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那些被作品影响命运的唐代诗人

青禾田讲古2018-01-11 19:11:43

唐代大诗人中,颇有几位“虽有文名,俱流落不偶,恃才浮诞而然也”。这其中最典型的当属写“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孟浩然。

孟浩然二十岁时即以《题鹿门山》确立诗名,却一直无缘金榜。四十岁时进京赶考,“尝于太学赋诗”,“诸名士间尝集秘省联句,浩然曰:‘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一座嗟伏,无敢抗”,并与李白、王维、张说、王昌龄、张九龄等一代名流交游甚广。

虽有这样光芒四射的“朋友圈”,孟浩然却“不达而卒”,一生未入仕途。何故?“转喉触讳”也。

所谓“转喉触讳”是指说话、写作触犯忌讳,典出比孟浩然晚出生七十年的韩愈《送穷文》。

孟浩然的转喉触讳是指其入京赶考时,与某名人交往,被推荐见于玄宗。玄宗很高兴,“欣然曰‘朕素闻其人。’因得诏见。”见面后,“令诵所作。乃诵‘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岁暮归南山》)帝曰: ‘卿不求朕, 朕岂弃卿 ?何不云 : 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 。’ 因是故弃 。”

这段故事被多种笔记小说诗话等广为记载,甚至被《新唐书》记录,并有数个版本。根据推荐孟浩然的人的不同,有李白说、王维说、张说说、李元绂说,经学界考证,张说说比较可靠。

张说在开元元年任宰相,后被贬谪到岳州,与孟浩然相识后,孟浩然曾写过《临洞庭上张丞相》,“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动)岳阳城。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孟、张二人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友谊,由是孟浩然入京时,张说帮忙推荐。也因此玄宗见孟浩然时,会想起来孟浩然赠张悦的“气蒸云梦泽,波动岳阳城”之句。

可惜孟浩然没有抓住机会,不慎朗诵错了作品。孟浩然有那么多优秀作品,“五言诗天下尽称其美”,却偏偏选了这首有埋怨之嫌的诗,正是“行不为饰,动以求真”,与其“风神散朗”的特质有关。

彼时,地方长官韩朝宗恰好与在孟浩然一同入京,约好日子要向高官引荐孟浩然。但孟浩然与文友相聚时,竟不顾文友劝告、执意豪饮而误了见面,并“叱曰:‘仆已饮矣,身行乐耳,遑恤其他!’”此事也可对孟氏性格窥见一斑。

性格决定命运自古有之。

孟浩然的朋友们也不乏不少旷达散逸之士。为孟浩然写下著名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著名的李白遭玄宗所弃,亦是“转喉触讳”之故,不过更曲折一些。

“李白字太白,兴圣皇帝九世孙。”兴圣皇帝即建立西凉的李暠,唐朝皇室认其为祖先,天宝二年时,被玄宗追奉为“兴圣皇帝”。“白之生,母梦长庚星,因以命之。十岁通诗书”。天宝初,李白到了长安。“往见贺知章,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人也!’言于玄宗,召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至此,一切顺利。

而李白得意后不识人事轻重,酿成大错。“白尝侍帝,醉,使高力士脱靴。力士素贵,耻之,擿其诗以激杨贵妃。”李白奉旨赋牡丹,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句,被高力士诬为李白将贵妃比作赵飞燕,使得贵妃憎恶李白。“帝欲官白,妃辄阻止”。美好的梦想便如此被现实所粉碎,李白只好离开长安,继续漂泊。

与孟浩然、李白因作品丢官的命运相比,刘希夷则更为不幸,他是为了作品丧命。

“刘希夷一名挺之,汝州人。少有文华,好为宫体,词旨悲苦,不为时所重。善搊琵琶,尝为《白头翁咏》曰:‘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既而自悔曰:‘我此诗似谶,与石崇‘白首同所归’何异也?’乃更作一句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既而叹曰:‘此句复似向谶矣!然死生有命,岂复由此?’乃两存之。诗成未周岁,为奸人所杀。或云宋之问害之。”“其舅宋之问苦爱此两句,知其未示人,恳乞,许而不与。之问怒,以土袋压杀之。”

据学界考证,宋之问与刘希夷的舅甥关系不确,但交往应较多,否则宋之问也不会获知刘希夷未公布的佳句。刘希夷在应许之后毁约,引来杀身之祸。

不过“宋生不得其死,天报之也。”宋之问的人品素来为人所不齿,尽管他曾在武则天的诗会上拔得头筹,相貌也不错,但未被武则天青眼有加,据说是嫌其口臭。李唐恢复后,宋之问因依附张易之、武三思而被贬谪,后被赐死。

当然,也有幸运的诗人因诗作获救,比如常被幸运之神眷顾的王维。

安史之乱时,玄宗听说安禄山攻破潼关后,便匆匆逃离长安。安禄山入长安后,烧杀抢掠,尤其着意劫持宫女、乐工、文武大臣。王维虽装病,却仍被劫到洛阳。

“禄山大宴凝碧池,悉召梨园诸工合乐,诸工皆泣,维闻悲甚,赋诗悼痛。”其所赋的诗为:“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更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此诗日后挽救了王维。“贼平,皆下狱。”而王维作诗的事情肃宗当时就听说了,加上王维的弟弟王缙官位不低、“请削官赎维罪”,肃宗又怜惜王维的才华,仅对其贬官而已。

文学史上不乏这类“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传闻轶事。诗歌在古代远非文学创作那么简单,诗人的荣辱本来就同诗作息息相关,受作品之累或之助实为常事。

不过如孟浩然、李白、刘希夷这样,受到作品如此戏剧性的影响还是着实令人扼腕叹息。做不了官的,不妨“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而丢了性命的,便只能听任命运摆布。


如果您觉得本篇文章尚有可观之处,

敬请推荐给友人,并请关注此微信公号,再次拜谢。

您能看到所有推送过的文章及第一时间收到新文章。


作者简介:辛上邪,古代文学博士,学者、翻译、专栏作者。关注唐代历史还原和现代教育及某些其他问题。(个人公号ID xinshangye006)。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纵览上下五千年的隐秘幽微

欢迎转发,长按二维码订阅本公号


知否?那些流逝的历史和那些记述历史的篇章

用相马之法相人的秦穆公│35

逃避富贵还是逃避死亡?子文的逻辑│41

真正的荫庇子孙和绝缨之宴│45

老子之谜│49

孔子其实不姓孔│51

面对美女与老妻,晏子的选择│58

孙武灭楚,伍子胥鞭尸│64

西施的特殊任务│68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