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娅散文:生平不爱走人家

周小娅2018-03-13 03:26:34





生平不爱走人家


周小娅


就像有人不吃羊肉,天生闻不得膻味。我却是不爱走人家,天生一对笨脚。有人说自己是“陀螺”屁股坐不住,我则是个喜欢坐板凳的人,曾经一度处于找工作的状态,我便总是申明,只要不叫我往外面跑,不去拉广告谈业务,不去与人交涉摆平事件,不去发传单喊喇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等等,我在办公桌前坐十六个小时都愿意,信不信我可以将你的写字楼底坐穿?

作为现代人不爱出门,无异于一砣锈铁。人们写信常写“见信如面”,但毕竟是“如面”,“如面”还是不及“面叙”“面议”“面谢”等等来得踏实。“面”,即人的面子。人的面子是奇妙之物,大的很大,恨不得世界上所有的达官贵人商贾巨头都是他的座上宾。有个老板,生意做得五湖四海,他就是将一间很大的厅堂专门用来陈列与高官名流的合影。看到如此阵仗,你便不由得感叹人家面子了得。

身边还有一些面子大的朋友,有的说,他到北京某名人家去了,还讨得名人字画;他与某明星大腕合影了,照片还摆在办公桌上呢;他在国外遇到了国内某著名专家,还一起聚会唠磕来着;他被深圳某大老板看中,年薪几百万等等。他们的口水“嗖嗖”地溅到我的鼻尖上,像下酸雨。他们真是神通广大,好大的面子啊。可我不爱出门,即便是“天下黄金雨”也淋不到我头上。这就是“人不出门身不贵”。

中国人有个传统意识“脚步为亲”。求人办事,写个信打个电话,到底不如上门去跟人家四目相对靠得住,你盯住人家的眼睛,他哪里还能躲得掉;天天见面的领导和老板,上班时以“公”面相见,若下班后去他家走走,便有了老板的孩子叫你叔叔阿姨的熟络;同窗几载,一朝分别,签名本上的“信誓旦旦”被岁月冲淡,直到十年数十年后的“同学会”才死灰复燃;街坊邻里,出门三步为客,一来一去,互通有无;恋人之间,女子在前面跑,男子在后面追,如果不追,天上能掉下白天鹅么?所以人们喜欢说“路在脚下”。中国人信奉“打通人脉”,我看,中国人的人脉是“走通”的。

出门走走,自是好处多多,但我这不爱出门的人,奈何脚上锈锁一把。曾在好多个单位供职,但没有去过任何一位领导的家。有的同事常在老板家出入如自家人一般,摸摸麻将,喝点小酒,送个小礼,干些小活,这原本也是人之常情,可我就是难得这样“打成一片”。要说我对老板也挺好的,我认为,每一个员工尽忠尽职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对上司对老板最大的好了,就是让老板省心了不是?为什么要去领导家老板家串门腻着?

明明是自己生成的秉性,却又偏要找到一些不走的理由来。走人家,自然是晚上和星期天的事。盼来周末,或要睡个懒觉,或要洗晒被褥,或要读本好书,或要全家远足,怎好去打扰人家?那么晚上去吧,而晚上是黄金时段,过去说“七亿麻将三亿舞”,现在呢?“全国人民在微信”。跳舞去了顶多吃个闭门羹,最怕人家在摸麻将。有个朋友到一个十年没见面的大学同窗那里去,那位老兄正在牌桌酣战。“哦,你来了,坐,坐!”这一坐就是三小时冷板凳。打牌的并非有心冷淡,客人却为自己的打扰而歉疚。不跳舞也不摸麻将,又恐骚扰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六十集连续剧好不容易熬到五十八,节骨眼上来客,于是,一边瞄屏幕一边聊几句不咸不淡的话。那些忙着炒股的人们就更不用说了,人家时间就是金钱,乃“一寸光阴一寸金”也,哪里陪得起你这闲客喝工夫茶。现在的人玩微信上瘾,连走路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你这一去有何要务?有什么事不在微信里微一下就行了?还有,或人家消闲时一条裤衩,见到来客一脸尴尬;或人家正享受天伦之乐,你去了无疑是原汤中掺水;或人家另有佳宾,你来的可不是时候……

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蠢笨和愚钝,便找出一百条理由,自欺欺人而已。有几位书信来往多年的报刊编辑,未曾谋面,上海天津太远,省城的总可以去看看吧,但以“君子之交淡如水”论,又觉坦然;想去看看我所敬重的几位师长,待打听得详细地址,却又犯傻,送礼呢,俗,两手空空又不好意思,于是,仍借助一纸信笺一页贺卡的月白风清。唉,生活中诸多恼人事,其实是有必要去走一些人家的,但想到“人到无求品自高”,也就改了初衷。

当然,我的不爱走人家还有一个致命的理由,那就是路盲,盲到什么地步呢?我曾写过一篇小文叫“迷路在家门口”,你就可以想见是盲到几成了。这种奇葩,连盲人都鄙视。这个心理恐惧是导致我“裹足不前”的最大障碍。我承认,不爱走人家属于情商范畴,路盲更是算得上情商低下,以至于因此而让人怀疑智商等等其他商的事不胜枚举。而我的内心,除了像杨坤一样撕裂般地哀嚎着无所谓,还能怎样?

不爱出门不爱走人家并不好,真的不好,心中时有欠了账的感觉。生活,网。网便是逃不脱的纠葛,你得走出门去,在人世间穿行。就像缝纫时飞针走线一样,不断地结了结,又不断地解了结,就在这解解结结中终会绣出美艳的花来。知道不好又不能改变自己,这便是做人之难。于是又找出一条理由——只要心中储满忠诚,脸上洋溢笑容,便可赢得温情款款,暖意融融。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小娅,湘人。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曾是《湘潭日报》、《厦门晚报》、《惠州日报》专栏作家。“九十年代小女人都市散文”代表人物之一。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