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阅读】午后街角读书会第十六期——宋词分享

仪征之声2017-12-29 17:20:42

 

 苏轼的一生,政治上是失意的,但是却有三位夫人陪伴他终其一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苏轼的文学成就也有他们的“一半”。这三位夫人便是结发之妻王弗、继室王闰之和侍妾王朝云。


 苏 轼 的 深 情

苏轼与王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记梦
  两人一生一死,隔绝十年,音讯渺茫。克制自己不去思念吧,却本来难忘。妻子的孤坟远在千里,没有地方跟她诉说心中的凄凉悲伤。即使相逢也料想不会认识,因为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回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两人互相望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相对无言泪落千行。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就是与妻子思念年年痛欲断肠的地方。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
  红袖添香。王弗见苏轼读书,则终日不去。这个低调聪慧的姑娘,一直都没有告诉自己的丈夫自己是读过书,在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她牢记着女诫。终于,有一天,苏轼背书背着背着就忘词了,王弗在旁边悄悄地给他提词。这让苏轼感到很吃惊,于是他又问王弗其它书,皆略之。

  苏轼本性善良,固守着“世间无恶人”的信条。而王弗则时时不忘提醒他“江湖险恶”、“人心叵测”。26岁的苏轼担任凤翔府签判时,家中常有客人来访。王弗躲在屏风后听察苏轼和客人谈话,帮助苏轼辨别哪些人可推心置腹,交为朋友;哪些人口蜜腹剑,须提高警惕,以免受其害。这就是“屏后听语”的故事。
  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说:“治平二年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于平静语气下,寄寓着绝大沉痛。这样的痛,如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表达的那样,无言却有力。
  苏轼依父亲之言,“于汝母坟茔旁葬之”,从京城护送妻子灵柩回到老家,并在山坡上栽下三万棵青松——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景啊?又要植多长时间?每种一棵又是什么心情呢?
  熙宁八年,东坡来到密州,正月二十日,他梦回中岩,醒来伤感不已,想到自己在宦海中的浮浮沉沉,又想起了温柔多情、娴雅贞淑的爱妻王弗,热泪纵横,天人永隔,情何以堪?于是,以文人的浪漫和超人的执著,便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陈师道语)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

  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虽说是“记梦”,其实只有下阙五句是记梦境,其它都是抒胸臆,诉悲怀的,写得真挚朴素,沉痛感人。分合顿挫,虚实结合以及叙述白描等多种艺术方法,轻重结合,全无雕琢痕迹,将怀念亡妻,感慨身世有机结合,因而将夫妻之间的情感表达得深婉而真挚,使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而跌脚感叹。 

苏轼与王闰之
 

  同安生日放鱼,取金光明经就鱼事
  泛泛东风初破五。 江柳微黄,万万千千缕。 佳气郁葱来绣户, 当年江上生奇女。
  一盏寿觞谁与举。 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 放尽穷鳞看圉圉, 天公为下曼陀雨。
                                                      ——蝶恋花  
  江上徐徐东风吹来了初五。岸边的柳树刚刚发芽,千千万万那一缕缕随风摆动。那一年这一天,岷江旁女婴哭啼,又是一奇女子出世。斟满一杯寿酒,谁与我同饮?三个儿子,都疼爱得像犹被抱于膝上的王文度。倒下鱼篓,看被放生的鱼儿畅游,只希望老天能为她下一场曼陀花雨。
  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苏轼。王闰之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她对姐姐所生的儿子苏迈和自己后来所生的苏迨、苏过,“三子如一”。  

  苏轼被贬黄州时,从知州降为团练副使,从“从五品”降为“从八品”,仅有很少的4500文薪俸。王闰之便把它分成30串挂在房梁上,每天取1串以供家用。如有结余,放在大竹筒里,用以卖酒招待客人。苏轼在《后赤壁赋》写道:“有客无酒,有酒无肴……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这个“妇”不是别人,正是王闰之。

  后人论苏轼生命中的三位女人多以王闰之为末,可她也不是全无诗意。苏轼一家在汝阴的时候,一天晚上,堂前梅花盛开,月色鲜霁,王闰之叫苏轼请朋友到花下饮酒,她说:“春月胜如秋月,秋月令人凄惨,春月令人和悦。”苏轼大喜,因而写下《减字木兰花》。

  宋哲宗绍圣三年正月初五,王闰之生日,此时苏轼被贬惠州,王闰之已去世三年。六十一岁的苏轼买鱼放生,为王闰之祈愿,并作《蝶恋花》纪事。词中“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是说她对三个儿子疼爱不分彼此。《金光明经》中记到流水长者子曾运水救万鱼,后万鱼转世成大千天子。大千天子报恩雨曼陀罗花助流水长者子悟道成佛。“天公为下曼陀雨”那是苏轼期望闰之得道成佛。王闰之和王弗的家乡都是眉州青神,那里江山秀美,岷江穿境而过。在漫天曼陀花雨中,山岭青翠,碧水孱湲,佳气葱郁,生于江畔人家的王闰之,在苏轼眼里,是世界上极美丽的女子。
  被贬黄州是苏轼一生创作的丰收期。在黄州苦涩艰辛的岁月中,有勤俭持家的王闰之,对苏轼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元佑八年八月,苏轼再度启用的第八年,46岁的王闰之在陪伴苏轼25年之后染病去世。苏轼哀伤至极,写下了感天动地的《祭亡妻同安郡君文》。

  这里,苏轼再次提到“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无奈天不假年,闰之竟然先他而去。哭诉之后,依照旧例,东坡将老妻的灵柩寄在国门之外的僧舍之内,并立誓:“惟有同穴,尚蹈此言”。 死后百日,他请大画家李龙眠画了十张罗汉像,献给妻子的亡魂。苏轼死后,苏辙将其与王闰之合葬,实现了祭文中的愿望。 

苏轼与王朝云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西江月 梅花》
  冰清玉洁的风骨身姿,怎惧那瘴疠的毒雾,自有那灵动的仙气。海外的仙人时来探访欣赏,凤鸟的绿毛也倒挂枝头。如果翻一下素色的面容则嫌太过粉婉,如果雨雪洗去妆色而朱唇样的红色却不会褪去。高洁的情操已经追逐向晓云的天空,就不会想到去和梨花有同一种梦想。

  这是在咏梅吗?不全是,也在吟咏那梅花般高洁的女子。她风姿绰约,不施粉黛,自有别致朴素的美。诗人赞美她脱俗清新,格致高雅,以致‘呼仙引凤’。所绘的伊人,便是苏轼的红颜知己,王朝云。
  与苏轼的其他两人妻子不同,朝云一直以侍女的身份伴东坡左右,连妾都算不上,直至苏轼被贬黄州,才有妾的名分。当我们感叹王弗与苏轼的举案齐眉,门当户对;其实这位出身卑微的侍女对东坡的理解更显难得可贵。

  就是这位侍妾,懂得苏学士的满腹不合时宜。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东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见识。”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曰:“学士一肚皮不合入时宜。”坡捧腹大笑。 赞道:“知我者,唯有朝云也。”别人只欢喜他苏东坡的才华横溢,仕途宦达;而她却懂得他的不如意。

  就是这位侍妾,懂得东坡居士的怀春伤感。据说苏东坡被贬惠州时,王朝云常常唱《蝶恋花》词,为苏轼聊解愁闷。每当朝云唱到“枝上柳绵吹又少”时,就掩抑惆怅,不胜伤悲,哭而止声。东坡问何因,朝云答:“妾所不能竟者,‘天涯何处无芳草’句也”。 苏轼大笑:“我正悲秋,而你又开始伤春了!”她唱不出林妹妹的‘花落人亡两不知’,但却同样为春而悲,与东坡通感通情。

  她是懂得东坡的,就像许广平之于鲁迅。在封建社会里,或许一个温婉贤良的妻子可以被批量‘制造’,但与丈夫心灵契合,情感共鸣的红颜知己却是难求。或许,这就是王朝云的可贵之处,也是我们赞美感叹这段千年前爱恋的原因。

  皎洁月色下,一人独赏庭院中的梅花,不时长叹。这枝绰约的梅,别有风骨,暗香浮动。看着看着,梅竟成你的模样。过往种种,尽现眼前。我穷尽辞工赞美你,也不及你实际好处的十一。佳人已去,徒留无奈,但往昔的美好,就藏在这梅花的清香中,幽幽的,待我慢慢去品。那是如此的令人怀念,使我感到大梦般的虚幻与失落。

 

苏轼与王弗是恩爱夫妻,其感情可谓之“清纯”,与王闰之是患难夫妻,其感情可谓之“厚醇”,而与王朝云是濡沫夫妻,其感情则可谓之“相知”了。尽管他们的一生充满了“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但是他们都给世人留下了最美好、最珍贵、最恒久的精神财富和道德遗产,让后人“取之无禁,用之不竭”,享之无尽也。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