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与幻觉共存,精神分裂患者的一天日记

全球恐怖灵异事件2018-02-12 21:19:52



上午7:00
起床后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尽管自己一个人住,仍能听见屋子里的脚步声。我边想着昨晚是不是有人闯进家里,同时走到门口检查一下门锁。然而锁纽是扣着的,链子也没有受到破坏……这时,我又听见厨房传来脚步声,当我回到里面检查时,门廊那边好像又有人了……我不知道查看了多少次,才确定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上午7:30
我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但夹杂在水声之间,好像有人在厕所门外交谈?我知道门外不可能有人的,刚刚已经检查过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听他们的对话……几个人在谈论车子座椅要用皮革还是布料的比较好。我把头泡进浴缸里,试着忽略那些声音。




上午8:00
有甚么东西爬上我的腿吗?当我低下头检查时,明明甚么也没有啊!这真的很奇怪,几乎每隔半个小时有来上那么一次,太频繁了,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再提到它。

上午9:00
我在吃早餐,但吐司里怎么一直有金属味?这个味道实在太浓了,我吃不完。

上午10:00
走路到学校的路上,我能够感觉重力正拉扯着我的脚,害我一直歪向右边,差点就要跌倒了!所以我必须坐下来,等待脑袋自己找回平衡感,还得用手撑着头,这样才能减缓晕眩带来的恶心感。

上午10:30
好像听见有个叫尼洛的家伙在跟我说话,当眼前有一群女孩经过时,他叫我应该把其中一个开肠剖肚,然后把旁边的那个用前一个人掉出来的肠子勒死,最后把在旁边哭哭啼啼的第三个女孩活活踩死。我很努力不要听这些恶魔的疯语,可是声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强烈,即使女孩们离开了仍停不下来……




上午11:15
蹲马桶的时候,地板上的磁砖变得忽大忽小,让我好想吐。

中午12:00
我正在跟一个前几天放我鸽子的朋友聊天,这时尼洛的声音又出现了,他告诉我烂朋友就该有些烂兮兮的下场,譬如说把他们的脸抓来“洗地板”,直到变得像煎饼一样扁平。

下午1:15
课堂上,老师说的话听起来不太像英文,而变成某种异世界的语言。这让我完全无法专心听课,更别说学习到任何东西。



下午2:00
自从吃完金属味吐司后,我终于又有点胃口了,但我忍不住想起厨房的人会不会在食物里,加入一些会让我过敏的东西。于是我把食物分解成一块一块,直到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才开始吃那些残渣。它们都冷了。

下午3:00
我碰到更多朋友了,可是脑袋里的那个声音仍旧向我咆哮着关于他们的坏话。这让我没办法专心听到朋友在说些甚么,所以只好跟他们道歉说我又听见脑袋里的吼声,然后离开。这时候尼洛继续羞辱我有多没用,还说我的朋友只是“假装”想要跟我说话的。

下午4:30
回到家了,我听见有东西在敲着窗户,似乎是要引起我的注意。虽然我住在二楼,还是走到窗边看看有没有人在那里,总共检查了四次。

下午6:00
我的脚好像烧起来了,好烫好烫,完全无法继续明天的作业。

晚上7:30
当我再度打算回到书本,纸上的文字开始飘浮起来,有些甚至融在一起变成黑黑的一团。



晚上8:00
厨房好像有东西烧起来了,但我没有开火啊。


晚上9:00
我有点累了,但是那些作业还是没有做完,这样怎么能睡?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他骂我对人类一点贡献也没有,怎么还不去死;当他一感觉到我听见了这个想法,就开始替我思考各种可行的方式……

 

晚上10:30
好不容易完成作业了,当然写得不可能太好。我想放松一下,当我在用计算机时,后面好像有个人一直盯着我,可是一转头又甚么也没有。我忍不住再去检查门锁。



晚上11:30

我躺上床睡觉,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我听到有人在敲门。当我起身到门口检查时,才看见门外的自动感应灯没有亮,这让我非常紧张。

晚上12:45
这时候我才真正睡着,而脑袋里那个声音仍很坚持地说服我,身边那些好像爱我的人,其实都在说谎。他告诉我,“只有杀人或是被杀,你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 

这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一天,他们无时无刻都要与幻觉对抗。再分享个身边的案例,一位友人就有精神分裂的症状,有时他在房间里待着时,会听到四楼窗户外传来一男一女的对骂声,就算遮住耳朵也无法掩盖。因此他的脾气很暴躁,跟他对话时也会看到他喃喃自语地说好吵好吵……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