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修仙之黑衣(热门小说完结文)

热门小说搬运工2018-01-11 18:03:11

文案


黑发带,黑簪子,黑衣,黑靴,黑毛鸟宠,连脚下的飞行法宝都是一块黑不溜丢的毯子。。。

花音:灵宠是神兽,赚了啊,以后杀人夺宝就靠你了,可惜是一只还没有开启神兽血脉的。

有空间法宝,赚了啊,以后天材地宝就靠你了,可惜是一根得不断填灵石的鸡肋簪子。

黑神&墨灵:你一没相貌,二没文化,三没脸皮,四还运气差!居然还嫌弃我们,切~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随身空间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音 ┃ 配角:天夜白,李双菲,陆雪,陆斌,颜天炙,韩敏行,王梦瑶 ┃ 其它:乌

==================


☆、第1章 回云台镇


  “咻~~~~~~”

  一只灰毛兔应着箭声倒下,接着又扑腾站起来跃了两步,终是倒地不起,原来箭射进了兔子大腿和小腿之间的连接骨中。

  这是云台山里比较常见的一种低级灵兔,名云踪兔,虽说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是身轻速度快,练气后期修士根本没眼睛看,费时又不值钱,一般都是一些练气初期的修士猎来卖去酒楼。

  不过能如此精准的不伤兔子皮毛的箭法还是很少见的,本就不值几个灵石,谁还费那个事啊,死活不论,射中就行。

  问题是,花音缺钱,非常缺,兔肉卖给聚贤楼做食材,完整的兔皮,新鲜的兔血卖给德叔制符箓和朱砂,能多卖点是一点。好在,她在箭术上很有天赋,也不费多少事,还能锻炼眼力,提高修为。

  花音快速的拎起兔子扔进灵兽袋,辩了一下方向,往山外掠去。这次的收获不错,花音一边在心里估算价钱,一边惦记着家里的娘亲。

  花音的娘姓王名梦,两百五十岁金木火三灵根筑基中期的修为,筑基期三百五十年寿命,可惜那年在云台秘境里王梦被魔修伤了神魂,又拼死生下花音,现如今修为不进,魔气缠身,如同凡人一般,全靠花音猎兽买些一品初级聚神丹续命,若再没有高级灵药,估计也就一两年光景了。

  花音的爹叫花成海,两百八十岁是金丹初期修为,金土木三灵根,在散修里,也算是高级修士了。那年云台秘籍死伤无数,花成海为了护住大肚子的王梦,逃出来时已是不行,全靠一口信念支撑,等到安全地方,交代了几句,便撒手人寰。

  王梦就在云台山下的修仙小镇中买了户房子落地生根,生下一女,取名花音。

  凡人一旦修仙,体质改变,很难受孕,但一旦孕有后代,身有灵根的可能性很大,取父母优质灵根的几率不小,产生变异灵根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修仙界分异灵根:土水为泥,金木为雷,水火为炎,火金为冰,木土为风。所谓异灵根,就是五行本相克的灵根相融合产生的变异,极其少见,千万人只得其一;单灵根为金木水火土,也是优质灵根;双灵根属于中上等,只要运气不是非常背,基本都能金丹有成;三灵根,四灵根各看机缘;五灵根基本就不用想了,想要问鼎大道,那得有大机缘,但一旦得上天垂怜,五灵根绝对是顶尖的存在,虽然说一个纪元都不一定能出一个,但也给五灵根修者莫大的希望,说不定自己就是那个好运的。

  花音今年九岁,火金双灵根,练气八层修为,看上去和一般修仙门派的双灵根弟子修炼速度差不多,但是,花音从4岁练气入体到现在,基本没有吃过丹药,不是不想吃,是没钱,花音舍不得,娘的病治不好,自己修为再高有什么用?

  但花音不知道的是,九年前,云台秘境之所以吸引那么多道佛邪魔,是因为一千年才会出现一次的菩提树现世了,都说菩提树下静坐容易感悟天道,如果有幸得到菩提子,菩提心,那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所以,花成海才会冒险带着即将临盆的王梦前去,本只想在菩提树下静坐,以求提高肚中孩儿的悟性,谁知魔族居然来了大批元婴期修士,还有两位化神期,强要得到整颗菩提树。

  高手交战,殃及池鱼。

  混战中,一道金光打进王梦的额头,当时王梦根本来不及查看,灵气运转一周,没有发现异常,就暂放一边,协着花成海对战魔修,往秘境外撤逃。等安顿下来,再细细查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其实得到菩提子认同需要世上最纯净的灵魂最纯净的心,从上古以来,得到菩提子,菩提心的基本都是佛修,可谁知这次居然会有即将待产的孕妇,这世上谁能比婴儿纯净。菩提子直接化进婴儿丹田,一分两半悬在丹田之上,露出里面的菩提心融进婴儿的心脏。

  所以花音才能在没有丹药的情况下修为增进的如此之快,她一直以为修仙者的丹田都存有两个半圆状的东西,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异于常人。也正因为她没当回事,别人也不知其原因,看她如此辛苦的赚灵石,加上她天资不错,又有个筑基期娘亲一旁指导,丹药功法都不缺的情况下,九岁练气八层也不算特别出众,所以她才能平安的活这么大,不然早被有心人注意到,杀人夺宝了。

  练气后期已经可以御剑飞行,可花音这个穷鬼哪有钱置办飞剑,当年花成海留下的法器法宝全都卖了灵石换成了丹药,不然王梦也活不了九年,只是现在也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低级丹药根本压制不住魔气的扩散。

  花音健步如飞的在山林间穿梭,两根黑丝带飘在脑后,如果不看那背后撕裂了一大块的黑色衣服,还有一张灰扑扑的脸,画面还是很漂亮的。

  终于看到镇门了,花音呼了口气,速度慢下,使了个净衣术,这才又向着镇门快速掠去。

  看守镇门的都是老相熟,招呼了一声,便直接进入。花音不停的运转《先天养身诀》,恢复消耗的真元。大部分的修真者入门法诀都是此诀,包括一些修真门派,到了筑基期后才更换新的法门,因为只有到了筑基期才算是真正进入修真界,练气期不过是刚刚到达门槛而已。花成海习的是《金雷诀》,王梦习的是《静功止念法》。

  “小花音回来啦,这次收获怎么样?”

  德叔笑眯眯的看着花音,李德的小摊就摆在白云镇的镇门边上,进出镇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瞄几眼,看到有需要的符箓也会停下来买两张,所以,李德的生意一直都还不错。

  别看云台镇是个镇,却比一般的城还要大,因其占据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东边是云台山,方圆两千三百公顷,里面妖兽无数,也不知为何从不出云台山,三十年一次云台秘境就在云台山中央位置,云台山那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有好奇者过去的都没有回来;南边白云山脉,白云宗就坐落在此,一门二庙三宗四派五阁六观,白云宗正是和天魔宗,地邪宗并列第三的三大宗门之一;西面是无荒沙漠,沙漠过去就是鬼修的地界;北边连接大陆,所以北边各个商道很是热闹。

  李德是云台镇土著,四灵根,练气九层,虽然看上去像个中年大叔,其实已经七十八岁,练气期寿命一百三十岁,练气期一共十二层,这个岁数这个修为想要筑基是有些困难了。不过,李德心态好,加上制符手艺不错,有媳妇,有女儿,小日子过得也算舒心,他这辈子就把希望放女儿身上了。

  “德叔,我先回家去,一会给你把东西送来。”

  花音最喜欢李德,因为从小李德就很照顾她们母女两,在这残酷的修真世界,谁对她好,她就喜欢谁。

  “爹,我和花花去了啊。”

  李德的女儿李双菲招呼了一声就挽着花音的胳膊走了。其实一来一回也没多久,可李双菲就是不愿意等,宁愿陪着花音多走路。

  “花花,花姨挺好的,我昨儿还和我娘去串门了,我听见她们说白云宗收人的事了,好像还有一年,你要去吗?”

  “菲菲,能不叫我花花吗?我这么好听的名字,到你嘴里,怎么就变味了?”花音也就随便吐吐槽,这么多年,也被叫习惯了。“白云宗啊,我不去,我娘身体好像越来越不好了,我心里慌。。。”

  “花花。。。”

  听到花音提到她娘,李双菲也沉默了,不知道说什么,想安慰两句,又说不出虚假的话来哄。镇上相熟的都知道,花音娘怕是要不行了,只是苦了小花音,小小的女娃子愣是给锻造的血腥不忌,什么剥皮抽筋,拔毛放血,眉头都不带皱的。

  “我没事,这么多年,我心里已经有准备了,我就是舍不得我娘,明知道她病的辛苦,明知道她想我爹了,可我就是舍不得,再两年。。。再一年也好。。。”花音声音越说越小。

  没两句话功夫已经走到花家门口,“娘,我回来了。”

  花音掀开帘子进去屋内,屋内摆设极其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五角橱。修士有储物袋,也不太注重身外之物,但也不至于居住的屋子摆设如此简单,可见真的是没时间没精力置办。

  床上躺了一位中年妇女,瘦倒是不瘦,就是面色不好,蜡黄蜡黄没有半点光泽,就像一块缺水的泥巴地,即使这样,这妇女看上去也不难看,因为她有一双非常漂亮非常清澈的眼睛,让人一下就被这双眼睛吸引了所有目光。

  妇女将手中缝制的衣服摆在一边,看着花音说:“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遇上危险了,受伤了没有?过来让我看看,以后还是别进山里了,娘的病已经好多了,不需要你再这么辛苦。”

  花音赶紧上前,贴着床边坐下,拉着王梦的手道:“娘,我一点事都没有,这次运气好我打到了不少东西,所以回来晚了两天,一会给德叔送去,我留了一只兔子,待会炖汤给你喝。”看到王梦精神还好,花音心里安稳了很多。

  “花姨。”李双菲轻轻快快的声音,总是让人听着高兴。

  王梦看着李双菲笑起来:“我就知道菲菲得跟着音儿一起来。”王梦转头又对花音说:“音儿,喊你德叔德婶一块来,娘正好有事要和他们商量。”

  王梦一脸柔和的看着花音,看着这个一身黑袍,头发随便拿了根黑带子扎在身后,除了一双眼睛还能看,皮肤成天风吹日晒的看不出半点女孩家的白皙。自己不能再拖着孩子了,明年白云宗,一定要让音儿进去,这么好的资质不能耗死在自己身上。王梦的眼睛里露出坚毅的神色。

  “知道了娘,你在家歇着,兔子等我回来,我来收拾,你不许起来啊。”

  花音关照了一声,跑到厨房对小黑说:“小黑,文火烧水,我马上就回来。”

  “花姨,我也一会来。”

  李双菲一点不怕王梦笑话。

  小镇子人是不少,但是散修中子女有修为的就花音和自己年纪相仿,而且性格脾气合得来,李双菲就爱粘着花音,其实李双菲今年十一岁,比花音还大些,但两个站在一起,一定觉得花音是姐姐,这就是有父母疼惜的不同了。

  哇。。。。小黑叫了一声,算是回应,“有零食吃了,该死的花音,居然把我留在家里,当我是烧火丫头了,哼,等我强大,非喷你一脸火,烧光你的头发,烧光你的眉毛,烧烧烧。”小黑一边烧火一边抱怨。

  小黑是花音爹娘当年从云台秘境中带出来的,因为这颗蛋比周围的蛋颜色较黄些,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本着宁可以后放过,不可现在错过的原则,收进了灵兽袋。

  修真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只要是不一样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好东西。”

  话虽糟,理不俗。

  小黑有个很土的名字,火鸦,和火蛤蟆,青炎雀,炙炎兽等火系灵兽一样都是一品低级灵兽,一般金丹期前的炼丹炼器的修士人手一只,因为金丹期就有本命真火,而且到了金丹期,低级灵兽的火跟不上品级,最高只能到三品。虽有文献记载,上古时代,火鸦有一定可能拥有神兽三足金乌的血统,可千百年下来了,也没听说有一只火鸦存有神兽血脉,变异成三足金乌的。

  只能说花成海夫妇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颗发黄的火鸦蛋,还真是含有神兽血统的,因为一破壳,小黑就叽里呱啦的说着气死人的人话:“哇哇~~~~这个小女娃是我主人?没有半点修为!哇~~~~我不同意,我可是神兽,上古神兽!哇~~~~”

  两岁的小花音看着这个吵吵的黑鸟,顿时哭了,对王梦说:

  “娘,你说给我的宠物就是它?我不要,它好丑,我放在被子里的蛋,你还我的蛋,我不要这个蛋,呜呜呜~~~我不要这个鸟~~~~~呜呜呜~~~~”

  “哇~~~~,你懂个屁,你个还没断奶的女娃子,我还没嫌弃你,哇~~~~你居然嫌弃我,气死鸟了,气死鸟了!”

  黑鸟不高兴了,掀着翅膀满屋子巴拉巴拉飞,一边飞,一边叫道。

  “谁,谁说的,我早就不喝奶了,我早就自己吃饭了!”小花音愤愤不平。

  王梦看着黑鸟满眼都是惊喜,居然给相公遇上了,真的是三足金乌,想到死去的相公,王梦红着眼睛摸了摸小花音的脸道:“音儿,娘现在和你说的话,你要记着,娘身体不好,不能一辈子陪着你,这只金乌以后就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它会一直陪着你,你们已经签订了协议,它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你也要好好待它,知道吗?而且,千万别让人知道它是金乌,别让人知道它会说话,不然就会被人抢去了,知道吗?”

  王梦细细的关照着,怕女儿听不进去,想了想又道:“它很厉害的,等它长大了,比爹和娘都厉害,会帮音儿打坏人哦。”

  花音看了看那只还在扑腾的鸟,满眼不相信:

  “娘,真的吗?”

  “当然啦,娘什么时候骗过音儿,音儿乖,给金乌取个名字吧。”

  其实王梦心里也没有底,因为三足金乌毕竟千年来都不曾有人遇见过了,到底是何实力王梦也不清楚,好在话题转移了。

  “恩,看它黑乎乎的,娘,就叫小黑好不好?”

  “不好,什么破名字,当我是小狗吗?哇~~~~~我要叫金神,要不叫乌神也可以,哇~~~~小黑,你叫狗呢,哇~~~~”

  “哼,要不叫小黑,要不叫哇哇,你选一个。”小花音半点不妥协。

  最终金乌只好选择了一个至少还像名字的名字,你能指望一个两岁的娃娃有什么省美观,金乌闷闷的想,等以后她长大了,肯定第一个受不了这么土的名字。


☆、第2章 赚灵石


  花音和李双菲先回李德那边,拿出五只云踪兔,每一只都是腿接骨折断,一只只剖皮放血,都是老手,一会就收拾好了。

  成品低级符箓是一块灵石一打,一打十张,一只完整的云踪兔可以做成五张,五张兔皮就是二十五张,符箓是基本没有损耗的,也就是两块灵石加五十灵珠;朱砂也是一样,一品符箓对应一品朱砂,品质越高的符箓,需要的灵兽皮品级越高,对应的兽血量和品级也增加。

  一只兔子的血能做成三份朱砂,一份一个灵石,因为灵兽在捉捕过程中,一定会有流血浪费,像花音这样以最少的血损耗来捕捉灵兽的毕竟少。这样的话,一只兔子血三块灵石,五只就是十五块灵石。

  收货的价一般是货物卖价的七成,德叔给了花音十四块灵石,是按八成的价给花音算的,加上花音给德叔的只是原料,根本还算不上货物,德叔还得自己花时间制成符箓和朱砂。

  这些花音都记在心里,她现在缺钱没有推辞,不表示不知道好歹,花音心里默默发誓,以后有了能力,一定好好孝敬德叔德婶,一定对菲菲好。

  花音把灵石收进储物袋,还有5对云踪兔的眼睛,准备带回去给小黑当零食吃。

  “德叔,这次我还抓了一只铁甲猪,已经死了,血我收集了一些。”

  花音说着就扔出一只铁甲猪,对于花音这个9岁小姑娘来说,这就是庞然大物,这铁甲猪出了名的防御强,攻击力大,是一品高级妖兽,对应练气后期,根本不是花音这个修为能对付的。

  李德皱着眉头看着花音:“小花音啊,德叔知道你着急你娘的病,可你也不能不要命,你还是小姑娘,这要让你娘知道了,她肯定再不会让你上山去了。”

  “德叔,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我没和它硬拼,而且,德叔,你还不相信我的箭术,呵呵,遇见了,我总不能放过吧,你不是总和我说,浪费可耻。”花音扑闪着她的大眼睛,略带讨好的对李德说,希望李德别告诉王梦,又对李双菲眨眨眼睛,示意为她说好话。

  “别,这次我也不帮你,你要是出了事,花姨不得哭死去,你真是太大胆,这猪我听说好多练气后期的都不敢猎杀呢,这次我坚决站在我爹这边。”

  李双菲难得有点小姐姐样子,立刻往李德那边站了站表示立场。

  “小丫头,拿我的话堵我也不成,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年纪小,还不知道怕,更不知道死是个什么滋味,德叔说多了,你这个年纪也记不到心里去,你就记得德叔一句话,再好的东西也得有命去享!”

  李德说到最后,口气略显严厉。

  花音不吭声,她年纪虽小,但穷人家孩子早当家,看惯了修真界的残酷,李德的严厉反而让她心头暖暖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要强的又憋了回去,“德叔,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花音的声音闷闷的。让李德这个大男人顿时舍不得了,觉得自己是不是严厉了点,尴尬的咳了咳,“那个。。。我先把猪收拾出来,你们两站一边去。”

  李双菲看着自己老爹尴尬的样子,捂着嘴偷笑。

  李德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去,小丫头片子,别挡着我道。”

  “爹,晚上去花花家吃饭,你和娘一起来。”

  李双菲挽着花音看着自己老爹忙和。

  听着自己闺女的话,李德觉得自己的教育是不是太有问题了,“你是谁家闺女,主人家还没开口呢,你倒是做主了,也不害臊。”

  “花花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花花家,是不是,花花?”

  李双菲笑眯眯的看着花音,一幅你要是敢说不是,就绝交的样子。

  花音也笑了起来,点点头,觉得老天对她还是很好很好的,有娘,有菲菲,有德叔德婶。

  李德是懒得和女儿搭腔,手底下快速的收拾着铁甲猪,铁甲猪的皮破损的还好,主要是花音坚持盯着那几个伤口射箭,破了铁甲猪的防御外甲,慢慢磨死了。这只铁甲猪死的也憋屈,用弓箭的修士本来就少之又少,铁甲猪的速度不行,追也追不上,刚歇下喘两口气,花音就一箭飞来。一开始铁甲猪根本没把花音当回事,因为花音的攻击只能在铁甲猪身上射掉一点点外层皮膜,但架不住花音总是盯着一个地方射,终于射进去后,花音立刻换一个地方又开始水磨工夫,最后铁甲猪算是血流尽死,无比憋闷。

  李德从储物袋里掏出几块灵石,“小花音,这是十块灵石,你赶紧把肉给聚贤楼送去吧,我一会也收摊了。菲菲,你别粘着花音了,回家喊你娘去。”

  “知道啦知道啦,这就去。”

  李双菲对李德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没个女娃娃样子。”

  李德嘀咕完,看着李双菲跑的飞快的背影自己倒笑了起来。

  李双菲十一岁,水土木三灵根,练气五层,而且还是在灵药不断的情况下。

  修真界,灵根资质还是很重要的。虽说灵根好的人,不一定都聪明,有些灵根差的人悟性好也能跟得上灵根好的修为,那也只是能跟上而已,灵根好的修者先天就比灵根差的修者占据优势,如果再是悟性好些的,就更能显示出差距了。

  花音慢慢往聚贤楼走去,心里盘算,这次一共得了二十四块灵石,一会灵肉卖了,估摸还能再有二十块左右,聚神丹对娘已经没什么效果了,凝神丹一颗就要六十下品灵石,怎么办?花音愁的用力抓了抓头发,本来就一团糟的发型更加乱了,索性收了发带,披头散发的走在长乐街上,活像个乞丐。

  “花音,花音,哎,回魂啦!”

  一个小二模样的半大小子,一巴掌拍在花音的肩膀上,花音一个趔趄,差点摔着。

  小二赶紧扶住花音,关心的问:“你这次没猎到妖兽吗?怎么魂不守舍的。”

  “啊?啊,没事,想事情的。”

  花音含糊其词的说,抬头一看,已经到聚贤楼了,要不是小三子叫住自己,就走过了。

  原来这小二叫小三子,是聚贤楼掌柜侄子,现在楼里当跑堂的,和花音,李双菲也算是一块长大的,虽是个凡人,但对着花音,没有对着其他修真者的压迫感。

  “我大伯念叨你一早上了,都遣我出来看了几回,快去后堂吧,大伯在那等着你呢。哎,这位客官,里面请。。。”

  小三子唱了一个堂,转过脸又招呼了一声花音,

  “你自去吧,我回头再找你。”

  花音嗯了一声,往后堂走去,穿过一道门,再走过一条长廊,到了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院子刻着法阵,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隔音结界,防止宰杀妖兽时,妖兽的惨叫声影响大堂的客人。

  曹掌柜看见花音,做了个进来的手势。

  “曹爷爷好。”

  花音对曹掌柜行了一个晚辈礼,虽说修真界论实力说话,曹掌柜只有练气3层的修为,但曹掌柜毕竟是看着她长大的,而且一直也很照顾她。

  曹掌柜把花音从上到下看了一边,没见明显伤痕,暗自松了口气,可能是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孝顺的孩子,摸了摸花音的头说:“在山里贪玩了吧,拿出来吧,都猎了什么好东西。”

  花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五只灵兔肉,一只猪肉从储物袋里拿了出来。

  曹掌柜眼睛里一闪,

  “哦?果然猎到好东西了,这铁甲猪可不好猎啊。”

  曹掌柜暗自叹了叹,递出二十二块灵石给花音,温和的说:

  “快些回去吧,你娘在家等你呢吧,小三子,小三子。。。臭小子,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曹掌柜陪着花音往前厅走,一边走一边喊。

  “在呢,大伯,什么事,我招呼客人呢。”一三子一脸讨好样。

  曹掌柜啪的一下拍在小三子的脑门上,骂道:

  “你看看小音,年纪小小养家糊口了,你看看你,半大的小子,天天三不着两,把刚才我让你拿的包袱拿来给小音,快去啊。。。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曹掌柜一脚踢在小三子的屁股上。

  “哎呦。。。去了去了。”

  小三子一边摸着屁股一边往柜台后面走去,不一会,拎了一个包裹出来了,递给花音。

  花音疑惑的看着曹掌柜,曹掌柜拿过包裹塞在花音手里,说:

  “这是曹爷爷给你,你就拿着,明年白云宗大开山门,曹爷爷只能帮你这么多。”

  花音连忙拒绝:“曹爷爷,我不需要,我不。。。”

  “就是不去也得拿着。”曹掌柜一副不收下不罢休的样子。

  小三子看看他大伯,又看看花音,一把抢过包裹就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大伯,我给花音送回家去。”

  “臭小子,又想法子偷懒。”曹掌柜恨铁不成钢的大喊。

  花音见小三子跑远,心里酸涩酸涩,喉咙堵得慌,低低的说了声:

  “曹爷爷,我也先走了,谢谢曹爷爷。”

  “好孩子,去吧。”

  曹掌柜看着远去的花音,这孩子一定会出人投地的。


☆、第3章 娘亲去世


  回到家的花音已经不见小三子的身影,厨房里也飘出阵阵肉香。

  小黑见花音回来,飞到她肩膀上只嚷嚷:

  “我的零食呢,吃的呢,你要饿死乌啊,哇。。。”

  花音用手弹了弹它的额头,扔出几对眼睛

  “你这瞎眼乌鸦,吃了也白吃。”

  本来被弹了脑袋的小黑刚要回嘴,在看到一对铁甲猪的眼睛后,立刻把话咽了下去,还指望花音给他弄吃的增进修为,吃人的嘴短,现在实力不济,不与她做口舌之争。

  “娘,说了等我回来,你又起身了。”花音满脸不高兴。

  王梦柔和的笑了笑,招招手,

  “音儿,过来娘这坐下,娘有话要与你说。”

  慈爱的摸了摸花音的头,又摸了摸脸,最后拉着花音的手,看着花音,我可怜的女儿,才这么小的年纪,以后就要一个人孤苦伶仃,王梦越想越舍不得,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

  花音被看的心里直打鼓,总有不好的感觉,忍不住说:

  “娘,你怎么了?我。。。”

  王梦打断了花音,深吸了口气,稳了稳情绪,说:

  “音儿,一会不论娘说什么,你都好好听着,听见了吗?”

  “是,娘。”

  “你明年就去白云宗吧,以你的资质肯定能进入内门的。。。”

  “娘,我不。。。”

  花音急急的打断王梦,因为她已经意识到她娘想要说什么了。

  王梦直直的看着花音,握着花音的手已经发紧,花音把头低了下去,眼泪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的掉在黑色的衣服上,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音儿,九岁的练气八期是不算绝顶天才,但别人不知道,娘心里是有数的,你从未吃过一颗丹药。娘之前一直不能动用真元,不然就压制不住魔气,但你明年要去白云宗,这是压在娘心里唯一一桩心事,等会,你让娘为你检查一番,若没有异常也就罢了,若有,你自己一定要当心,不可轻易让人知晓,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王梦缓了缓,又接着说:

  “娘要去找你爹了,你爹定等着娘呢,这么些年,你都是为了娘活着的,以后,要为自己活着,要好好活着。将来,若是能寻着与你爹一样的男儿,要能在危险的时候护住你,而不是拿你去档箭的男子,就带来给爹娘看看。娘的好音儿,一定能长生不死,一定能同娘一样幸福美满。娘这辈子,每一天都活的开心,以前有你爹,后来有你,即使立马死了,娘也是开心的,音儿以后也要如此。”

  “音儿,人心是会变的,长生大道,孤苦寂寞,一个人十年是你的朋友,百年或许还是你的朋友,但是几百年,千年呢?所以,防人之心不可无,任何事任何人,只有你自己做好了万全准备,才不会因突发的状况而措手不及,你要牢牢记在心里。”

  “知道了,娘,呜呜。。。。”

  花音扑进王梦怀里呜呜的大哭起来,想要把所有的委屈,不舍,害怕都哭出来。

  王梦一拍一拍的顺着花音的背,柔柔的说:

  “别哭,娘的音儿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来,让娘瞧瞧,哭成大脸猫了。”

  “哇。。。真丑。”小黑一脸鄙视的看着眼泪鼻涕流一块的花音。

  “金乌,音儿就托付给你了。”

  王梦认真的看着小黑。

  “哼,谁要照顾个小屁孩。”哇的一声,小黑飞了出去。

  王梦知道小黑就是这么个别扭的性子,也不以为意。

  “花姨,花姨,我们来蹭饭啦。”

  能把蹭饭喊的如此理直气壮的非李双菲莫属。

  花音听见声音,擦擦眼泪,从屋里走出来,李德和德婶瞧见花音神色,对视了一眼,叹了一叹,心里隐约都猜到了。

  “你们来了,快坐,音儿,去厨房把饭菜盛来。”

  王梦也跟着出来,随便招呼了一声,大家都是相熟的,也不用太客气。

  “不愧是灵肉,吃下去比得上我打坐修炼5天的,要是天天能吃到,以后就不用辛苦打坐了。”

  李双菲吃的满脸幸福。

  德婶白了她一眼,使劲揉不揉她的头道;

  “你就这么大出息了。”

  “她德叔德婶,这些年,多谢你们照顾了,以后还劳烦你们多多照顾音儿,王梦在此谢谢两位大恩,今世无缘,来生再报。”

  王梦站起身,对着李德夫妻就是一拜。

  惊的两人呼的站起来,止住王梦,“这是干什么,我们看着小花音长大,就跟亲生女儿似的,我们还能不管她,你好好的,这是要折我们寿啊。”

  德婶虽之前就猜到,但当真听见王梦托孤一般的言语,立刻就哭了出来,女人家就是心软,见不得这生死离别的场景。

  李双菲也听懂了,看着花音,拉住花音的手也呜呜的哭起来。她觉得花花实在太可怜了,以前没有爹,现在连娘也要没有了,以前在山里摘到灵果,花花总是给她留一份,遇到事也总是站在她前面挡着,花花把她当小妹妹一样照顾着,可她才是姐姐啊。

  “以后,花花,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我替花姨照顾你,我再也不贪玩了,一定好好修炼,我是姐姐,我才是姐姐。”11岁的小姑娘捏着拳头,暗自发誓。

  “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还哭的这么难看。”

  花音红着眼睛嘲笑李双菲。

  李双菲一把抱住花音,趴在花音肩头哇哇大哭,花音忙着给李双菲顺气,倒忘了自己也是要哭的了。

  等李双菲哭完,那边大人们已经商量结束准备告辞。

  待李德他们走后,王梦手放在花音头顶,一股温和的真气顺着头顶百汇穴缓缓往丹田推进,在丹田转了一圈,又缓缓退了出去。

  “音儿,你体内丹田的两个半核状物是何物?”

  王梦疑惑的问花音,她根本没见过菩提子,又怎么能想到这就是万人求之而不得的菩提子呢。

  这一问,花音也纳闷了;

  “娘,我也不知道,打小就有啊,我以为大家都是有的。”

  “音儿,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也不对,你小时候都没离过我。”

  王梦以为花音吃了什么仙果,但随即又否掉了,吃了仙果怎么会一点症状都没有,花音从小到大就没有出现过突然修为大进,或者其他特别症状。

  “音儿,看来这就是根源了,总归没有坏处,你如果以后有机会能找到遮掩此物的方法,还是想法子遮掩一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王梦感觉到魔气在侵蚀她的经脉,脸上已经慢慢浮出黑气,皮肤更加干枯,好似要裂开。王梦知道她时间不多了,手里摩挲着一块令牌,有些犹豫的看着花音说;

  “音儿,这块令牌是你爹的家族身份牌,其实你爹并不是散修,只不过与家族中一些人不合,所以才不愿回去。如果你在白云宗待不下去,可持此令牌去北面大陆天道门附近打听,听你爹说,花家是依附天道门中最大的修仙家族,”王梦皱着眉头想了想,添了一句,“看在同血缘的份上,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与你,只是家族中关系复杂,你从未与人勾心斗角,娘担心你应付不来,才一直犹豫不与你说,但,终归是条后路,你且收好它。”

  就这么一段话好像耗费了王梦全身的力气,只觉得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花音知道娘不放心她,不能让娘走的不安心,吸了吸鼻子,尽量用轻快的语气说:

  “娘,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我还有小黑陪着,你说的,它可是神兽。”

  王梦靠在床边,开始絮叨:

  “你是女儿家,总要穿的鲜亮些才好,娘没法子看见你及笄,这根簪子是娘早早为你准备的。。。娘也瞧不着你嫁人了。。。。。。也不知音儿长大会迷死多少人。。。。。。。。。你爹那么俊,结果被我抢了来。。。。。。。。音儿,音儿,好东西得抢。。。。。。。。。。。。。。。。呵呵呵。。。。。。。。。。。。。。。。。生米。。。煮成熟饭。。。。。。。。。。。。。。。。。。。。。。”

  王梦似是想到美好的事情,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声音越说越小,渐渐的没了生息,像是睡着了一般,像是做着美梦一般。。。

  “娘,我会好好吃饭的。”花音静静的说。

  小黑一个乌鸦眼白过去,

  “白痴!”

  刚酝酿了点伤感情绪,被这白痴一句话,消失殆尽,小黑啪啦啪啦飞出屋子,立到房顶上,纠结自己的命运,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小女娃,安这修为速度,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打开血脉传承,没功法,就只能吃眼睛,

  “乌得吃多少眼睛啊,贼老天,你是耍乌吧,干脆劈死乌得了。”

  “轰隆隆~~~~”天上黑云慢慢密集

  “日,来真的”

  小黑以从未见过的速度飞进屋内,天上黑云见没了目标,又渐渐散去。

  天威是不可挑衅滴!


☆、第4章 离开前的准备


  第二天一早,天还朦朦亮,整个云台山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下,到了正午,薄雾才会散去,这是云台山特有的现象,听说千百年来一直这样,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李德一早收到花音的传音符,来到花音家,帮着花音安排王梦的后事。修真者对于世俗的葬礼已经很简单化,大多把尸体烧了立块碑就完事了。花音年纪小,没有经历过什么也不懂,所以李德怎么说,她就只管照做。

  离白云宗收人的日子满打满算还有一年半,路上不出状况也得赶十个月左右的路程,这还是得有飞行法器的情况下,李德家是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既然决定去白云宗,花音刨了刨自己的储物袋,火烈弓配套二十只火烈箭,一品攻击法宝,吃饭的家伙,花音还是很舍得花钱的,一般练气期能有个法器就不错了;火速符两张,一品低级符箓,加快修士身形速度,实效半个时辰,或对敌,或逃命,实乃居家必备之良品;一品低级传音符三张;一瓶低级聚灵丹,可战斗时恢复真元,也可做平时修炼用,花音不到万不得已是舍不得吃的,更别说是用来修炼,这瓶丹药已经在储物袋里待了两年,花音只吃过两颗,里面还有八颗,第一次是好奇,让她省了二十天的打坐功夫,感叹丹药果然是好东西,还有一颗就是这次对战铁甲兽时真元耗光时吃的,好在这些灵药没有个千年是不会变质的;还有一些低品的避毒丹,止血丹,驱虫丹等;一套凡人穿的黑色衣服;一柄匕首,中级法器,是花音用来给妖兽开膛破肚用的;各种空的玉瓶玉盒木盒等杂物整齐的堆在一个角落;娘给的看不出材质的簪子,十几个玉简,还有46颗下品灵石和曹掌柜给的包裹,包裹里是一些妖兽做成的肉干还有一些灵酒。

  这样看储物袋,好似身家在练气期中还可以。

  花音再看看自身,头上的黑色丝带是娘亲的,一品高级防御法宝,价值七百灵石,算是花音身上最好最值钱的东西了,一般好的防御法宝都比攻击法宝贵,因为防御系的阵纹比攻击系的阵纹少且复杂。黑衣是普通的凡人衣物,原本王梦身上那套红色的霓裳羽衣,因花音太小穿不了早早的就卖了,虽说法衣都有调节胖瘦大小的功能,但也是有限制的,一个成人的法衣再怎么变,花音这个小女孩也是穿不了的。

  之前花音动过把黑色丝带卖了的念头,这样终归娘还能再多活两年。可娘说,这根丝带是和她爹一起在一个古修士墓中找到的,虽说是个筑基期女修的洞穴,但上古时代的炼器方法传承下来的不多,那时候的器物不像现在,低品就是低品,高级就是高级,据说找到合适的材料,都是可以升级的。那女修身上一应事物都化成了灰,只留下一根丝带和一根簪子掉落在尸骨身旁,估计是头发腐化后掉落的。

  簪子就是最后王梦给花音的那只,簪子有些古怪,看不出材质,也感受不到灵气,但绝不是凡人之物。你想,所有的东西都化了,连储物袋都没找到,可见也是化了,说明那具尸骨最少也是两三千年前的,因为最低级的储物袋也能保存千年之久。由此可见,这丝带和簪子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事实也是如此,别看那女修只是筑基期,却是一名合体期修士的女儿,老来得子,自然是万分宠爱。黑色丝带和黑色簪子是一套,是合体修士花费了几百年时间寻得的天才地宝锻造而成,送给女儿筑基的礼物。以女儿的筑基修为灵宝根本驱使不了,而且也太扎眼,只能锻造成法宝,虽是一品法宝,只要女儿修为增加将丝带重新回炉,催使灵力激活内部防御法阵,丝带就可增品,一直用到化神期不成问题,即使到时自己渡劫飞升,女儿如果想继续升级,寻找些合适的天材地宝就可。

  如果只是这么一个丝带,怎么可能花费一个合体修士几百年时间,关键在簪子上,此簪子是一个空间法宝,锻造空间法宝有一样必须的材料,就是分裂岩!即使是万年前的上古时代,空间法宝也不是一般修士能拥有的,可见分裂岩的稀少。

  只可惜,花费了一个合体期修士如此心神送给女儿的礼物,女儿没用多久就在一次外出试炼中走火入魔死在不知名山洞里,等合体修士闭关几百年出来,留在女儿身上的一丝神识早以消散,连女儿尸身都没能找到。主要也是大意了,留给女儿的保命手段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怎么也没想到女儿会因走火入魔而亡,以致在几千年后,两样东西便宜了花音。

  现在的花音可不知道手握的是两样宝物,不过是因为娘亲留下的,所以花音异常爱惜罢了,依旧用丝带在头顶绑了个揪,插上簪子,多少像个姑娘了,如果两个物件不是黑色的,效果会更好些。

  花音来到多宝阁,她需要一个飞行法器,不然就两条腿赶路,三年也到不了白云宗。

  多宝阁分两层,一楼摆放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法器,符箓,还有一些炼器的材料和炼丹的灵药。一名练气初期的伙计在招呼两位练气期的客人,两人是一起的,一边挑选法器,一面低头讨论,好似不太满意的样子。

  花音看着眼前柜台里的飞行法器,大多是剑,还有扇状,毯状,手帕状,梭状等各种不下二十件。

  这是云台镇里一家普通的法器店铺,所有的东西都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还算公道。

  剑状的大都在八十灵石上下,扇状一百一十灵石,毯状七十块灵石,手帕状九十五块灵石,一块飘带状的居然要两百灵石。

  这价格也太贵了,别的就不说了,那块毯状的,黑兮兮好似没洗干净,坑坑洼洼的虫蛀过一样的居然也要七十灵石。

  花音摸了摸储物袋,招呼伙计,指着扇子,毯子,手帕说道: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拿出来我看看。”其实花音心里已经决定就那块黑毯子了,只是价格得想办法磨下来,花音别的没有,耐心多的是。

  伙计刚要过来,从门里出来一个中年人,对伙计摆摆手,伙计明白继续招呼眼前的两位客人。

  中年人估计是店掌柜的,看伙计恭敬的神色就能猜测出,花音心想,看来不好办啊,不行,这是最便宜的了,必须想办法拿下。

  中年人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十岁左右的年纪,修为自己居然看不出来,自己也是练气八层了,难道这小姑娘到练气大圆满了?十岁的练气后期肯定是哪个家族或者门派的精英弟子。还是哪个高人吃了返老还童的仙药?但全身上下却是凡人穿用的(因发带在脑后,中年人没瞧见),真是奇怪的造型,做掌柜的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总之,得罪不得,就怕伙计不小心言语冲撞,所以特意自己出来招呼中年人按下心中疑惑,露出招牌笑容,看着花音问道:“这位道友,您眼光真好,这逍遥扇,中品法器,每时辰一百公里,平时还可以当扇子用,要风度有风度,要速度有速度;这银丝帕,用上等天灵蝉吐的丝织成,也是中品法器,每时辰九十公里,绝对是物美价廉,正适合你们这样的小姑娘,擦擦汗擦擦泪什么的都可以,一帕多用;这个。。。这个是云萝毯,恩~~~~属下品法器,每时辰八十五公里,绝对抵得上一件中品法器的速度了,只卖七十灵石,这么便宜正好让您赶上了。”

  花音觉得眼角有点痒,不愧是掌柜的,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这黑漆漆的,云萝毯?!掌柜的,你欺负我是小姑娘没见过好东西?云萝毯,用的是百年浮白树的树皮加上云晶炼制而成,通体洁白,隐有霞光,掌柜的。。。”

  花音最后一句掌柜的语调转了个圈,好在爹娘留下的玉简中有一本炼器简介,闲暇花音就当故事书翻翻,倒也学到了不少知识。

  果然是有背景的弟子,掌柜的暗忖,脸上却一点不露痕迹,说到;

  “道友,我以多宝阁的信誉担保,这确实是云萝毯,不过在最后注入法阵的时候,一时分神没控制好火候,才将表面烧成这样,但速度在低级法器中绝对是遥遥领先。”

  掌柜一面说一面注意花音的神色,看其好像有戏,说的更卖力了,这块毯子放在柜台已经有年头,连问的人都没有,如今难得有人感兴趣,一定要抓住才行。

  “您看,您累了还可以坐着,再不成,还能躺着,毯子地方大,你就是在上面摆个桌子都能吃一席的。”

  就这样,一个想买,一个想卖,价格嘛,就不是问题了。

  花音皱着眉头,有些为难的说:

  “我是想要一块毯状的,可这也太丑了,请人上来吃席,也得别人不嫌弃才行,便宜点,便宜点我就买了,要是太贵,我就再找找,总能找到毯状的。”

  掌柜的试探的说:

  “看您这么喜欢,要不,六十个灵石卖你得了。”

  “不行,还是太贵,一口价,四十个灵石,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您收回个材料费就得了呗。”

  “这,您这砍的也太狠了,这个价不能卖,您再加点。”

  中年人一张脸垮了下来,就像花音怎么欺负他了似的。

  到底花音年纪小,看到掌柜的这样,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暗自检讨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挣扎了半天说:“四十五,您卖就卖,不卖我就走了。”

  “得嘞,就这个价,卖您了!”

  掌柜美滋滋的想,终于卖出去了。

  看着掌柜的立马变欢快的脸,花音懊恼坏了,该死的掌柜的,骗小孩。

  当云萝毯拿到手的时候,花音心情顿时又好了,自己也是有飞行法器的人了,立刻跑出城去练习。

  恩,速度真的不错,四十五个灵石,还是自己赚了,丑点有什么关系,花音越看越满意,只不过口袋里只剩下一块灵石了,自己是有多穷啊,想到这,花音脸又耷拉下来。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