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又想骗我养猫(曲宴宁&谢祈)

文华小小说2018-06-14 09:27:10


第1章
  六月,申市已经进入夏天,连晚风都带着燥热,道路两边的路灯一排接着一排亮起来,天上银白的月亮被衬的黯淡无光,有气无力的挂在墨蓝的天幕之上。
  已经是晚上十点,人们卸下一身的疲惫,穿着短袖短裤在灯光下漫步纳凉。
  小路两边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夜市摊子,各种各样诱人的香气混合在一处,无声引诱着过往的行人。
  曲宴宁的小摊子也在其中,他来的晚,夜市上摊位都是有主的,他能占到的就只有街道最末尾的一小块位置。
  哼哧哼哧的把工具从车上搬下来,烧烤架子都摆好,再把用冰镇着的食材也搬下来,曲宴宁这才小心的引燃了炭火。
  夜风燥热,面前的炭火比夜风更灼人,不过一会儿,黑色的木炭就已经旺了起来,红彤彤的燃烧着。
  曲宴宁白皙秀气的脸被烘烤的通红,额头上冒出细密晶亮的汗珠。
  他擦了擦汗,轻轻出了一小口气,小心的把铁丝网架上去,用小刷子刷好油,等到铁丝网上冒出滋滋的油星,便把提前腌制好的鱿鱼串刷上酱料,放上去翻烤。
  酱料是他自己配的,满满一大罐就放在烧烤架右边,不用靠的很近,就能闻到浓郁的咸香味儿。
  红色的酱汁很浓稠,刷在白生生的鱿鱼上,不一会儿就将鱿鱼也染成了诱人的红色,曲宴宁仔细的翻烤着,烤出来的油脂滴落到炭火中,燃起小簇的火花。
  鱿鱼的鲜香顺着夜风一起传开。
  曲宴宁的摊位在夜市街尾巴上,来往的人流远远没有前半段多 ,但是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曲宴宁的鱿鱼刚烤上没多久,就已经有循着香味儿找过来的顾客了。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围在摊位前,其中一个女孩夸张的吸了吸鼻子,得意的对同伴说:“我说的没错吧,香味儿就是从这传来的。”
  说着她迫不及待对曲宴宁道:“老板,鱿鱼怎么卖?”
  “十块钱五串,”曲宴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略带婴儿肥的脸颊上显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要来一份尝尝吗?”
  女生们小声的抽了一口气,偷偷的打量着他。
  曲宴宁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长相却很能激发女性生物们的母爱。
  白皮肤杏仁眼,挺鼻梁花瓣唇,加上蓬松微卷的短发,就仿佛橱窗里的洋娃娃,让人忍不住想把他打扮的更漂亮一些。
  即使此刻这个应该放在橱窗里展示的洋娃娃,正穿着深色的围裙,站在冒着油烟的烧烤架前烤着鱿鱼。
  女生们小声的交头接耳一阵,随后推了之前带路的那个女生出来。
  “老板,我们要……要五十块的。”女生的声音比刚才弱了很多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她脸上浅浅的红晕。
  她身后的同伴暗中伸手戳她的腰,女孩子脸上红晕更重,结结巴巴道:“那、那个老板……”
  “嗯?”曲宴宁疑惑的抬头,杏仁眼微微睁大,眼底映着街市上五颜六色的光。
  女生顿时更紧张了,却又挨不过背后用力戳她的同伴,“能、能加个微信吗?下次我们再来吃!”
  一句话说完。女生的脸已经涨的通红。
  说实在的,这不是曲宴宁第一次被要微信了,他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名片,“下次要叫外卖,也可以微信上点单。”
  女生加了微信,很快就付了钱,拿着烤好的鱿鱼推推搡搡的往远处跑了。
  曲宴宁看着她们活泼的身影,弯了弯嘴角,女孩子果然是很可爱的生物啊。
  有了第一波客人的带动,后面的顾客越来越多,有的顾客开始只买了五串,还没等走远了就吃完了,只好又咂着嘴折回来买。
  不大的烧烤架前围了满满当当的人,曲宴宁忙的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等人群终于散开的时候,曲宴宁才有空抽出手擦擦汗。
  今天是第一天做生意,曲宴宁担心卖不出去,准备的鱿鱼不多,刚才已经卖了大半出去,泡沫箱子里只剩下半融化的冰块跟零散的几串鱿鱼。
  摊位前仍然有顾客徘徊,曲宴宁数了数,剩下的也不够卖的了,便干脆不烤了准备收摊回去。
  没有吃够的顾客失望离开,却仍然有个人等在边上。
  那是个女孩,她边上还蹲着一条金毛,一人一狗都很安静的样子,曲宴宁隐约记得好像蛮早就等在这里了。
  女孩背对着路灯,面容模糊在阴影中,只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曲宴宁。
  曲宴宁摸不准她想做什么,索性便装作没看见。
  把剩下的鱿鱼用塑料袋装了起来,准备带回去早上煮海鲜粥吃。
  那对奇怪的主宠依然没动。
  曲宴宁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您是要买鱿鱼吗?”
  女孩楞了一下,露出半边苍白的脸颊,嘴角边有一颗黑色小痣,她盯着曲宴宁看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
  曲宴宁目露疑惑,不过也没再说什么,也许人家只是在等人呢。
  他把家伙什都收拾好搬上车,拎着打包好的鱿鱼准备收工回家。
  “你家的粉底很好用,谢谢。”旁边安静女孩忽然出声道。
  曲宴宁一顿,转头去看她,女孩却已经牵着金毛往另一头走了,一人一狗走得很慢。
  那只金毛似乎腿有点问题,右边的后腿半拖在地上,女孩为了照顾它,刻意放慢了脚步,一人一狗缓慢消失在黑暗之中。
  “难道是店里的熟客?”曲宴宁跨上车座,不解的自言自语,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也许只是正好认识的买家呢,有的时候同一个区比较近的买家,他也确实为了省运费,自己去送货的,有顾客认识他也不奇怪。
  夜市街离曲宴宁住的小区只有差不多十五分钟的路程。
  曲宴宁开着小三轮突突就到了小区楼下。
  小区年代久远,公寓楼的外表布满了风霜,道路两边是枝丫错结的绿化丛,很多流浪的小动物在这片生活。
  曲宴宁停下车,弯着腰在绿化丛里喵喵叫了两声,很快就有两只小猫从绿化带钻了出来,在他脚边亲昵的磨蹭。
  把口袋里的妙鲜包拿出来撕开放在地上,两只小猫偶尔找不到吃的就回来找他讨食,曲宴宁便习惯了在口袋里带点小吃食。
  猫咪们跟曲宴宁已经很熟悉,在他手背上蹭了蹭就埋头开吃,曲宴宁蹲在边上看着,笑容里全是满足。
  谢祈隔着绿化丛,打量侧着脸喂猫的青年。
  他顺着那股怨气一路追寻过来,没想到想找的东西没找到,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类。
  谢祈眯起眼睛,甩了甩尾巴。
  纯阴之体,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这么一块行走的唐僧肉,能活到现在也是奇事。
  曲宴宁眼角余光扫到一抹金黄,他微微侧头,正好跟谢祈的视线对上。
  不到两掌大的小猫蹲坐在绿化丛的另一头,正歪着脑袋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小猫皮毛雪白,背部跟四肢上浅浅晕染着墨色的环状纹路,金黄澄澈的猫儿眼犹如上好的琉璃,尤为特别的是,小猫额头正中的那块纹路,隐约像个“王”字。
  丝毫没有偷窥被抓包的尴尬,谢祈把尾巴盘到身前,歪着脑袋蹲坐在原地。
  曲宴宁以为他是想讨食吃,便冲他招了招手,嘴里还模仿着“喵呜~”的叫声。
  谢祈斜睨他一眼,站起来晃了晃尾巴,转身离开。
  流浪的猫咪很多都不亲人,曲宴宁见猫走了,虽然有点遗憾没骗到猫,却也没有太往心上去,专心的又喂起面前的两只小猫来。
  小猫们很亲人,呼噜呼噜的吃完宵夜,便竖着尾巴在曲宴宁腿边使劲的蹭,一边蹭一边喵喵叫,奶呼呼的声音叫的曲宴宁心里直发软,又陪它们玩了好一会儿才回家。


第2章
  曲宴宁租的房子在十六楼,除了他还有一个室友楚周,两人合租了已经有小半年。
  电梯上红色的数字跳动,很快就滴的一声,停在了十六层。
  楼道里黑漆漆的,曲宴宁用力跺了跺脚,昏暗的的感应灯才慢吞吞的亮起来。
  曲宴宁迈步往里走,1602室的门缝里隐隐传出灯光。
  还没等他把钥匙插进锁孔里,里面的门就开了。
  门里楚州探出半个身体,给他把外面的防盗门打开,“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生意怎么样?”
  曲宴宁在玄关换了鞋,一双圆眼睛亮晶晶充满了喜悦,“生意特别好,都卖完了。”
  “我就说吧,你做的东西那么好吃,肯定赚钱。”
  楚周把门反锁好,重新在电脑前坐下,就他离开的一小会儿,电脑上旺旺的叮咚声已经响了好几次。
  曲宴宁把绑在腰上的小腰包解下来,里面全是今天收的零钱,把不大的腰包塞的鼓囊囊的。
  把里面的钱全部掏出来堆在茶几上,曲宴宁数了一遍,今天一个晚上,一共卖了一千零三十块。
  鱿鱼串是买的串好的,价格比自己串的贵一些,再刨除其他杂七杂八的成本,净赚还有四百五左右。
  如果照着这么算,一个月下来,最少能赚一万多。
  如果自己再多进点鱿鱼,早点去晚点回来,那一个月收入还会更多!
  “周周,我们要发啦~”曲宴宁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打滚,傻兮兮的笑。
  正在十指翻飞回复买家的楚周身体往后靠,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毛,“真棒。”
  曲宴宁是他在路边捡回家的,也不知之前遇到了什么,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一样都不记得,连身份证都没有,要不是楚周看他实在可怜,把人领回家,让他给自己做了小半年的客服,曲宴宁估计得流落街头。
  即使是现在,他也是个实打实的黑户。
  为了庆祝曲·黑户·宴宁终于找到了能干的工作,楚周提议晚上吃点宵夜。
  曲宴宁盯着他鼻子上恁红的一颗痘犹豫了小会儿,还是答应了,“那我们吃清淡一点的。”
  楚周不太情愿的答应了。
  曲宴宁这才去厨房,厨房还有白天剩下的鸡汤,在冰箱里扒拉一会儿,曲宴宁最后决定煮两碗鸡汤面。
  有现成的汤底,面条做起来很快,曲宴宁把鸡汤煮沸,再把挂面下下去,几乎不用加什么调味,鸡汤本身的味道就足够鲜美,他切了一小把葱花,等面煮熟后撒上去,一锅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面就好了。
  楚周呼噜噜大口的吃着面条,脸上那点子没吃到辣的幽怨总算散了。
  吃完宵夜,已经是十二点多,曲宴宁洗漱后,就去休息。
  ……
  梦里有一双金黄的眼睛和一根总是晃来晃去的毛尾巴,曲宴宁追着那根尾巴追了一夜,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枕边的手机开始震天的响。
  摸索着关掉恼人的闹铃,世界重新安静下来。曲宴宁怏怏的打了个哈欠,顶着睡得乱糟糟的小卷毛起床。
  还不到八点钟,明晃晃耀人眼的太阳已经挂在天边,半白半金的阳光给朝霞镀上一层浅色的光晕。
  工作日的早晨,申市的大小街道上都是匆匆上班的行人,曲宴宁透过十六层的窗户往下看,可以看见晨曦里连成线的车流跟行人。
  快速刷牙洗脸后,曲宴宁瞪着镜子里乱糟糟的卷毛嫌弃的呼噜了两把,在洗手台上找了根皮绳,将前额散落的头毛扎了起来。
  光洁的额头跟黑亮的眼睛露出来,整个人显得精神了很多,曲宴宁很满意,反正白天也不出门,就顶着一晃一晃的小揪揪去做早饭。
  早饭是豆腐鲫鱼汤配白粥。
  鲫鱼两面煎至金黄后,把晾凉的白开水小心倒进锅里,澄澈透亮的液体没过鲫鱼,在大火下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曲宴宁盖上锅盖,用纸巾擦了擦手,去喊楚周起床。
  “周周,起来吃早饭了。”曲宴宁敲了敲房门。
  房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隐约听见拖沓的脚步往门口走来。
  “早。”楚周拉开门,看见门口穿着小黄鸡的围裙,头上顶了个小揪揪的曲宴宁,手痒痒的弹了一下小揪揪。
  小揪揪晃了晃,顽强的立在头顶上。
  “早饭好了。”曲宴宁护着小揪揪离他远一点。
  楚周打了个哈欠,呼噜了一把短短的发茬,“你先吃,我收拾下化个妆。”
  曲宴宁说好,去厨房看着鱼汤。
  鱼汤已经炖的微白,鲜甜的香味钻入鼻孔,曲宴宁尝了尝味道,把切成小块的嫩豆腐扔下去。
  又炖了十分钟,鱼汤已经完全变成了奶白色,曲宴宁将翠绿的葱段撒进去,又加了一小勺盐,将鲫鱼汤用一个青花白瓷汤碗盛了出来。
  浓郁的鲜香蔓延到客厅里。
  他们住的地方是个两室一厅的小户型,装修简单,胜在干净卫生,曲宴宁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小小的窝被他一点一点装饰的很温馨。
  吃饭的餐桌靠近窗边,暖色的窗帘垂在地板上,随着微风轻轻晃动。
  曲宴宁把汤放在餐桌上,又端出一碗腌萝卜、两碗白粥摆好,等着楚周收拾好了一起吃饭。
  没等多久楚周就出来了。
  他个子高挑,皮肤白皙,桃花眼尖下巴,化了妆的五官更加精致逼人,透着超越性别的美。
  即使曲宴宁跟他朝夕相处,看见他这个样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今天要出去拍照吗?”
  楚周端起碗呼噜噜的喝粥,又往嘴里塞了一筷子腌萝卜才有功夫回答他,“今天得拍一整天,等拍完了哥哥带你去吃火锅。”
  楚周自己开个淘宝店卖化妆品,有时间还会兼职一下平模,今天就是他跟店家约好拍照的日子。
  “锅里还有粥,等会你走的时候用保温盒带一碗,休息的时候喝。”
  楚周埋头喝汤,含糊的说知道了。
  吃完早饭,楚周就出了门。
  曲宴宁泡了一杯水果茶坐在电脑前看新闻,有买家咨询的时候就回复一下。
  今天推送的新闻版面,最显眼的一条就是清湖区某个城中村已经连续死了两个人。
  两个受害人都是女生,凶手杀人的手段很残忍,杀完人后分尸,残缺的尸体被抛到了不同的地点,现在两个受害人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找到。
  这是性质极为恶劣的谋杀,只是城中村的安保设施太差,监控里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找到。
  曲宴宁看着现场照片上熟悉的建筑,出事的城中村,就在他们小区隔壁……
  心情莫名有些沉重,正好这时候旺旺响了起,他赶紧关掉新闻,揉揉脸专心的工作。
  楚周的淘宝店在微博上口碑很好,加上店主这个活招牌,淘宝店的生意非常火爆。
  买家的问题五花八门,还有一个买家问,“买十盒粉底有优惠吗?”
  楚周店里卖的都是大牌,第一次有人一次性买这么多,还都是粉底,曲宴宁飞快敲字,“亲,是您自己用还是送人呢?”
  对方很快就回了,“自己用。”
  曲宴宁继续敲字,“亲,粉底有保质期的,您自己用不用买这么多盒呢。”
  对方回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我要擦的面积有点大,要是你们有优惠,我就都在你们家买了。”
  “又不是刷墙,十盒还担心不够用……”曲宴宁心里嘀嘀咕咕,但还是回了消息,“可以给您优惠的,您要十盒对吗?”
  接下来的沟通很顺利 ,对方很爽快的下了单,一共买了十盒粉底,曲宴宁送了优惠券还有不少小样给她。
  核对收货地址的时候,曲宴宁发现这是个老顾客了,而且巧的是收获地址正好就在隔壁的城中村,他想了想还是发了个消息过去。
  “亲,我们家离您的收货地址很近呢,如果您方便的话,我可以直接给您送过去。”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过来。
  “不用了,我家……有点乱,怕吓到你,”
  顾客不愿意,曲宴宁便不再说什么,把东西仔细打包好,安排快递寄了出去。


预知后事如何?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海量小说资源推荐关注微信公众号:文华小小说!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樱桃团队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