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诗人们眼中的甘露之变

豆腐讲故事2018-03-13 04:35:28

“祸福茫茫不可期,大都早退似先知。当君白首同归日,是我青山独往时。顾索素琴应不暇,忆牵黄犬定难追。麒麟作脯龙为醢(hǎi ),何似泥中曳尾龟。”

这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诗,诗名叫《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感事而作,其日独游香山》。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是甘露之变的日子,这里的香山指洛阳城南的香山,不是北京香山。

白居易生于代宗年间,与元稹同科,在宪宗朝初期做过左拾遗。当时他官职虽然不高,却是天子近臣,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写了许多反应社会现象的诗,并多次上书提建议。宪宗采纳了他的不少建议,但是很不喜欢他,因为白居易提建议的方式比较冲,宪宗觉得这个人不识大体。不过当时宪宗朝的名相李绛还在世,他对白居易倒是很赏识,对宪宗多有劝诫。可惜李绛不久就被乱兵所杀,白居易母亲去世,很快就丁忧回家了。

白居易在丁忧期间出了一场文字狱。他母亲是在赏花时失足坠井意外身亡,但他在守丧期间居然还写了赏花诗,另外还写了一首关于井的诗,结果被朝中对头举发,受到了贬斥。丁忧结束后,白居易被贬官为江州司马,这个阶段他写了《琵琶行》,“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自从贬到江州之后,白居易的仕途与京城关联很小了,后来虽然还去京城做过秘书监、刑部侍郎,但任职的时间都非常短暂,很快就因病被调到东都洛阳任太子宾客,其实就是闲居。

白居易早年做官时意气风发,但自从贬谪江州之后,对国事已经不那么关心了,主要就是做好自己手头的工作,再不管闲事了。他快六十岁的时候才回到京师做了半年刑部侍郎,很快又被调到洛阳,心里对朝廷颇有些怨言。大和九年甘露之变时,朝中旧相尽死,昔日的老同事们都被腰斩、斩首、族诛,此时白居易如梦方醒,原来自己贬官其实是侥幸逃过一劫,假如当初他仕途得意,留在京城做大官,恐怕这会儿也在东市被腰斩了吧。不过白居易在这时候虽然对功名看开了,对旧怨却没放下,诗中对那些被杀的大臣颇有讥讽。

白居易写这首诗的时候,独自去香山旅游了一趟,没想到回来不久就忽然得了风疾,半身瘫痪。白居易这一年六十三岁了,身体不好,境况也渐渐窘迫,心绪不佳。次年春三月,他又写了一首诗:“五年三月今朝尽,客散筵空独掩扉。病共乐天相伴往,春随樊子一时归。闲听莺语移时立,思逐杨花触处飞。金带缒腰衫委地,年年衰瘦不胜衣。”

这首诗里提到的“樊子”是白居易的家姬。白居易一生风流,好女色,多姬妾,其中最知名的两位情人就是樊素和小蛮,白居易诗中有“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一句,这是后世“樱桃口”、“小蛮腰”的由来。

白居易得风疾之后,生活窘迫,他有一匹好马,从前非常喜爱的,但此时想到今生在不得骑,就让人将这马卖掉了。樊素小蛮这时候都是三十出头,在古代算比较大龄了,白居易担心她们将来更无好归宿,就早早将二人遣散,让其自行嫁人。

他卖马时,那马反顾而鸣,不忍离去,樊素很伤心,对他说:“主人乘此骆五年,衔撅之下,不惊不逸。素事主十年,巾栉之间,无违无失。今素貌虽陋,未至衰摧。骆力犹壮,又无。即骆之力,尚可以代主一步;素之歌,亦可送主一杯。一旦双去,有去无回。故素将去,其辞也苦;骆将去,其鸣也哀。此人之情也,马之情也,岂主君独无情哉?

白居易随口作了一首《不能忘情吟》:“骆骆尔勿嘶,素素尔勿啼;骆反厩,素返闺。吾疾虽作,年虽颓,幸未及项籍之将死,何必一日之内弃骓兮而别虞姬!乃目素兮素兮!为我歌杨柳枝。我姑酌彼金,我与尔归醉乡去来。”又作《别柳枝》:“两枝杨柳小楼中,袅袅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时间应不要春风。”

白居易虽然没有在甘露之变中遇难,但晚景也很凄凉,他瘫痪之后又活了十年,七十多岁潦倒而死。

宪宗朝后期的名相裴度此时还在世,在东都洛阳做留守。

唐时的东都洛阳和明朝的南京有些类似,里面都有不少官吏,但其实都是被排挤出去闲居的。裴度一生政绩卓著,但晚年也很落魄,朝中事已经不是他可以管的了,不过甘露之变之后,裴度依然冒死上书,替长安官吏们申诉,有几十家人因此得以保全。裴度在此事中虽然没能发挥很大的作用,但也算竭尽全力。

甘露之变之后,文宗其实还没有立刻死心,他觉得裴度是个人才,或许还有能力助他恢复权力,曾多次想让他回到长安,或者出任节度使掌握兵权,但是裴度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回顾自己一生经历,颇有些人生如梦之感,每见诏书来都推辞了。公元839年,文宗再度下诏给他,希望他出任节度使,诏书到洛阳时,恰好裴度病逝,留下遗表草稿一封,里面都是谈及文宗立储的建议,对个人家事无一字提及。文宗很感慨,下诏追封他为太傅,谥号文忠。

当初甘露之变消息传来时,裴度正在凉风亭睡觉,他闻讯时宫变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心知已经援手不及,当时写了一首小诗:“饱食缓行新睡觉,一瓯新茗侍儿煎。脱巾斜倚绳床坐,风送水声来耳边。”这首诗写的很含蓄,似乎与宫变事毫不相干,其实感情也有些落寞。

还有一位比白居易、裴度更老的前辈诗人刘禹锡,这时候写了一首《赠李司空妓》:“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这首诗是唐代诗人孟)在《本事诗》里提到,说是刘禹锡所作,但其实有所争议,不过且当是他写的吧。

刘禹锡是顺宗朝的重臣,从宪宗上位开始就被贬官四川二十三年,晚年更是政治边缘人物,但刘禹锡是个骨头很硬的人,这首诗倒是符合他的风骨。

刘禹锡在宪宗执政末期其实已经被赦免了一次,他回到京城见到宰相武元衡等人,和他们理念不和,写了一首《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武元衡以此厌憎他,又将他贬官远方。贞元二十一年,刘禹锡再度回京,此时武元衡遇刺身亡多年了,他又写了一首《再游玄都观》:“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不过刘禹锡与甘露之变中的双方都没有什么交情了,更没有利益往来,他年纪也很老了,对这次宫变并不是很上心。他在李司空家宴会上看表演,写了这么一首诗,其实是对李司空的一种讽刺。

李司空是谁呢?李司空叫李绅,他其实是应该对甘露之变表达一些态度的,然而他并没有任何表示。

李绅是宦门之后,是李党中人,长庆年间就是御史中丞、户部侍郎,在京中与李德裕齐名,李党被贬时,他也受了牵连,出京放了外任。但是甘露之变之后,令狐楚、李覃被文宗随口指派为代理宰相,李党又有得势的迹象,李绅还是挺高兴的,果然不久之后他回到京中做了宰相。

李绅,这个名字可能大家不太熟,但是李绅的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中国人里大概绝大多数都会背他那首《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