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红颜多舛:金庸笔下的柔情女子 悦读

九州出版社读书会2018-04-15 22:47:40

每次阅读都是一次探险,充满惊喜和刺激。


法地载物,温厚慈柔以应剑胆琴心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出自《周易· 坤卦》。乾是天,坤是地。大地的形貌气韵是厚实和顺的,君子效法地,就应该增厚美德,容载万物。乾德如天高,坤德似地厚。乾德山难撼,坤德可海涵。


《易· 坤文言》云:“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坤是至柔至静之卦,坤的静柔广厚源自于“顺”,也就是跟着乾走、跟着天走、跟着时走。


金庸笔下不乏铁骨铮铮的男性英雄形象,或勤苦精进,或气冲霄汉,或自由飞扬,他们不惟有气概、有担当,也有含德之厚比于赤子的人物。但这里只想借助几位女性角色的人品样貌、心性涵养,来剖解坤德之厚与法地载物的门径。


黄蓉:以慈柔的心性跟随




世人只道黄蓉刁蛮任性、精灵娇美、才艺双绝、古今贯通,多将之划入妖女系列,较少去关注她对郭靖的不离不弃,全心全意。其实,黄蓉身上的光彩绝不仅仅来自她的冰雪聪颖、机灵顽皮,甚至也不来自她天下无双的厨艺,文武贯通的才智,而是更多地来自她与郭靖的患难与共,相濡以沫。自从初相见时便得郭靖席宴相请、红马见赠,一颗芳心便有所属,而且从始至终,全然的信任,全然的交托,全然的跟随与辅佐。


且不说平日里那些轻嘲微讽全由一片爱意所化,那些神机妙算都自一颗丹心演出,单说两次误解造成的生死劫中,黄蓉的智慧、宽容、满心悲苦和一腔情衷全都显现出来。第一次是因为欧阳锋与杨康混入桃花岛,栽赃黄老邪杀了郭靖的五位师傅,使一对有情人反目为仇。当黄蓉以赴死之心,将真相告知柯镇恶时,她有这样一段表白:


黄蓉凄然道:“他若肯相信我的话,早就信了。柯大爷,你若不走,我和爹爹的冤屈终难得明。你对郭靖说,我并不怪他,叫他别难过。”


——《射雕英雄传》


心如烛照而能不存一丝怨尤,对这个恣性任情的小姑娘来说,是何等温厚的柔情!




第二次是郭靖随成吉思汗出征,为救全城百姓而违背了辞婚的约定,使黄蓉黯然离去,两度被欧阳锋所捉,出生入死,受尽苦楚。两人终于在华山相见时,她言语上尽情发泄、狠辣绝情耍尽小性,行动上却一如既往、无论如何都是护着傻到家的靖哥哥——


郭靖胸中热血上涌,一点头,转过身子,大踏步就往崖边走去。这正是华山极险处之一,叫做“舍身崖”,这一跃下去自是粉身碎骨。黄蓉知他性子戆直,只怕说干就干,急忙纵前,一把抓住他背心衣衫,手上一使劲,登足从他肩头跃过,站在崖边……她身子发颤,脸色雪白,凭虚凌空的站在崖边,就似一枝白茶花在风中微微晃动。


——《射雕英雄传》


知靖者莫若蓉,爱靖者亦莫若蓉。她的精灵古怪里透着辛酸苦楚,她的负气争竞里含着包容大度。《射雕》欲近尾声时,靖蓉商量如何助守襄阳,按黄蓉本意,纵有千军万马,凭他们出神入化的武功,凭一匹追风掣电的汗血宝马,他们怎么都能全身而退。但一听郭靖所言,为人要尽忠报国,才不枉父母教养一场,黄蓉就叹道:“我原知难免有此一日,罢罢罢,你活我也活,你死我也死就是!”




可以肯定地说,没有黄蓉,郭靖根本成不了射雕英雄,也成不了保家卫国的侠之大者。如果郭靖是太阳,黄蓉才是那辉耀全书的万丈光芒。如果只有小女儿的活泼娇俏而没有母性的仁慈与温柔,便是聪慧美丽如黄蓉,也会全然失去光芒。慈柔地跟随,其实是女性最大的智慧,而这正是坤德之厚的显现。



阿朱:以牺牲的精神呵护




萧峰是世所公认的一位悲剧英雄,而阿朱的命运,是这英雄悲剧中最让人肝肠寸断的部分。一个至柔,如水环绕,一个至刚,似山挺立,阿朱与萧峰的相恋近乎完美。但为了救下自己的父亲,或者更确切地说,为了使心爱之人免遭段家六脉神剑报复的厄运,阿朱选择了牺牲自己。她假扮生身父亲段正淳,青石桥上,雷雨交加之夜,被萧峰一掌打死——




萧峰一直低头凝望着她,电光几下闪烁,只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萧峰心中一动,蓦地里体会到阿朱对自己的深情,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象之外,心中陡然明白:“段正淳虽是她生身之父,但于她并无养育之恩,至于要自己明白无心之错可恕,更不必为此而枉自送了性命。”颤声道:“阿朱,阿朱,你一定另有原因,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也不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抱着她身子站了起来。


阿朱脸上露出笑容,见萧峰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深意,不自禁的欢喜。她明知自己性命已到尽头,虽不盼望情郎知道自己隐藏在心底的用意,但他终于知道了……


萧峰道:“你完全是为了我,阿朱,你说是不是?”阿朱低声道:“是天的。”萧峰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阿朱道:“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干休?大哥,那《易筋经》上的字,咱们又不识得……”


萧峰恍然大悟,不由得热泪盈眶,泪水跟着便直洒了下来。


——《天龙八部》


她与常人一样恐惧死亡、珍惜生命,自己重伤之际曾经那么惊惶失措地恳求:“乔大爷,我不愿死,你别抛下我在这里不理我。”


从马夫人那里探知假仇人的名字,又从阿紫身上证实自己的身份后,她也曾心思百转,自语般地恳求:“大哥,我离开了你,你会孤零零的,我也是孤零零的。最好你立刻带我到雁门关外,咱们便这么牧牛放羊去。段正淳的怨仇,再过一年来报不成么?让我先陪你一年。”一年、哪怕一个月,能与心上人相依止、相缠绵,于阿朱而言也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这个心境澄明的姑娘,一当知道自己成为萧峰复仇之路上的障碍,就早已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这里,我们不能以世俗的角度来衡量她赴死的价值,来盘算小说情节设置的合理性,而只能从美学、从伦理的层面感叹:


也许,她的死是一声当头棒喝,让他明白仇恨只能将人引向更深的黑暗和毁灭,以怨报怨并不能让人真正的释怀;


也许,她的死是一次心灵指引,让他懂得爱与宽容才是生命的真谛,心中千千结、万里江河路,无限风光都在天地辽阔之中;




也许,她的死正是萧峰之所以成为悲剧英雄的最关键的“一掌”。悲剧本来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在整个世界都与萧峰为敌的时候,阿朱作为最后一根心灵的稻草、最强有力的支撑也被撤掉,从此萧峰的世界里,便漫天漫地只有悲苦,只有悲愤,只有悲壮,而不可能再有光风霁月莺啼婉转了。


然而,萧峰从此也获得了自由,伟大的悲剧自由!阿朱不死,萧峰便不是感天动地的萧峰,阿朱也不会由一个调皮的玲珑可爱的女子变成一个成熟的可敬可叹的女子。以牺牲的精神去呵护,这正是坤德之柔的力量。



程灵素:以温厚的襟怀涵容




被倪匡先生排在伤心女子之首的程灵素,虽瘦小枯干、相貌平常,却是兰心蕙质、雪聪玉明。她技艺精湛到“只不过眼睛一霎,便从七位高手的手中抢下七只玉龙杯,摔在地下砸得粉碎。她只喷得几口气,便叫福康安的掌门人大会烟飞灰灭,风消云散”。她心思缜密到死后还以七心海棠蜡烛毒死了狠如蛇蝎的师兄师姐,清理了门户。


而她对胡斐的爱,是那样隐忍、痴绝、温厚、绵长。最伤心处不在于所爱之人不爱自己,而在于明明知道那份绝望却仍然不能相忘于江湖,不能洒脱地走开。


这种咫尺天涯的心境,换做阿紫,便成了死缠烂打的纠结;换做周芷若,便成了狠辣决绝的报复;换做仪琳,便成了凄伤圣洁的自赎;换做霍青桐,便成了伤心欲绝后的振作;换做郭襄,便成了独走天涯的空遁……


惟有程灵素,襟怀温厚,一意涵容,怀着款款深情陪在胡斐身边,多次从危急之中救出胡斐的性命,也多次以仁心善念和磊落襟怀医治苗大侠,救治作乱的小铁,替弱者王铁匠出气,援手替姬晓峰疗伤、解救马春花等等。




虽是毒手药王最厉害的弟子,她却从未滥下毒药、滥伤无辜,生前也不曾杀死一个人,直至生命方休之际,才在连环局中一救情郎,二清门户,三除恶患,使胡斐既不至于殉情自戕,又能在日后为父母报仇时减少祸患。


她的善良仁爱,她的静幽从容,她的宽怀大度,都在与胡斐从洞庭湖畔的花圃到北京王府与破庙一路相随一路佑护的过程中显现出来。


她的凄凉与伤心,如此深深的掩藏在这温厚的襟怀中,惟有胡斐提出与她结拜为兄妹时,她才在“言语行动之中,突然间微带狂态”。满怀柔情的破灭只在刹那之间,自童年而起的心理创伤又在恋情破灭的刹那间重现,金庸虽只是淡淡一笔带过,喜欢程灵素的读者们却是几欲心碎而无力回护,因为感情的事,真是任谁也勉强不来的。




于胡斐来说,虽不是心旌摇荡的恋情,却仍然肝脑涂地、舍命相救,于灵素来说,对方爱与不爱,自己得与不得,在生死面前都已经超越,她绝不自欺,也绝不强求,只淡定从容地做好一切该做之事,留下缠绵无尽的温柔——


她直吸了四十多口,眼见吸出来的血液已全呈鲜红之色,这才放心,吁了一口长气,柔声道:“大哥,你和我都很可怜。你心中喜欢袁姑娘,哪知道她却出家做了尼姑……我……我心中……”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飞狐外传》




理解、包容、痴情、爱惜全在其中,最后的从容升华了之前的酸楚,生命的结束开启了思念的遥遥无期。天下男女都只知爱的甜蜜,因爱而起的控制、嫉妒、仇恨、悲剧不胜枚举,殊不知貌不惊人的灵素才真懂得爱的真谛——爱一个人并不给你要求对方也爱你的权利,爱其实只给你为对方做一些事情的权利,这还要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若以温厚的襟怀涵容,以真诚而适度的方式表达,至少还可以得到尊重、感恩和怜惜。


金庸笔下还有很多舐犊情深的女子,如郭靖的母亲李萍,石破天的母亲闵柔,很多才智过人、心胸宽广的女子,如任盈盈、霍青桐,很多善解人意、柔情似水的女子,如公孙绿萼、程英、香香公主,等等。




抛开她们离奇的命运、如花的美貌、各具风采的个性特点,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这些深受读者喜爱的女性角色,都懂得以自己的牺牲来成全,用最宽广和深沉的爱去支撑。法地载物,正需如此的深沉与博大。


没有德行之厚,心地之柔,顺之而又使之顺的才智方略,美女也只好成为魔女(李莫愁)、妖女(天山童姥)、邪女(阿紫)、浮女(郭芙)、妒女(康敏)、恨女(瑛姑)、惨女(马春华)、恶女(毛东珠)了。


● ● ●


本文摘自《天健地坤 ——金庸小说的哲学观》

作者:曲庆彪 / 赵慧英

出版:九州出版社




金庸先生以自己的真性情,把学识修养与生存奋斗、志向事业统一起来,完成了十五部皇皇巨著,传承弘扬中华文化,为民族创造精神财富。其作品确可多多采撷到闪烁的哲学思维,启迪人摆脱世俗的颠倒梦想,找寻回归到人类本具的生命本质、本真、本然和本善。


本书着重对金庸小说的哲学观进行了研究和探讨,意在弘扬金庸小说中我国传统文化的闪光之处,是对中华传统文化优秀篇章的回归与提升。全书分“天健地坤”“止于至善”“无胜于有”“大道至简”“人性悖论”等八章来阐述。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读书会,成为会员,参与我们不定期举行的免费福利赠送活动;另,您也将会在每个节气日在所填写的邮箱中收到我们送出的《读·享 | 九州》电子杂志。


九州出版社读书会

ID:jzhpress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

书香九州,智慧长留。





Copyright ©2016年

九州出版社读享团


Email:jzhpress@126.com

企鹅:2635599399

个人微信号:jiuzhou911,暗号:寂寞就读书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