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青春故事|梦见了年轻的模样

九臣文学2018-01-11 21:36:0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微信号:JCWX002016


文 |  青红

 图片 |  来自网络



佳作导读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TA的声音,忘记了TA的笑容,忘记了TA的脸,但是每当想起TA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从没想过,突然有一天,我们会天各一方,再也没有关系,再也没有交集。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抑扬顿挫,你所有一切的情绪,我都无法触及。

那天,清晨醒来,她发来信息说:“我要结婚了。”

我说:“很棒哎,请吃饭啊。”

她说:“说吧,想吃什么?”

我说:“蛋包饭,不加蛋。”

她说:“滚。”

2012年,我刚高考结束。苏北的六月,躁动的心在树下摇曳,久旱逢雨的人们,一口气就跑到岁月的尽头,连人带鞋都甩在青春里。

那次联系之后,并没有了下文。仿佛山风拂过山岗,很快就躲进了山谷里,燥热的阳光褪去了正午的火辣,躲在山的那一边,我们一起跟着走进了夜色里。

她叫荔枝,我的高中同学,就读于南方的一所师范院校。在我整天浑浑噩噩不知所云的时光里,她和一个她深爱的校友在一起了。

2013年6月,我买了一张车票去了南方,车上听一对新婚的小夫妻互相恩爱着,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2014年,我们在当年读中学的地方,喝了几杯酒,一瓶五粮液外加半打哈尔滨。醉意朦胧里,我看见她边哭边笑,看见她趴在桌上睡着了。如果我的手臂够长,我是多么想替她擦掉她流下的泪水。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头靠着车窗,望着窗外说:“我好饿。”

我说:“想吃什么?”

她说:“蛋包饭,不加蛋。”

那天,我们坐在车站旁的小饭馆里,干了三大碗白饭。吃完出来,她回家,我直接去了车站,身上就剩下两百块钱,随意买了一张车票,大概记得是往南方向。

大巴飞驰在路上,我的思绪已经被甩在尘土飞扬,我是那么愚蠢,那么渴望,多么执迷不悟;你是那么美丽,那么孤单,那么假装坚强。我们笑得没心没肺,哭得无关痛痒,思念是那么一脸汪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也许,就在一个转身,所有的情节都将被颠覆,让人措手不及,一脸茫然。

2015年,我一个人躲在无锡南长街的小酒吧里,喝得昏天黑地,隔壁桌新买的手机被我丢进了酒里。

2015年11月,我躲开所有人的打扰,租了一间十平米的二层阁楼,开始写作,想把过去发生的都写进书里。

2016年3月,新书完稿,交稿的那天,我一个人在楼下的饭馆里干了三碗白米饭。

2016年4月,成都的公司开始进行新书上架前的预热宣传,朋友们都跑过来提前要书。不给,想要自己买去。

没几个人知道我前面的半年时间里,在哪里,做了什么。前面的半年,我没有发动态,没有到处溜达,我是闷在一个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完成我的第一本书。当我再次出现在人群中时,大家都说,青红,你胖了。我捧着的肚子,在人群里咧着嘴苦笑。

如今,文艺小资的月月,已为人父的大鹏,修炼爱情的成英……还有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他们很快就会以书中幸福的姿态嬉皮笑脸地站在你们的眼前,以他们平凡的生活,讲述着一个个温暖的故事。

2016年5月2日,清晨醒来,她发来信息说:“我要结婚了。”

我说:“很棒哎,请吃饭啊。”

她说:“说吧,想吃什么?”

我说:“蛋包饭,不加蛋。”

她说:“滚。”

从没想过,突然有一天,我们会天各一方,再也没有关系,再也没有交集。你的喜怒哀乐,你的抑扬顿挫,你所有一切的情绪,我都无法触及。

最近,脑海里总是浮现着一个画面:一个20岁的姑娘,整天整天地啃书学习,头也不抬一下,要问她为什么那么拼?她说:“因为我想留在南方。”

“你就在南方,飘雪的南方,睡着……”

2016年5月2日晚上7点,在老家盐城听王喂马兄弟唱着:“我们像小说里的悲剧人物一样,把自己当成柴火烧掉,温暖整个故事,你梦见了年轻的模样……”

那天,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我就那么胡说八道跟着哼,哼着哼着,就哭了。

演出结束,公司安排吃饭,席间,我问王喂马:“北方好不好?”

他说:“好。”

我拨通了荔枝的电话,想告诉她北方很好,可是手机那头已经显示忙音。

我扯着嗓子唱着那句“你就在南方,飘雪的南方,睡着、睡着。”

第二天凌晨两点半,我更新了微博:“你要走,就千万别回头;你要走,哪怕山高路远哟;你是骏马,你是自由”。

来来往往的青春路上,每个人都带着各种心情,路上无数的风景,无数的故事,正在不急不慢地上演。

男孩半夜跑出去给女孩买礼物,半路被撞,送进了医院,女孩匆匆忙赶到医院,哭成了泪人,她拿着户口簿对躺在病床上的男孩说:“等你出院,咱们就去领证。”

女生一个人蹲在路边,后面一个男生蹑手蹑脚跑过去抱住她,说:“亲爱的,别生气了,咱们回家吧。”

这个世界每天都上演着很多故事,每天都有婚礼,每天都有离别,笑声久久回荡在礼堂,泪水也将淹没站台,还有多少心疼还没有开始泛滥,就已经结束。

好了,把眼泪擦干,我们还要赶往下一个地方。

我走过城市,走过乡村,走过白天和黑夜,干上一碗烈酒,风尘仆仆去向远方,让我一个人走,别送,我会难过。

终于有一天,我也来到了南方,这里没有飘雪,这里没有火炉,也没有祝福。我就靠着枕边,失眠。

无论南方还是北方,城市还是乡村,其实谁都一样,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平凡普通地活着。在草原的帐篷里,在丽江的酒吧里,它们都会闪闪发光,在尘世里安然自若。

失眠的深夜,我翻开手机,看见那条“我要结婚了”的短信,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再也记不起她的模样,面对着四周雪白的墙面,自己也莫名其妙地笑了:“这下就好了。”

望着房间角落里的一堆零碎,看到以前的日记本,突然发呆。

随意翻开一页,看到上面手抄着这么几句话:“如果有一天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永远也不要回头望,因为它们都已经消亡。”

可是,总有一种回忆,是我们都怀念的,总有一首情歌,是我们都爱哼唱的,总有一段日子,是我们互相喜欢的,总有一份感情,是我们再也来不及的。

我写书,写故事,写众生,只要你们愿意看,我会一直写下去,把我的故事都讲给你们听。

如果你难过,如果你对往事还耿耿于怀,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就在深夜的台灯下,打开一本书,看看他们的故事,让自己慢慢走出来。

夜深了,饿了吧?走,请你吃蛋包饭,加个蛋吧。


  ◆  


青红


青红。媒体广告人,爱讲故事的怪蜀黍。能绘悠妙的文章,擅言哲思的美文,追梦人在旅途,陇头踏遍处,惟远方与文字不可负。著有《姑苏印象》、《锡城有雨》等作品十余万字,新书《在一起,以喜欢的方式过一生(暂定名)》即将上市。微信公众号:青红故事,新浪微博:@Lee青红。


主播:湘音品诵。从事播音主持、朗诵工作20余年。现为主任播音员、电视台台声。喜马拉雅ID:湘音品诵。。


本公众微信平台音频、视频及活动图文信息及报道系「九臣文学」独家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自行转载。本平台所使用的故事、诗歌、童话等文学作品、图片及音乐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部分作品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留言联系以协商授权、删除事宜。



成都九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微信ID:   JCWX002016

1.轻轻地来了,九臣文学

2.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九臣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