比丘不至东方,不至西方、南方、北方、四维、上下,便于现法中息灭度。】

下段经文更清楚说明:蕴处界法皆是因缘而生的有为法,本质上就是会生、住、异、灭。但更为甚深难见的是「非因缘所生」的无为法,因为祂是本来就在的常恒法,所以不像有为法一般,有生、住、异、灭之体性;这就是:当比丘们经过如实观察修行后,断除了身口意诸行的寂灭涅槃。当所有造成苦集的因都灭除之后,相应而生的苦就灭了;所有世间的相续法皆灭尽之后,就称为苦的边际。当已证至有余涅槃之后,于灭除微苦所依的五蕴身后,即是清凉、息没的一切取灭、爱尽、无欲、寂灭的无余涅槃境界了。

《杂阿含经》卷一二第二九三经:【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如此二法,谓有为、无为;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是名比丘「诸行苦寂灭涅槃」:因集故苦集,因灭故苦灭,断诸径路,灭于相续;相续灭灭,是名苦边。比丘!彼何所灭?谓有余苦,彼若灭止、清凉、息没,所谓一切取灭、爱尽、无欲、寂灭、涅槃。】

再举一段经文,能更清楚了知,若要证得无余涅槃,是要先灭尽五阴的,当然包括意识在内的所有识阴都是可灭、当灭的。《杂阿含经》卷三第五九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云何为五?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观此五受阴,是生灭法,所谓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云何色集?云何色灭?云何受、想、行、识集?云何受、想、行、识灭?爱喜集是色集,爱喜灭是色灭,触集是受、想、行集,触灭是受、想、行灭,名色集是识集,名色灭是识灭。比丘!如是色集、色灭,是为色集、色灭;如是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是为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

龙树菩萨亦于《大智度论》卷六一同作是说:如无余涅槃,不生不灭、不入不出、不垢不净、非有非无、非常非无常,常寂灭相,心识观灭,语言道断。

由上述诸行无常、苦、诸法无我及涅槃寂静法印之正理以及所举经论,学人应可很清楚了解,无余涅槃虽要灭除一切因缘所生之有为法,但绝非是断灭境界,而是清凉、真实、常恒的寂灭境界;并且其体性是不生不灭、不入不出、不垢不净、非有非无、非常非无常,是常寂灭相、心识观灭、语言道断的。如《法华经》中所说,佛陀于初转法轮中,为度有情众生离开断常二见,故先施设二乘涅槃,让有情能有个涅槃化城作为依止;当有人能自知自作证成阿罗汉时,发现解脱确实可得,并因之发起大心,世尊再为这些人开示大乘法,令许多阿罗汉们回心大乘而成为菩萨。也因为 世尊的巧妙施设,更可以让因缘成熟的菩萨能于蕴处界法中,证悟不与蕴处界法相在的大乘涅槃──如来藏,因为大乘及二乘总共四种涅槃,同是依于如来藏而有;若没有正觉同修会中诸同修们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恒存不灭,灭尽意识心等十八界法以后的无余涅槃,就必然成为断灭空;由于有如来藏常住不灭,所以 佛陀说无余涅槃中是常住不变。

第二目  藏传「佛教」外道所说涅槃是 佛陀所诃责之外道五现涅槃

若是无法断除意识我见之外道,则必定会落于外道欲界至外道四禅等五现涅槃之意识境界中,而错认自身已证涅槃境界,因造大妄语恶业而被 佛陀所诃责,如《长阿含经》卷一四第二一经〈梵动经〉第二中所说:

【第一见:我于现在五欲自恣。〔案:藏传佛教所有法王、活佛、仁波切所说的「乐空不二、轮涅不二」,正是这一种:我于现在五欲自恣而错认为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这是欲界中最粗浅的外道现法涅槃邪见。〕

第二见: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初禅。

第三见:灭有觉观,内喜、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

第四见:除念、舍喜、住乐,护念一心,自知身乐,入第三禅。

第五见:乐灭、苦灭、先除忧喜,不苦不乐,护念清净,入第四禅。】

而且无论藏传佛教外道如何相互吹捧说其修证如何高妙,皆仅能落于外道五现涅槃之第一见──于五欲自恣中,永远不能进入第二见外道初禅境界。因其包括观想、脉气、明点、灌顶、无上瑜伽等等索隐行怪之修法,完全不离欲界男女欲之极粗重境界,是绝对无法发起初禅的,初禅是因离欲而证得的,不是由贪欲中可以证得的。再次举出多识所言,证明多识仁波切是常见外道:

【小乘佛教诸论师认为,证无余涅槃,如油尽灯灭,意识和根身同时断灭;但大乘诸论师认为,「无余」是烦恼障及业力异熟身了断无余,但净识不灭,否则,涅槃之乐的感受就不存在了。如果这个理论能够成立,又有一个纯意识的事例了。】(《破论》页一九九)

【既然涅槃后有阿赖耶识,阿赖耶识不是觉知心又是什么呢?阿赖耶识既然无「觉知」,为何名为「识」呢?阿赖耶既称为「心」、称为「识」,就是有觉知的,若无觉知为何称「心」、称「识」?如果有「心识」而无觉知,和木石佛像有何区别?说什么「佛说涅槃寂静」,难道「寂静」就是无意识吗?有心就不能寂静吗?若有心不能「寂静」的话,那有心的众生永远寂静不了,只好对庙中泥佛石菩萨讲寂静。】(《破论》页二八八~二八九)

【我们宁愿做有意识灵感的人类,也不愿意做无意识灵感的石佛、泥菩萨。】(《破论》页二九一)

由多识这几段话,可知多识正是坚执意识我见不肯放舍之凡夫外道,背离「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法印之真义,别说是大乘甚深微妙法,就连二乘解脱道都尚无法入门。所以,当多识评论 平实导师关于涅槃之正理时,自然是错得离谱了。其原因就是因为藏传佛教喇嘛教所宗六识论乃错谬之故,也因为藏传佛教的根本法义就是双身法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而这种双身法的淫乐享受境界正是依意识而有故;意识若灭了,或者承认意识是生灭的,那么双身法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理论就全然瓦解了,密宗也随之而不能存在了!因此多识仁波切才会这么愚痴地执着「意识为真」的邪见不舍。多识完全不知道第八识阿赖耶识没有意识的体性,但是祂却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等无量无边的无漏体性,乃是与意识完全不同的体性,由于执着六识论的多识仁波切根本不知道这个道理,更无法实证及观察之,才会错误地以为「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同于石头木头一般。

阿赖耶识一向不执我且无间断,虽有无量无数功能德用,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但却从不了别六尘境界,故说之为「恒而非审」;意识一向只能了别六尘境界,又是有间断法,于无心睡眠位、无心闷绝位、无想定位、无想生位、灭尽定位及无余依涅槃界位等六种情况,六识心是不现前的,故说之为「审而非恒」。

如《维摩诘所说经》卷一: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成唯识论》卷二: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此中了者,谓异熟识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异熟识名函盖凡夫地、阿罗汉及辟支佛地,兼及妙觉地以下所有菩萨位。于自所缘有了别用。所以第八阿赖耶识,当然有了别功能,祂能了别众生之心行,亦能了别有情的根身、种子以及器世间,这些深妙法义内涵当然都不是否定第八识存在的多识仁波切所能了知的。阿赖耶识从来只是如镜现像般的显现六尘境界,让意识等识阴得以了别,但其自身却从来不曾于六尘境界上作诸了别,所以称作「本来自性清净涅槃」。

第三目  我见未断之外道必定错会四种涅槃的真实义

多识于书中自举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卷一○所说的四种涅槃,说大小乘之涅槃完全不同,更是只能证明藏传佛教外道诸师不懂此四种涅槃之真实内涵,将其与外道五现见涅槃混为一谈,多识说:

【涅槃义别略有四种:

一、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谓一切法相真如理;

二、有余依涅槃,谓即真如除烦恼障,虽有苦所依未灭,众苦永灭,故名涅槃;

三、无余涅槃,谓即真如除生死苦,烦恼既尽,余依亦灭,众苦永寂,故名涅槃;

四、无住处涅槃,谓即真如除所知障,大悲般若常所辅翼,由斯不住生死涅槃,利乐有情穷未来际,用而常寂,故名涅槃。

一切有情皆有初一,二乘无学容有前三,唯我世尊可言具四。】(《破论》页三五一~三五二)

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是说:一切众生皆平等具有无量微妙功德、本性清净但含藏染污种子的如来藏,是大乘佛菩提道七住位以上菩萨自内所证,此点已于本书第二章第一节第四目及第三章中详细解说过了;而二乘的有余依涅槃是依已出离烦恼障之阿罗汉,其如来藏中所含藏之烦恼障已经永寂而不起现行,但尚有烦恼障种子随眠及五阴身微苦所依而施设;无余依涅槃则是依阿罗汉五蕴身灭后不再出生蕴处界法,已断分段生死,完全出离生死苦,仅余如来藏自住之境界;无住处涅槃则是不但断除烦恼障之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并已出离所知障究竟,悲智圆满,不住生死亦不住涅槃,尽未来际利乐有情之佛地境界。

多识既举《成唯识论》此段论文,〔案:多识仁波切举《成唯识论》卷一○却未依原文如实摘录,擅改论中之内文及用字。 当知一切有情皆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如来藏,但此具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如来藏,却不是对六尘境界了了分明的意识心,得要证悟此本来自性清净的如来藏,才能真的懂得二乘两种涅槃之内涵。而二乘阿罗汉即使能灭尽烦恼障之现行,证得有余依及无余依涅槃,但对自身本有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却仍不知位于何处。要待听闻大乘法后,愿发菩提心回小向大,于初住位至六住位外门广修六度万行后,方有机会证得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发起般若慧中道智与涅槃智,这是多识完全不知的法义。多识又说:

【「涅槃」一词的含义有小乘和大乘的区别。小乘的「涅槃」──指破除三界烦恼障之后的思想寂静状态。「涅槃」意为「寂灭」,「寂」指思想寂静,「灭」指烦恼息灭,烦恼虽然息灭了,但心识不会断灭──这是佛教不同于外道断灭论的特点。

大乘的「涅槃」──指虚妄分别的断灭。此虚妄分别心不是自然地消亡,而是觉知心中所生智慧进行简择破除使其息灭,故成「择灭无为」。无智慧简择,虚妄分别怎么息灭呢?萧平实一方面主张成佛后「阿赖耶识永存」,这就堕入了阿赖耶外道的常边;又说涅槃后无觉知心,复〔编案:应为「复」〕堕于断边。」】(《破论》页二八九~二九

多识虽举《成唯识论》的四种涅槃,不过他显然对其内涵并无正确认识,因为多识误会得很严重。二乘有学、无学在尚未回小向大、修学大乘法证得此「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前,因信受佛语故,知蕴处界灭尽后的无余涅槃中仍有涅槃本际存在,亦能自行观照蕴处界诸法的无常、苦、空、无我,故于断除我见、证得二乘初果后,能继续修断欲爱、色爱及有爱住地等烦恼,渐次迈向二果乃至四果,证得有余依及无余依涅槃。至于所谓「心识不会断灭」者,并非指生灭的意识心,而是指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涅槃之本际,如此方能说「这是佛教不同于外道断灭论的特点」。然而,多识所说的却是涅槃之中尚有意识觉知心不会断灭,正是 佛陀所诃责的外道常见论,所以多识是与常见外道合流,所说都是常见外道法。

多识不识三乘菩提:二乘阿罗汉于回小向大后,于初住至六住位修外门六度万行积集福德资粮;或大乘菩萨于六住位修学四加行,证得能取、所取空时,依已证悟善知识指导之正知见而参究,终能证悟自身本有之如来藏。悟后真实转依如来藏,并于相见道位四谛十六心,现观第八识如来藏之真实性与如如性及不生不灭等八不中道性,且与祂所出生之蕴处界诸法同时同处和合运作;蕴处界法虽虚妄无实,但皆由第八识所生,依第八识亦可说蕴处界具不生不灭、非有非无等中道性,不堕断常二见,得入般若中道观。

随后并深观第八识永远如是常恒运作,因缘果报由其异熟性而显现,故知必定要如实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由是不需执此真相识而能远离法执;由于第八识从不自执有我,是无自性性,故能由三自性而入三无性。因能于蕴处界运作中,同时观见第八识之运作,并转依其真如性,故不但不会落入对蕴处界之执着,反而因有般若中道智慧,能渐除对我、我所之执着习气,故不须如二乘人为远离蕴处界之执着而入无余涅槃,但亦终能实证有余涅槃,更向无住处涅槃迈进。

如是微妙甚深之大乘法更绝非是不懂二乘涅槃的多识仁波切等藏传佛教外道之所能知,未证悟本来自性清净之如来藏却又否定如来藏者,必定落于能取意识及所取六尘境上难以放舍,这从假藏传佛教诸多荒诞之理论及索隐行怪之修行法门即可了知,故也只有贪着欲界粗重境界之众生才会与假藏传佛教邪法相应。

二乘声闻之修证,于了知意识等识阴虚妄、断除意识等五阴我见后,即利用识阴来依圣教如实观察,于断尽贪瞋痴等烦恼、五下分结、五上分结后,终能证得阿罗汉果:梵行已立、所作已办、自知不受后有。这正是不再出生意识等蕴处界我法,也可说是利用意识为工具来达成「自杀」〔编案:杀我见、我执之意。此我见、我执唯自己心得决定,方才能杀,而不受后有,故名为「自杀」。〕的目的,因为蕴处界法本来「无我」,仅有如来藏独存的无余涅槃才是常恒、究竟、真实、清凉的缘故。

在佛菩提道的修证中,固然也要用意识心,然而却是以与六尘相应的意识心作为工具,用来求证从来不与六尘境相应的第八识如来藏,由实证而能观察到所证之第八识如来藏之不生不灭性、本来自在性、清净无我无自性性、不与六尘境相应之寂静涅槃性、从不作主性等等无量功能体性,而使妄心意识发起般若实相智慧,意识觉知心即可因此住于第一义谛法相之中行菩萨道,而非以因缘所生、虚妄无常、无法去至未来世之意识心为修证之本体。所以,在三贤十地的修行中,随顺因缘自度度他,渐次发起世界如幻观、蕴处界犹如阳焰观、菩萨道如梦观,及地上菩萨的犹如镜像、光影、谷响、如水中月、变化所成、非有似有等等现观智慧;更于第三阿僧祇劫实证无量三昧及功德,最终能成就佛道。此非假「藏传佛教」之名的外道喇嘛教等法王、活佛、仁波切……等所能知,多识当然亦是不知的,才会公然否定第八识正法


(敬请关注第五章连载)

_____________________

達賴喇嘛著《達賴喇嘛在哈佛》,立緒文化,○○四月初版,頁三九

ii 達賴喇嘛著《藏傳佛教世界》,立緒文化,一九九八月初版二刷,頁四二

iii 達賴喇嘛著《藏傳佛教世界》,立緒文化,一九九八月初版二刷,頁四三

 iv多識仁波切著,《宗喀巴大師佛學名著》,聖地文化出版社,○○五月初版,頁一二九

平實導師著,《楞伽經詳解》共十輯,正智出版社,台北市。此部分法義的開示在第二輯中。

 vihttp://www.gelu.org/bbs/viewthread.php?tid=8131  2011/3/17 下載破魔金箭雨.zip204.83 KB),本段內文:
又说:「宗喀巴一心要证意识心可以外于身根而独存的歪理,作如是邪说也。」禅宗说:「出口就错。」我看这正应了这个不懂裝懂的老杂毛顯示作者尚缺世俗人應有的修養。

 vii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一輯〈第六章〉,正智出版社,台北市,二○○九月初版十二刷。

茲舉《成唯識論》此段論文內容如下:涅槃義別略有四種:一、本來自性清淨涅槃:謂一切法相真如理。雖有客染而本性淨,具無數量微妙功德,無生無滅湛若虛空,一切有情平等共有,與一切法不一不異,離一切相一切分別。尋思路絕名言道斷,唯真聖者自內所證,其性本寂,故名涅槃。二、有餘依涅槃:謂即真如出煩惱障。雖有微苦所依未滅,而障永寂,故名涅槃。三、無餘依涅槃:謂即真如出生死苦。煩惱既盡,餘依亦滅,眾苦永寂,故名涅槃。四、無住處涅槃:謂即真如出所知障。大悲般若常所輔翼,由斯不住生死、涅槃,利樂有情窮未來際,用而常寂,故名涅槃。一切有情皆有初一,二乘無學容有前三,唯我世尊可言具四。如何善逝有有餘依?雖無實依而現似有,或苦依盡說無餘依,非苦依在說有餘依,是故世尊可言具四。《大正藏》冊三一,《成唯識論》卷,頁五五,中七~二三

 ixhttp://www.gelu.org/bbs/viewthread.php?tid=8131 2011/3/17 下載破魔金箭雨.zip
204.83 KB),本段內文:修成「无知白痴佛」还有什么好处?除了萧平实之类的白痴,谁也不会把佛当作没有觉知心的泥石偶像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