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大鱼悦读馆】甜文《最美年华邂逅你》有奖连载(四)

大鱼文学2018-04-15 21:16:37

哇咔咔,后台一大堆鱼儿在嗷嗷叫,问这本书神马时候上市,看样子这个甜蜜的故事抓住了大家的心呀!告诉你们这本书10月份就会上市哦,等着它来到你的身边吧。今天继续开奖,昨天的题目还记吗?问题:温酒给晏律取的外号是什么?

恭喜上面这位鱼儿,你答对啦。最新的《最美年华邂逅你》送给你,请发送你的姓名、地址、邮编、手机、微信ID和奖品名字到官Q1186839847邮箱领奖哦~

题目:温酒过年做了几道菜?

回复#最美年华邂逅你#+你的答案 即可~!

【精彩连载四】

大四那年,为了让郁芊芊死心,他打算和一直追他的校花魏蕤尝试着交往。结果在两人相处的第七天,魏蕤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要吃肯德基的早餐,让他买了之后送到女生楼上。

魏蕤终于苦尽甘来追到晏律,忍不住想要炫耀一下,让所有人看看,整个学校,最高冷、最难追、也最帅的男人,给她送早餐。

当接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晏律以为自己看错了,把手机递给同屋的纪澜。

纪澜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交女朋友就是要这样,为奴为隶,掏心掏肺,还要懂得设计浪漫。比如,他昨天晚上在操场上为女友放孔明灯,上面写着:星星都知道我爱你。

晏律鄙夷地道了一句:幼稚。然后拿起军用望远镜,看向马路对面的肯德基。

里面排好长的队。

两分钟后,魏蕤收到了晏律发来的两人不合适在一起的短信。

事后,魏蕤一直追问他原因。

他的回答是:肯基德早餐太贵了。

耳边响起温酒谆谆教导的声音:“如果你交过女朋友的话,你应该知道,那不是使唤,而是男方对女方体贴和爱意的表现。晏先生,你习惯就好了。”

习惯就好!晏律眼前飞起一朵朵的金星。

温酒大获全胜地回到隔壁房间,挤了牙膏开始刷牙。

一想到晏律的脸色,温酒笑得差点被牙膏沫给呛住。

隔壁房间,一个纸团被一只颤抖的手,扔进了废纸篓。

温酒刷完牙,看午后阳光明媚,便上了三楼花房,想要赏赏花晒晒太阳,没想到奶奶也在。老人家弯着腰正在菜圃前忙碌着。

温酒走上前,问道:“奶奶,你忙什么呢?”

“一会儿小梅和青玉要回家过年,年货都给她们备好了,再拔点青菜带回去吃个新鲜。”

“我来帮你吧,奶奶。”

“不用不用,可别把你衣服弄脏了。”

“没事的奶奶,晏律给我买了好几套衣服。”

奶奶乐了:“是吗,这小子可算是开窍了,知道讨女孩儿欢心了。你不知道,这孩子和他爷爷一样,大男子主义思想特别严重,在家里就跟个大老爷似的。”

温酒莞尔:“是有点。”

“这小子是真心喜欢你,还肯给你挑鱼刺,他自己都不愿意吃鱼,嫌麻烦。”

温酒笑笑不语,看来,以后得经常让晏先生挑鱼刺。

奶奶拔了青菜,装到两个环保袋里,和温酒一起下了楼。

晏青玉正在和老爷子说话:“大伯,我做完年夜饭再走吧,伯母年纪大了,做一大家人的晚饭会累着。”

温酒笑着走过去,“三姑,晚饭我和晏律来做,不会让奶奶动手,你放心吧。”

老爷子吃惊地看着温酒,让晏律做饭?

奶奶也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笑着道:“不用你们动手,奶奶来做。”

温酒笑吟吟搂着奶奶的肩膀,道:“奶奶,晏律要表表孝心,你得给我们一个表现的机会啊。”

奶奶越看越觉得这女孩子讨人喜欢,又会说话又会做事,长相气质更是无可挑剔。

保姆和晏青玉走后,温酒到厨房看了看食材和蔬菜,晚上做什么,大致心里有了谱儿,于是便拿出手机,拨了晏律的电话。

晏律看到手机上跳动的数字9,没接。

手机上的小9不停的跳着,貌似他不接电话便一直打下去,晏律无奈地拿起手机。

“晏律,你下楼来一下。”

三分钟后,晏律才慢腾腾地下了楼。

他双手插兜,站在楼梯最后一级台阶上,板着脸问:“什么事?”

显然是余气未消。

温酒浑然装不知道,盈盈一笑:“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吧。”

这幅轻松愉快的口气,让晏律心里愈发的郁闷,他都快要被她气得呕血身亡,她却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竟然还能笑靥如花。

“家里什么都有,不用买。”他转身欲上楼。

“走吧走吧,出去逛逛。”温酒走到他面前,竟然拉住了他的胳膊!

晏律觉得身体一僵,低头看着那只白皙纤巧的手,简直有点难以置信,她竟然主动了一回!

那好吧,就勉为其难地陪着她去逛一下超市好了。

晏律返身上楼,拿了车钥匙和外套钱夹,然后开车带着温酒,到了县城最大的一个超市。

车子停到门外的广场,晏律随口问道:“你要买什么?”

“去买点晚上做菜的东西,小梅和三姑回家了,年夜饭你和我一起做。”

晏律脚步一顿,不可思议地瞪着温酒:“我和你一起做饭?”

温酒瞥了他一眼:“对啊,难道你让奶奶做?她那么大年纪,你好意思?”

晏律握着车钥匙,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惊异的发现,他居然很快就平静下来。你看,人的适应性就是这么强,他竟然很快就习惯了被她气到内伤,然后默默疗伤的一种境界。

到了超市,晏律一看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哄哄闹闹的场面,顿时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答应了温酒前来逛街购物的要求。可是,人已经来了,也只好硬着头皮陪着温酒在超市里逛。

温酒买的东西,基本上属于晏先生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比如蒸鱼豉油,良姜,香叶,肉蔻等。

看来这年夜饭她是真的打算要好好准备一番了,晏律对此举毫无异议,能得到祖父母的认可,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可问题是,她竟然还拉上他!他打算结完账就明明白白告诉她,他不会做饭,而且从来没进过厨房,想要借机欺凌奴役他的打算,请就此打住。

温酒推着车,晏律不紧不慢跟在她身旁,心里已经决定了,这一次绝不会妥协。

到了洗化区,温酒停住步子,道:“你看着车子,在这儿等我一下。”说着,便走到了货架后面。

晏律百无聊赖,随意看了一眼周围,结果发现斜对面是一片卫生巾的海洋。

他转了个身,结果一扭过脸,发现身后更可怕,竟然是满满的杜蕾斯杰士邦和第六感......

晏先生马上推着车子就走了。

温酒买好了东西,却发现晏先生不见了,附近眺望了一圈,也没看见人,只好拿出手机。

电话接通,晏律道:“我在收银台,你过来吧。”

温酒走过去,一眼便看见了晏律。他属于人群中出类拔萃的那种人,挺拔俊朗的身姿,清贵冷傲的面容,还有那种卓尔不群的翩然气度,十分抢眼。

晏律扬起胳臂,对她招了招手,那种抬臂一挥的姿势,更是潇洒帅气的让人心动。

可是,温酒这次却没被晏先生的美色打动,不声不响就消失的坏毛病,必须得该。

“你怎么不在那儿等我?”

晏律低头看看她:让我面对着一堆超薄、草莓味、螺旋颗粒是吗?

“你去哪儿应该告诉我一声。”温酒看着晏律,语气虽然轻柔,却带着有一股不容置否的味道。

没想到晏律回了一句:“你去哪儿,更应该告诉我一声。”他还加了一个“更”字,而且这个字,咬的很重。

温酒冰雪聪明,立刻便猜到晏律是在暗示自己私自行动,给他买了衣服这件事,便莞尔一笑:“那是一次例外,下次不会。”

晏律看看她,不再吭声。

因为是除夕,超市里结账的地方排成了长龙。晏律这辈子最不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排队。闹哄哄的超市,拥挤嘈杂的人群,让他分分钟都觉得煎熬无比,深深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被温酒的一次“主动”而迷惑。

他拿出手机,开始浏览财经新闻,打发时间。

二十分钟后,他和温酒终于排到了收银台前。交完钱的那一刻,晏律觉得遍体通泰,得到了解脱。

两人朝着超市外的停车场走去。当然,东西是晏律提着的。因为,他付账的时候,温酒已经离开收银台站在出口了。于是,晏律自动自发的提着塑料袋跟了上去。

温酒含着一抹淡雅的浅笑,欣赏着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插在口袋里的晏先生,这样才对。

你看,很多事情,一旦做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会自然而然。晏先生虽然基础为负,但调教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上车之后,温酒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便给老妈发了一条短信。既然告诉老妈去了泰国,她就按照当地直飞泰国的航班时间,像模像样地给老妈报个平安。

温明月立即便回了一条:“发个照片过来看看。”

温酒没想到老妈会让拍照片,便回了一条敷衍她:“妈,我刚到酒店,没去景点。”

“谁要看风景啊,我要看那个男生的照片。给妈拍个照片发过来,让老妈看看他长的怎么样。”温酒被老妈突然提出来的这个要求给吓了一跳,侧目看看开车的晏律,她只得继续敷衍:“妈我手机里没他照片。”

现拍一张,快点!”

温明月的性格就是这样,雷厉风行,睿智果敢。温酒容貌出众,但因为天生气质清冷,又比较独立,一看上去就属于异常高冷难追的美女,所以即便很多人暗中倾慕她,但真的敢出手追她的男人却很少。所以,温明月中虽然嘴上不催,但看着女儿已经二十五岁还没有男友,心里隐隐着急。如今,终于能有一个男人入了女儿的法眼,肯和他一起出国旅游。温明月好奇激动的心情自然是难以言表,非常迫切想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温酒被步步紧逼的老妈给弄得有点手足无措,半晌才回了一句:“我怎么好意思?”

都和人家一起去国外旅游了,拍一张照片你会不好意思?少废话,赶紧给老妈看照片!!!三个惊叹号发过来,温酒眉心都有点疼了,继续装死:妈,我真的不好意思。”

短信刚发过去,电话直接就响了。

温酒刚一接通,那边便传来温明月神清气爽干脆利落的声音:“把手机给他,我要给他说两句话。”

妈你要干嘛?”听到老妈的要求,温酒手机都差点吓掉地上。

不干嘛,让他给我发张照片看看,顺便听听他的声音怎样。”

温酒算是服了老妈了,掩着手机小声道:“好好好,你稍等一会儿,我给你发照片,再见。”温酒挂了电话,紧张的手心都有点出汗了。

她对老妈的性格最了解不过,要是不弄张照片过去交差,一准儿还要继续打电话过来,甚至会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去了泰国。

要不,偷拍一张晏先生?温酒拿起手机对着窗外,自言自语道:“公园的雪景真美。”

手机举起来,悄悄对着晏先生。当然不能拍景色,不然露馅,只拍他俊美的侧脸就好了。

OK,大功告成。

温酒低头正想要看看偷拍的效果如何,突然,车子靠路边一个急刹车。

晏律扭过脸看着她,倨傲地伸出手,“手机给我。”

“干嘛?”温酒有点小小的紧张,还有点尴尬,他不会是发现自己在偷拍他吧。

晏律冷着脸道:“看看你的雪景。”

温酒干笑:“我随便拍着玩儿的。”

晏律斜睨着她,眸光沉了沉:“你是拍我吧?”

温酒顿时脸上一热,却没承认,“谁偷拍你啊,我是拍雪景。”

“手机给我。”晏律出其不意地握住了温酒的手腕。温酒立刻反手一扳,没想到晏律比她动作更快,轻轻一拧她的虎口,手机便到了他的手里。

温酒不由一怔,他这个动作,怎么透着一股擒拿术的味道?

晏律将手机换到左手,右手拦着温酒。点开相册一看,果然是偷拍了自己的照片,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果然被她暗恋上了。

他面色不悦,心里却很是惬意,“你为什么要偷拍我?”

温酒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释道:是这样,我和你来X城,瞒着我妈说是和朋友去了泰国旅游。我妈现在想要看和我同行的朋友的照片。所以,就。。。。”

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晏律莫名其妙的生了气,果断地点了删除。

温酒甚是惋惜,“晏先生你能否帮个忙,我妈就是想看看和我一起出门的人是谁,你传我一张照片行吗,侧面就好。”

晏律抬眼看看她:“背影也不行。”

温酒:“......”

车子重新发动,很快就到了家。

晏律拿着钥匙打开了大门,便直接上了楼,貌似心情有点不大愉快。

温酒把一个毛绒玩具给了晏欢。她刚才让晏律等着,是想去买一包卫生巾备用,但拿在手里犹豫了半晌,还是觉得结账的时候,晏律站在一旁会比较尴尬,于是便给欢欢买了一个玩具。

晏欢高兴的跳起来:“谢谢姐姐,姐姐真好。”

奶奶也挺高兴,感觉温酒是个心细的姑娘,去一趟超市还惦记着欢欢。

温酒这边刚把买来的东西拿到厨房,老妈的短信又来了。

“磨磨蹭蹭干嘛呢,快点发给我看看。”

“稍等,稍等。”

看来老妈今天不看到真人照片是不会罢休。温酒正打算在网上找个帅哥的照片糊弄老妈,突然看见奶奶,心里一亮:有了。

奶奶,家里有没有晏律的照片啊。

有啊。你想看看他小时候的样子是不是?

“是啊。”

“你等着,奶奶给你拿来。”

不一会儿,奶奶从书房里拿来一本厚厚的影集。

温酒暗暗欣喜,打开一看,果然都是晏律的照片。她本想着用手机拍一张他的照片,结果发现,全是他小时候的照片,基本上到了中学之后便再也没有了。

不过,有以前的也不错嘛。

温笑吟吟的拿着手机,拍下了某一张照片,嗯,还挺清晰。

三楼的花房,晏律背对着门口坐在藤椅上,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壶茶。

花房里阳光明媚,鲜花绿叶相映生辉,晏律颀长英挺,姿态悠然,一件样式简单的黑色羊绒衫,将他的背影勾勒的性感而阳刚。

温酒微微有种惊艳的感觉,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施施然将手机放入口袋。嗯,晏先生羞愤交加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桌上的手机叮一声轻响,晏律拿起来一看,是9发来的。

他漫不经心点开,却像是看到了一个炸弹,脸上的毛细血管瞬间阵亡。

晏律跳起来,拿起手机便要下楼,结果刚一起身,就发现温酒已经上了三楼,抱臂站着花房门口,笑吟吟看着他。

晏律迈开长腿,腾腾几步跨到她跟前,低头盯着她,犀利清冷的眼中闪着愠意,伸手,言简意赅:“手机给我。”

温酒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晏律隐藏在怒气下的羞愤表情,眉眼弯弯的笑容愈发让晏律生气。

“手机快给我!”他语气一沉,带着一股浓烈的威胁味道,拧起的浓眉和冷冽的眼眸,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可是温酒素来胆子大,晏先生的威吓她一点也不怕,反而盈盈一笑:“你给我传一张照片,我删除掉那一张怎样?”

话音一落,晏律伸出的手,突然往前一探,双手都插在口袋中的温酒,一时未反应过来,就那么出其不意地被他搂在了。

温酒下意识地双臂一挣,没想到晏律力气如此之大,两条胳膊像是铁索一般,牢牢地捆住她的上身,将她圈在怀里,右手从后腰横过来,压制住了她的手腕。

 柔道讲的是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温酒没有防备失了先机,两只手又被困在口袋里,被高大的晏律禁锢在胸前动弹不得。紧贴着他的身体,她几乎能感觉到他浑身紧绷的肌肉和呼之欲出的巨大力量。

这种力量让温酒都有些惊诧。

晏律单臂挟着她,从她口袋里拿出手机,删除了那张满月裸照,然后将手机放入她的口袋,这么一低头,便正对上了温酒的目光。

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几乎是紧紧贴在一起,近到咫尺之间的距离,她的根根睫毛都清晰可数,清幽沉静的眸子,仿佛是巨大的漩涡,一下子吸住了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往下沉,无边无底的幽深。

温酒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馨香,如梅如兰,清幽淡雅。

晏律像是被某种力量给魇住了,低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清丽面孔,清冽气愤的眸光突然变得有些迷离幽暗。

第五章日久生情

温酒感觉到胳臂上的力道突然加重,而握在她右手腕上的手指,刚硬滚烫。她清晰地看见他的喉结动了一下,有一个明显的吞咽动作。

突然,晏律放开了温酒,转身疾步走动了桌前。

眼前依旧浮现着那湿润美丽如一瓣带着露水的樱花般的嘴唇。他无比震惊的发现,自己方才竟然有强烈的欲望,想要尝尝那瓣樱花是什么味道。

口干舌燥,心乱如麻。

晏律拿起杯子,一口水灌下去,差点没烫死,竟然忘了这是刚倒的热茶。

温酒轻步走到他跟前,拿着手机晃了晃,“删除了也没关系,我信箱里存的还有。”

晏律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瞪着她。

温酒笑盈盈道:“你发我一张,我就删除好不好?”

晏律没好气道:“我手机没自己的照片,你以为我会有那种有事没事就自拍的习惯。”

“没关系,我给你拍张就好了。”温酒拿出手机,对着晏律,“我拍个侧面就好。”

晏律只好任由她拍了一张,冷声道:“把邮箱里的照片删除。”

温酒好笑:“不用删,我没放邮箱。”

晏律:“......”又被她给骗了。

温酒把这张侧面照片发过去,温明月立刻就发了一串惊叹号过来。

“妈你想说什么?”

“太帅了!!!!!”

又是一串的惊叹号,温酒噗的笑了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晏律。

晏律眉头一蹙:“你笑什么?”

“我妈看了照片,说你长的好帅。”

晏先生蹙着的眉头展开了,哼,难道不是吗?

“谢谢晏先生。”

温酒走到花房门口,突然回眸一笑:“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让奶奶把那张照片送给我了。”

晏律眼前一黑,疾步追上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还给我。”

温酒笑笑的看着他:“做完年夜饭,我还给你。”

“我不会做饭。”

“没关系,给我打下手,干点粗活。”

晏律瞪着她,一副气到内伤,却又束手无策的表情。

温酒看着晏先生的脸色,笑靥如花,步伐轻盈地下了三楼。

爷爷和晏欢在院子里玩,奶奶正带着老花镜在客厅里择菜。

温酒忙走过去说道:“奶奶,等会儿我和晏律来做饭,你什么都不用准备,指点我们就好了。”

奶奶笑眯眯取下眼镜,赞道:“好孩子,像你这个岁数的姑娘都是独生女,娇惯着呢,会做饭的可不多。”

“做饭难道不是基本技能吗?连我弟弟都会做。”

“哎呦你们家孩子可真是勤快。晏律啊,油壶倒了都不知道扶起来。”奶奶开始和温酒闲聊起来。

“晏律他外公军旅出身,喜欢儿子却偏偏生了三个姑娘,结果三个姑娘只有晏律她妈生了个儿子,老人家把这唯一的外孙子看的比眼珠子都金贵。上学的时候,晏律和人打架,他爷爷训了他两句,结果,外公立刻派人把这小子接走了,住了三个月才送回来,可把我们家老头子气的够呛。”

温酒忍不住笑了,这外公可真够护短的。

“不仅他外公娇惯他,连他那两个姨妈也是宠的不得了,特别是他妈去世之后,两个姨妈把他看的比自家孩子还亲。”奶奶拍着温酒的手背,笑眯眯说:“不过有你在他身边,我看他一准儿要大变样。”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择菜,弄好之后,温酒把菜拿进厨房,对奶奶道:“奶奶,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你认得路吧?”

“认得,我就去马路对面。”

温酒打开院门,走了出去。结果刚走出没多远,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是晏律。

“你去哪儿?

他怎么知道自己出门了?温酒回眸一看,三楼花房的玻璃前,站着一个高挑俊逸的身影。

“我去买点东西。”

“你不是刚去过超市么?”

“有个东西忘记买了。”

晏律有些不悦:“你出去为什么不告诉我?”刚才在超市里她还答应他,不会私自行动,结果这才多大功夫,她便食言。

“我告诉奶奶了。”

“那也必须要告诉我。”晏律的声音明显不悦,顿了顿道:“你等我。”

“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马上就回来。”

晏律挂了电话,下楼。

室外可没暖气,她竟然就穿着大衣出去了,X城可是比Z市还冷。

温酒还以为晏律不会跟来,没想到刚走到花园的小桥上,身后传来汽车的声音。

温酒回头一看,正是晏律的汽车。

她只好停住步子让在路边。

晏律把车子停到她身边,摇下车窗,对着她道:“上车。”

温酒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药房:“很近,不用开车,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结果晏律一看她要去的地方不是超市而是药店,顿时便拧起了眉头:“你那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

温酒轻松含笑的表情,也未能让晏律的脸色和缓下来,反而更加认真严肃地看着她,问:“那你去药店干什么?”

“嗯,保密可以吗?”

“不可以,你现在在X城,我要对你的安全和健康负责。”

温酒:“......

“你到底那里不舒服?”晏律神色异常严肃,一副不问出来绝不罢休的架势。

“我去买一包卫生巾,晏先生。”

温酒说完,晏律的脸色顿时让人不忍直视。

这可不怪我,是你非要让我说的。温酒忍着笑,抬步便走。

身后没有汽车跟过来的声音,晏先生估计是窘得直接打道回府了。

温酒穿着一件大衣,车里和家里都开着空调,她一直未感觉到冷,而走出路口,一阵寒风吹过来,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没想到X城比Z市还冷。她疾步越过马路,进了街对面的药房。

刚才和晏律一起回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这个药房。去超市买卫生巾要排长队,这里比较方便。

药店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收银员,估计大家都回去过年了,也没有顾客。

温酒直接拿了一包卫生巾,便去结账。

收银员问道:“刷卡还是现金?”

“现金,谢谢。”温酒拿出一张百元钞递给收银员。

收银员一看便有点为难,“你有没有零钱?我这儿零钱不够找零。”

“不好意思我也没零钱。”温酒为了方便,出门也没拿包,随手从钱包里抽了一张钞票过来。

正在这时,一张二十元的纸币从一旁递了过来。

温酒扭头一看,竟然是晏律。

晏先生别别扭扭地也不看她,直接把纸币放下便站到一边,做陌生人状。

收银员好奇地看看他,还不确定地问了温酒一句:“你们一起的?”

温酒点了头,收银员这才把钱收起来。

看着晏律一脸的正经和漠然,温酒心里又好笑又好气。他竟然不放心地跟过来,莫非不相信自己是来买卫生巾,他怀疑自己有病?

出了药店大门,温酒先是道了声谢。

晏律拉开车门,神色淡淡的回了一句,“不客气,上车吧。”

温酒没有立刻上车,而是站在台阶上,认真的看着晏律,“晏先生,我身体很健康,真的没有任何毛病。”

“我没怀疑。”晏律看看她,又转开了视线,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

“那你,怎么还跟过来了?”

“我是看你穿的太少,怕你感冒。”

话一出口,晏律马上后悔。她不会误会他在关心她,对她有好感吧,她不会在七天假期结束之后,缠着他吧?

果然,温酒听到这句话之后,笑容格外的温柔可爱:“晏先生,你那张满月照拍完之后,没冻感冒吧?”

晏律顿时有一种被人调戏了的感觉,面红耳赤地上了车,对这个内涵丰富的问题坚决不予作答。

回到家里,温酒和他一起上了楼,把东西放入卫生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温酒便给晏律发了个短信:“来厨房吧。”

晏律足足磨蹭了五分钟,这才板着脸来到厨房。

温酒正在腌鱼,扭头对他笑笑:“把衣服脱了吧。”

晏律神色微变:“脱衣服干嘛?”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会有一种浑身发热的感觉。

温酒打量着他挺括气派的大衣,体贴地说道:“不脱衣服怎么干活,晏先生这件衣服貌似很贵。”

晏律双手插在口袋里,回道:“厨房没空调,太冷。”

“没关系,我已经让奶奶替你准备了一件爷爷的棉衣。”想的很周到的温酒从旁边高脚椅上拿过来一件老年人的中式棉衣递给他。

晏律皱起眉头,让他穿这种喜庆的上面布满了五福图案的蓝缎子棉袄,跟个土财主似的在厨房里干活?呵,这也太可笑了。

晏先生干脆利落的说了两个字:“不要。”

“不换衣服,那你围上围裙也行。”温酒体贴地又从身后的椅子背上拿过来一条粉色樱花荷叶边的围裙。

晏律:“......

她这是故意气他吧?可是看表情,却又是一副很关心他.....的衣服的模样。

晏律脑补了一下自己系着这条围裙的样子,再次果断拒绝,“不用戴,衣服脏了就脏了。”

温酒只好放下了围裙,“那好吧,你小心点,别弄脏了衣服,先把青菜洗洗吧。”

晏律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那些青菜根上的泥土,插在口袋里的双手,顿时有一种末日来临的痛。

温酒见他不动,便好心地问:“你会洗吗?要不要我教教你?”这种对待幼稚园小朋友的眼神,顿时把晏先生的自尊给灼伤了。

他哼了一声,将手插进水盆,然后开始抖落菜叶。这种简单的活计还用的着学?只不过是他不想做而已。

青菜足足洗了七遍,每一片菜叶都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晏律这才满意,扭过头想问温酒把青菜放在哪儿,话到口边却已忘言。

温酒低着头,正在切菜。

她脱了大衣,黑色修身羊绒衫外面罩着粉色樱花荷叶边的围裙。窗外的夜色已经悄无声息地笼罩下来,厨房里的灯光明亮,照着她清丽的侧面,纤袅的腰身,她切菜的样子也那么好看,从容优雅,一丝不苟。

晏律在无数的场合见过无数的美女,但第一次在厨房里,见到一个女人也可以这样美,而且是完全不同于灯红酒绿衣香鬓影中的那种美。优雅静柔的像是一杯葡萄酒,慢慢的沁透心脾,整个人都仿佛放松到了一种极致。

时光静美,佳人如玉。

温酒有一种被人凝睇的感觉,抬起头却发现晏律慢悠悠地抖着青菜,目不斜视,认真之极,只是菜叶子已经被洗的惨不忍睹。

“洗完了就放在筐里沥水。”

晏律扭身找了个沥水的篓筐,将青菜放进去,然后把厨房的门打开,她穿的太少,开着门,客厅里的空调暖风也能吹进来一些。

奶奶正陪着欢欢玩玩具,看见厨房门开了,便好奇地走到门口看看,这一看便吃惊不已,晏律正在温酒的吩咐下,给她递盘子,配菜,简直听话的不像话。

奶奶走到沙发跟前便对老爷子说:“咱家这小子这回儿是动真格的喜欢这姑娘了。”

老爷子拿着遥控器,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

奶奶又说:“你去看看,他竟然被小姑娘使唤的团团转。”

老爷子瞄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哼道:“初三郁芊芊就来了,你看着吧,到时候就热闹了。”

奶奶小声道:“我觉得这姑娘比芊芊好,你说呢?”

老爷子不吭。

晏律的外公顾英杰是个火爆脾气,一辈子没人敢惹他,也就晏老爷子不怕他。顾老头万事都顺着外孙的意思,就独独在郁芊芊这件事一根筋,因为这是晏律母亲临终的遗愿。

晏律把温酒带回来,就是想得到祖父的认可,让祖父出面跟外公抗衡。晏老爷子当然明白孙子的小算盘。初三那天是他生日,郁芊芊这几年都专程过来给他贺寿,依她那个脾气,见到晏律带个女友回家,那可是要大闹天宫了。一想到这儿,老爷子头都大了。

奶奶又说:“晏律不喜欢芊芊,咱们也不能勉强孩子,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老爷子哼了一声:“我可没干涉孩子的婚姻,这话你去跟顾老头儿说去。”

奶奶被噎得也没话说了。

晏律的父亲晏明波在妻子过世三个月后便再婚,没多久便生下来欢欢,顾老爷子气得跑到晏家大发雷霆,差点把晏明波痛殴一顿。

晏老爷子一生清高孤傲,被儿子的事弄得在亲家面前有点抬不起头,私下里,没少痛骂晏明波。晏、顾两家的关系也自此淡了下来。

奶奶心里琢磨着,温酒这孩子虽然好,但郁芊芊是顾英杰看上的丫头,晏律妈妈临终前又留下话,想让她当儿媳,所以,晏律想要翻牌,可不是那么容易。

“奶奶,准备吃饭了。”温酒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在了餐桌上。

奶奶忙笑着起身,“好香,一闻就知道味道绝错不了。”

温酒做的都是家常菜肴,西兰花紫甘蓝青红椒等蔬菜做了一个色彩明艳的凉拌菜,热菜是黄花菜清炒黑木耳,清蒸鲈鱼、蚝油香菇扒菜胆、香酥茶叶虾、培根金针菇,然后炖了一个土鸡山药汤。

奶奶对着这几道菜肴不住口的称赞,老爷子口中没说什么,脸上却写着十足十的满意。

晏律忍不住得意,自己挑的人果然没错,虽然动不动就气他、调戏他。使唤他,但看在她这么能干的份儿上,就原谅她算了,反正干点小活儿也没累着他,还挺新鲜。他侧目看看坐在身边的温酒,她还真是.......又顺眼又好看。

奶奶从一旁的酒柜里拿出一瓶剑南春和一瓶红酒放在桌上,对晏律道:“你陪着爷爷喝白酒,我和小温喝点红酒。”

温酒笑着摇头:“奶奶,我不会喝酒。”

奶奶笑呵呵道:“就来一点好了,今天除夕,图个热闹喜庆。”

五个人围着桌子开始了年夜饭,席间,温酒喝了半杯红酒。晏律陪着老爷子喝了六杯白酒,依旧神色如常,看来酒量不错。

温酒看菜吃的差不多,便起身去厨房拿主食。

腊肠煲仔饭已经做好焖在砂锅里。温酒专门给晏欢准备了一碗鸡蛋羹,调好麻油,放进蒸锅,开了大火。

然后,温酒切了一点小香葱和香菜末,揭开煲仔饭的盖子,把调好的汤汁浇上去,再把香葱和香菜洒在上面,顿时,一股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温酒把米饭盛出来,端了两碗出来先给了爷爷奶奶,再进厨房的时候,晏律已经主动地跟了进来,显然是来帮忙端饭。

温酒都有点惊诧了,没想到晏律竟然进步如此神速,由被动驱使变成主动服务了,她对晏律赞许的笑笑,一边盛饭,一边随口道:“你把火关了,锅里的鸡蛋羹端出来。”

喝了半杯红酒的温酒,脸色红红粉粉,像是初开的樱花,灯下,娇娆盛开,回眸浅笑更是眼波明媚,楚楚动人。

晏律有点恍惚,心不在焉地去端蒸锅里的碗,不料刚端起来,便砰一声把碗又扔回了锅里,然后皱着眉头嘶了一声。

温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可真是没干过活儿的公子哥儿啊,那么烫的碗竟然空手去端。

她连忙拉过晏律的手,放到水管下。

“你用凉水冲着,我去拿牙膏。”

细细的水流冲过火辣辣的手指,晏律皱着眉头,暗自懊恼: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笑,就算她笑得比别人都好看,也不至于.......犯这种低级可笑的错误。

温酒拿了牙膏过来,把晏律的手掌翻过来看了看。手指头烫的有些红,倒也没有大碍,她挤出牙膏,一个一个指头抹上去。

凉丝丝的牙膏沁到肌肤上,晏律低着头,看着温酒的脸,竟有一种无法移开目光的感觉。

温酒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给他抹牙膏,绵软的手指,从他的手指上慢慢抚摩过去,他突然觉得浑身都像是通了电似的,麻麻嗖嗖的一种奇异的痒,而更奇异的是,他竟然有了某种反应。

温酒正专心致志的给他涂抹牙膏,突然晏律把手指从她手里抽出来,脸色有点奇怪。

“怎么了?碰疼了?”

晏律也不说话,疾步便走出了厨房。

温酒有点莫名其妙,把鸡蛋羹端出厨房,放到晏欢的面前。没想到晏欢一看就撅起了嘴巴,“我不喜欢鸡蛋羹。”

晏律板着脸道:“不许没礼貌,姐姐专门给你做的。”

温酒也不生气,笑着拿了一管番茄酱,挤到鸡蛋羹上,像做蛋糕一样,在金黄色的鸡蛋羹上画出来一个维尼熊的头像。

欢欢高兴的直拍手:“我喜欢小熊维尼。”

奶奶忍不住赞道:“手真巧。”

老爷子也暗暗点赞,这丫头聪明,会哄孩子。

欢欢因为维尼熊而把一碗鸡蛋羹吃的不亦乐乎。

温酒笑吟吟看着晏欢,停了一会儿扭过脸,发现晏律面前的煲仔饭一动没动。

她柔声道:“你怎么不吃?”

晏律冷着脸道:“手疼。”

疼到......连勺子也不能拿了吗?温酒本来想要笑他娇气,可是一想他被烫到也和自己有关系,便抱歉地说了声对不起。

晏律不满地看着她,对不起就行了?

欢欢好奇的问:“哥哥你手怎么了?”

“烫到了。”

爷爷奶奶一听,齐问:“怎么回事?

晏律这才把放在桌下的手拿到桌子上来,两位老人一看没什么大碍都松了口气。

唯有欢欢看着大哥抹了牙膏的手,觉得问题很严重。

“让姐姐喂你吃饭吧。”

童言无忌的话,引得奶奶呵呵直笑,连一向严肃的老爷子也勾起了唇角。

饶是温酒一向大方,也窘的脸上有点发热,偏偏晏律却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样子,修长的双手,十指交叉,矜持地放在桌上,一副喂不喂你看着办的架势。

“看电视去,晚会要开始了。”连老爷子都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暧昧,为了给孙子创造你侬我爱的条件,起身离开了饭桌,走时还碰了碰奶奶,不言而喻。

奶奶笑呵呵地把欢欢也拉走了,真是善解人意的两位老人。

温酒愈发的窘。晏律悠然背靠餐桌椅,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

温酒只好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饭送到晏先生嘴边。这么近的一细看,才发现他的腮边有一个酒窝。这个酒窝平时几乎不显,这会儿突然浮现,是因为晏先生咬着牙,正强忍着心里的一抹得意,终于找到了个机会扬眉吐气,翻身做主人,感觉还真是很美妙。

身边的美人,柔荑如雪,十指纤纤。

晏先生施施然接过了勺子,“不用,我自己来。”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这份心意而已,那能当真让她喂呢。

温酒忍不住嗔了一眼,原来是故意逗她。

晏律顿觉一阵恍惚,竟然在这一眼里,体会到了撒娇的意味和亲昵的气息。他心满意足地将一碗煲仔饭吃完,真是美味。

“还有吗?”

“有。”温酒起身拿着他的碗给他盛了一碗过来,晏律接过碗的时候,不经意碰到她的手指,心上微微一颤。并非没有握过她的手,牵过她的手,但刚才那一个轻轻的触碰,却仿佛和前几次都不一样,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吃完饭,温酒收拾桌子,晏律起身帮着把碗筷送到厨房。

晏先生在负伤的情况下,还如此自觉自发,的确是让温酒很惊讶。显然,这是个“前途无量”深有潜力可挖的男人,温酒对自己一天的调教结果深感欣慰。

打开热水器,温酒带上围裙开始洗碗,晏律却没离开,默默站在她身边。

温酒抬头好奇的看看他,“有什么事吗?”

“辛苦了,谢谢。”说完,晏律转身便走了。

温酒忍俊不住,晏先生道声谢,怎么脸都红了?

“小温,碗筷我明天早上洗,快来看电视。”奶奶走进厨房,让温酒去看晚会。

“我已经快收拾好了。奶奶你去看电视吧,我一会儿就来。”

奶奶看着整洁的厨房,心里又是一个劲的点赞。这姑娘手脚真是麻利,一会儿功夫就收拾的利利索索。

温酒收拾完了,来到客厅,晏律往旁边挪了挪,意思很明显。但温酒却无视了他,直接坐到了奶奶身边。

晏先生心里先是一阵失落,然后莫名其妙的就上火了。

他要不是等着她,早就上楼看电脑了,还会在这儿看春节联欢晚会?可气的是,他负伤在身,她把他晾到一边不闻不问,连看也没看他一眼,还和奶奶开开心心的谈论着节目,笑靥如花,这到底还是不是女朋友啊。

晏先生忍了一会儿之后,忍无可忍地站起身,用牙膏手拉住了温酒,“你上楼一下。”

温酒对奶奶道:“我去去就来。”

晏律一直牵着她上了楼,关上房门。

“什么事?”

晏律伸出牙膏手,“照片。”

温酒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奶奶会把那么重要的照片送给我么?”

“重要”这两个字温酒说的意味深长,而且,明媚眸中明明显显地盛着一汪笑意。

晏律:“......

居然又被她骗了。

温酒笑吟吟转身便要下楼。

“等等。”

温酒回身问道:“还有事?”

晏律怔了怔,冷冷道:“没事。”

“那我下楼看晚会去了。”

“有什么好看的,闹哄哄的。”晏律不悦地低哼了一声,走到桌后打开电脑。

往年的春节晚会他也从来不看,但不知道为何,今年却有点心不在焉,听着楼下隐隐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他心里一直静不下来。

楼上的这间卧房,突然有一种寂寞如雪的味道。

温酒和奶奶坐在一起,一边看着晚会一边说笑,突然身侧光影一暗,一个高挑颀长的身影挡住了灯光,然后,晏律坐到了她的身边。

温酒好奇的问:“你不是不喜欢看晚会吗?”

晏律冷着脸没吭声,双手插在口袋里,皱着眉头看着电视,一副勉勉强强往下看的样子。

一天的相处下来,温酒已经习惯了晏先生的别别扭扭和莫名其妙,所以对他的异样也没在意,继续和奶奶说话。

看了半个小时,晏律再次感觉到晚会难看的要命,而他居然还一直坐在这儿没走,究竟是怎么原因,晏先生不想深究。

温酒正和奶奶说着话,突然胳臂被晏律碰了碰。

“我渴了,你帮我倒杯茶。”

晏律定定地看着她,明明是一副颐指气使的语气,英俊的脸上却是一副受了委屈和冷落的表情。

好吧,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就帮个忙。

温酒笑着问:“你喝什么茶?”

晏律起身走到酒柜前,伸着牙膏手,指了指其中一个盒子。

温酒拿出来一看是陈普,笑了笑:“我也喜欢喝陈普。”

晏律不动声色的哦了一声,兴趣爱好相投什么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温酒冲好了茶水,给他端到茶几上,口袋里的手机叮咛响了起来,温酒一看,是好友阮书的电话,便起身走到一旁去接听。

“新年快乐阮书!”

“新年快乐亲爱的!”阮书那头儿也是春节晚会的声音。

晏律一听“阮叔”两个字,第一反应是个男性大叔,便也没怎么在意,可是渐渐的,他觉得有点不对劲,温酒和这位阮叔的谈话,可完全不是晚辈和长辈的口气,而且看那表情,更是一副甜蜜快乐的模样。

他突然想到有段时间,纪澜盛情邀请他去美容院保养皮肤,因为他的小女友开玩笑叫他纪叔。

晏律不知不觉,斜睨着她,支着耳朵想要听她说什么,可惜,距离有点远,她又刻意压低声音,他只能看见她柔美的侧脸,笑靥如花。

灯下看美人,总是格外的俏丽,温酒坐在餐厅旁的高脚椅上,修长笔直的腿,线条优美,修长的脖颈,微微低垂,让人想起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温酒本以为阮书打电话过来是拜年,谁知却是倾诉她和顾墨的感情问题。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