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爱情是一场命定的劫

锦年的万物疯狂2018-06-13 03:36:35

 

 

「锦瑟流光里,那一场最美的相遇

 

晚樱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到陈家树,是一个阳光静好的下午。

她穿着黑背心配黑色长裙,长发在脑后梳成一个髻,露出雪白修长的颈子,一路上惹得不少人瞩目,可她却浑然不知,内心只是忐忑。

就在两天前,老同学茉茉找到她,请她帮一个忙。茉茉的表哥十万火急想找个临时女友,跟他一起回家看望病重的奶奶。茉茉说:“我想了一圈,就你最合适了,反正是有偿演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彼时正是晚樱最失意的时候。刚刚和男友乔宇分手,又因为心情不好丢了工作。她犹豫不决,最后架不住茉茉好说歹说,“晚樱,要是你奶奶病重了你会怎么办?”晚樱无言以对,只好默默同意了。

下午四点,两人准时来到陈家树的甜品店。刚上二楼,便见一个男人微笑地对她们招手,只见他穿着蓝色T恤,黑色长裤,笑容温和,眉眼干净明亮,莫名其妙地,晚樱一颗心就落了下来。

看见她,陈家树也是眼睛一亮。一杯咖啡过后,他坦诚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他的奶奶马上要过80大寿了,唯一的愿望就是在寿宴上看到未来的孙媳,可是女友米娜却跟一个开着凯迪拉克的男人跑了,这让陈家树为了难,老人家身体越来越差,年事又高,这很可能是她最后一个生日了。

陈家树恳求地望着晚樱,然后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的老人头发雪白,慈眉善目,笑得像一朵风中的菊。晚樱有些动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父母离婚早,沉甸甸的童年记忆里,总有大颗的灰色雨滴寂寞地落下来,是慈爱的奶奶,给这记忆增添了一抹温暖的亮色。饿了,她给她做香喷喷的手擀面和葱油饼;冷了,把她冰凉的双手捂在自己怀里。奶奶去世的时候,她哭得那么伤心,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如果奶奶还活着,是否也会心心念念地盼着有一个人疼她爱她,和她一起幸福生活?

见她迟迟不说话,陈家树急了,“你就当满足一个迟暮老人最后的心愿吧,如果嫌钱少可以再加!你放心,这只是个形式,我保证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实在不行,你可以随时带着防狼喷雾!”

晚樱抹着眼泪扑哧一声笑了,“好吧,成交!”

 

「人海茫茫,寻找一个灵魂的伴侣

 

陈家树的老家在郊区的河边上。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老太太颤巍巍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晚樱有些忐忑,生怕哪里露出破绽,不小心刺激到她。陈家树握一握她的手,低声说:“放心,把她当成自己的奶奶就行了。”

晚樱渐渐定下神来,她乖巧地走过去,叫她奶奶,陪她聊天,然后给她按摩,喂药,乐得奶奶不停地笑。陈家树十分欣慰,眼圈都红了,后来偷偷对晚樱说:“谢谢你,奶奶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午后,奶奶带着笑意睡着了。陈家树陪晚樱参观陈家的老宅,然后一一给她介绍:门前是他儿时爬过的老树,红砖墙上有偷偷刻下的女生的名字。郊区的天空特别的蓝,他倚在河边的白杨树上对她微笑,露出一口白牙。晚樱有些恍惚,不知道为何,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便觉得莫名地心安。

晚宴上,晚樱给足了陈家树面子,惹得亲友连夸家树好福气,女朋友这样美丽温婉、仪态大方。陈家树不说话看着晚樱只是笑,看得晚樱脸都红了。

晚上,陈家树借了一点酒意把晚樱拥在怀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晚樱,怎么没让我早点遇到你?”他的吻落下来,那么温柔,又那么炙热,晚樱心里仿佛一列火车驶过,轰隆隆一阵乱响。陈家树的拥抱越来越紧了,晚樱在一瞬间惊醒,红着脸说:“我们说好了,只是个形式的。”陈家树也猛然回过神来,红着脸连声说对不起。

那夜,晚樱睡床,陈家树睡沙发。两人谁都睡不着,干脆聊起了天。

陈家树聊起了米娜,他说:“也没什么可遗憾的,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我期待的是一个灵魂的伴侣,可她关心的却是灵魂值多少钱一克拉。”

晚樱也说起了乔宇。乔宇是她的大学同学,以未来诗人自诩,却不接地气,不是把电器越修越坏就是忘记关煤气灶,而且兼具了诗人的才气和神经质,光血书就给她写过3封,第一次觉得感动,到后来竟然感到恐怖。

她说:“其实我更喜欢简单的生活,比如和爱人宁静相守,一粥一饭,平淡却隽永,或者做个音乐老师,教孩子们弹琴唱歌什么的。”

夜已深沉,白月光透过窗台照过来,晚樱哼起了儿时的一首小调:“月亮地,明光光,我给月亮洗衣裳……”那一刻陈家树有种奇怪的恍惚,仿佛掉进了一场皎洁的梦里。

他问晚樱,“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们两个才是最合适的?”晚樱有点惊讶,陈家树说:“真的,回去后我要认认真真地追求你,直到你完全接受我为止,你信么?”

晚樱没有说话,黑暗里无声地笑了。

 

逃不开爱情的魔咒,躲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

 

真正的爱情到来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模样。可是当它降临的那一刻,你却会清晰地听到内心里一个声音,就是他了。没错,晚樱现在和陈家树在一起,就是这种感觉。

现在的陈家树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每天嘘寒问暖,花1个钟头熬她爱喝的粥,或者用奶油在提拉米苏上偷偷写她的名字,有幸运的客人吃到了,他便大方地给对方免单,客人惊喜尖叫,他便得意地对晚樱眨一眨眼睛。

晚樱则喜欢坐在小店的角落里,抱着心爱的吉它给他唱歌。他安静地听着,趁客人不注意,也会出其不意地偷袭她的唇,她红了脸,心里却是满满的快乐。

一切都是那样美好,让人只叹来得太迟。可是冥冥中仿佛有一只命运的大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它的结局。晚樱没想到,乔宇竟然又找了过来。

那天一上楼,就看见乔宇一脸憔悴坐在门前。他显然是等了很久了,地上到处都是烟头,身上还带着酒气,“晚樱,再给我一个机会吧,你不满意的地方我全都改,这还不行么?”

晚樱摇摇头,她真的已经不爱他了。

没想到乔宇不死心,每天都过来找她,任晚樱百般解释,他就是不肯听。晚樱有些生气,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怎能这样勉强?

那天晚上,两人再一次激烈争吵。晚樱心烦意乱,一个人跑下了楼,气呼呼地坐在路边发呆。她没想到,黑暗里竟然过来一个人,看见四下无人,狞笑着扑了过来。正在惊恐绝望之际,一个人跑过来和歹徒扭打在一起,竟然是乔宇。他担心她出事,一直跟着她。

那天晚上,乔宇疯了似的追着那个歹徒一直打,就在这时,一辆汽车从旁边冲过来,乔宇躲避不及,砰的一声被撞飞在护栏上。看着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晚樱浑身哆嗦成一团。

乔宇的伤比想象的还要重,左腿骨折,两只眼睛也出现问题,什么都看不见了。乔宇几乎崩溃,疯了似的大叫,“为什么不干脆让我死了!”

晚樱心如刀绞。这是老天在惩罚她吗?她拒绝了他,他却反过来救她,最后落得这样惨!

她在乔宇病床前枯坐良久,直到眼泪流干。凌晨时分,她颤抖着给陈家树发了个短信:“对不起,忘了我吧。”

 

谁是你的爱断情伤,谁是你的火柴天堂

 

乔宇的伤急需治疗,可是肇事车跑了,昂贵的费用把人难住了。

晚樱开始抱着吉它去广场上募捐。叮咚叮咚的乐声清泉一样流淌,配着忧郁而略带沙哑的嗓音,每每惹来一片唏嘘。围观的人总是议论纷纷,有人感动,也有人说她缺根筋。她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依旧只是安静地弹着吉他,目光穿过广场,落到很远很远的远方。

这天,也许是天气冷的缘故,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晚樱穿着薄薄的白色针织衫,蓝色亚麻裙,一个人站在秋风里,感觉无限萧瑟。

天渐渐黑了,暮色无边无际地罩下来,让人莫名地悲伤。晚樱反复地唱起齐秦的那首《火柴天堂》:“有谁来买我的火柴,有谁将希望一根根全部点燃,有谁来买我的孤单,有谁来实现我想家的呼唤……”她忽然就落泪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竟然是陈家树。

晚樱呆呆地看着他,胸中藏着千言万语,竟只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唯有热泪奔涌。

陈家树轻轻捧着她的脸,“晚樱,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后面偷偷看着你,看到这么冷的天你瑟瑟地站在风里,我会心疼,想把你抱在怀里暖一暖。听你唱那首火柴天堂,让我每每有流泪的冲动,我总是想,如果能有一个女人对我也这样不离不弃,便是死也是幸福的了。晚樱,你一直都是爱我的,对不对?”

晚樱难过地低下头,“对不起,乔宇为了救我才落得这么惨,如果我抛下他,那会要了他的命。”陈家树声音嘶哑地问,“如果我们早一天认识,会不会是另外一个结果?”晚樱绝望地摇摇头,“生活没有如果,家树,对不起。”

她泪流满面。

 

如果你爱一个人,请一定温柔地对她

 

那天陈家树走后,给晚樱打来了一笔钱,还有一个短信:“祝福你们。”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了音信。

晚樱的心一下子空了。散步的时候,她总是下意识地路过广场,路过甜品店,幻想着和他不期而遇。可是没有。这个城市并不大,世界充满了他们相遇的几率,她却再也没有遇见过他。甜品店也换了主人,晚樱终于可以放心地进去叫一客提拉米苏,一直吃到泪流满面。

现在,乔宇的腿已经好了,眼睛却一直没有复明的迹象。晚樱像往常一样照顾他,给他做饭,煲汤,可他们的话却越来越少,空气里是大段大段的沉默。

那天夜里,这个城市下起很大的雨。晚樱坐在电脑前,反复地看着陈家树的照片。其中有一张,他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被她偷偷用笔画了两撇胡子,样子十分滑稽。她轻轻笑了起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于是摸出抽屉里的安眠药,一片,又一片,而后终于沉沉地睡去。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晚樱终于醒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而坐在窗前忧伤地看着她的,竟然是乔宇。看见她睁开眼睛,乔宇眼里露出一丝欣喜,“晚樱,你醒了?”

晚樱结结巴巴,“乔宇,你的眼睛?”

乔宇有些惭愧,“是的,我是暂时性失明,后来又好了。”

晚樱不知道,其实那个歹徒是乔宇找来的,他本想演一场苦肉计挽回她的心,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真的出事了。他每天生活在黑暗里,心里不是不恨的。他不明白,自己那么爱她,她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结果害他落到如此境地。

可是看到晚樱从此不离不弃,这恨意就一天一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念头:如果他的眼睛一直不好,是不是她就一直不会离开他?

只可惜覆水难收,当看到晚樱每夜每夜对着电脑上陈家树的照片发呆时,他就知道她是真的不爱他了。那天晚樱吃安眠药太多差点长睡不醒,更是让乔宇十分后悔。她为他做了这么多,他怎能再利用她的善良,以爱的名义绑架她?

乔宇难过地说,“对不起,晚樱,你是个好女人,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晚樱呆呆地看着他,再一次泪流满面。

 

世界充满了相遇的几率,何时让我再见你

 

再一次回到陈家的老宅,一切恍如隔世。

奶奶更瘦了,躺在床上轻得像一片羽毛,看见晚樱,浑浊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来,“好孩子,家树总是说你忙,可我知道,你会回来看我的。”

晚樱哽咽,“是的奶奶,我一直都想着你,今天看你来了。”她轻轻地握着她的手,“奶奶,我和家树闹了一点别扭,你可不可以把他叫回来?”

奶奶坚定地点点头,“当然。”

那夜,晚樱躺在陈家树的床上沉沉地睡着了。梦境里,她看见陈家树正风尘仆仆扬鞭策马而来,而她微笑地跑向他,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作者介绍: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