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浊世清流---007

传统文化公益站2018-06-13 06:56:22

《邪箭呓语》

——破斥藏密外道多识仁波切《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陆正元 

第二章  略举多识仁波切违真悖实的卑劣手法──并略作回应

 

第一节  多识于《破魔金刚箭雨论》一书中的卑劣手法(二)

 

第三目  以藏密式之因明恶意的曲解、错乱的推论

一、多识仁波切说:【否定六识就是否定涉及六识说的一切佛经的正确性,否定佛经的正确性就是否定佛祖的正确性。萧平实上述的言论中反对的不是月称和宗喀巴等人而已,而是六识说的创始人佛陀!所以,否定佛陀才是他们的真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后面我们谈到许多这类问题,因此,我们说萧平实打着佛教旗号反佛教这句话并非无的放矢、诬好人。】(《破论》页二一)

略评:多识仁波切说:「否定六识就是否定涉及六识说的一切佛经的正确性,否定佛经的正确性就是否定佛祖的正确性。」这样的说法乃是错误的,因为 佛陀于三转法轮诸经中都是主张「八识论」的,是故应该否定六识论,才是正确的作法。佛很明确地否定六识论,先不说大乘的各部经典,光是说阿含部的经典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了。佛在阿含部经中都是否定「六识论」,处处开示六识都是虚妄的,教人应当舍离对六识的执着;甚至于开示说,要尽灭十八界而入涅盘,劝谕已经证得二乘解脱极果的阿罗汉们,舍寿后要灭除六识全部而入无余涅盘,因此就可以证明 佛乃是否定六识论;多识仁波切却诬 佛陀是六识论者,意谓 佛陀没有智慧而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这是公然谤 佛。而多识仁波切后面又说:「否定佛经的正确性就是否定佛祖的正确性。」但是我们看藏传「佛教」的最高法王达赖喇嘛是怎么否定「佛经的正确性」,进而「否定佛祖的正确性」,达赖喇嘛说:【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既然这些法教皆是佛亲口所说,却又互相矛盾,我们如何判断何者为真、何者不真?如果我们根据经文的注释来决定,那么注释的真实性又需要其他的考证数据。因此,最终的确认只有归之于权威的推理─逻辑。这其中的一例是佛在某些经中说物有自性,而在另一经中说物无自性。你何所适从呢?唯一的方法是由推理获致结论,而无法尽信经文的权威。因此大乘佛学学者将佛陀的法教分为两类:意义确定的以及需要加以解释的─亦即可从字面上了解、与不能就字面了解的。】 

这一段达赖的谤佛邪说内容,平实导师已于《宗门血脉—公案拈提第四辑》已详细破斥过了,此处篇幅有限兹不再举全文,若欲详细了解其中关节淆讹,敬请至书局请购拜读,笔者仅举其中慈悲警示供养大众:【今观达赖喇嘛不证三乘法义,未入大乘见道七住位之见地,而妄评佛之法教互相矛盾,实属不当,来日有殃在。众生出版社印行如此邪见谤佛谤法之书,不免谤佛谤法共业也,宜速补救。】

因此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而出兴于世,即为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而得一佛乘、一切种智,因视众生之根器不同而施设三乘说法,依浅深次第「三转法轮」而究竟圆满,但自始至终都是宣说依如来藏心而有三界六道之流转及四种涅盘成就之正理。因此三转法轮诸经所开示的内涵都是一以贯之,唯是因听法对象的不同,而于深浅广狭的差异而已,非达赖喇嘛等藏密诸师所说的「前后矛盾」。而佛法的亲证需要脚踏实地,但自部派佛教时起,一些未实证的愚痴无智凡夫,只能从经论字面上作所谓的「佛法研究」,所谓的「六识说」因而产生。自己误会佛法、毁谤佛法亦罢,却拉 佛陀当挡箭牌,恣意误导众生,其罪大矣!多识仁波切恶意使用任意扭曲、栽赃的手段,说 佛陀是六识说的创始人,这就是谤佛、谤法。实际上,佛乃是否定六识论者,佛除了否定六识论之外,佛亦是主张八识论的人天至尊,平实导师已出版七巨册之《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中已详细说明此中正理,举出许多阿含当中隐说第八识如来藏的圣教,这些证据都是历历在目,得知 佛陀乃是八识论的推崇者,此诸正理非外道喇嘛教诸师所可扭曲其义者,欲知此中义理的读者自行请阅即可明了,本书自下一章起亦将对此加以解析辨正。

再如多识等藏密喇嘛破坏佛法根本、谤菩萨藏、误导众生,皆已成为佛所说之一阐提人;又主张「无第七、八识」,将最究竟了义之一切种智唯识真义,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毁谤为不了义法,将唯一佛乘、完整之三乘佛法任意割裂得支离破碎,实乃破坏佛法最严重者;又以性高潮之一心不乱名为等至,与佛所说解脱道、佛菩提道完全抵触、背道而驰;且破毁菩萨重戒—双身修法是故犯邪淫重戒之法,因此劝请早日补救,以免后殃。

 平实导师早已证得佛法人、法无我之心髓,常住般若实相及道种智之法乐中,心行寂静自在、向来不喜出头。实因悲悯众生,在表相佛法看似兴盛的今时,由于诸多假名善知识将外道法当作佛法来弘扬而误导众生,故不忍众生不断下堕流转生死,无人救拔,不得不挺身而出,摧邪显正,振兴佛陀正教。奈何末法时代群魔乱舞,见多数众生尚无正知见故有机可趁,竟然作贼的喊捉贼,大胆的将真善知识诬谤为邪魔外道,真乃天魔波旬之魔子魔孙之所作为也。因此多识仁波切说「打着佛教旗号反佛教」,正是多识仁波切自己的写照,也是如多识仁波切等藏密弘扬者的心声与作为,而多识仁波切却是抖出自己乃是「无的放矢、诬好人」。所以,我们也可以由前文的许多证据,显现出多识仁波切的因明推论乃是肤浅的,他们只重形式的研究,不知内涵与前提,何以故?知见错误故,无有实证故,连前提都弄不清楚,因此有正见者都知道:五明的成就,当以内明的亲证为先。由多识仁波切文中例证可以证明真是如此。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透过多识仁波切于《破论》中的错误说法,让笔者藉此一逆增上缘,与多识仁波切共同完成一场法施佛事,也祈此法施利益众生之功德,让多识仁波切能够如同《中阿含经》中郁罗迦叶最后发现真相时而承认自己乃是:「虽老犹生盲,邪不见真际。」由此生起惭愧心所,并能够力忏悔己过,得见好相,进而能回归佛教三宝正教之中,远离藏密邪见恶行。

二、多识仁波切说:【萧平实又说:「第八阿赖耶识之理,甚深极甚深,『大阿罗汉尚且不知』,要待明心后方知,何况密宗师?」】(《狂真密》二七五页)〔案:多识喇嘛未如实摘录平实导师书中内容,意图使读者不能完整的思惟法义之正讹。《狂密与真密》第二七五页原文为【第八识阿赖耶之理,甚深极甚深,不回心之大阿罗汉、及回心大乘而未明心之大阿罗汉尚且不知,要待明心后方知,何况密宗古今诸师师心自用、自意而解者,欲于第八识如来藏外别求如来藏,焉能证之?

请读者注意:多识说:【说「第八阿赖耶识之理,甚深极甚深,『大阿罗汉』尚且不知」,「大阿罗汉」是佛的名称之一,意思是说「阿赖耶识的甚深之理,连佛祖都不了解」。】(《破论》页八四)

【其次,按萧平实的上述说法,大阿罗汉佛陀「尚未明心」,因为他说,「大阿罗汉(佛陀)明心后方知阿赖耶识甚深之理」。】(《破论》页八六)

【说「佛不知阿赖耶深理」,「佛未得『明心』」这样的无耻谬论,竟然写在书上公开宣扬,这不是反佛外道对佛法的公然歪曲诬蔑是什么呢?公开宣称「『大阿罗汉(佛陀)未证阿赖耶识甚深之理』,只有萧平实及其徒众中有多人证得『阿赖耶识甚深之理』」这一条,就足以看清他们是什么货色。(《破论》页八六~八七)

略评:平实导师于诸多著作中皆以正理说明解脱道与佛菩提道之差异,解脱道是 世尊为了尚无力证得根本心阿赖耶识之二乘人所施设的法门,此二乘法只须依于如来法教正见,现观证得蕴处界空即可依次进修,最终安住于灭尽十八界法之如来藏独存的「境界」,而将此施设为无余涅盘,故此类人虽非凡夫,而 世尊亦称彼为二乘愚人。故已证二乘极果毕地的定性大阿罗汉虽能取证无余涅盘,但在无余涅盘中七转识皆已灭尽,如何能了知及实际体验如来藏之体性?故大阿罗汉于三德之中仅有解脱德,并无法身德与般若德,因为后二者皆须依实证及体验如来藏真实心之体性而有故。且其解脱德也只是解脱道之解脱德,对于佛菩提道的不可思议解脱,更无可想象。而大乘别教七住位之菩萨已实证第八识──阿赖耶识,除了实证蕴处界空外,亦同时实证因地法身而具有般若智慧,三德虽未圆满,但皆已同时初具。此后才能进入菩萨道之内门广修六度万行,依次进修直至成佛,所以佛陀当然不可能是多识仁波切所毁谤的「尚未明心」者。

藏密外道诳谓他们所了解的显教部理论,乃源自于部派佛教时期无修证的凡夫,一向认为大乘所证智慧同于二乘,认为佛陀智慧等同于阿罗汉,其间差异之处仅在于是否有发菩提心,如是论点显示藏密诸师皆是佛法的门外汉!如达赖喇嘛说:【在佛所宣扬的八万四千法蕴当中,最殊胜、至高无上的,应属「般若经」……所谓的母、母亲,指的便是这当中的所诠(所诠释的内容)──证空性之智慧。之所以称为母亲,是因为这是大、小乘的共因。】 故以凡夫心认为经三大无量数劫方能修证圆满之佛陀,其智慧仅等同于断我见后最多七次人天往返即可成就的阿罗汉,这是无知而将佛陀的证量等同于阿罗汉,这也是诬陷佛陀、诽谤佛陀的业行之一,也是证明藏传佛教的最高法王「达赖喇嘛」的无知。

平实导师之书中从未说过「佛不知阿赖耶深理」、「佛未得『明心』」之类的谤佛言语,多识仁波切以藏密式的「因明逻辑」而作恶意之推论,自言「佛不知阿赖耶深理,佛未得『明心』」所以藏密诸师不知不证第八识就理所当然了,为了自家逃避不证本心之过失而毁谤佛陀,却将谤佛之罪名转嫁给 平实导师,正是同时犯了谤佛、谤法、谤胜义菩萨僧等毁谤三宝之最重罪,有识之士在旁也会替他感到脚底阵阵寒凉,只有不知道果报可怕的多识仁波切不知轻重,尚于此洋洋得意、夸夸其谈,天下人之愚痴者实无有过于此也。

况且,平实导师书中乃是说:【不回心之大阿罗汉、及回心大乘而未明心之大阿罗汉尚且不知】,这里明明说「不回心」及「已回心而未明心」的大阿罗汉,所以这里讲的大阿罗汉当然不是指佛陀!究竟佛可以称为阿罗汉,但是所有的阿罗汉可以称为究竟佛吗?多识仁波切居然这样简单的逻辑也没有弄清楚,智者以譬喻而解,我们且举初级学生都知道的例子来看,就知道多识仁波切的因明逻辑程度是如何:

例如某甲学生他是国文满分、英文满分、数学满分……各科全部都是满分,我们可以称他「国文满分」者,「国文满分」乃是他的称呼之一。但是其他人虽有「国文满分」,也可以称为「国文满分」者,但是这些其他「国文满分」者,虽然国文满分,但是数学完全考零分,当然不懂数学的正确答案。懂得真相的人说,这些「不懂数学正确答案」的「国文满分」者尚且不知数学正确答案,更何况那些全部零分者,怎么知道数学考试的正确答案呢?这是如实的描述,有何过失?连初级学生都知道国文满分未必数学、英文满分,多识仁波切居然连这个都不清楚,真是让人惊讶这可以称为「活佛、教授」,连这个前提弄不清楚,居然以偏概全的错解,这可真是领教了「藏传佛教」的因明学,这样的因明学,可称为「跛脚因明学」,连对方白纸黑字的前提界定说明都弄不清楚,还洋洋洒洒的推论,真是让有智者觉得可怜又可笑。再者,既然提到阿罗汉与佛,我们且举一经来说,《方广大庄严经》卷一:【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大阿罗汉。】藏经中经文的序分有很多都是如前所举之引言,若如多识仁波切所言是否当时就有一万二千尊「」同时在舍卫国祇园中,那 佛同样也说「一三千大千世界,唯一佛住世弘化」以及「当来下生弥勒尊佛」,在多识仁波切这样「跛脚因明学」的眼中来论,佛岂不成了妄语?多识仁波切如此谤佛之言论,不知他是因于对佛法的无知,还是为了让喇嘛教能继续寄生在佛教中而蓄意的毁谤?不论是哪种情况,奉劝多识仁波切速速公开忏悔,更于佛前〔案:可不是藏密喇嘛教的「抱身佛」前。〕二六时中殷重忏悔,若得见好相方可灭此谤佛重罪!因此从这样的举证可以知道,藏密喇嘛如多识等,这些「受过藏密显密经论的正规教育」者,顶着「天堂寺第六世转世活佛,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头衔的「大修行者、学者」,展现给人的样子看似精通佛法中的因明学,但从他这些话的逻辑错误,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正规教育」是多么的不入流,连基本前提都弄错,就世俗来说,简单的逻辑都弄不清楚,这样的「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怎么是国家未来主人翁之福呢?想想真是为未来的学子担忧。

第四目  断章取义

接着我们再来看看多识仁波切如何以断章取义的方式来歪曲事实:

一、多识仁波切说:【萧平实不懂装懂地说什么:「涅盘只有一种,无有二、三。」请看我们如何封住常说瞎话的这张嘴。佛教涅盘不但有「二种」「三种」,甚至还有「四种」,听我道来:小乘有两种涅盘:一是有余涅盘,二是无余涅盘。

大乘有二种涅盘:一是「自性涅盘」,是指诸法常住不变的法性。二是「无住处涅盘」,即不二涅盘,是指诸佛的无上涅盘。】(《破论》页三五○)

略评:我们来看看 平实导师书中之原文是如何说的:【《大日经》又云:「复以定慧二手,作虚心合掌,屈二风轮,以二空轮绞之,形如商。颂曰:此名为胜愿,吉祥法螺印,诸佛世之师,菩萨救世者,皆说无垢法,至寂静涅盘。真言曰:『(咒语,省略)』」(卷四)。如是而言证得涅盘者,显然与《阿含经》中 佛所开示之涅盘大不相同,不可言是佛教之涅盘,应是密宗独有之「外道涅盘」也。然而出三界之无余涅盘唯有一种,无有二三;今者密宗所发明之涅盘既异佛说,则知如是密宗「经典」非是佛法也。由如是故,密宗古今祖师证得涅盘已,皆堕于意识境界,皆未断除意识之我见,只成个「证得密宗涅盘之凡夫」外道。】

笔者于本节第二目中已说明 平实导师一百余册书中处处阐释四种涅盘真义,于此处也可以很清楚看到 平实导师于《狂密与真密》书中明明写的是「出三界之无余涅盘唯有一种,无有二三」,而非如多识仁波切断句取义所蓄意诬指的「涅盘只有一种,无有二、三」。多识仁波切是故意剪除这一句开示中的前四字,改变 平实导师的原意而加以诬告。多识仁波切这种作为,已经不是断章取义,而是更恶劣的断句取义了!由此显示多识仁波切的心地是多么歪曲不正,他的言语又有什么可信度呢?

而密教祖师所造之《大日经》中,是以世间有相之法,说为可依之而证得寂静涅盘。如是而言证得涅盘,当然与《阿含经》中 佛所开示之涅盘大不相同,实为藏密喇嘛独有自创之「外道涅盘」!

藏密所说涅盘之内涵一向皆是模糊不清的,从来都是欲以意识进入仍有蕴处界之外道涅盘境界,与佛法灭掉全部蕴处界的声闻涅盘完全不同,也与大乘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盘完全不同。多识仁波切既落入我见意识境界中,更未实证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盘,当然亦无力在法义上作辨正,故而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却又不够用功,用头去尾的断句取义恶行来假造证据,非学法者应有求真求实的作风,有违学术涵养。并且多识仁波切也不知 平实导师正是现今唯一能从各方面将四种涅盘阐释清楚的大善知识,此中深妙义理就算集古今藏密喇嘛教诸师于一堂,经百劫戏论亦不可得知。多识仁波切竟于此班门弄斧,也不怕明眼人拈提哂笑;欲求闻名,反而招来辨正而导致更加难堪的结果。

二、【萧平实说:「密宗是心外求法,故是外道。」我们前面分析过,萧平实所说的「外道」都是佛法,而他所说的「佛教」才是真正的外道。所谓「法」是指一切事物,如心法、色法等。萧平实所说的「法」,若指皈依、发心、坐禅、智慧决择等法,都属心理活动,无法从「心外」去求,或离心别求。

凡是佛教的闻思修,都是心识活动。如果这类法都是「心外之法」的话,无心尸体也可以「求法了」。修法的都是有意识的活人,进行闻思修等意识活动,说「心外求法」纯属是无知的妄言。

萧平实恶毒攻击的主要对象之一是藏传佛教的观想佛身、观想供佛等事,请问萧道长:观想是心外之法吗?既然观想是心理活动,非心外之法,那么又为什么说「密宗是心外求法」呢?】(《破论》页三五三)

略评:多识仁波切断章取义、断句取义的行为,于此再增一证。我们再来看 平实导师开示的原文:【复次,密宗每言梦瑜伽中应修中脉内之喉轮,于喉轮中修观想,及修顶上之上师观想……等,其实皆与佛法无关;如此而言梦瑜伽者,实无意义,非佛法也。而彼等所谓「释迦佛曾说如是脉中种子字之观想」者,其实是密宗古时祖师自己创造之「经典」中,假托为佛所说者,三乘佛法经典中,不说如是观想种子字为佛法正修也。如是梦瑜伽之修行法门,初始已谬,加功进修之结果,当知必是外道境界;此谓彼等如是修法者,乃是外于自性真心而求佛法,名为心外求法,故名外道。是故学人欲求佛法者,当依佛菩提道及解脱道之正理而修,莫如是修梦瑜伽也。】

由此可知,多识仁波切头去尾的把「外于自性真心而求佛法,名为心外求法,故名外道」这个定义隐覆起来,然后断章、断句取义而诬陷 平实导师。从多识仁波切这里的说法,也可以知道多识仁波切他们所谓的「藏传佛教」真是常见外道法;因为他们认为「自性真心」就是意识觉知心,所说的都无法触及法界实相心如来藏,所谈的都是识阴六识的境界─特别是行淫中的意识受乐境界,不但与常见外道完全相同,而且是远不如常见外道的清净梵行,全然是外于真实心而求佛法──心外求法,故名外道,根本就是佛说的外道见。

再者,多识仁波切于书中言:【大乘的这两种涅盘,并非密宗擅自捏造,而是出自《般若》诸经和弥勒《现观庄严论》、《大乘经庄严论》、《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等。在此引一段《成唯识论》中的话,来揭穿萧平实的假唯识论。其论云:「涅盘义别略有四种:一、本来自性清净涅盘,谓一切法相真如理;……」】(《破论》页三五一)

由多识仁波切于上述这段话,应该表示多识仁波切也承认诸经论中所说的「本来自性清净涅盘」了!然而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正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境界,多识仁波切自己却不断地否定如来藏,已经显示多识仁波切完全不懂的真相了!于此笔者再恭录《成唯识论》中被多识仁波切所节引时忽略掉的部分,让大家能完整的了解何谓「本来自性清净涅盘」。

《成唯识论》卷一○:【涅盘义别略有四种:一、本来自性清净涅盘:谓一切法相真如理,虽有客染而本性净,具无数量微妙功德,无生无灭,湛若虚空,一切有情平等共有,与一切法不一不异,离一切相一切分别,寻思路绝名言道断,唯真圣者自内所证,其性本寂故名涅盘。】

略译如下:【涅盘的义理分别来说约略有四种:第一种称作「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是指一切世出世法的真如理体;虽有客尘染污,但是其本性却一直是清净无染的;本身具有无量无数的微妙功德性;从无始以来即一直不断地存在着,所以说不曾出生过,而且也是尽未来际都不会灭绝的;虽然如此,但却是无形无色、犹如虚空一般;所有一切有情所具有的真如理体,都是平等无差,共皆具有真如性相的;一切世出世间法都是从出生,所以虽不就是一切法,但也不能说异于一切法;既无形色,当然离于一切相,本身从不与六尘境界相应,故也说其离于一切相、一切分别;既非意识心,当然无有意识处于六尘中之寻思体性,也不与六尘中之显境名言、表义名言等相应,所以是绝对寂静的;唯有真正的圣者能于自心中如实证验、体验的体性;的体性是自无始以来,本来就是这样的寂灭性,并非是修行之后才得到的,所以称为涅盘。】
多识仁波切既举《成唯识论》此段论文,心中应该很清楚 平实导师于诸书中所说的阿赖耶识自性真心,是完全符合 玄奘菩萨所述涅盘之真义的;而藏密喇嘛教诸师依于意识建立的六识论,却是完全悖离 玄奘菩萨之论义的;并且是绝对不寂静的,因为多识仁波切所修的「(抱)身佛」乐空双运境界,是意识所住极为烦闹、贪着的淫根触尘境界,根本就不寂静,与论中所说「其性本寂故名涅盘」的真义完全悖反。而且,本来自性清净涅盘的清净与寂静涅盘,是本来就如此的,正是如来藏的境界;多识等密宗古今喇嘛们却都是在意识觉知心上面修,想要把从来不离五尘、从来生灭的意识觉知心,修行变成本来寂静、本来不生灭的本来自性清净涅盘,真是异想天开,全然悖逆佛的圣教,完全违背多识仁波切自己所援引的《成唯识论》,可见多识仁波切是多么无识了。平实导师诸书中都不断地宣示这个正理,但多识仁波切却采用回避的方式,故意略去 平实导师完整的说明:「外于自性真心而求佛法,名为心外求法,故名外道」,却以断章、断句取义的方式,胡扯一堆意识妄心之体性,还振振有词的说这些都是心识活动。采用如此一般世间人都不会用的卑劣手法来断章、断句取义,像多识仁波切这样的「活佛」,于喇嘛教里多如过江之鲫,他们的言行何有可信、可闻之处?

三、【萧平实又说:「结手印,诵咒是鬼神所说法。」……既然「结手印」是鬼神所传的法,那么显宗佛教的佛像手印也是「鬼神所传」的法了。】(《破论》页三五五)

【萧平实说:「楞严咒,大悲咒等可以诵持。」既然密咒都是鬼神所传之法,萧平实自己也不就成了宣扬鬼神之法的外道了吗?从「手印和密咒是鬼神所传之法」的大前提推出:诸佛菩萨是鬼神,因为诸佛菩萨结手印。佛经是鬼神所传,因为佛经中有咒语;佛陀是鬼神,因为佛陀既结手印,又传有密咒的经典。】(《破论》页三五七)

略评:平实导师书中原文乃如是说的:【《大日经》中之「大毗卢遮那佛」,随后又说种种手印及种种真言,共有一三一种之多,……《大日经》中之「大毗卢遮那佛」,其实并非《华严经》所说真正之「大毗卢遮那佛」,乃是密宗祖师将鬼神所说法,妄攀为「大毗卢遮那佛」所说者,完全不是佛说之法也。「大毗卢遮那佛」既是报身佛,必说一切种智之法,岂有可能将常见外道法说为佛法?岂有可能将外道淫欲为道之法门说为最究竟佛法?密宗以此类外道见而攀缘佛菩萨之行为,败阙大矣!如是鬼神所说结手印、及依印而诵真言,欲求佛法上之果证者,乃是大妄想也。】非多识仁波切断章、断句取义的说法。并且 平实导师于《狂密与真密》第一辑第一页开宗明义即说:「本书所说之密宗者,乃谓今时弘传于人间之密宗,非谓佛法中证得密意之秘密宗旨也。密宗之初始,本是藉诸密咒真言、藉助诸佛菩萨及护法龙天之力,以求达到世间之身心安乐,而免产生佛法修行上之障碍,是故初始唯有藉诸密咒求护法神护持之法与仪轨」,所以在同书一八七页中说:「若欲持咒者,大悲咒、楞严咒……等可以持诵,以求减少修学佛法过程中之障碍,亦可藉楞严咒之持诵及深解《楞严经》意旨,而于定中或梦中蒙佛菩萨开示、证悟般若;或蒙佛菩萨安排,得遇真善知识,一生便得见道而证般若真旨。」前后说法何曾有丝毫矛盾之处?

莫非多识仁波切中文程度太差,有待进修学习?否则如此浅易的白话文也读不明白,所以对 平实导师所说:「《大日经》中之『大毗卢遮那佛』所说一三一种之手印及种种真言,乃是密宗祖师将鬼神所说法,妄攀为『大毗卢遮那佛』所说者,完全不是佛说之法也。如是鬼神所说结手印、及依印而诵真言,欲求佛法上之果证者,乃是大妄想」的话都无法理解?而使用这种断章又断句取义的作法,也太低估了现代普罗大众的知识水平;想用这种手段来诬陷 平实导师,真是无智之人。再者,连多识仁波切等辈,号称学佛多年也分不清真假手印、正邪密咒,所以 平实导师揭发藏密喇嘛教鱼目混珠之邪法,以救护学人,避免他们死后落入罗剎、夜叉等等鬼神相应之法中,更避免学人未来世沦堕三涂受苦无量,这是何等的重要且刻不容缓的工作,多识仁波切却来此胡乱的东拉西扯、大放厥词、误导众生! 

(本章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下一期连载)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