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金城武拍天空,李亚鹏打电话听海,那些老镜头里的爱情,看一次就想谈场异地恋

谈资2018-03-13 02:17:55


《我的前半生》剧透的结局是,被人“三”了的罗子君,跟闺蜜唐晶的十年男友贺涵在一起了。乍听之下,三观尽碎。但看了最新剧集,我觉得,有逻辑可讲。


唐晶为了成为合伙人,答应老板,去香港调职一年。贺涵只字不带挽留,硬生生地说,只要你打给我,就算是南极,我也飞去找你。一个已经嫁给了事业,一个理性至上。爱得理性,其实是因为不够爱?


所以,即使没有罗子君张子君李子君,上海、香港之间的距离,要压垮一段“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感情,易如反掌。


这是异地恋的残酷。它像一道筛选机制,淘汰了发育不良的小情小爱,最后茁壮成长的,都是基因优胜者,都是真爱。


就像《玻璃之城》里,韵文对港生说,我们分开的日子,你不在我身边,我才最爱你。贺涵应该学学这种境界。爱她,不是飞去她的城市找她,这顶多算荷尔蒙作祟。最高级的爱,是隔着距离的、无边无涯的想念。


想啊念啊也不得,不得,却无法叫人放弃。所以,留在香港的韵文,给远去法国的港生打电话,说“你别不说话,不说话就是浪费钱啊。”多不容易,韵文要打几份工,才够钱打这么一次三分钟的国际长途。


起码,韵文还可以听电话里港生的声音。《心动》里,浩君和小柔吵架,一个说“分手”,另一个马上接“分就分,不要拖拖拉拉”。年轻可以赴汤蹈火,也可以死都拉不下面子。


赌气让两个人天各一方。直到,小柔已是别人的未婚妻。浩君送她的结婚礼物,我想,跟抢亲没有多大的区别。那是满满一盒子的照片,全是天空,无云的,阴霾的,碧蓝的,从1978年到1992年。


浩君在卡片上写,这是我所有想你的日子,把它送给你。


年少青春的倔强,最后,都要用18岁以后的人生用作补偿。浩君永远地失去了小柔。《最好的我们》里,很多人也难以接受成年后的余淮。一次高考,一场误会,一个生病的母亲,就打得这个自命小爷的阳光学霸倒地不起?


他大概是忘了,在成人世界没有向他责难时,他曾爱得像个斗牛勇士。特别是高三末期,他去外地参加物理特训,手机是他和耿耿之间的唯一联系。老师收他手机,他就去偷回来。再被收,毛了,花几天时间,修好了楼下坏掉的公用电话,用它一次次拨过去。


谁说早恋耽误学习?早恋才是学习的原动力。


不过,新时代的年轻人谈恋爱,不用那么拼地“漂洋过海来看你”,一通视频电话、一条微信,可以拉近起码一半的距离。距离近了,隽永入骨的浪漫却少了。


比如,《将爱》里那通哭瞎了一代少女的电话。在海边的杨铮,给学校值班室拨电话想找文慧。两个人已经分手,文慧大学在读,杨峥毕业,去了另一个城市。一通电话拨了两个小时,始终占线。线的那头,文慧也鬼使神差地守在值班室。大爷问她,你是等电话还是打电话?她摇头,“不知道。”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你好,我找XXX室的文慧。”“我就是,你是杨铮吗?”爱情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就看你信不信。


然后是那句“文慧,你听!”杨铮把电话举向大海。听到海浪声的文慧,泪流满面。


在没有QQ、脸书,甚至手机还是奢侈品的那些年,考去不同城市的学生恋人,一诉相思之苦,唯一的依赖就是宿舍楼下的公用电话。可是,电话总共就是这么几部,要煲电话粥的情侣,可以排满整条走道。


在大学,比小卖部和漫画屋更受欢迎的,就是公用电话。《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去了新竹念交大的柯景腾,每晚都会给远在台北读师范的沈佳宜打电话。聊那么十来分钟,却要用两三个小时的排队去换。


后来,心理年龄的不同步,让两个人匆匆分手。初恋难忘,但初恋也易碎。直到99年的台湾大地震,灾难逼人看清内心。原来,第一时间想要联系的名单里,还是有对方。只是彼此都有新人作陪了。


也因为新人的衬托,才显得旧爱的珍贵。这段好不容易接通的电话,是全片的最高泪点。漆黑黑的画面里,柯景腾说,你相信平行时空吗?也许在那里,我们是在一起的。


沈佳宜仰头看着天,由衷地说,真羡慕他们啊。


这个时空,我们分隔遥远。但说不定在另一个时空,我们每天每天在一起。好像也只有这么安慰自己了。


如果再远古一些,电话都没有,写信又查不到地址,恋人一别,或许,就是一世。《云水谣》里,秋水和碧云分开了两次。第一次,碧云跋山涉水,找到了秋水。第二次,秋水杳无音信,碧云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竟已是他雪崩遇难好些年的消息。


那些年,秋水调去了西藏,终日翻看碧云的照片度日。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一个叫王碧云的,来找你了。”他跌跌撞撞,拖着残疾的腿,一路跑回屋。


屋前,晾晒的白布后面,有一个女人的影子。白布撩开,露出碧云水汪汪的大眼睛。


但镜头拉远,不是碧云,是一直喜欢秋水的小护士。太想一个人,以致于出现了幻觉,把别人都错看成了你。


后来,秋水跟这个愿意为他改名的小护士,结了婚,也算幸福过了一段。最惨是《如果爱》里的林见东,十年,都被一个叫老孙的女人锁在黑洞出不来。


为什么,导演们都喜欢这么虐金城武!


老孙为了前程,另寻他出。林见东呢,成了大明星,赚了大钱,还是年复一年地回到当初住过的地下室。那里,他遇见了老孙,和她一起用电饭煲煮火锅吃。


话说金城武的偏执狂人设,简直绝了。演浩君,拍了无数的天空。演林见东,每次回地下室都会录音,录下大段大段对老孙说的话,“1995年,12月19号,你没有回来。老孙,你到底在哪里,回来吧……”


拍照和录音,两种想念方式,可以说,很金城武了。


再看这个疾走狂奔的时代,有太多便利有效的工具和手段,让原本是那么有形式感的“想念”,稀释掉了情绪中的浓烈成分,像一杯凉白开,无色无味。


想ta,哪里还需要冲进海风海浪,只为给ta听一听大海的声音。想ta,朋友圈一个点赞,即可刷到存在感。但离了社交网络,焊接两座城市的想念,可还经得起时间空间的检验?


我想,总有情感故事是没有赏味期的,始终新鲜,始终醇厚,就像星巴克的味道。这个夏天,星巴克向全国征集“双城故事”。你是否和朋友、亲人、爱人,分别在两座城市?你们的想念、你们的奔波、你们的相见,有什么值得铭记的瞬间?


请留言在谈资后台,分享你们的双城故事,留言获得最高点赞者,有机会获得一份来自星巴克的小惊喜。



看谈资还不过瘾?

那就去看好戏。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