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离婚女人说的几句话,让男人后悔一辈子

快看小说2018-03-14 18:20:17


春暖花开,煦阳高挂。|

    

清晨,丽人医院里,此时围满了记者,喧嚣一片,沸沸扬扬。

    

关浩一路上神采飞扬,满面春风,就像刚刚中了百万大奖。此人五官清秀,气宇轩昂。身高175公分,标准身材。一头中规中矩的短碎发向上飘起,拉芳牌的啫喱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他穿的是西装,一条慰蓝色领带随风飘扬,透露着一股青春的气息。

    

关浩一跨进医院大门就吓了一大惊:“哇靠,什么重大新闻?难道是有人生了八胞胎?”

    

在指纹打卡器上按了一下,关浩就去找那个母老虎报到。

    

母老虎是他的指导医师,叫尤燕,因其长期内分泌失调,脾气暴躁,被关浩取了这个花名。尤燕为人十分严厉,自从关浩一毕业,分配到这家医院当实习医生后,就没少被她欺负。更让他愤怒的是,这个尤燕只不过大他三岁,却骑在他头上发号施令,指指点点。

    

关浩至少想过一千种法子来挫挫她的锐气,但为了前途着想,迟迟没有下手。

    

经过一个急诊室的时候,关浩停下脚步,好奇心大起。急诊室的门虚掩,里面却是鸡飞狗跳,看样子是情况过于紧急,大家都顾不上关门了。

    

门口还有三五个保安,面容严肃,看样子并不是他们医院的,以前都没见过,不会是里面那病人的保镖吧?

    

“止血止血,赶紧把血止住……”这声音引起了关浩的注意,这就是尤燕的声音。

    

出于好奇,他推开门溜了进去,还好心地帮人家把门锁上。

    

“血止不住呀,怎么办?”

    

“止不住也得止,纱布……”

    

关浩看出来了,躺在急诊病床上的是一个妙龄美少女,乍看有些眼熟。突然他眼前一亮,依稀记得,这个美女不正是最近红得发紫的明星李瑶吗?她脸色苍白白大汗淋漓,一条修长的左腿下,有着一只染满鲜血的脚丫子。脚丫子探出棉垫边沿,噗噗地喷着血,估计是血管断了。

    

在周围抢救的医生和护士绕着她那条迷死人不赔钱的腿直打转,这些医生和护士里有些人连工作服都没穿上。这就奇怪了,就算是哭孝也得披上麻衣上阵吧?

    

关浩仔细看了看那明星的腿,脚底下破了个血淋淋的大窟窿,皮翻肉绽,看得出是踩到钉子了,这颗钉子一定是绝版的。不禁心里苦叹:可惜啊,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这么迷人的一条腿,偏偏在脚底下穿个洞,这老天爷也太不厚道了。

    

“喂,你进来这里干什么?赶紧出去。”尤燕忙乱中看到关浩,愤怒不已。这急诊室是你一个实习医生来的地方吗?毫无疑问这种地方他实在是不应该来的,根据以往血写的案例判定,只要是关浩赶去凑热闹的地方,就一定能捅出个大娄子。

    

尤燕也没来得及穿她的白大卦,还是一惯的性.感打扮,乌黑的长发在脑后卷成一个扇形的发髻,三角领的紧身T裇勾勒出她窈窕的纤腰,胸前秀着一个卡通图案,显得这个28岁的女人有点装嫩。只不过她也有装嫩的资格,后侧开叉的短裙下露出她一米多长的玉腿,白里透红,挑不出一点瑕疵。这样的魔鬼身材,加上她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蛋,本足以令每个性向正常的男人打破手枪,然而美中不足的就是那脾气烈得让人发疯。

    

换了以前,关浩会自己灰头灰脸地滚出去,他的前途,完全决定在这个欠抽的尤燕手里。可是现在,关浩一声冷笑,完全无视她。有一个伟人说过,千万不要小看你身边每一个人,他随时能成为你最大的敌人。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快出去。”尤燕又喝道,眉间皱起的的疙瘩越发醒目,但是丝毫不影响她冷艳的美。

    

“尤医生,给病人止血要紧。”人群中一个相貌平平,体胖如猪的女护士催促道,又转向关浩,“关医生,快出去吧,顺手把门关上。”

    

这声关医生的称呼,无疑是给足了他面子,按理说他该感激才是,但一见对方是江一婷这头肥猪,他就逃命似地避开了那瞥目光,有种呕吐的冲动。人生有两大悲剧:你爱的人名花有主;爱你的人惨不忍睹。关浩现在是属于第二类。

    

江一婷看了关浩的表情,自卑地低下头。

    

“去去去,凭什么我出去?真是一群窝囊废,治个脚丫子还这么费事。”关浩挑了挑刘海,一反从前的常态,格外嚣张地走近病人。病人在他手上就像油锅里的蚂蚱,任他折腾。

    

一群窝囊废……他在说谁呢?众人皆目瞪口呆,这家伙来了这里不过半个月,连医生执照都没领,居然口出狂言。

    

“你反了是不是?”尤燕想不到他敢这么放肆,气得脸色发青,两手叉在纤腰上。

    

“你且呆到一边去,跟哥哥学着点。”关浩一挥手,把尤燕推了个趔趄。

    

尤燕的D杯大胸大幅度起浮,他比自己小了整整三岁,还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居然自称哥哥……好在尤燕的胸。部是个货真价实的东西,若垫在里面的是两个气球,早气炸了。

    

没等她发作,只见关浩已经把病人的脚抬起来,脚底朝天,这姿势有点像佛山无影脚,蔑笑道:“看到没有,这脚底受伤了,应该抬起来,你让它垂着怎么可能止得了血……”

    

众人一见他的举动,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关浩也突然怔住,他忘了病人穿的是迷你裙,而且人家的身份可是大名鼎鼎的明星呀,要是能这样整,还轮得到你关浩出手?

    

李瑶见自己走了光,又急又怒,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两腿之间的禁区,同时抬起右脚朝他的面门踢去。

    

关浩瞥到那禁区里的一片白色后,也慌了慌神,措不及防之下被这脚板踢个正着,往后趔趄两步,痛得眼泪直流,但右手仍紧紧地抓着对方的左脚。

    

“你是不是疯子?给我滚开……”李瑶怒道,急得快哭了。

    

“给老子闭嘴。”关浩狠狠地吼道,同时手里多了一张创可贴,轻描淡写地贴了上去。

    

在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病人的脚底伤成这样,用了最好的药水和药粉都不行,就凭这张创可贴?

    

尤燕终于压不住怒气,走上去“啪”一声赏了他个响亮的耳光,喝道:“你给我滚出去。”

    

外面几个保安终于听到动静,暗想不妙,刚才溜进去的那个小伙子难道不是医生?无奈门却被关浩反锁了,把他们急得团团转,不时从透明的玻璃窗观察里面的情况,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这耳光可真响亮,满脑子都是星星。关浩很淡定地瞅着尤燕,倒像头发怒的雄虎,明显看得出他身体在抖,短短一分钟里被两个女人打了脸,真是奇耻大辱啊。

    

尤燕见状有点后悔了,下属犯错是可以教训一下,可是刮嘴巴子也未免太夸张了点。但不错也错了,面子是靠自己争取的,她趾高气扬地挺着大胸:“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吃了我?”

    

“我吃你?你就是去韩国整整容,我也下不了口。”关浩摸着脸,懊恼地走出急诊室。

    

关浩离开后,急诊室里蚂蚱们真的炸锅了。

    

“尤医生,快看,血真的止住了。”有人惊呼道。

    

尤燕眉毛一扬,有点不相信,一张创可贴能止住血?这创可贴才多大点东西?根本就覆盖不过那伤口的二分之一。

    

护士们用消毒巾小心翼翼地擦试着病人脚上的血,之前都是流血的速度远远快于清血的速度,这会儿居然还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哎?神呀,我的脚好像不疼了。”李瑶猛地坐起来,好奇地揭开那块姆指大小的创可贴。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简直是天方夜谭,连伤口都愈合了,只留下一条极不显眼的小伤疤。

    

“哈,好啦?这……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李瑶欣喜若狂,根本就忘了刚才那屡风光尽收关浩眼底的事。

    

在场的医生和护士呆若木鸡,一片死寂。

    

关浩走出急诊室后,正悻悻地逛在走廊上,经过主任办公室时把脚步顿了下来,里面好像有人在议论他的名字。岂有此理啊,有什么不能光明正大说?非得在背后放黑枪吗?他忍不住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凝神静听。

    

办公室里面对面坐着两个男人。面对着大门的那人面容消瘦,一双眼睛却是虎虎生风,下巴长着一撇小山羊形的斑白胡须,有着一种权威的霸气,看年纪已过六旬。背对着大门的那人则肥头大耳,身材虽然没像水缸那样臃肿,却也像个水桶,约四十来岁。

    

“院长,那一大批的记者围着,你是不是出去应付一下?”像水桶的中年男子恭敬道。

    

“区区几个记者你管他们干什么?”被称院长的老人浮躁地抿了抿嘴,皱着眉头。

    

“可是那病人好歹也是个大明星呀,恰好经过我们医院……你看是否可以借此来炒作一下我们医院的知名度呢?”

    

“行了行了,郑主任呐,我来找你,是想说另一件事。”院长抬手打断道,显得忧心忡忡。

    

“什么事?”叫郑主任男人精神一振,身体向前倾了倾,心里七上八下,可想来想去也想不起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能混到这个位子,自然不是靠运气的,只要领导皱个眉头,就得察言观色,然后投其所好。

    

“就是那个关浩的事。”院长厌恶地摇摇头,端起桌面上一杯茶水,“咕噜”一声喝下。

    

“关浩?那个新来的实习医生吗?我感觉他不错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郑主任急忙端起茶壶,给院长注了半杯,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事实上郑主任早就看关浩不顺眼,此人不学无术,玩世不恭,还目无尊长,若不是关系到院长的面子,他绝不会昧着良心去拍关浩的马屁的。

    

“不错?不错个球,你也不必为他说好话,就他那点破事,谁不清楚?”院长狠狠地叹了口晦气,大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郑主任怔住了,那个关浩不就是院长引荐进来的吗?怎么这会却伸手打自己的脸了?做为一个聪明人,他本该谨慎发言,可心里的疑惑实在是不吐不快。

   

“院长,他不是你引荐的吗?你既然早就知道他不是个东西,为何还会……”郑主任说完就立刻后悔了,急忙闭上了嘴。

    

院长道貌岸然地干咳一声,脸色灰得就像个胎盘,悻悻地说道:“我自然有自己的苦衷。”

    

郑主任眼珠一溜,话锋一转说道:“说的也是,那小子实在不是个东西,我现在想起来了,他先前在三家医院里实习过,都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被开除的。第一回是病人肚子疼,他却给病人开了泻药,美其名为‘以毒攻毒’。第二回是病人头痛,他却给人家吃安眠药,说睡一觉就好。第三回,病人吃错了东西引起肠胃炎,他却给人家治眼睛,说把眼睛治好了,以后才能看清楚自己吃的是什么东西……”

    

“嗯,多余的就不说了,再过半个月,你就随便找个理由,把他撵走吧。”院长语重心长地叹气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郑主任识趣地哈个腰。院长和关浩那小子有点亲戚关系,不好亲自下手,这个光荣的任务由自己来执行太适合不过了。

    

一直站在门外偷听的关浩气不打一处来,哼道:狗眼看人低,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你们会跪在地上求我……”

    

关浩如此幻想着,阿Q式的笑容洋溢在嘴角边。

    

“神医,关神医,对不起打扰一下。”关浩转身之际,身后一个男声突然叫住他。

    

声音的主人是个憨厚相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嘻皮笑脸地看着关浩。

    

“大叔,你是看病吗?去挂号排队吧。”关浩说完就走,心想这人肯定是疯了,见人就喊神医。

    

“不是,我没有病……”憨厚的中年人小跑上前拦下关浩,点头哈腰道:“我是李瑶的经纪人,叫庞德明,这是我的名片。”

    

宠德明说完递了张名片过去,接着道:“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听说你一张创可贴,就把李瑶的伤治好了,实在是太神奇了……”

    

关浩礼貌地接过名片,在这之前,有谁夸过他妙手回春呢,不由得意洋洋地伸出右手和对方握了一下,笑道:“你叫我关浩就可以了,这只是小事情而已,无须挂齿。”

    

庞德明铳地一直腰,禁不住为神医的谦虚美德萧然起敬,严谨地掏出一张票子,塞进关浩的手里,憨笑道:“我跟李瑶必须即刻动身赶往演唱会现场做准备了,这张是贵宾座的门票,如果神医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玩玩,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对方滑稽的背影,又短又胖,走起来像个不倒翁,关浩忍不住嗤笑一声,正准备向尤燕的办公室走去时,主任室的门传来一声“咯吱”,院长迈了出来。

    

和关浩撞了脸后,院长下意识地有些不自然,心想这小子不会一直站在这里偷听吧?想起“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短”的古训,他的耳根“刷”一下红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原状,朗声道:“小浩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上班?好像你又迟到了。”

    

怎么?在别人背后放黑枪,现在心虚了吧?关浩不屑地抿嘴一笑,充满了鄙视,表面上却说道:“院长早,我没有迟到,只是刚才有个病人需要急诊,没赶得及穿工作服。”

    

院长俯首抚了抚山羊须,点头道:“嗯,如此甚好,你去忙吧。”

    

关浩看着院长渐远的背影,脸上尽是不屑之色,进了尤燕的办公室,披上白大卦,闭目养神起来。

    

尤燕把病人送走后,眉头一直没有舒展,经过郑主任的办公司时,郑主任恰好看从里面走出来。

    

“哎,尤医生,你来得正好,进里面谈吧。”郑主任跺着颠步坐下。

    

尤燕迟疑地把门关上,说道:“怎么了吗?”

    

“那个明星的伤势怎么样?需要住院多少天?”郑主任神色肃穆道。

    

尤燕又怎会不知他巴不得李瑶在这里躺个十天半个月呢,今年之内的品牌广告费不知道能省多少钱。现在看来要让他失望了。

    

“病人的伤已经好了,刚刚离开。”尤燕如实道。

    

郑主任懵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好了?刚……刚才进来的时候……不是很严重吗?”

    

尤燕把俏眉间的疙瘩皱得更紧,她从医时间虽然不长,可如此离奇的事情她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

    

“是很严重,不过关浩用一张创可贴,把血止住了,而且现在……伤口也愈合了。”尤燕说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种话说出来鬼才信,好在今天参与急诊的人多,可以作证。

    

郑主任木然半天,这才抓了抓那头秃顶的黑发,不可思议地叹道:“嘿,关浩这小子居然有这种能耐?”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