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黄渤初次床戏献给她,吴京说欠她一部戏,她拿了11个影后,却没有人叫得出她名字

娱姐来了2018-05-15 10:11:42


《战狼2》票房已经破了30亿,

电影里,她出镜不到三分钟,

甚至全程活在主角回忆里,

吴京却说,没有她这部电影的故事就不存在了。

她就是龙小云的扮演者,余男。



《战狼》里,她是最美军花,

那时候投资只有1000万,

许多人都拒绝了吴京的邀请,

她却不计片酬前来助阵。



《战狼2》时因为改剧本她只能来打个酱油,

她爽快答应,还在微博为电影宣传。

为此吴京说,我欠她一部戏,

所以之后的《战狼3》预告里,

龙小云又要回来了。



余男这个名字,大家都很陌生。

除了作品,她没有任何曝光,

没有绯闻,没有炒作,不上综艺,

却在从影18年间,拿了11个国内外影后,

还成了各大国际电影节评委席上的常客。



1978年9月5日,余男出生在海滨城市大连,

家中的兄弟姐妹都念的清华北大。

因为母亲望女成凤,她还挨过不少打。

4岁时,念幼儿园的余男就在电影《舞恋》中露了脸。


高考时,她本来是要按原意愿报考外国语学院的,

没想到有同学拉她陪同参加北京电影的招生,

她因在小品表演中过于出色,

被招生人谢园看中,连夸她有前途,

她成为大连唯一一个被录取的应届生。

这个故事再次告诉我们,为了友谊,

以后参加考试不要带自己的朋友去好吗?



余男瞒着全家报考了北影,

谢园正好成为她的班主任。

上大学时,她是个十足的闷葫芦,

但又非常不乖,不喜欢的课就逃掉,

看不过去的事儿就要站出来说几句。

有一次因为没参加献血,

她就“自愿”二字和老师理论了半天。


恰逢导演王全安到学校为自己的电影找主角,

他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眼神坚定很霸气的姑娘。

 “ 这个学生好,有点意思 ”。

他把剧本给余男看,说愿意演的话就给他打电话。

于是她有了处女作《月蚀》。



余男第一次演女主角,就是分饰两角,

可她毫无惧色还演技惊人,

拿下第4届法国多维尔亚洲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电影节期间,余男的出现,

让法国影片《狂怒》的副导演眼前一亮。

要知道为了找一个合适的中国演员做主角,

影片已经拖了5年没法开拍。


他马上借了台摄像机,给余男拍了一段录像,

然后把录像和《月蚀》放给导演卡黑姆·德赫迪看。

导演看了兴奋不已,

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主角就该是这样啊!


试镜《狂怒》时,余男并不会法语。

她就用录音机,一遍遍的复读跟听,

最终以一口流利的法语成功演绎了影片。

精通英语法语也为她打开了通往国际的大门。



2003年,她和王全安再次合作《惊蛰》,

她扮演一个黑黑粗粗的农村女孩关二妹,

一口陕西话,那样的真实朴素,

看电影的人们还以为是真的用了一个本地女孩。

这部电影为余男一口气捧回四个影后。



2006年,她参演了好莱坞影片《权杖》,

和王小帅的《左右》。



同年,她再次出演王全安的电影《图雅的婚事》,

影片入围柏林电影节拿下了金熊奖,

王全安也由此跻身一线名导行列。



为了演好角色,余男跑到内蒙牧民家,

同吃同住,学习煮奶茶,训骆驼,

平时就穿着蒙古服装上街,和当地人聊天,

她把这些都拍成影片,

晚上再一点点对比自己和当地人哪里不同。


余男凭此片夺得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芝加哥国际电影节

和迦太基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项。


颁奖时,工作人员拦住了衣着鲜亮的她,

当得知她就是影片中的蒙古姑娘图雅时,

所有人都惊呆了。



余男的成长和王全安分不开,

他们也曾有过一段甜蜜的爱情。

王全安曾说自己在没遇见余男前,

根本就是个混蛋。

分手之后他也一直没放下过她。


后来拍《白鹿原》时,田小娥就是給余男留的,

只因为档期不合,才有了张雨绮加盟,

才有了王和张那段婚姻故事。



2010年,她成为巩俐之后第二位担任柏林电影节评委的中国女星。

她还曾担任过釜山电影节、芝加哥电影节、

上海国际电影节等众多知名电影节的评委。



2012年,她和黄渤联袂主演《杀生》,

影片中有大量激情戏片段,

黄渤不仅特地练了一身肌肉,

还献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银幕床戏。



余男饰演一个哑巴寡妇,

全程没说一个字,

却用眼神就表达了所有情感,

连演技派影帝黄渤都对她赞叹不已。



之后她参演了《敢死队2》,

和史泰龙、施瓦辛格、李连杰等好莱坞巨星合作,

史泰龙很喜欢在片场逗她,

刚一见面他就很幽默地和她打招呼,

“你就是余男吧,等我杀个人再回来找你。”



史泰龙称赞她是个”能演又能打的性感狠角色”

因为他第一次看到刚拿枪就能连发十二颗子弹,

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女生。



很多人为余男的知名度惋惜,

都说她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可余男说,只要香就可以了。



宁浩找她拍《无人区》时,

说剧本给了她就不用管了,

她自己就知道怎么演。

而余男这次饰演了一个脱衣舞妓女,

再次突破了戏路:她真的什么都能演好。



为了真实,活埋的戏她要求真埋,

鼻里口里都是沙土。



《上海王》中,她又开启了优雅美丽的一面。



《少年》中,她是被家暴的女医生,

疲倦和压抑直接就写在了脸上。



《月色撩人》中,她是个普通女性,

这个“普通”完全要靠余男的演技去展现,

而她却成功将一个女性矛盾心理刻画地淋漓尽致。



很多人都喜欢用“本色出演”来评价一个演员,

但余男拒绝这种说法,

“我每次都不是本色出演,

这些角色都不是余男,都是演出来的。

但我一直觉得我有这个能力,

把自己转化成另外一个人。”


你若问起她如何把戏演好,她只说:

决定一个角色是否鲜活演技只占三成,

剩下的只有你对一个角色的尊敬。

角色气质只在于态度,而不在于技术。


这就是余男,谦逊低调,

身上却总洋溢着让人无法忽视的自信与真实。



她被称为文艺片女王,

却在商业片中依然是票房一宝。

既能风情万种,又能沉静内敛,

无论什么样的角色,

交到她手里,你就会不由自主被她吸引。


她对于角色并没有固定化需求,也不喜做计划,

她认为电影没有文艺与商业之分,

只有好看和不好看之分;

挑剧本看的也是角色本身,

不是在乎电影是否会有流量。

 


说到余男,就离不开性感二字。

高挑的身材和丰满的红唇,

深沉又不失热情的个性,

她既有东方的神秘,又有着西方的性感。

而她从一踏进国际舞台,

就懂得把握住节点分寸,

行事低调,角色张扬。



她让人记不住,只因遵循着自己诚挚的初心,

将一切都交给了演戏。

而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将她记住。

她不是明星不是艺人,

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演员。


她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