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大腕说】何晔:一样的地产江湖,不一样的“老炮儿”

楼市零零柒2018-04-12 04:05:54



何晔,南京新景祥常务副总经理,浸淫房地产行业已近20载,成功操盘过的项目两只手都数不清,江湖人称“老何”。

不炒房,不炒股,不玩微信,基本不应酬,和这个急剧变化着的时代显得有些脱节的老何,自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他说无论市场是好还是坏,代理公司都要靠专业和价值吃饭。和朋友交往,他真诚仗义不求回报。对妻子,他十多年呵护不减共进退。

豪情尚义,柔情侠骨,一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地产“老炮儿”形象清晰地浮现在我们面前。


■文/刘莉  主图摄影/邢梦林






为爱扎根南京


在上海出生、长大的老何,日语专业科班出身,毕业后也顺理成章进入日企工作,成为写字楼里西装革履拿着高薪的精英一族。不过,这份令人艳羡的工作他只做了一年就主动放弃了。

 

何晔的第二份工作跨度很大,不但离开上海来到了杭州,而且从事的是和原来的专业完全不搭界的新闻采编。在杭州的一家电视媒体,何晔一做就是5年。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对于何晔来说,更是座难忘的城市,正是在这段时间,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房地产行业,还为当地的楼盘做过一些策划,不但和开发商成为了朋友,项目也推广得很成功。

 

同样是在杭州,他结识了自己的人生伴侣。1999年,因为太太毕业分配到南京工作,老何又一次辞掉了别人眼中很风光的工作,没有一点犹豫,他选择跟随太太,来到南京这个全然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并从此扎根于南京。

 

“扫街”熟悉南京房地产


到了南京,太太去新单位报到了,老何也开始考虑起自己的职业方向,南京正在起步的房地产行业吸引了他的目光。

 

在杭州与开发商打过交道的经历,让老何一度自我感觉良好,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有点飘。但是,在上海一家国企做房地产开发的舅舅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你连房地产的门都还没推开呢!”舅舅建议他,如果真的想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最好是去开发商那里锻炼自己,除了工程这个专业性很强的部分之外,其他环节都要扎扎实实地学习。

 

初到南京,人生地不熟的老何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月的“扫街”计划,他跑到堂子街买了辆二手自行车。每天早晨,太太起床上班去了,老何也骑上自己的旧自行车出门了。就这样,他跑遍了南京的大街小巷,对南京的了解甚至不输于一些本地土著。很快,他也发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机会。当时东渡房地产集团公开招聘,老何把自己对东渡项目的一些看法写了满满一张纸,而后,他选择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应聘——把自己写的东西用特快专递寄给了东渡。

 

名校毕业,在上海、杭州两个大城市都有良好履历,又有过房地产策划经验,优势不言而喻的老何顺利被东渡录取,入职后又迅速赢得了公司上下的认可,3天就过了试用期。

 

转战代理行业


1999年,南京的房地产行业还刚起步不久,开发商卖房子基本都是靠自己望天收。

 

当时,东渡在城东大光路开发了锦江丽舍项目,层高4.2米,这也是南京房地产市场上第一个挑高项目,尚未习惯自己花钱购买商品房的南京人,对这个新鲜事物自然不能很快接受,锦江丽舍的销售遭遇了困局。

 

这个时候,新景祥也是刚从厦门来到南京不久,给当时还没什么房地产运营概念的南京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和新景祥接触后,何晔认为他们思路独特,又有专业能力,在他的建议下,东渡将锦江丽舍项目交给了新景祥负责策划推广,这也是年轻的南京新景祥继商茂百货、凯悦天琴、花开四季之后拿下的第四个项目。这次合作很成功,新景祥的专业和拼搏也给何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2年,何晔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来临。那一年,东渡集团改变了发展战略,决定转向上海发展,何晔又一次面临抉择,继续留在东渡就要去上海,和妻子就要面临两地分居的生活。和三年前一样,他还是决定和妻子一起扎根南京。为此,他辞去了东渡的工作,加盟南京新景祥,正式转战房地产代理服务行业。

 

超级大盘是怎样炼成的


刚到新景祥,何晔觉得挺有压力,因为那时新景祥有五个专案,其他专案至少也做过两三年的项目,而自己在房地产营销代理行业却是从“0”开始。不过,好学的老何把这也视为难得的成长机会。幸运的是,第一个让他获得极大锻炼和提高的就是220万㎡的超级大盘——明发滨江新城。

 

如今的江北发展如火如荼,而时间倒回到十多年前,长江北岸还是一片江滩,明发、弘阳、苏宁等一批有远见的开发商成为江北的拓荒者。2002年拿地,2004年第一次开盘,从一期热销到二期、三期房源一批批上市,再到2010年整体交付,从启动到结束,何晔和新景祥的团队可以说亲眼见证并推动了一座大城的崛起。

 

“明发滨江新城项目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全程参与。”何晔回忆,从做规划开始,他们就跟着开发商、设计院的人一起开会,讨论这个超级大盘的规划该怎么做,户型怎么定……

 

经过长达两年的前期工作后,2004年,明发滨江新城首次集中开盘,第一次就推出了600套房源,销售火爆。这在当时是很牛的事情,一方面,南京还没有哪家楼盘一次性集中推出过这么多房子,另一方面,当时主城的购房者并不认同这个区域,因此购买明发一期的主要都是桥北和来自隔江下关的自住客。

 

在明发滨江新城这个领头羊的带动下,2005年,天润城、威尼斯水城、大华锦绣华城相继开盘,2007年旭日上城开盘,曾经的一片江滩开始耸立起大片新楼盘,桥北成为南京房地产开发的一片沃土,买房人也纷至沓来,“明发的二期、三期就开始出现投资者的身影了,说明大家对桥北发展前景的认可。”

 


学会在“白纸”上画画


像南京这样的热点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上从来不缺外来者的身影,但也有不少房企大鳄刚来时豪情万丈,进入南京后却发展得不温不火,甚至折戟沉沙。原因何在?老何认为,归根结底还是由于南京市场太好了,只要房子盖得不是太差,总归都会有人买,所以很多一线房企进入南京后水土不服,不是因为他们做不到,而是不愿意去做。谈到这一点,老何不禁要为金地竖起大拇指。

 

那是2007年,被誉为“地产三剑客”之一的金地4月拿下河西所街地块低调入宁,同年8月,又以22.5亿元的价格拿下板桥新城大方村的地王。之所以会舍得花高价拿下板桥百万方地块,是因为当时金地的高管基本都是从上海刚来南京不久,在他们看来,从板桥开车到奥体只有10分钟左右的车程,这里的空间很大。深耕南京楼市多年的新景祥当然不会这么认为,据老何回忆,为了让大家体会到板桥对于南京人来说究竟是个什么概念,他们还特地做了一次试验,十位高管分别打辆出租车去板桥,在车上,他们和司机聊起了天。结果惊人的相似,基本每个司机听到板桥如果盖房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脑袋通的了,那块怎么能住啊!”

 

区域知晓度不高,金地板桥项目该何去何从?老何说有三个人很重要,当时金地华东区域领头人赵汉忠、南京公司总经理邓耀东以及副总经理陈卿。他们拍板决定,金地在板桥要先做配套,花大代价为购房者打造希望、打造梦想,于是才有了莲花湖体育公园,有了乐活大街,有了恒温泳池、瑜伽房、篮球馆,还有了社区巴士和名校。“也是从金地自在城开始,南京房地产市场对什么叫样板房、什么叫示范区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认识,以前在这块是很模糊的。”

 

金地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了美丽的画,也让“奥南”的概念开始深入人心。老何记得当时奥体的房价基本1万出头了,而在很多南京人看来,板桥的房价想要破5000都是不可能的,结果金地自在城首开均价7800元/㎡还卖光了。

 

“南京这个城市的文化就是两个字——实在。”老何认为,只要你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做事情,做好产品和配套,南京人就会买账。配套先行已经有金地自在城这个典型了,那么,什么样的产品又算是好产品呢?老何认为具体来说就是不做面子做里子,不看大堂看地库,不看电梯看楼梯,物业好不好则是看投诉。“就像选择一件好西服,不光光要看外头,还要看里面的内衬。”

 

更懂南京人口味的“老字号”


纵观南京房地产市场,大大小小的营销代理公司不下百家,代理公司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而近些年不少大型开发商也纷纷组建自己的销售团队,让代理营销市场的竞争更为惨烈。新景祥为何能始终屹立不倒,一直成为这个行业的NO.1呢?老何说,还是因为他们的专业和价值。

 

“代理公司不是神仙,不是销售道具,优秀代理公司的真正价值是:在市场好的时候,要有一定的溢价能力;在市场不好的时候,要有一定的突围能力。”当然,真正专业的积淀绝不是一蹴而就的,新景祥1997年在厦门创立,1998年就进驻南京,对于南京市场的脉动、竞争、变化、客群有丰富的积淀,相比其他代理公司更接地气,“就像一家已经开了十几年的老字号饭店,它深深了解南京人的口味。”

 

尽管新景祥在南京市场的地位始终举足轻重,不过新景祥人并没有盲目乐观,而是居安思危,一直有强大的危机意识,“无论是总裁龚子桂,还是南京公司总经理刘兆学,以及我自己,每天都如履薄冰。”尤其是最近四五年,开发商越来越专业,对代理公司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代理公司在专业的积淀上反而是放松、滞后了,一些代理公司沦为了销售公司。

 

从多轮的楼市起伏浪潮中一路走来,何晔认为,房地产代理服务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但要想在这个行业中走得更远更久,就一定要更深入地研究市场和需求,“现在的市场考验的是代理公司的快速反应能力,捕捉现在的时代发展的能力,加上原来的底子以及一颗负责任的心。”

 

对于自己,老何也有清晰的思考和定位。他说自己从小崇拜的就是周总理,又是属牛的,所以他不怕打硬仗、打苦仗,需要处理复杂人际关系的管理工作不适合他,就像李云龙,更喜欢作战,冲锋在第一线,所以他不是帅,而是将。

 

最大的财富是朋友


“我一直很感激新景祥,因为它给了我机会,这种机会现在不会有了。”老何坦言,他刚来南京时本来给自己制定了 “三年开发商、三年代理商,然后创业”的计划。然而,转眼间,他进入新景祥已经有14年了。在有着代理界“黄埔军校”之称的新景祥,很多人来了又走了,而老何一直都在。

 

重情义的老何不仅对培养了自己的公司不离不弃,在朋友眼中,他也是一个重义气、讲情义、善良、有人情味的“老炮儿”。曾经的部下辞职创业了,遇到难题的时候他总是无私地给以支持、资源、建议,不求任何回报;入行比他晚得多的人都开上豪车住上豪宅了,他也真心为别人高兴,他认为只要是凭自己本事、智慧和汗水赚到钱的人都值得钦佩。

 

他以一片赤子之心对待朋友,换来的自然也是别人的毫无保留。前段时间,老何买了套二手房,只用了15天就完成了装修,“我和太太都忙,全是一帮朋友在张罗,忙前忙后,我们俩基本没过问。”

 

熟悉他的人还发现,今年老何终于换了辆豪车,“还是这帮朋友,他们说老何原来那辆车都开了好多年了,实在看不下去,几个人一合计,竟然偷偷合伙给我买了辆六十多万的新车。”直到突然有一天,朋友扔了把新钥匙给他让他去4S店取车了,老何才知道。

 

“这么多年最大的财富,不是房子车子这些外在的东西,是朋友。”老何很自豪地说。

 

天天接送妻子上下班的暖男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赚钱多的男人肯定不顾家,而顾家的,事业往往一般。在这方面,老何又是一个异类。

 

“家庭都没照顾好的人,怎么可能做得好工作呢?”老何坚持认为,事业和家庭没有矛盾,“现在生活与工作的压力都很大,我妻子也有自己的事业,而且在单位做得很出色,在家里又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作为男人已经很幸福了,不要拿工作很忙来当借口。”

 

老何坦言,家里的事情更考验一个人,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什么新奇刺激好玩,只有发自内心地理解和关心对方,才能走到底。这么多年他们能相濡以沫,从未有过争吵或矛盾,秘诀就是“换位思考,共进退”。

 

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相信,老何至今坚持每天接送妻子上下班,他们家里从不用阿姨,所有家务都是自己动手做,买菜、做饭、洗碗、拖地,连衣服都是自己手洗的。老何说他很享受做家务,这些琐事能让他静下心来,而且从中体会到快乐。

 

有一年春节,老何一个星期都没离开过小区,朋友听说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老何却说自己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做做饭,看看书,听听音乐,倒腾一下自己喜欢的东西,幸福指数很高啊!”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