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给我一点勇气,去追寻光明

李白I说2018-02-12 22:32:56

(时长4'16'',请WiFi观看,片尾有彩蛋


“在你们看来这是一个教学视频,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纪录片,一个我实习的成果,纪念我最美好的时光……”

——光明




实习后,大多友人在忙碌间联系少了、电话断了,寥廖几句问候的短信、简单几份节日的祝福,酝酿在一个还不算寒冷的上海冬夜,变得寂静,又分外想念。

 

就在几天前,收到了光明的邮件,一段四分十六秒的视频一下勾起了我的回忆。感叹实习将至,一年前许下的诺言、做下的约定,百转千回,变得不那么清晰;又感叹我们曾经低估的自己,经一年的时光磨砺,竟也可以如此这般游刃有余。

 



又到了年终评先评优、撰写年终总结的时刻,几个月前写下的“执着半夏,不渝秋冬”还未消弭,就到了真正临别的日子。往往这时候,我们总是会总结自己收获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掌握了什么,进步了什么。一台成功的手术,一场优秀的发言,一篇完美的病历,一份优异的试卷……我们堆积出自己光辉的历史,展示自己骄傲的成果,只为更庄重的向众人宣布:我实现了最初的梦想,我一直在成长。


还记得诊断课上的第一次问诊吗?一句方言也听不懂的你,现在大约已经学会只言片语的上海话、学会让邻床的热心病友当翻译了吧。还记得动物外科时打的第一针麻醉吗?比格犬泪汪汪的看的你心要化掉了,现在也许在扩创时,面对血流不止的病患,已经可以真正践行“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了吧。


手术室里的叮叮咚咚,门诊厅里的叽叽喳喳,病房楼里的急急匆匆,电梯门里的慌慌张张……也许今天,就是最后一次持笔握刀;也许今天,就是最后一次勾勒梦想?




光明说:“我现在可以勇敢地对自己进行手术,可以和很多小孩拍照,可以收到病人的锦旗和赞叹……但是毕业之后呢,我又将何去何从?我还会不会有机会再接触医学?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动刀?这是不是我作为一名医生最后一次去照顾病人?想到这些我是要流泪的,你看视频里的我似乎很干练、很会玩,甚至冒着辐射去拍艺术X片,那毕业后我会不会再也没有机会去接触这些?这种种背后,让我有种此情可待成追忆,或者落花有意随流水的悲剧感、无力感……”


你曾经为一台手术的披星戴月,你曾经为一个病案的绞尽脑汁,你曾经为了争取一次一助甚至主刀的机会而苦练技艺……有多少“学霸”,在临床中发觉自己处处躲着操作、无力将所学付之实践;又有多少“学渣”,对医学几近放弃,却又柳暗花明,寻觅到属于自己的灿烂辉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旅途,在比较中、在憧憬中、在未知中,或是变得清晰,或是变得迷茫。



 

我们的无力,是纵向探寻下,对自己不可知未来毫无准备的恐慌;我们的焦虑,是横向比较中,对自己优劣势未行正确评估的茫然。


光明常常对我说,他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何方。因为责任使然,因为使命担当,也许我们都将重赴海北天南,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需要自己丈量或贫瘠、或富饶的土地,需要自己守护或平静、或波澜的海疆,需要自己保卫或晴朗、或阴翳的天空。他只能自己劝慰自己:


“我选择这首背景音乐,在以后自己迷茫的时候可以看一看、听一听,当初自己是多么优秀,给自己再去学医的勇气……”




记得,给我们一点勇气,自己的勇气,去描绘自己的未来。


记得,梦中神圣庄严的医学殿堂,我们在那里庄严宣誓:要让柳叶刀在指尖舞蹈、绽放生命的奇迹。


记得,我们的名字,叫光明。




题图摄影:Kristy Kravchenko

插图来源:Kaushik Panchal/Rose Erkul/Tony Wallström/Zain Bhatti/光明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自供

视频授权基于:患者本人或监护人许可,本公众号独家上传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