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爱和谎言 安衡 言倾《全文完结》

小太阳书书2018-05-15 09:57:13


正文 第一章 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


    安衡觉得,她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自己的买家。


    她大概永远不会忘记,被卖给言倾的时候,他眼神之中的轻蔑和冷漠。


    只是有些路,一旦选择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这一生……他们终究是交易而已。


    啪!


    咖啡杯掉落在地上,瞬间白色的地毯上面就多了一道褐色的污渍。安衡顿时身体一颤,连忙蹲下准备把碎片捡起来,一直在闷头处理文件的言倾这个时候却突然抬起头来。


    安衡感觉到了言倾的目光朝着这边投来,却不敢抬头对视,只能连忙说道:“对不起先生!我马上打扫干净!”


    言倾摘下了鼻梁上面的金丝边眼睛,站起身来缓缓朝着这边走过来。


    一双脚停留在安衡面前的时候,她依旧不敢抬起头,身体微微颤抖,心里一阵恐惧感袭来。


    言倾并没有附身,而是直接用脚尖把安衡的下巴给挑了起来。


    安衡脸色有些苍白,恰好对上了言倾那双狭长的眼睛。


    冰冷、不屑、厌恶……


    “安小姐,咖啡嘛,是用来入口的东西,不能浪费。”言倾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微微眯着眼睛说道:“你觉得呢?”


    安衡不明白言倾的意思,只是每一次看到言倾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她都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先生,我会重新给您泡一杯的!”


    然而言倾听到这话却摇了摇头,“安小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这地毯上面的咖啡,也不能浪费。懂?”


    “这、这是什么意思?”


    安衡被迫仰起头来看着言倾,这样的角度和动作让她显得无比的卑微。


    这时候言倾才终于俯身下来,一只手放在了安衡的脑袋上面,开始轻柔地抚摸过安衡的脑袋。“安衡啊,当年,你不是很厉害很聪明么?狙杀了薇薇的公司,现在怎么变笨了呢?”


    是的,安衡不是什么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也不是什么夜总会的小姐,她是安衡,江城赫赫有名的一级操盘手,号称股市杀手,刚刚大学毕业就在商业圈里面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只不过,这个传奇,早就在一年之前,就彻底消失了。


    因为她,伤害了言倾的女人,所以,言倾就要让她这辈子,都身败名裂,卑微不堪。


    “怎么,还不明白?想让我自己动手吗?”


    言倾看安衡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手上突然用力,把安衡吓了一跳。然而安衡却还是十分倔强地僵硬着脖子,眼睛之中没有丝毫水汽氤氲,这是她的骄傲:“言先生,无论多少次你提起,我都要对你说,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


    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江薇薇。


    “呵呵。”言倾听到安衡的话,嘴角那一抹嘲讽的笑意都收了起来,转而变成了冷漠的狠戾。“是么?看来一年过去了,安小姐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常常听别人提起,当年的安衡是多么骄傲的人,不知道现在呢?”


    安衡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被按到了地毯上面,嘴唇触碰到尚且还温热的咖啡,她的尊严,又一次被言倾按到了地上。


    “安小姐,清理完这些咖啡,你又赚了一百万。”


正文 第二章 做买卖 不需要感情


    安衡是卖身给言倾的,做买卖的人,怎么能够有感情呢?


    “安衡,你不是喜欢言倾么?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言倾也不会是你的!”


    那天楼顶上面的风很大,安衡的眼睛被封吹得刺痛,江薇薇跳下去的时候,她身后响起来言倾撕心裂肺的喊声。从那天开始她就应该知道,她跟言倾之间,早就没有了可能。


    安衡抬起头来,看着这栋一年之前就成为了她噩梦的高楼,嘴角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江薇薇……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哟,这不是安小姐么?今天是谁给了你勇气,居然敢踏进圣天的大楼?”


    安衡才刚进大门,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女声,安衡回头,却不认识眼前的人是谁。


    看着安衡满脸疑惑,对方似乎更加不开心,眉头一挑,“安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安小姐想不起来了么?当年如果不是安小姐,我也不会被降职。”


    听到这里安衡才算是有了点印象,眼前的这个女人曾经是她的下属,安氏财务部的总监苏倩。当初因为一个错误被严惩,现在她却出现在圣天集团。


    “哦,原来是你。”说完,安衡转身就准备上楼,却被苏倩拦住了。


    “安小姐,恐怕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不用苏倩说,安衡自己也不想来,但是今天偏偏言倾的文件落在了她那里。


    “不好意思,是言先生让我来的。”


    “呵呵。”


    安衡刚说完这句话,就收获了一声冷笑,“开什么玩笑?言先生会让你来?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安衡么?不要脸!”


    是啊,谁不知道,现在安衡早就不是从前的安衡了。言倾高调的告诉了所有人,她安衡被他买下来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情妇,用来泄欲的工具而已。


    安衡沉默,本来不想解释什么,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冷淡的男声:“她说的没错,确实是我让安小姐来的。”


    苏倩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有些苍白:“言总!”


    安衡原本还有些意外,言倾竟然会帮自己解释,她正准备伸手把自己手上的文件递过去,却没想到言倾直接一把把安衡手中的文件拍到了地上。


    “言先生?”安衡眉头一皱,虽然脸上写满了疑惑,但是却没有多说。


    而言倾看着依旧在强装淡定的安衡,嘴角一扯,写满了嘲讽。


    “这份文件你碰过了,扔了吧。”言倾的语气里面充满了不屑,转而对着站在一边的苏倩问道:“她刚刚跟你顶嘴了?”


    苏倩听到这话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


    安衡却已经明白了言倾的意思,没等言倾开口,就已经朝着苏倩说道:“对不起苏小姐,刚刚冒犯了。”


    看到安衡的动作,苏倩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嘴角却已经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然而言倾却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满意,反倒是走到了安衡的面前,微微俯身对着安衡说道:“这样道歉多没诚意,我的员工会不满意的。不如,你下跪吧,一百万,如何?”


正文 第三章 好 我跪


    安衡跟言倾之间的交易,跟普通的生意最大的不同就是,安衡是没法拒绝的。


    听到言倾的话,安衡抬起头来,瞳孔微微颤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下跪?在这里?


    “怎么,难道安小姐觉得这个交易不划算么?”言倾微微斜着嘴角,表情是笑着,眼神里面却都是冷漠。


    安衡是个多么骄傲的人,曾经在商场之上见过她的人都说,安衡是这座城的一颗明珠,她冉冉升起,迟早会跟男人们一起掌握这个城市的命脉。


    她知道言倾想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把她的尊严捏在手里,然后捏成碎片,不对,是粉末。


    苏倩不知道言倾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听到言倾这么说,惊讶之余却还带着几分期待。


    当初在安氏的时候,她在安衡的手下,可是只能仰望她下巴的人啊,今天安衡要是真的给她下跪了,那可真是解气啊!


    安衡面无表情,仰着头跟言倾对视。那双狭长的眼睛,曾经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跟现在完全不同的眼神。


    “你是安衡么?我很看好你,江城在等你绽放。”


    这是言倾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但是现在,他说:“一百万,买你安小姐下跪,不亏吧?”


    亏不亏,她有拒绝的余地么?言倾手里握着的,是她安衡的命。


    言倾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衡,眼神里面的轻蔑和不屑溢于言表,你骄傲是么?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骄傲到什么地步。


    安衡咬紧了牙根,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膝盖触碰到冰冷的地面的时候,她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看热闹的人早就围了过来,整个圣天上下,没有人不认识安衡,然而现在,她就跪在曾经的手下面前。


    “对不起苏小姐,冒犯了。”


    安衡低着头,没有人看得到她脸上的表情,倒是苏倩,脸上的得意已经掩饰不住了。


    “其实言总,不用……”苏倩朝着言倾靠近了一步,她真没想到言倾居然会替自己出气。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言倾给吓到了。


    “闭嘴。”


    言倾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安衡,莫名觉得一股火气上涌。“安衡,我以为你多厉害,没想到你还真厉害,这一百万你赚的可真轻松。只要够贱,你的生意还是很好做的。”


    说完,言倾却突然笑了,“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很满意,再给你多算五十万。”


    言倾转身离开,安衡却还跪在地上,苏倩虽然刚刚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言倾走了,眼神里面的得意再一次溢了出来。


    “安总,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呢。”苏倩走到安衡面前,眼神阴冷地看着安衡:“安氏已经抛弃你了,现在的你,谁都可以踩上一脚,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对啊,她怎么忘了呢,她已经是个被抛弃的人了。骄傲?她还有什么可以骄傲?但是,只要能够守住她最重要的东西,没了尊严又怎么样呢?


正文 第四章 狭路相逢 故意安排


    “安衡,无论如何,你都要守住。”


    每次当她濒临崩溃的时候,这句话总是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面回荡。这个世界上,有一样的东西,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她必须要守住,不顾一切代价。


    安衡下跪的事情不过一个小时,立刻就传开了。每当这个时候安衡都觉得庆幸,还好她已经不需要回到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战场之中,不需要去面对那些曾经熟悉的人,特别是……那个男人。


    刚回到维也纳的公寓,就接到了的言倾的消息:晚上八点,克里斯VIP包房。


    上午的打击还没回过神来,看到这条消息,安衡知道言倾又给她准备了新节目。


    克里斯是江城最大夜总会,言倾今晚专门在这里招待几个重要的合作伙伴。


    冷默然现在已经是冷家的掌事人了,所以今天也是代表了冷家来跟言倾谈合作。而另外一边坐着的是肖家的肖墨以及安家的安云。


    “我说言倾,按照你的脾气,既然来了克里斯,没有准备点什么节目不应该啊!”


    冷默然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从进了克里斯开始就已经坐不住了。


    言倾坐在最中间,手里端着一杯暗红色的葡萄酒,昏暗的灯光之下,他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知道冷少约在克里斯,就没有多少今天就把合同定下来的诚意。所以我专门给冷少准备了一份礼物,我想冷少应该会喜欢。”说着,言倾把手里的酒杯放到了桌子上面,坐起身子来,瞄了一眼坐在角落里面一直没说话的安云。“其实我觉得,这份礼物安总应该也会喜欢才对。”


    安云原本就在避免跟言倾多说话,但是现在被言倾点名提到,他也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扯出一抹笑意:“是么?言少准备的礼物,我倒是很想看看。”


    听到安云的话,言倾眼睛一冷,“当然了,安总肯定会很喜欢。”


    说着,对着站在门边待命的杜威使了个眼色,杜威点点头,便出了门。


    “言少,你光给安总带礼物,不给我的话,我可就不乐意了啊!”冷默然喝了几杯,脸色已经有些泛红,听了言倾的话顿时就来了兴致。肖墨倒是跟他不同,只是一直坐在一边,把眼神藏匿在黑暗之中,一言不发。


    “放心,大家都有。”言倾说这句话的时候,谁都没有看到他眼神之中的冰冷。


    安衡原本不知道言倾为什么要专门把她叫到克里斯来,只是她刚来,杜威就让她去换上一身暴露性感的连体短裙,她看着自己身上这身裙子,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然而安衡的预感是没错的,当她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她的血液瞬间都被凝固了一般。


    包房里面的几个男人都抬起头来看着她,这几张脸,都是安衡熟悉的脸。


    冷默然,曾经一度追求她而被她拒之门外的冷家少爷。肖墨,一心爱慕江薇薇,当初江薇薇跳楼之后,差点掐死她。而最角落的那个一个,则是安衡最熟悉的人,她的大哥,安云。


    言倾看到安衡站在门口的身体微微发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怎么样,这份礼物,大家还喜欢吧?”


正文 第五章 只要跪下 就有五百万


    安衡听着言倾的话,顿时觉得一股屈辱感从心底升腾起来。她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言倾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带着玩味的笑意,盯着站在门口的安衡。


    “这位呢,是克里斯隐藏的头牌,安衡安小姐,在座的各位应该都认识吧?”


    除了一脸惊讶的冷默然,肖墨和安云脸上都堆满了阴云,各自的心思不同,但是脸色却都是难看得很。


    安衡的身体微微发抖,眼睛却只落在了安云一个人的身上。她的大哥,曾经把她当做骄傲的大哥,就坐在那里。


    言倾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但是却淡淡一笑,对着安衡说道:“刚刚冷少就已经说了,想要人陪他喝杯酒,既然安小姐来了,不如就来陪冷少喝一杯吧?恩?”


    这个时候冷默然有些愣,毕竟江城所有人都知道,安衡早就成了言倾的小情人,而且安衡的大哥安云就坐在一边,自己惊讶之余,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看安衡没动,言倾眉头一拧,“怎么,安小姐不愿意么?”


    言倾说完,安衡就看到言倾用无声的嘴型对着她说道:“五百万。”


    她心里一凛,五百万!就快了,就快了!安衡,你再坚持坚持!


    安云的眼神如刀,但是安衡也只能扛住,她很快,就可以结束这一笔交易了。


    看着安衡朝着自己缓缓走来,冷默然微微眯着眼睛,却没有动。直到看到安衡竟然已经端起了桌子上面的酒杯,房间里面的人才意识到,安衡她真的要陪冷默然喝酒!


    就连冷默然自己都不敢相信,安氏现在是沦落了,但是曾经如日中天的时候,他面前这个安衡可是不可一世的安家大小姐,商界翘楚。曾经他在安衡家门口摆满了玫瑰花却只得到了安衡一盆脏水。而现在,安衡就端着酒杯,当着当初更加不可一世的安云的面,对着自己轻声说道:“冷少,我请您喝一杯。”


    安衡的心虽然在颤抖,但是却面无表情,尽管在敬酒,可是却依然停止了腰板。


    安云避开了眼神,不想去看安衡,而肖墨端着酒,坐在沙发的角落里面看着安衡。呵呵,这个女人,果然贱!


    言倾看冷默然没有接酒,邪邪一笑,“安小姐,看来冷少不喜欢你敬酒的方式啊,我觉得……反正你今天早上就连我的职员都跪了,不如现在再跪一下冷少如何?我想冷少的身份可是比我的职员金贵多了吧?”


    听到言倾的话,安衡的手一僵,酒杯都差点没端住。


    站在她面前的冷默然虽然瞳孔微微放大,但是眼睛里面却有了期待。


    安衡,你当初那么骄傲,今天我倒是想看看,你跪在我面前的样子,倒是还能有多骄傲!


    安衡眉头紧皱,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中猩红的酒,紧咬着嘴唇。言倾,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呢?


    “安小姐,五百万。”


    五百万,五百万,有了这五百万,就快了,她就快自由了。


    “我知道了。”


正文 第六章 安衡 你真下贱


    在旁人听来,这五百万多么刺耳。人人都说,安衡是为了钱,在安家最危险的时候,把自己卖给了言倾。要不是一位美国商人的资助,现在早就没有安家了。而安衡在安家关键时候落跑,早就已经不是安家的人了。


    但是当安衡说了那句我知道了的时候,安云还是脸色一变。言倾当然注意到了安云的变化,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安云问道:“怎么了安总?这份礼物你不喜欢么?还是你想要安小姐先给你敬酒?”


    安云尽管面部肌肉都有些微微抽搐,但是却只能强压下心内的情绪,“不用了。”


    安衡是最了解安云的人,虽然没有回头看他,但是光听这个语气,安衡就知道安云已经生气了。


    她心内苦笑,言倾,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那好,我成全你,只要……只要你能兑现你的承诺。


    言倾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挺直了脊背,膝盖却开始微微弯曲的安衡,嘴角的笑意逐渐凝固。安衡,你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贱,到底有多在意那个东西。骄傲?不可一世?我倒要看看这些全都在你面前被粉碎的时候,你还剩什么。


    薇薇,你别怕,这个女人伤害你的,我都会帮你拿回来的。


    看着安衡真的在自己面前缓缓地跪了下来,冷默然的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一抹笑容。安衡啊,那个骄傲的安衡啊,就真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冷少,请喝一杯。”


    安衡的话才刚出口,坐在她身后的安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安衡!你够了!难道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生活么?我安家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么给我安家丢人!”


    听到安云有些嘶哑的声音,安衡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是却不敢回头。她是不敢去看安云的样子,害怕自己会哭,害怕自己会退却,会前功尽弃。


    “安少爷,我安衡就算是当初也不过是安家的一个养女。我做了逃兵,这很正常,我想要的生活,安家已经不能给我了。”


    安家养女,早就死在了那一场商业动乱之中了。大哥,你就当我死了吧。


    言倾一直坐在一边,看着安衡的样子,却觉得无比的烦躁。


    “言倾,你就在你的位置等着我。总有一天我安衡要成为江城第一,用这样的身份来站在你身边!”


    场面混乱,灯光昏暗,言倾看着安衡的侧脸,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满脸骄傲地对着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然而现在安衡跪在曾经的追求者面前,端着酒杯,模样卑微而低贱。


    安云兴许是终于看不下去了,甩手就准备出门,路过安衡身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安衡没端稳手里的酒杯,红色的酒液一下子就洒落在了冷默然的身上。


    “该死!”


    身上被洒了酒,冷默然下意识地推开了安衡。安衡还跪在地上,身体一下子失去了中心,脑袋一下子砸到了大理石桌子角上。当红色的粘稠液体覆盖她的眼睛的时候,她却只能看到言倾冷漠的双眼。言倾,你满意么?世界,一片漆黑。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太阳书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