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再不认真,你喜欢的女人将成为别人的老婆!

阅遍天下2018-01-11 17:31:36


       张天打开了台灯,整个房间里一瞬间突然变的亮堂。张天不由的从心里发出嗟叹,张帆真是个富婆啊,整个卧室装修的富丽堂皇,极尽豪奢。张天是小农出身,奋斗多少年才勉强混上个白领,哪里见识过这样的豪宅。这也算是今天送张帆回家的额外收获了,总算饱眼并切身感受了一下豪宅。


       看着床上一脸娇媚姿态的张帆,张天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这个女人真是漂亮啊。此时此刻,张帆云鬓凌乱,媚眼如丝。因为酒醉的关系,脸颊上浮现一朵朵红晕,这倒是有几分可爱。


       张帆轻声嘤咛着,“热,热啊”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张帆的衣服拉扯下来一大片,顿时,一片耀眼的雪白展现在张天面前。而在这片雪白上,两个高耸的丰满被黑色的BRA包裹着,几乎呼之欲出。张天咽了一口口水,借着酒劲,他壮着胆爬上了张帆的床。


       张天手脚麻利的除去了张帆的衣服。同时心里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感慨。张帆不愧为公司的头号美女。不仅外表出众,就连穿着也是这么出位。没想到在她严肃冷酷的外表下穿着的竟是这么性感前卫的内衣。黑色BRA,性感丁字裤。还有那一双隐隐透着肉色的半透明的黑色性感丝袜裤。这一切都让张天血脉喷张。


       张天并没有直接除去这个袜裤,而是直接从中撕开,然后强势进入。这才会让他感觉有一种报复的畅快感。


       张帆是张天所在的丽清公司的老板。这是一家化妆品生产商下辖的分公司。公司里一直都有传言说张帆是靠着自己的美色,被董事会的领导潜规则了多少次才混上丽清公司的一把手。张天在第一次见到张帆后为她的美丽所深深的震撼的同时,也发出这样的感慨。张帆年轻漂亮,大约二十五六岁,身材高挑,美丽出众。据说以前是做模特的,而且还练过跆拳道,可以说是集美丽和英武于一体。也因此而后被领导赏识,才顺利在公司扎根发芽,并茁壮的成长为现在一棵参天大树。


       可是这样出众的女领导公司里却是人见人怕的女魔头。张帆性格孤傲,处事果断干脆,绝对不拖泥带水。一向以心狠手辣,不近人情而著称。公司里很多人都见识过她的厉害。而且她对于男员工的处罚相对要更为严重。为此,她也被冠以“赤练仙子”的绰号。


       作为一批新招进来的员工,张天深受其害。第一天上班,就被张帆以着装不整为由在更衣室里练习了整整一个中午穿衣打扮,并且把员工着装规则背了N遍。下午张帆亲自主持会议,将张天所在市场运营部门的经理楚向楠在会上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楚向楠转头回去将会上受的气都撒在了张天这几个新员工身上。几个人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张天觉得太窝囊,第一天上班就受这种鸟气,他心里火气穿天。他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张帆。从那一刻起,就对她怀恨在心。


       经过这一个事件,张天成了公司里的瘟神,同事们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生怕和他沾上关系给自己惹来麻烦。而楚向楠更是对他存在偏见,处处给他小鞋穿,将最难办的业务都交给他去办。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迎合张帆,他看出来张帆很讨厌张天。或许就等着试用期结束就要直接让他卷铺盖走人。


       这些情况张天也看的出来,他知道被辞退是迟早的事情了。也许当初来这个公司本身就是个错误,只怪自己当初没有能够禁得住诱惑。张天是化工大学毕业,其实当初有很多选择性的,就因为丽清公司的待遇非常高,张天义无反顾进入了这个公司,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但刚进入公司就拿到了四位数的月薪,这在长丰市已经算是高薪酬了。即便现在,他心里仍然不情愿离开。


       张帆和集团公司的老板关系不清不白在公司里一直都有传闻。张天一直都不太相信。那天中午他将一份整理好的市场调查报告送往张帆的办公室。本来张帆对他印象不好,张天想要通过自己的工作成绩来讨好一下她。所以中午的休息时间就迫不及待的赶往她的办公室。不过张帆并不在办公室。


       张天知道张帆一向有午休的习惯。他鼓足勇气去到她的休息室。门没有锁,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张天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但是进门看到的一幕让他怔忡了。张帆和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向林森纠缠在一起。两个人都衣衫不整。地上扔着几团卫生纸。尽管两个人都慌忙坐起来,并迅速去整理衣衫,可是张天已经看的明白了。他脑子转的很快,放下文件,迅速关上了门。


       当天下午上班,张天和楚向楠被张帆叫进办公室。一看张帆冷若冰霜的面孔,张天就知道她肯定寻机报复了。果然,张帆把张天做的报告一把甩到了地上,恶狠狠的把他和楚向楠大骂了一顿。表面上张帆说张天做的报告狗屁不通,张天清楚她是借题发挥,官报私仇。看着张帆这么大发雌威的样子,张天算是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母老虎。


       最后张帆向楚向楠放话,“楚向楠,我们公司不是慈善机构,花这么多的薪酬可不是收一些无用之才的,你要量才使用。对于一些不能胜任工作的不用等到试用期结束直接让卷铺盖走人。”


       楚向楠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张天恶狠狠的瞪着张帆,他知道,张帆这些话就是说给他听的。这其实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


       回去后楚向楠给了张天非常严厉的警告,并且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他在这个公司不会待长了。


       私底下,有人奉劝他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张帆处事绝情寡义,一旦被她盯上的人,都不会在公司待的太久的。公司里被她辞退的人已经不下十几个了。他们这些人每天都过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日子。张天心里除了绝望,更多的是对张帆充满愤怒和不满。张天心里暗暗发誓,就算要离开公司,也一定要狠狠报复一下张帆,不然难以抵消这几天受的窝囊气。


       后来张天不止一次的见张帆和向林森同进同出,两个人俨然是一对情侣一般。也许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身材,张帆穿的衣服都是束身的,而且她很喜欢穿黑色丝袜。曼妙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就彻底展现出来。向林森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胖胖的,典型的水缸身材。和高挑性感的张帆站在一起,只能到达她的肩膀部位。在张天看来,就是一朵霸王花插在了一坨猪粪上。张天注意到,张帆和向林森在一起的时候,偶尔才会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要说张帆的美女笑起来还是非常迷人的,张天看着都有些怦然心动。那时候他心里萌生一个念头,要是能够和她睡一觉,就算被开除也无憾了。


       张天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那天晚上公司举办庆祝酒会。因为公司新开发了一个一款化妆品。集团总公司来了好几个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董事长向林森。向林森这次来还带了一个女秘书。虽然姿色方面比起张帆略有逊色,但是同样的妩媚妖娆。两个人举手投足都很默契,并且不时的眉来眼去。这一看就知道他们关系不一般。公司的员工包括张天都不禁羡慕向林森不浅的艳福。


       今天张帆应该唱主角的,向林森等几个集团领导酒会上对她的工作成绩做出了嘉奖。不过她看起来并不高兴。整个酒会上一直在喝闷酒。也没有人敢去劝酒,谁都清楚张帆的脾气。张天本来在酒会间穿梭欣赏美女呢。酒会上女人们一个个都打扮的光鲜照人,一方面向人展示着自己的傲人的资本,另一个方面也是潜意识里希望能够寻找一个中意的情郎。男人也会借着酒会大饱眼福的同时伺机寻找猎物。


       不过张天很落寞,他游走了大半天,眼福算是饱了,可是却没有一个愿意让他狩猎的女人。他无意间走到了张帆身边,见势不妙,赶紧脱身。


       不过没走两步就被张帆叫住。她用命令的口气说,“就你,给我过来。”


       张天心里暗暗叫苦,无奈只好走了回来,挤出一个笑容。


       张帆摆摆手让他坐下,然后推给他一杯酒,冷冷的说,“陪我喝酒。”


       张天见张帆阴晴不定的脸,担心她随时会发火,也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端着酒陪她喝起来。张帆喝着喝着忍不住兀自哭起来,张天也不敢过问,就在一边冷眼旁观。酒会散的时候,张帆已经喝的酩酊大醉,嘴里胡言乱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时候送她回去就成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向林森特别交代要公司里派个员工亲自护送张帆回去,而他则搂着那个秘书走人了。公司里的人都对张帆忌惮三分,这么艰巨的任务没人敢接受,最后这个重担被楚向楠委派到了张天的身上。原因就是他一直陪张帆在喝酒,张帆喝醉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张天迫不得已,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张天,你这个混蛋。”张天正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被张帆狠狠踹到了地上,接着就是一句破口大骂。


       张天如梦初醒,捂着疼痛的屁股爬将起来。这个事情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很沉得住气。他也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被张帆辞退了,反正她肯定不敢报警的。


       张天忍不住偷瞄了她一眼。虽然张帆此时此刻异常愤怒,可是她动人的风情依然是难以遮掩。尤其是她两个被胳膊遮掩挤出的变形的丰满胸脯,以及性感修长的双腿,都在这一刻展现一种撩人的动感,张天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有一些反应了,他心里感叹,这真是个绝世尤物啊。


       张帆脸上现出一种屈辱感,这大概因为被公司最不起眼的小员工被侮辱了。她狠狠的瞪着张天,目光里燃烧的火焰似乎能把张天给燃烧了。半天,在哪一张绝世迷人的脸颊上滑过了一串泪水,可是张帆是个要强的人,她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的脆弱,而且还是这个打从心里讨厌的员工。她没有哭。


       “张天,你就等着坐牢吧。”张帆狠狠的说。说时就拿起电话。


       张天心里一慌,糟糕,她不会真打吧。张天心里暗暗叫道,得了,这次算是真的完了。


       张帆拨了110,但就要按拨通键的时候迟疑了。她知道这样做虽然能将张天绳之以法,可是,自己的名誉将会毁掉,而更可怕的后果还在后面。张帆当即就否定了这个决定。不能张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张帆放下了电话,冷冷的看着张天,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张天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听明白。


       “滚,你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张帆伸出纤长白皙的胳膊,指着门口厉声斥道。


       张天不敢怠慢,忙不迭的穿上衣服狼狈的跑出去了。


       这时候张帆轻轻抚了抚胸口,自我安慰道,“只当是被鬼压了。”然后起身去洗澡了。


       这一个中午张天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上班见张帆来视察工作,头也不敢抬,更是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张帆突然又改变主意对付他怎么办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听到几个同事小声议论。


       “张总今天心情好像特别差,财务部仅仅因为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这在平常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今天大发雷霆,甚至扬言要开除财务部经理。”


       “唉,谁知道又是谁惹到张总了。”


       那些议论的同事目光齐刷刷的投到了张天身上。张天心虚不已,不过这会儿他需要保持镇定,即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听说张总今天给总公司的老总打电话叱喝昨天为什么要让张天送她回去。估计是这小子惹到了张总。”


       “……”


       后面的话张天没心思在听了,绕来绕去都是说自己的。他没心思再吃下去了,端起饭碗走人。


       下午上班的时候,张天依旧听到不少的议论,他甚至觉得同事们看他的眼神和目光都是怪异的,放佛真的成了一个另类了。张天非常忐忑,担心张帆不会他善罢甘休,尽管张帆是放过他了,可是也不会让他这么轻松。张天甚至预感到这麻烦很快就要到来了。


       楚向楠去开会就是一个鲜明的信号。下午刚上班各级主管以上的领导的都接到张帆的通知召开紧急会议。虽说这个会议并不一定与他本人有多大关联,可是看到楚向楠走的时候扫了他一眼那个复杂的眼神。张天就觉得这个会议也就是个幌子,张帆肯定利用这个会议借刀杀人,把自己的行径扩大到公司的利益上去。到时候张帆想要怎么收拾他还不是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轻而易举。一时间,张天甚至觉得整个办公间里都是风声鹤唳的。


       楚向楠回来了。几个同事纷纷问长问短,看来大家对于这次会议还是非常关心的。张天注意到他的脸上不是很好,而且他的目光时不时的扫在自己的脸上。


       这些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对张天,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张天听到有人小声议论,说的内容和刚才自己的设想如出一辙。事已至此,张天觉得也不要多想了,心一横,,问楚向楠说,“老大,这次开会张总都说什么了。”老大这个称呼是下属对楚向楠的尊称,张天原来也不习惯。但是残酷的现实状况让他意识到不顺应这个溜须奉承的潮流,自己怕在楚向楠的手下难有出头之日。跟着也就习惯了。


       楚向楠说,“张天,张总让你过去呢。”


       “什么,让我过去?”张天心里泛起了嘀咕,看来大会上没有公开批评,不过看这个阵势是打算隔离审查了,他心里打起了惊堂鼓。


       楚向楠突然笑了,这是张天工作这么久以来顶头上司第一次给他笑脸,可是这个笑容却让张天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去吧,张天,别让张总等时间太久了。”


       张天看出来那个笑容是幸灾乐祸,那些同事都是这样的一副笑容。看来都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张天知道此去凶多吉少,心里暗暗捏了一把汗。他起身走出门口的时候,听到几个同事戏谑的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张天哭笑不得,不过想想自己的命运和荆轲同志的还真差不多。不过人家最后是悲壮,自己却是窝囊。


       “张总,你找我。”张天进到办公室后,小心的察言观色,大气也不敢出。


       张帆此时伏案不知写什么呢。这时抬起头,看了张天一眼,冷艳高傲的目光所到之处,那种凌厉的锋芒顿时将张天一路上鼓起的勇气彻底击溃。他静静等候着发落了。


       “别这么像个雕像一样伫在我面前,那边有沙发不会坐啊?”张帆口气里显得很不耐烦。


       张天慌忙坐下,低着头,规规矩矩的像个大家闺秀。


       张帆这时瞪着他说,“昨天那个事情如果你敢向第三个人提及,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听的张天心惊肉跳。他偷偷瞄了一眼张帆。平日里见到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女领导,今天可以这么近距离看着这个全公司最性感迷人的女神。白皙的皮肤,冷傲的眼神,性感的红唇,当然还有那曼妙的身材,这一切都在冲击着人的感官。昨夜的一夜销魂张天现在仍然历历在目,仿佛刚发生的事情。张帆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阻挡的动感之美,这可能和她练过跆拳道有关系。


       张天越发觉得张帆和他所敬爱的动作女星松岛枫有几分神似。应该说比她更吸引人。不过,这个性感女神此时的眼神里满是怒火。那种怒火恨不能直接将他化成灰烬。张天知道这个时候回答的一不小心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他想了一下,堆起笑容说,“张总,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记得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回答也是张帆没有料想到的,她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职工,心里一个念头冒出来。她说,“好了,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张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敢多想,唯唯诺诺了一声,赶紧出去了。


       对于张天能够平安归来,包括楚向楠在内的市场运营部的人都大感意外。纷纷问其缘由。张天只回应了一句话,“领导号召你们要多向我学习,这么用心的工作。”


       尽管大家对他不屑一顾,认为他是在吹牛,不过张天也不在意,因为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傍晚临近下班的时候,楚向楠接了一个张帆一个电话。唯唯诺诺的说了几个是。挂了电话,看着几个众目睽睽的下属,说,“都看什么呢,赶紧干活。”


       “老大,是不是我们哪个工作做的不好惹张总生气了。”几个同事说着目光很自然的酒落在了张天的身上。


       这让张天很恼火,怎么出了什么篓子都往他身上揽,仿佛全公司只有他一个人有能惹张帆生气的本事。


       楚向楠只说了一句话,“张总让我们运营部的人要多学习张天同志的思想灵活,工作上进。”


       这本是张天的胡诌之语,没想到,竟然……张天的心里充满了惊疑。


       经过这件事情后,张天在运营部的地位发生了改变。楚向楠在内的所有人不敢公然的表现出对张天的冷漠和不屑,同事们和他说话目光都带着一种谦恭。尽管大家对他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并没有发生改变,不过这已经让张天很满足了。他也不禁感慨,被张帆这缕阳光照耀一下,一身的霉气都化成了灿烂的光气。


       那天,夜已经很深了,张天还在运营部伏案奋斗。今天楚向楠特意给他布置了一个整理这几年公司产品销售图表的任务。这是个繁琐而且很枯燥的工作,运营部没几个人愿意干。不过对于张天这样的新手而言对工作是没有挑肥拣瘦而言的。


       张天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到公司门口,这才发现外面竟然下着磅礴大雨。他正犹豫着要如何走的时候,碰巧遇上了同样在门口一筹莫展的张帆。


       张天心里嘀咕,难不成她也被大雨困住了,不过人家有车子,不像自己一穷二白。


       张帆看到他非常惊讶,不冷不热的问了他一句,“你怎么到现在也没走。”


       张天嗫嚅的如实告知。


       张帆嘴唇动了几下,说,“你过来帮我推一下车子,我车子打不开。”


       这是一种命令的口气,张天心里很抵触,但看到张帆那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他的不满统统消散不见了。在这个雨夜里,和赤练仙子呆在一个屋檐下,只能怪自己倒霉。


       张天心里暗暗的叫苦,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不是加班加到半夜偏偏又撞上了下雨的鬼天气,而是在这个下雨的鬼天气还要忍受这个凶残的女领导的折磨。


       张天跟着张帆去停车场。张帆在钻进车子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提醒说,“注意别刮伤我的车子。”


       张天气的当场抓狂。张帆开的是一辆乳白色的奥迪Q7,话说是最高档次的,有将近两百多万。公司都风传是总公司的老总向林森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张帆开着这辆车子平添了几分她高傲的气质。


       张天冒着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车子推开。他没有来得及喘气,车子直接消失在了雨中。张天气呼呼的在雨中大骂了一声“赤练仙子,刚过完河就想拆桥啊,小心半路车子爆胎。”


       张天这一夜就在公司的大厅里度过去。他做梦梦见张帆的车子果真爆胎了,然后她一个人在雨里大声呼救。张天的嘴角咧出一个笑容来。


       这件事情发生后,张帆似乎当什么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着实让张天窝火。妈的,你仗着你是老总就可以无偿享受我们这些员工的帮助吗。


       后来的这段时间,张天发现,张帆身边的男人更是多了。最为常见的是他们公司的产品研发部门的经理刘鹏。这是新近从总公司调来的。据说公司很多主打产品都是他主持研发的。他一直都在总公司,是各个分公司争抢的香饽饽。但是最后花落他们公司,张天觉得除了张帆利用了向林森这层关系,肯定自己也花了不少功夫。


       刘鹏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眼睛非常小,这让他的目光看起来非常猥琐,脑袋上的头发已经所剩无几,可能是经常和化学品打交道的后果。张天常常想这样丑陋的男人竟然把高挑性感,美艳动人的张帆给上了,这让他心理上倍觉惋惜。


       除了刘鹏,还有一个是药监局的局长秦少阳。张天曾不止一次的看到他们在停车场的车子里手脚都不老实。秦少阳像是一头饿狼,每一次都显得迫不及待。作为一家化妆品公司,和政府直接打交道的就是药监局。


       很多化妆品能否推向市场这都要看药监局的脸色。所以张天觉得讨好药监局是没错,但也没必要把自己也贡献出去吧,真不知道张帆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那时候张天觉得张帆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