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Day3/海的对面 妹妹的绝望

小意达动物剧场2018-07-10 18:43:06

时间 2017年12月9日

地点 那边艺术生活馆放映室

放映内容 中屋敷法仁《赤鬼》

 


-剧目信息-

编剧:野田秀树

导演:中屋敷法仁

主演:黑木华/柄本時生/玉置玲央/小野寺修二/竹内英明/傅川光留/寺内淳志

演出剧院:青山圆形剧场

演出时间:2014年6月

 


环形坡道包围着圆形的舞台,木质地面加上蓝色油漆泼洒的痕迹,是孤岛,海滩,也是大海。

 

“赤鬼”以外的六位演员陆续出现,他们四处周游然后离去,在这个动作的周而复始中,进入演出。舞台不启幕亦不落幕,观众席灯光暗下来,即为故事的开始。

 


小岛上的村民在海边发现两男一女的海上落难者。

 

女孩儿醒来,想起在船上时喝下的一碗鱼翅汤,是这汤让她活了下来……但是她知道,鱼翅汤不是这个味道。

 

第二天,女孩儿跳崖,自杀身亡。

 

故事的来龙去脉,由女孩儿的哥哥「鸢」回忆讲述……

 

一天,小岛的沙滩上出现了一个浑身赤色的“怪物”,他神出鬼没性情古怪,说着人们听不懂的语言,村民们害怕他,唤他“赤鬼”


妹妹被村民们唤做“那个女人”,一直受到排挤,却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水银是村里最擅长说谎的人,也是觊觎妹妹却始终未遂的人。

 

妹妹是第一个搭讪赤鬼——救了他性命的女人。妹妹、鸢和水银在无意中发现,原来赤鬼吃花,不吃人。为了救人,妹妹让哥哥去采花;因为嫉妒,水银让哥哥告诉村民赤鬼吃人……谣言就这样散布出去。

 


一天晚上,赤鬼带走了一个婴儿,村民们陷入恐慌,水银主张用花去洞中引诱,夺回婴儿并杀了赤鬼。妹妹与村中长老协商,七天为期,她会让他归还婴儿。

 

七天内,妹妹在帮助赤鬼懂得岛上语言的时候却懂得了赤鬼的语言。每天都有许多漂流瓶出现在海岸,一天,漂流瓶内出现了来自赤鬼世界的文字: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is world will rise up and……在约定的期限内,婴儿被救出,村民还是袭击了洞穴,以妹妹和赤鬼通奸的罪名宣判了他们的死刑。

 

等待执行的过程中,在洞穴的墙壁上,妹妹看到了赤鬼的祖国,那是赤鬼的思乡,也是妹妹的向往。鸢和水银各自出于不同的目的前来相救,在对理想世界的向往中,四人起航,离开小岛。

 

漫无边际的海面上,船日复一日地漂流,直到食物耗尽,四人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中开始接近死亡。赤鬼是他们中第一个死去的人,为了生存,水银和鸢吃赤鬼的肉充饥,在妹妹意识不清的时候,水银让妹妹喝下了一碗“鱼翅汤”……

 


又回到故事最初的场面。得救的妹妹回想起与以往不同的鱼翅汤的味道……鬼不曾吃人,人却吃了鬼,不曾绝望过的妹妹在悬崖边投海自尽。用鸢的话说,那是——“在海的对面,妹妹的绝望”。


 这是一个探讨“异己者”的故事,

一个关于“吃人”的预言,

一个“绝望彼岸”的传说……


总是有人不同于“我们”


 《赤鬼》的阵容,由四位主要人物扮演者和三位群众扮演者构成。在四人角色的不断更替和转换中,其他三人起到加强“群众效果”的作用,营救场景也好、村民集会也好、造谣生事也好,整个故事的“社会性”更加丰富了。

 


有趣的是,中屋导演执导的这版演出里,赤鬼的出现并没有给人一种“鬼怪”的感觉,而是一个长相和村里人差不多的身穿赤色的普通男子,食性和语言是他和小岛村民的仅有差异。

 

《赤鬼》的编剧是野田秀树——活跃于日本80年代戏剧风潮中的著名编剧、导演,自身也是演员。除了中屋导演2014年的这版《赤鬼》外,我在「豆瓣」上还搜到了另外两版演出,分别是2004年野田秀树自编自导自演的版本,和2013年EX-亚洲剧团在台北公馆水源剧场演出的版本。

 

2004年日本版剧照


 2013年EX-亚洲剧团版剧照


通过这两版演出中“赤鬼”的扮相,(虽然没有读过原版剧本)大约可以猜到野田秀树笔下的“赤鬼”可能是一个狰狞而怪异、长相本身就能给观众带来恐惧的“鬼怪”形象。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中屋导演的创造的“赤鬼”形象就显得更加可爱了——去掉先入为主的古怪外形,在一个普通却略显不同的形象里,能够探索到更远的东西。

 

从“鬼怪”,到一个普通的“外国人”,从村民们对待赤鬼的态度可以发散到人类社会中常常出现的“本地人”对待“外来者”的歧视问题。种族歧视,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更小的概念是“排斥和我们不同的人”

 

赤鬼读出漂流瓶中“I have a dream”的一段,非常耐人寻味。那是众所周知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著名的演讲: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is nation will rise upand live out the true meaning of its creed -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self - 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站起来,并实现它的信条的真正含义: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在《赤鬼》中,nation这个词,被换成了world

 

他虽杀我,我仍信他。
——《约伯记》


除了类似僵尸魔鬼的恐怖题材,关于“吃人”的故事,每个国家都有很多。《药》里封建迷信下的“血馒头”,《狂人日记》里“吃人”的封建道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食人岛”的隐喻;以及实实在在发生在历史中的——让人毛骨悚然的1884年海难食人案……

 

《赤鬼》里关于“吃人”的内容,和1884年“米尼奈特”号海难食人案如出一辙。赤鬼被吃,其他三人活了下来,知道真相的妹妹绝望投海……

 

我吃了他。

我为了生存而选择吃了他。

他已经死了,我还活着,为了生存,我吃了他。

 

当不可原谅的“吃人”事实被一层层加上这样的情境,《赤鬼》带给观众的似乎不再是愤恨,而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隐隐的心痛。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吃人”是兽性,“尊重生命”是人性。兽性是人性的本原还是污点?人性究竟升华还是束缚了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如何定义人性恶,我觉得无从知晓,剧作者把问题抛给观众,而他的态度是——妹妹的绝望。

 

康德说,“人是目的,不是工具”;

管仲说,“仓廪实而知礼节”。

 

问题是人在知了“礼节”以后,一旦生存再次面临饥饿的威胁——“礼节”土崩瓦解,是理所当然的吗。


驾一叶小舟
去往绝望的彼岸


这部分的阐述会比较“虚”,但是它触动我的感觉却是所有的内容里最印象深刻的。一直很喜欢有关“寻找”和“等待”的主题,很喜欢看到人们对某个彼岸的向往,陶渊明的桃花源,《万寿寺》里的湘西凤凰寨,《原野》里“黄金子铺地的地方”……

 


救出妹妹和赤鬼后,四人划着小船离开小岛;目的地是赤鬼的祖国,方向不明。在船上,赤鬼唱起自己祖国的歌,其他三人模仿着他的语言,也跟着一起唱……

 

这是全剧最让人感到平静、放松的一段。当“小岛”变成了更小的一叶小舟,是人是“鬼”,一旦到达彼岸,一切就都有了重新开始的可能。演员用肢体支撑并依靠着木板,是那么近;自然而然产生的肢体控制,是自然而然漂流在茫茫大海的船是孤独的,却没有隔阂,是盲目的,却载满了希望。

 


在「必应」查日文原版资料的时候,翻译软件居然翻译出来了这样的句子:“在绝望与希望混沌的海洋上,漫无目的地航行”很喜欢这一句,也许彼岸的意义,就在于追寻。

 



——最后是今日彩蛋~!


众所周知“赤鬼”和“青鬼”是日本民间传说中的“网红级”鬼怪,在作家浜田広介的童话代表作《哭泣的赤鬼》(Cry of the rid devils)里,就有这样一个可爱的故事:


故事改编电影《Friends:怪物岛的纳基》剧照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座大山深处,有一位心地善良的赤鬼孤独地住在里面。赤鬼一直想和人类们交朋友,他在家门口立了个牌,上面写着:


“这是心地善良的鬼的家,谁都可以来,这里有好吃的糖果和热喷喷的茶。”


但是,人们很害怕赤鬼,根本不敢靠近。于是赤鬼的朋友青鬼就跑来跟他说:“呐,阿赤,我去跑到村子里大闹一场,你来打败我吧,这样一来人类们应该就会对你另眼相看,你就能交上朋友了。”


青鬼的计划成功了,人类肯同赤鬼做朋友,但他却发现,自此之后青鬼没再来过。后来他去青鬼家,发现他家门口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


“赤鬼君,你要和人类好好相处,快乐地活下去。如果我再找你,人们就会以为你是坏鬼。所以我决定出行,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再见,请保重身体,我去到哪里我也是你的朋友。”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