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惊鸿一舞,迷乱了谁的双眼,蹉跎了谁的流年?

龙城使君2018-03-13 06:56:47


时间如一卷长河,历史是一幅大幕,尽管每部大戏都在铁马冰河的厮杀里落幕,但帷幕,却常常由那些柔弱无力的女人打开。


人类进入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不过区区5000年,有人类的地方就总是纷争不断,历史便在战争与和平的间歇式拉锯战中更迭着朝代。这种模式古今一致,中外相同。也许是上帝感觉这块调色板太过灰暗,抑或是战场的硝烟太过浓重,所以在这“马蹄声碎”里总添一把“战地黄花”,这黄花便如即将落山的夕阳,一抹残照里总添几分妩媚、更著几分苍凉,秋风萧瑟里,苎萝江边,浣纱石上,岁月似在诉说一段“美人如玉剑如虹”的曲水流觞。


帷幕缓缓打开,喊杀声起,江南青山如黛,袅袅树影惊起鸥鹭燕雁,淼淼江河却掩不住战场的硝烟。 

字幕打出——

公元前494年,吴国在会稽山打败越国,越王勾践在范蠡的建议下入吴称臣。并和文种利用伯嚭生性贪财的性格对其进行贿赂,使得夫差最后没听伍子胥的话,赦免了勾践,放他回归越国,并撤回了在吴国在越国的军队。

而越国却无时不在寻找着报仇机会,忧心忡忡的范蠡游走于江南秀丽的河边,在一个峰回路转的溪头,她,一个诸暨江边的浣纱女子,带着江南女子的灵秀袅袅娜娜地走来,有一种邂逅总是让人一眼万年,那是一种穿透灵魂的光芒,能让人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

晚风吹柳的剪剪相依难敌朱颜尽改的旧色阑干,山与水的相逢往往难以承载国破家亡的命运,为了他的远大抱负,她甘愿像红烛一样流泪燃烧。于是她在历经三年的培训后,肩负着洗辱国耻的重大责任,踏上了去往吴国的茫茫前程。


车辚辚,马萧萧,尘烟滚滚,大幕在渐行渐远的背景中拉上。

 

灯光转换,华灯初上,大幕在碧瓦朱甍的吴宫建筑中徐徐打开,但见桂殿兰宫,层台耸翠,飞阁临丹。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在涂满油彩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所以,请千万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亲爱的朋友,今生今世,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席慕蓉

 

此刻舞台上西施笙歌曼妙,舞姿翩跹,她的所有的努力是为了博得台下吴王的青睐,而她内心想必是这样的独白。

她一曲响屐舞惊艳四方,那腰际的铃铛也“铮铮嗒嗒”地响作起来,那惊鸿一瞥便沦陷了一代君王,“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可以想象,她如荷花出水般的美丽对夫差而言,是没有免疫力的。不然他不会特意为她建春宵宫,筑大池,及专门用来表演歌舞的馆娃宫,响屐廊。不会为了她,和一代名臣伍子胥翻脸,以至于伍子胥请求死后将自己的人头挂于城墙,他要看着他自毁长城,吴国如何在他手里走向灭亡?

看过不少谍战片,比如《潜伏》,尽管余则成和翠萍是一对假冒夫妻,为打入敌人内部,他们不得不忍受来着不同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的巨大差异而凑合在了一起,也曾经分歧大到向组织打报告要求换人,其结果却是俩人最后轰轰烈烈的相爱在了一起。

于是联想到西施这个间谍,要亲自和她的敌人真扮夫妻,在吴国潜伏了10年,花开十年,他们十年如一日的上演秀恩爱的大戏,那些朝飞暮眷里的缱绻,烟波画船上的缠绵,一鼎一锼里的相伴,一颦一笑里的相暖,果真是敌不过范蠡那当初的一纸承诺吗?真情?假意?红颜?祸水?谁能说的清一个小女子的内心呢!

但,吴国确实是亡了,这在西施预料之内?抑或压根就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不然,一个巾帼英雄,虽不能荣耀归国,但也不该留下那么多失踪的版本吧? 

想必,在西施和勾践以及范蠡的心里,都有一个答案,只不过你不必说 ,我也

不必猜。


太湖,依旧波光粼粼,岸边,依旧游丝软系。唯有满池荷花,诉说一纸流年。

 

太湖 ,承载了太多的秘密,花开十年,当一个女人归来,或许,这里只是刹那间转变了容颜,梦中曾无数次和泪盼春归,归来时却是飞絮濛濛,垂下栏杆。当时学习跳舞的地方还依稀可辨,只是朱颜改,眼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半池荷花袅袅婷婷在暮色中,西风乍起,绿波荡漾,花萼已经慢慢打开,那抹残红在星光下有些惨淡,破损的圆叶在风中摇曳,一波一波地荡漾到水流的另一方,发出“莎莎”的声音,那出水的莲蓬早已婷婷。

是啊,“莲子已成荷叶老,红稀香少”,秋光乍现,菊花已开,早已过了赏荷季节了啊!那一片片菡萏怎忍开在二十四桥明月夜?往事历历在心间,怎忍它“伤心桥下碧波过,曾是惊鸿照影来。”

半笼纱月挂九天,一袭残光平铺远。夜色阑珊里,她且歌且舞,这一次,她跳的绝尘、舞的凄美,这一次,她除去所有的油彩,不再是为了谁。








谢谢你的阅读,如果您觉得不错,欢迎点赞转发!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