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新时代歌咏之十二:谢克强《一把镰刀与一个政党》

中国诗歌网2018-07-01 18:58:39


1
一把镰刀与一个政党  

谢克强


1

你认识镰刀吗?

据说,人类有了麦子之后,就有了镰刀。正因为如此,镰刀与锄、铁锹和犁一样,不仅是一件古典的农具,更是中国古老农业文明的一个象征。

不是么,这瘦过几千年月牙似的镰刀,在祖父们的祖父们、外婆们的外婆们手中,一代一代胼手胝足相传,然而,在季节交替与时序更迭的情节中,尽管祖父们的祖父们、外婆们的外婆们,用燃烧的血和苦涩的泪将生锈的铁磨得锃亮,

可是,在漫长漫长的岁月里,依然照亮不了饥饿的日子!


2

镰刀挂在墙上,只等麦穗灌浆的时候才开始蠢蠢欲动。只因镰刀望着阳光下的麦穗在古朴的土地上,一年一年依然饱满,饱满得像农夫们洒下的汗水,惊悸着季节,惊悸着内心蠢蠢欲动的渴望……

不想有一天,一个农民的儿子,也许是对土地的思念,也许是从祖父们的祖父们、外婆们的外婆们期待的目光里发现了什么,他拿起镰刀,拿起以锋利著称的镰刀,又用莱茵河畔那位大胡子的思想加钢淬火之后,轻轻试了试锋刃,

然后,愤然举起这古典而原始的工具,带领一群耕种过土地的汉子,以秋收的名义,在猎猎的风中走向一片腥风血雨,向夜的黑暗刈去……


3

多少年后,当我的父亲走在1949年十月的土地上,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着唱着,泪水禁不住模糊了他的眼睛,这位手握镰刀的农夫不禁为之一惊,他不敢相信,自己手中握着的镰刀,怎么竟在一面旗帜上飘动?!

这位手握镰刀的农夫在想:是谁,将千百年来手握镰刀的农夫们的情感凝聚起来,使手中握着的镰刀,不仅以生动的形象伫立那面鲜血染红的旗帜上,更使之与一把铁锤结合一起,以自然朴素的美,成为一个政党的徵记。

从此,这位手握镰刀的汉子,对手中这把又薄又亮的铁,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崇敬!


4

也许这只是一个开端,真正的情节还在后面。 

是呵,我们只需看看镰刀依然以金属的光芒,闪烁在一面旗帜上,就不难想象理想的麦穗、祥和的阳光铺满古朴而厚实的大地。

这不,又一位继往开来的共产党人,当历史的感知爬上额头,他深邃的目光,洞悉着世界风云之后,又迎着扑面而来的使命之光,匆匆行走在希望的田野上,或者穿行在泥腿子之间……

这也是一位种庄稼的好手。瞧他,撸起袖子,以扼制不住的解放的活力,依然挥舞着这把二十一世纪仍有着历史余温的劳动工具——使世界感到瞠目惊舌的镰刀,借助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块磨刀石,使以锋利著称的镰刀,更以铁的秉赋、钢的气质,收获丰硕的日子和黄土地复兴的梦……

是呵,莫道挥镰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改变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


谢克强,1947年生,湖北黄冈县人。当过兵,上过大学,作过文学编辑,曾任《长江文艺》副主编、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中国诗歌》执行主编。1972年开始在《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发表作品,已在国内外数百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诗近三千余首(章);有诗入选《新中国50年诗选》《中国百家哲理诗选》《新时期诗歌精粹》等二百余部诗选;著有诗集《青春雕像》、《孤旅》、《三峡交响曲》、《艺术之光》、《巴山情歌》,散文诗集《断章》、散文集《母亲河》等14部及《谢克强文集》(8卷)。有诗在北京、上海、西安、沈阳、武汉等省市文学刊物获奖,散文诗集《断章》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集奖;抒情长诗《三峡交响曲》出版后引起诗坛广泛关注,被诗评家们誉为当前的政治抒情诗提供了一个有益的成功的范例;并因《三峡交响曲》获《文艺报》2005年度重点关注作家艺术家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文学创作一级。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