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编带你走村串巷——一起走读朗村文化

乡土临桂2018-01-23 21:08:46

导语

走村串巷,走的是当今乡村发展的变化,以及那即将逝去的历史,串的是曾经童年的记忆和挥之不去的乡愁,小编带您走村串巷,相信您所感受到的应该远远不止这些.......


2017新年到来,如今网络流行语几乎都是根据17年的谐音:“我们一起怎么怎么……”,小编也不落伍,今年的开篇就“一起走读南边山朗村吧”!

也许,细心的读者发现,“走村窜巷”栏目在2017改成“走村串巷”了,是不是以前一直笔误呀?其实不然。之前我们用“走村窜巷”其本意就是乱跑,没有目的、没有章法。而如今我们改成“走村串巷”主要得益于读者,在广大读者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乡土临桂”逐渐成熟起来了,我们把曾经毫无目的的乱窜,正转化成有规律、有指向、有目的地把临桂乡村串联起来,使我们的栏目既有娱乐性、又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这就是我们2017的目标吧。

朗村,南边山镇一个比较大的村庄,百十来户十几姓人,这是在临桂村落文化里面不多见的。大凡村庄几乎都是以家族为单位,村庄里面基本都为族亲,就算有一两个旁姓,也是因某些历史原因移居而来,且这种现象是为数不多的。由此我们推断,朗村当年一定是一个较为繁华的政治文化中心村落,只有这样才会出现多种姓氏,多个家族集居在一个村落里,至于为何没有形成集镇我们不得而知。

朗村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由于朗村地处桂梧古驿道要塞,历朝历代都跟兵家有着割舍不断的“宿缘”。太平天国时期石达开军队曾屯兵于这里;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曾对这里作为重点扫荡对象,为此朗村村民还专门组织成立“朗村抗日自卫队”,并与日军作战13次,毙敌19名、伤敌30名。在《临桂文史》中就有王子旺老师整理的“日寇小队长山村一郎命丧钱村”一文,其中详细记载了抗日自卫队的精彩故事。解放后,这里又成了解放军野营拉链的训练场,网友金色腊梅这样描述:“那是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当兵时去过的地方,部队在那里搞武装泅渡训练,训练后,就到南边山水库泅渡演习,当时我们就住在朗联村里,那里真不愧为山明水秀,村子环绕着一座葱翠的小山……”。

朗村既然有“兵缘”,朗村人就必然尚武。据村中老人介绍,以前村里开有好几家武馆,周围十里八乡青年只要闲暇之余都会跑到这里习武强身。每逢过年过节,武馆还出龙舞狮,常常跑到六塘街和狮子口圩耍龙灯以及赛狮抢青,朗村人均得以凯旋而归,他们说村中数周姓武馆最为有名。至今,朗村仍保留着“习武强身、注重文艺”的优良传统,只要有参加文艺活动的机会,他们必定会报名参加。



朗村的古建文化也有别于其它村落,也许是应古人讲的那句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朗村地处相思江旁,河中拥有大量的鹅卵石,于是村民就因地制宜用鹅卵石作为房屋基石,从而形成朗村特有的卵石基脚泥巴屋这一桂北建筑风格。如今时过境迁,房屋在岁月的冲刷下变得沧桑斑驳,而鹅卵石基脚除了增加了历史的苔痕外,依然坚挺如故地守望着朗村村民。同样,采用鹅卵石铺设村道、天井这一桂北民居建筑传统,在朗村仍留存着大量的遗迹。青砖青瓦,深院高墙这些大户人家的住所,在朗村也比比皆是,最为特殊的是有一户老屋门窗,其造型格局几乎与李宗仁故居如出一辙,一眼看去特别夺目。为此,小编专门进去欲采访房屋主人,欲了解其祖上是否为知名人士,遗憾的是人去楼空,没有人知道其主人的来去行踪。




朗村门楼文化有着各式各样的风格,各种门楼如同展馆一样陈列在巷道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属大门的“门当”部分,门当造型各异、图案分门别类,有八卦的、福禄的、富贵的、花鸟的等等,这些都象征主人对美好生活的希翼,就其年代大都出自于明清时期,也有部分是解放初期的作品。小编走了许多的村庄,看了无数的门当,在门当上刻着“元、岩”二字的在朗村尚属首例,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小编是百思不得其解(见图)。



另外,朗村老屋中的花窗也别具一格,无论从制作年代、制作工艺、还是图案造型方面都可以让你去揣摩许久。由于时间问题,小编无法继续深究,包括村民与我们聊的崩山岩的故事,朗村后山岩洞躲日本人的故事等,小编无法一一罗列,只待下次等小编们腾出功夫再到朗村进行深度采访,以“乡村轶事”进行详细报道。




摄影:周宏斌

编辑: 梁欣

校对:梁琳 刘慧林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