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微小说 | 我一生荒芜,唯记得和你在一起时的幸福

青铜引2018-01-11 18:44:06

文/青铜引


“叶儿,若不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娘断不会卖你,只是……”记忆中,母亲如死水般的眼神凄苦地望着我,欲哭无泪。

五岁那年,母亲把我卖了。我清楚的记得,只二十两银子,便终生为奴。

一行十几个孩童,全被管事的蒙上眼睛,山路转水路,也不知行了几百里,才辗转来到一座山庄。

“此后,你们就断了回家的念想吧。”这是黑布被揭开之后,我听到的第一句话。

那人一袭白袍,像神秘的世外高人,可惜一双眼睛冷酷的有些可怕。

他轻轻击掌,走出一群比我们略大些的弟子:“你们各选一个做同伴,从此同生共死,为本门效劳。”

大家陆续被挑走了,只剩下我孤零零地站着。

“他怎么没人要呀,是不是个子太小了?而且还呆呆的。”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女孩偏着头,唇角含笑,白色丝裙在晚风中翩翩起舞。

“谁叫你不早些来,好的都被挑走了。”白袍庄主难得露出一点温和,这女孩应该是他的得意弟子。

“原来师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呀,依我说,他才是最好的。”女孩走到我的面前:“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女孩告诉我,她叫弦月,自小在山庄长大,每天的生活除了练武还是练武。

“山庄外面是怎样的?”弦月看着星空,寂寞地问我。

“很热闹,也很悲凉。”我叹了口气,对外面没有多少好的记忆。即便如此,我也并未喜欢上山庄,庄主就像一道诡异的白影,游走在山庄的每个角落,督促我们练武,一旦懈怠,就往死里罚。

这天,我实在太累,在草丛里悄悄躺了一小会,就被鞭打了几十下。

我疼得龇牙咧嘴,却坚决不讨饶:“你不人道,这日子比家奴苦多了,不过二十两银子,就想让人替你卖命。”

庄主狠狠抽打了我一下,手却止不住地发抖,弦月赶忙扶住他:“师父,阿叶还是个小孩子,胡乱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弦月哭着给我上药:“阿叶,你别再跟师父置气了好么?武功学好了总没有坏处,至少、以后可以逃命……”

我点点头:“等我武功学好了,就带你逃出山庄,我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弦月扯了扯嘴角,勉强一笑,我诧异地凝视着她,那清莹如水的眼眸,竟然映射出母亲当年凄苦的目光。

这世间有一种气息叫绝望。不是一心求死,而是、不能求死。


时光如水,转眼便是十年。

我和弦月,成了山庄里无可匹敌的高手。

那夜,月寒如水,庄主让我去房里找他,为我冠上杀手之名。

这一天我早就料到,因此并不意外,只是挑衅地看着他:“庄主不怕我下山后一走了之?”

“这是你和弦月共同的任务,她完成之后,便会即刻返回山庄。你若愿意在外漂泊,我也无从干涉。”他仰着头,仿佛胜券在握。

不知为何,他对弦月有着十足的信心,似乎算准了我无法将她带走。

“第十七次。”我拭着剑上的血迹,有些埋怨地看着弦月:“你明明可以跟我一同逃离苦海,为什么这般固执?你这是愚忠、是愚孝!”

弦月不回答,只疾步往山巅走去,清冷的月光将她纤细的背影照得无尽凄清。

我第一次,没有跟在她的身后。


我找了家客栈,坐在窗边借酒消愁,今夜是月末,一弯比柳叶还纤细的下弦月在黑云中踌躇,那让人心疼的美丽。

弦月曾说过,上弦月是希望,下弦月则是消亡。

“那你是哪种月亮呢?”

她沉默了许久,落寞地叹息:“师父姓夏。”

“为何要随他姓?”我皱起眉头,她那如落花般颓丧的神情让我十分不悦。

她小时候分明不是这样的,如今回想起来,都因十岁的那个生日。

那天我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藏在花圃后面,想给她一个惊喜,谁知我从清晨等到迟暮,都不见她的踪影。奇怪的是,师父也没有问起。直到深夜,她才跌跌撞撞地从庄外跑了回来,脸上泪迹斑斑,说是在山上迷路了,找了许久,才找到回家的路。

从那天起,她便时常失魂落魄,暗自伤心,我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在山上丢了魂,人虽然回家了,却还有个魂魄在山间游荡。

我将想法告诉她后,她怅然一笑:“倘若真有一个分身在山庄外纵享自在,也不错呀。”

砰——

客栈的门被一脚踹开,七八个耀武扬威的山贼走了进来,其中两人手中还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娇弱女子。女子的嘴被布条堵住,只有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传来,她见客栈里的人还不少,仿佛看到了求生的契机,赶忙用眼神向我们求救。

站在她身旁的山贼立马给了她两巴掌:“看什么看,还指望有人救你不成!”

我心里冒火,将酒杯往桌上一摔:“居然对一个弱女子下手、”

“少管闲事!”为首的山贼打断了我的话:“当心把自己的命送了。”

我是被人操控的杀手,按理不该多管闲事,但那女子柔弱的目光唤起了我的怜惜之情,她跟弦月的冷涩不同,仿佛是花蕊上的露珠,让人想捧在手心里呵护。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女子跪下道谢,却在看到我腰间的玉佩时惊恐地摔倒在地,神情仿佛见鬼一般。

这玉佩是弦月给我的,就在我们初见的那晚:“今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这对玉佩是当年放在我襁褓里的,我们一人一枚,以后我就有伴咯。”

“你怕什么?”我有些奇怪。

“公子所戴之物、怎么会和千杀阁的阁主一样?上个月,我伯父被杀,死里逃生的堂兄告诉我们,他记得那蒙面黑衣人的袖口掉落了一块玉佩,又急忙捡起,想来定是重要物件。堂兄就暗暗记下了,想着日后寻仇。”

“你怎知那人是阁主?”

“旁人都是那么叫他的。据说他身上还带着点幽兰的香气。”

我没说话,只觉得有一块冰冷沉重的石头压在心上,透不过气来。

我慢慢朝山上走去,没想到弦月竟坐在大门的石阶上。她靠着墙,嘴上含着一根蒲苇,眼眸没有望向她喜欢的星空,而是看着如墨的山峰。

“原来,你不愿离开山庄是因为、你想成为这里的主人。我做梦都没料到,师姐居然有如此的气魄。”我嘲讽地笑着,不知是笑她,还是笑我自己。

“你走吧,别回来了。”

她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了我,而我也没有多想,倘若当时能静下心来细问,或许我们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我下山的时候,那女子竟携着家人等在那里。

“小女子实在担心,怕公子误入歧途。”她开心地向我跑来,美丽的眼眸温情脉脉,绯红的脸颊宛若桃花。

我太冷、太累,实在禁不起她的温柔,很快就被她的芳心俘获。

原来她是官家小姐,那日被山贼所虏,向其父索要大笔钱财。她父亲收到信后即刻报官,山贼大怒,扬言要让他后悔。

女子吞吞吐吐地告诉我,家人以为她已经被山贼轻薄,十分犯愁。

“公子,我们成亲好不好?”她轻扯我的衣袖,含泪的双眸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公子救命之恩,我愿意以身相许。公子需要安定之所,而我、需要一颗能让我安定的心。”

我思量了许久,决定告别悲凉虚妄的过去,开始平静安定的生活。

“弦月,别怪我。我一心想带你离开那个地狱,可你已经在黑暗中沉迷,我们只能、风流云散,各自了断了。”


“姑爷,不好了!小姐的花轿被劫走了!”

我刚换上喜服,几个家丁就破门而入,我急忙按他们说的地方寻去。

花轿静悄悄地停在山路上,只有新嫁娘泣血般的啜泣。有人从花轿里走了出来,不是艳丽的喜服,而是、一抹刺目的白色。

冷笑声响起,我眼内充血,提起长剑朝那抹背影刺去。他武功虽高,但我招招狠绝,几个回合之后,他便像白云般缓缓倒地。

倏然一阵风气,幽兰的香气飘来,我惊恐地走过去,揭开白衣人的面具:“弦月!”

“对不起,我一直都瞒着你。”她虚弱地开口,唇畔泛起苦涩的笑:“让你练好武功,一是方便你以后逃生,二是、可以杀我。”

“十岁生日那天,师父告诉我,其实、我是他的女儿。我刚满月的时候,他就带着我离开家,隐居在这片荒山,千杀阁是我们世世代代的任务。如果我不继续下去,家人就会被灭门……”

“对手设局将我引过来,我知是计,却还是来了。因为、我虽是千杀阁的主人,却做梦都想离开那里……如今,总算借你之手解脱了,死在别人的剑下,我还真不愿意。”

“快走吧,我问过师父你的家乡在哪。”她用最后的力气从袖口拿出一个荷包:“我画好了地图,趁他们没来,赶紧走。”


我终是回到了家乡,荷包里,多了弦月的一缕青丝。

都说,忘记一个人,离开一座城。

可是,茶铺的老人拉起了二胡,用那沙哑的声音唱出:“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的时候,我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选一个做同伴,此后同生共死。”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记忆的片段好似利刃,将我的心刺了一刀又一刀。只记得那夜她在石阶上独坐,嘴上含着的蒲苇,在冷风中轻轻摇曳。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你人虽然回家了,魂魄还在外面飘荡吧。”

自己多年前的玩笑话,竟然一语成谶。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