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薄凉时光负了谁》卷一:背光之旅的紫藤萝

微凉小说集2018-04-15 20:18:08

简介:最大的愿望就是,背光凝视你的幸福…… 你以为的心狠只是因为你没见过她痛的时候,你以为的心爱只是因为你想要她还在身边的时候。


锦西:在吗?

  温诺:嗯。

  锦西看着手机里的回复,原本被叶言生气得快吐血的心情突然舒畅了许多。

  她们没有任何联系,一年前,温诺主动加了她,出现在她的聊天视线里,温诺的话不多,可是每一次当她遭遇挫折的时候都能安慰她,就像知心姐姐那样体贴。

  本来今天是和叶言生一起约会的日子,可是那家伙竟然不冷不热的,害得她连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锦西:我很喜欢一个男人,可是他对我不冷不热的,怎么办啊。

  锦西配了个抓狂的表情包过去,心里难受极了。

  温诺:给他多一点的时间,也许他年轻的时候为爱疯狂过一次,只是现在因为受伤,暂时封闭罢了。

  远在另一头的温诺打出这些话的时候,视线竟然有些模糊起来,脑海里的男人总是温文儒雅照顾着她的情绪。

  锦西:在相亲的时候,他妈妈就说过了他曾经受伤过,可时间不是治愈伤口的良药吗?

  锦西郁闷,到底是什么伤,这一年她无论做什么努力都只能得到他不冷不热的回应。

  相亲那年,锦西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家里就开始催促她结婚,所以叶言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瘦瘦高高的,双眼里黯淡无光,饭桌上不言不语,只有他的妈妈一个劲儿替他说好话。

  那会儿的锦西对他是不屑的,既然不想相亲那就不要做个妈宝男啊。

  当时的锦西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在饭局快结束的时候,叶言生突然开口说“我喜欢别人。”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像是很长时间没说过话的病人一样有些破败。

  当时他的眼光里说道这句话的时候,闪现着希冀的光,但那光芒里却带着得不到的疼痛。

  锦西被震慑住了,目光在他那消瘦的脸蛋上停留,耳朵里似乎有他妈妈哭骂的声音,具体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

  也许感情什么时候来的她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她们的相亲已经成功了。

  她是喜欢他的,所以对于通讯录里的联系方式,她对他永远是最主动的。

  记得相亲回家的那天,她以为两人没戏了,谁知道他突然打她的电话。

  “和我交往吧。”

  这是他第一个主动打的电话,也是最后一个,她能感觉到他似乎放弃了挣扎,甘愿接受命运。

  那年她二十三,而他三十二。

  温诺:你可以投其所好,时间真的可以治愈一切的。

“小诺,今年又要去旅行吗?”

  同事张看着正在收拾办公桌的温诺,亲切的说。

  温诺在他们公司业绩卓越,领导自然乐意给她放放假,让她以后为公司再创新纪录。

  “嗯,这是关于开发案的策划方案,记得拿给程总过目一下。”

  收拾后办公桌上的东西后,温诺将方案书递给同事张。

  每年的四月五号,她都会去旅游,直到四月十五号才回来。

  A市机场,温诺拖着自己的行李一步步走出机场。

  这条路她每年都走,徒步走二十分钟就能看到高楼大厦,那个厦里面住着一个男人。

  在附近进了常来的酒店入住后,温诺就安静的站在窗户那里,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的车流川流不息。

  “叮咚!”

  “叮咚!”

  ……

  温诺掏出手机,是锦西的消息,距离上次聊天已经过了个星期的时间。

  锦西:在吗?

  锦西:在吗?

  锦西:【戳一戳】

  锦西:在吗?温诺,我跟你说,叶言生真是个混蛋,他钱包里竟然藏了个小姑凉旧时代的大头贴。

  ……

  锦西:在吗?我心里好难受,他竟然要和我分手,为什么,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我都不介意他有喜欢的人了,他还这么绝情

  ……

  一两百条的消息,全是锦西的,温诺能够感受到她的心有多痛,也能感受到自己的泪水有多苦涩。

  温诺:我在。

  锦西:电话好不好,我想哭。

  温诺:嗯。

  温诺发了个qq电话过去,下一秒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锦西快要崩溃的声音。

  “温诺,我想要变成那个人,你陪我去整容好不好……55555……555。”

  电话那头泣不成声的女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来了一股火,抄起梳妆台上的瓶子砸了过去,玻璃碎了一地。

  听到声音的锦西妈妈赶紧上楼来查看,只见锦西房间里的玻璃碎了一地。

  “小西!”

  “妈……555……5555”

  “乖,小西不哭,不哭啊,明天,明天我就去找那不知好歹的叶言生,替你讨回公道啊。”

  电话里传来陌生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可是温诺还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正想阻止的时候,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声音。

  “妈,不要……55555……不要去好不好,不要……求你了,我不想连最后的机会都没了......”

  锦西靠在妈妈的怀里寻求安慰,手机静静躺在柔软的床上无人搭理。

  温诺听着心里一酸,想到了当初的自己,自私得彻底的自己。

  温诺好想去找他,求他给锦西一次机会,可是又怕去找了以后,反而让锦西没了机会。

  现在,他们家的人早就恨透了自己,说不定自己还没见到他就被抛了出来。

“我有办法让他喜欢上你。”

  电话的声音重燃起了锦西的希望,锦西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盯着手机。

  “明天,带他出去散心,多和他聊聊稀奇古怪的事。”

  锦西听着,心里开始警觉起来。

  “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是学心理学的,男人一般喜欢新奇的事。”

  温诺撒谎,声音平平稳稳让人听不出有任何的不对。

  “他最近常去什么地方,你就投其所好,男人食肉多些,但是你可以适当调皮,抢他的东西吃。”

  “男人大都喜欢古灵精怪的小女人”

  温诺吸了一下鼻梁了,随着声音的是幻灯片一样的画面,那些曾属于自己的柔情似水,终于即将离开。

  伴随着她声音,锦西细细思索这几年的相处,因为爱情,所以格外留心。

  每年的这几天他的心情总是莫名烦躁,有时候还会消失不见好几天,即使她问他也只是冷着一张脸,说他的事她最好少管。

  感情里谁认真谁就输了,锦西不想被拒之门外,只好闭口不言,默认他这几日的无影无踪。

  “可是这几天他都会消失不见,怎么办?”

  “蹲守,现在就去蹲守,然后偷偷跟着他,第二天来个偶遇,自然一点。”

  其实温诺很想说在紫萝廊,可是为了不被怀疑,只能这么说。

  这几天,紫萝廊的紫藤萝开得很美,他会去那里的,温诺红了眼眶的在心里说道。

  她因为一张紫萝廊的照片爱上了那里,每年的藤萝花开时,她就会兴奋得睡不着觉。

  她喜欢像那些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在廊上跑着跳着,笑着闹着。

  “好,谢谢,我现在就去,拜拜咯。”

  锦西觉得她这个办法不错,声音变得充满生气起来,与刚刚要死要活的声音判若两人。

  被匆匆挂了的电话就像是心里突然漏开的孔一般,心终于少了一块。

  ……

  “我们以后买个房子做婚房好不好?!”

  “好,呵呵。”

  “那我要在房子外面建个小廊子,廊子上铺满了紫藤萝的藤条,天啊!好美啊!”

  脑海里浮现着全是紫藤萝的画面,少女露出陶醉的神色,眸内闪耀着璀璨夺目的的光。

  “好。”

  “那你现在就存钱好不好。”

  少女拽着男人的胳膊,使劲撒娇,路过的人都呵呵笑看着他们。

  “好不好嘛,好不好?!”

  “好。”

  “嘿嘿。”

  “不过要是????蛇在上面——”

  “蛇!!”

  少女吓了一跳,脑海里闪过无数条蛇盘在上面慢悠悠的缩来缩去,头皮发麻起来。

  “没情调的男人,不要紫藤萝了,在这里观看就好了。”

  少女小拳拳捶了男人的胸口好几下,不服气地瞪了男人几大眼,气冲冲扔下男人跑了。

  男人无奈一笑,下一秒几个大步从身后揪住了少女的卫衣帽子。

  “啊,非礼啊,非礼啊!”

  少女玩心一起,开始挣扎起来,大喊大叫的同时,嘻嘻笑着。

  一切那么美好,那么难忘

  ……

三月现蕾,四月盛花,这就是紫藤萝的花期。

  每轴有蝶形花20至80朵,花团锦簇的流苏枝叶茂密,花穗秀丽,多用以攀附花架、绿廊、枯树或山石等,给木工建筑等添了不少点睛之笔。

  叶言生站在廊外看着里面欣赏花的路人全都面带微笑,忽然失落起来。

  这是没有温诺陪伴的第三年了呢。

  心里有些苦涩的想到,可还是走进了人群试图找到她的背影。

  今年的花开得大朵大朵的,光是看着心情就能美好起来。

  紫藤花语:醉人的恋情,依依的思念。对你执着,最幸福的时刻!

  思念的那个人儿了无音讯,花廊里,梦幻的紫色,就像是走进了美不胜收的漫画场景一般,让人舍不得出来,如痴如醉着。

  跟在身后的锦西也被眼前的美景迷惑,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来,花香似乎能沁人心脾一般拥有安抚人心的气质。

  “好美。”

  锦西的眼里全是紫藤花的镜像,那如梦如幻的紫色,抚平了她惊慌失措的情意。

  “嘿,这么巧啊,你也来赏花”

  叶言生听到声音,转身看去,就看到了离自己四五米远的锦西一脸陶醉的样子。

  叶言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继续往走廊里走去。

  锦西见叶言生不理自己,心里失落了会儿,安慰自己几句以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路上,锦西都很呱噪,一会儿问这一会儿问那,连小学生都明白的问题她却来提问自己,都懒得搭理他。

  “你能闭嘴吗!?”

  叶言生不耐烦地说道,原本在走廊里喜笑颜开的路人都驻足看着他们。

  锦西感受着路人同情的目光,脸色有些难堪的垂着头。

  “大姐姐不哭,不哭啊,这是送给你的。”

  恰在此时,一个穿着小泡泡裙,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藤萝花环递给了她。

  锦西原本委屈得快掉眼泪的,可是竟然被小女孩纯真的笑颜温暖了。

  她微弯下身子,微微笑着,小女孩垫垫脚将花环给她戴上,还可爱的拍了拍她的头,像个小大人似的开口安慰道。

  “妈妈说,女孩子女会不好看的,大姐姐不哭哦⊙∀⊙!”

  “谢谢!”

  锦西笑着,冲小女孩道谢。

  叶言生看着这一幕,心里一惊,记得以前和温诺一起赏花的时候,廊上也有一对情侣在争吵。

  温诺了解了是男的劈腿时,狠狠踹了那男的一脚,那男的要打她,她很机灵的躲在他身后。

  之后那男人因为周围人力挺温诺的做法的呼吁声越来越大,男人终于骂骂咧咧离去。

  而被抛弃的女人接受着路人充满同情劝诫的围观,只有温诺在附近买了个花环给她戴上安慰她。

  “大哥哥,要做个有情调的男人哦,不然小新娘可是要跑的。”

  小女孩用责备的目光看着叶言生。

  你这个没情调的男人,老子迟早有一天离开你。

  耳朵里回荡的声音不就在提醒自己,已经错过了不是吗。

  看着叶言生变得受伤的眸子,锦西心疼极了,不计前嫌地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给予温暖。

  叶言生看了一眼被温暖包裹的冰凉指尖,看向锦西,她善解人意的笑着,似乎在说没关系,还有我在一样。

  一股暖流流于心间,叶言生的冰山开始融化了。

  ……

锦西:在吗?嘿嘿。

  温诺:在。

  这几个月,锦西每次约完会都会来给她分享喜悦。

  她说第一次理解温诺说的融化是怎么回事,也第一次拥有了幸福,看到他的笑之类的。

  锦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好开心好开心,嘿嘿!

  温诺看到这,手颤抖了几下,心里压抑的疼痛忽然急剧澎湃起来。

  “小诺,怎么了?”

  这几天温诺得了风寒,一直待在家打围巾,坐在旁边沙发的温诺妈妈看到好久没有多大情绪的孩子,身体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吓得放下手中的针。

  “没有,没事,被针扎到了。”

  温诺的身体还在颤抖着,感觉骨头都跟着僵硬起来,却还是忙着安抚眸内布满焦虑和担忧的母亲。

  “真的没事吗?是不是身体——”

  “没事,真的,妈,我困了,先去睡觉了。”

  温诺赶紧放下针和毛线,急匆匆跑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门声是那么急促和匆忙。

  温诺背靠着门板,慢慢滑落在地,她不住地安慰自己,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这样自己就不会惭愧,这样自己也算还了他的情了自己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多好了,青年才俊还怕每个中意的吗?

  即使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决堤的泪水却不听使唤,不听劝诫地宣泄着心里的痛。

  温诺坐在地上,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深怕自己露出声音来,眼泪呜咽地宣泄着痛彻的心扉。

  房间的气息变得窒息起来,脑海里全是那个男人的嘴角,那样柔和,以及男人通红的眸子,死死咬紧的牙龈。

  ……

  “要么选家,要么选他,温诺,我告诉你,我就算把你卖了,我也不会同意你和他的交往。”

  温诺爸爸瞪圆了眼,看着维护着叶言生的温诺,想打下的棍棒终是停在了半空。

  “爸,给我们两年的时间好不好,只要两年,如果两年你还是不愿意——”

  “住嘴!快点选!!”

  “爸……”

  “选了他就立刻给我滚出这个家,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温诺爸爸没得商量的果断道,温诺记得那会儿自己的爸爸为了这件事还犯了高血压,病了好几天。

  ……

  “答应我,不要放手好不好?”

  叶言生站在自己面前,双手捧着决绝的脸,渐渐泛红的眼圈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答应我,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

  他的声音越来越焦灼,抱着她死死箍着,不愿放手。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肩窝处传来凉意,凉意越积越大,温诺知道他在隐忍痛处,却没有阻止他,只是静静等待着他能松手。

  叶言生知道松手意味着什么,他很想将她关起来,可是却不能,她的脾气太倔了。

  只要是她想走,他就留不住,强留只会适得其反。

  温诺记得,这一天叶言生在自己挣扎的时候失声痛哭起来,他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抱住她的双腿,卑微的乞求着。

  他的嘴里重复着“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这句话。

  记得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是她拿过桂前曾给她削过无数动物模型的水果刀。

  就那么狠狠地一刀划上了他的手背,出于疼痛,他的手松懈了,而她成功逃离,他没再追过来。

  看着心爱的人不计代价也要离开,是谁看到这样冷漠绝情的背影都会提不上力气去追了吧。

  温诺自嘲的想着,眼角滑落的苦涩无人自知。

连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没有回复,锦西看着手机,心里开始担忧起来。

  锦西:温诺在吗?

  锦西:在吗温诺?

  锦西:【戳一戳】

  温诺:我在,恭喜。

  锦西:谢谢。

  锦西:好希望婚礼的时候能看到你啊,聊了这么久都没见过你呢?

  温诺:呵呵。

  锦西:要不这样好不好,你来A市当我的伴娘好不好【期待】

  温诺:不了,公司忙【笑脸】

  锦西:那好吧【难过】不打扰你了【拜拜】

  温诺:拜拜。

  “和谁聊天呢,笑得这么开心。”

  叶言生给锦西剥好了虾,放进了她的盘子里,锦西感动的离开桌位亲了他一口。

  叶言生身体有些僵硬,下一秒扬起笑意叫她好好坐好。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挨着你坐。”

  锦西不依地坐上他的腿,周围人投来揶揄的笑意。

  叶言生身体彻底僵了,原本柔和的面庞慢慢冷却下来,锦西故作给自己个台阶下地说着。

  “真是个不懂情趣的男人,不做了,哼!”

  回到自己座位,锦西心里有些委屈,先前那些羡慕自己的目光变得同情起来,她垂着头,似有似无的讥笑声打脸一样打在心头,难受极了。

  “吃饱了我们就走吧。”

  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叶言生有些自责,但是面上却变得和气起来。

  “嗯。”

  实在不想因为情绪而错过约会的锦西强迫自己高兴起来。

  这一刻锦西知道了叶言生对自己的态度,这些日子对自己的微笑都开始变得官方起来,根本就不是发自内心的笑意。

  一个月后,婚礼当天。

  穿着婚纱的锦西满面愁容的看着黑屏的手机。

  自从对温诺告知要结婚了的消息后,和温诺的聊天记录就少了许多。

  倒不是因为筹划婚礼这些事而忽略了温诺,反倒是温诺因为公司的事不再回复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有温诺的鼓励,锦西对于这场婚礼的进行变得有些怯场起来,很怕出现意外。

  “怎么一直盯着手机看?”温和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锦西知道那是自己的准老公。

  “还不是温诺那个家伙不回我信息。”

  撒娇的锦西郁闷的说道,谁知道却看到了叶言生的双眸涌出了满满的惊喜。

  “温诺!是温诺!”

  锦西对于叶言生是没有秘密可言的,叶言生直接划开了锦西的密码锁。

  聊天记录里的信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叶言生温诺的存在。

  一年半前?叶言生一直在回忆自己那会儿在做什么,突然想到那会儿自己觉得重新生活,发了一段说说。

  所以说,她以前一直默默关注着自己是吗?这不是她原来的号,难怪她那个号几年来都没有响应,原来啊。

  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在她那个号里留了三年言,发了三年的信息,没想到,没想到——

  一个月没和锦西联系了,是因为要结婚了吗?那声恭喜是花了多大的勇气才打出来的。

  叶言生的眼眶再次红了,锦西在看到他焦急拿过自己手机的时候,心里就猜到了几分,看到他此刻有血有肉起来,五味杂成极了。

“其实这几年你爸爸每天都在后悔。”

  温诺妈妈看着温诺那两个字,心疼得眼眶都红了。

  女儿越拖越大,到现在都还没放下,做父母的怎么能不心疼。

  “妈,没事的。”

  温诺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们两个已经不可能了。

  祝福他吧!

  ……

  难怪会加她,难怪会帮她,难怪会不回她。

  锦西对于温诺这个人,可真是又恨又敬。

  恨她瞒得自己好久,又敬她因为爱情给予不了,愿意忍痛割爱帮她出谋划策,为了不让她怀疑,那个女人都留给自己怎样的伤痛啊。

  也是这一刻,锦西才知道了,原来这就是叶言生。

  “傻子,这个傻子。”

  她的大号还是暗的,可是她的签名却已经被修改了:

  祝福你吧,紫藤萝。

  “傻子,这个傻子。”

  叶言生的手颤抖着,泛红的眼眶里,流淌着充满希望与绝望的泪水。

  到场的宾客纷纷侧目猜测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两个都泪流满面的,只有锦西明白这场婚礼就是一场闹剧。

  锦西自嘲的笑着,抹掉泪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说道。

  “婚礼取消吧,去找她,把她追回来。”

  “没用的,没用的”

  看着手背上早已结疤的伤口,叶言生失魂落魄起来。

  锦西的亲戚和叶言生家闹了起来,这场婚礼无疾而终,新娘两年后嫁了真心相爱的人,新郎始终孑然一身。

  在叶言生的父母那里打听了他们的故事,原来那两人相恋了三年,在见温诺父母的时候,温诺的父亲显叶言生年龄大,怕女儿将来吃亏,所以阻断了这段恋爱。

  因为感动温诺为了让叶言生做出的这些牺牲,所以也天天信息骚扰,希望温诺能回。

  锦西在结婚了之后变得越发幸福起来,手机里温诺的qq一直没在闪亮。

  叶言生的父母知道即使逼迫他再相亲也会发生锦西那样的事,终于死心,从幼儿园领养了两个娃子做孙子孙女。

  女的叫叶子,男的叫叶诺。


<end>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