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讲真,林黛玉和薛宝钗才是我心中的金玉良缘!

LES说2018-02-24 00:38:40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第一章

 

自她离去,我也常在病中。


潇湘馆内的草长了,门口架上的鹦哥早不知飞往何处安家。


原在那里伺候的几个丫鬟现都躲着我,只因我一见她们,便会忍不住叫过来,叫了来却又没有事情吩咐,只是对着发呆……我的古怪想是惊吓了她们!


一直以来,我有对人说起她的欲望,哪怕一点一滴,都能象罂粟慰籍成瘾的病人,减少我心中大块的疼痛。而我又舍不得提起过去,仿佛话语一经出口,过去便真的成为了过去……


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那是我十三岁那年,都中的贾家姨爹姨娘又带信捎书要接我们去贾府,孀居数年的母亲忖度几番,终于决定带我和哥哥进京投亲。


一路数日颠簸到了荣国府。母亲和姨娘暮年相会,自不必说悲喜交集,她们在泣笑叙阔着,我和姨娘家的姐妹兄弟也都互相厮认了,礼数周全。


姨娘家那温婉和气、眉目如画的儿子就是妈妈常提起的衔玉而诞被阖府宠着的宝玉了,众人还在说笑喧哗着,却见他转身牵了一个苍白细弱的女孩儿出来,到我面前,笑道,让林妹妹也来见过姐姐,说着把她的手放进我的手里。那女孩儿一对黑黑亮亮的眼睛望着我,神情安静,一语不发,我握着她指尖有些冰冷的手,努力用笑容强压住内心莫名的慌乱。



红消香断有谁怜

?

花谢花飞飞满天,

◎第二章 

没过几日,姐妹们都熟悉起来,她们爱我举止娴雅,谦恭有礼,都乐得与我交接,姨娘拨给我和妈妈居住的梨香院,每日里衣香鬓影,燕语莺声。宝玉原是在姐妹群里混惯了的,连他也常来,只有林妹妹黛玉,十天半月也不见得来坐上一回,纵来了,也是安安静静靠坐在一旁,微笑着看众姐妹下棋画画儿,偶尔几声轻轻的咳嗽,再偶而,眼睛的余光扫过我这边,害我直到众人散去心尤如撞鹿。


都中的冬天甚冷,黛玉原本禀性柔弱,一入冬便咳喘不停,连我,也因时气所感喘嗽了几日。大夫嘱我安心静养,我却哪里安得下心,黛玉那里,也不知一应饮食用药是否周全!明知道她的外祖母待她犹如掌珠,我不过白担了这心,可是有些时候有些心情,实实是不由得如此。


她在病中,我倒有理由一日三五次地跑去探看。哥哥外面店中的燕窝、银耳,不知被我要来多少,每日早起,我都在炭火盆上放一只银铫子,里面炖上些燕窝粥,煮得稀烂了,差一个小丫头子捧了,一起到潇湘馆去。



他年葬侬知是谁?

侬今葬花人笑痴,

◎第三章 

那日去得早了,她还没醒,我摆手命丫鬟们不要惊动了,自向窗前坐下,随手拣一本她常看的旧书轻轻翻看。没翻得两页,却见里面夹着一张素笺,上头几行娟秀小字:虽只一粥一饭,东西事小,难得她多情如此.......


在这满室的药香中,我坐得木雕泥塑一般,那一刻只觉头晕目眩,心神俱醉。半晌,转过头去看她,原来早已醒了,正歪在枕上,我们目光一碰,又都忙忙的散到别处,各自羞得满脸红晕。


宝玉也来看他妹妹,见我在,问候了妈妈和哥哥。黛玉已梳洗了起来,行动虽仍是弱不禁风,看着精神倒象比往日好些,宝玉喜得上来拉她的手,笑说,妹妹想是大安了,脸色红润了这许多。黛玉挣开他手,斜着看我一眼,一头嗔着宝玉:一年大二年小的,还只管这么蝎蝎蛰蛰……我的笑容冷在脸上,想到曾隐隐约约传出过话来,老太太要把黛玉许给宝玉呢。



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朝春尽红颜老,

◎第四章 

原只有宝玉,才配得上她。不必说人物门第,不必说经济学问,更不必说用情用心……什么都不必说,只因宝玉是宝二爷,而宝钗,是宝姑娘呵!


可笑我心底竟存过那些痴痴的念头!


自此我开始远着黛玉,和姐妹们在一起也是一本正经,初时她还疑惑,后来再见我,颜色也只是淡淡的了。


寒来暑往,人人见**渐清减,又兼罕言寡语,都不知我胸中有何丘壑。


园子里那几个唱戏的女孩子处,我很是爱去,有时候看着唱小生的藕官一幅深情倜傥模样和唱小旦的蕊官一处唱念做打,眉梢眼底写满情谊,我的心底就会涌起浓重的悲哀。


虽说是戏如人生,可叹我这人生竟还不如一场戏!



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面不知何去处,


◎第五章

展眼又是深秋,我被心事折磨着,容颜憔悴,衣带渐宽。这日宝玉撺掇着众姐妹要起诗社做菊花诗,我勉撑病骨去应个景儿,看黛玉混在姐妹间言笑晏晏,连头都不冲我回一下,心下不免凄然。


吟几句忆菊,诗里满是我的惆怅和落寞: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我诗方吟罢姐妹们都调笑起来,老太太的内侄孙女湘云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嘴上说:宝姐姐近日真是清减了不少,本是忆黄花,竟忆得人比黄花还瘦了呢...


黛玉的眼神似是无意中扫过来,犀犀利利的,嘴角却含了笑,说,我也有了一首问菊,随后曼声吟哦: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宝玉大声叫好,我却呆在了黛玉的诗句里,她的问菊,竟是句句直击我心。如此孤标傲世的她,肯与我偕而归隐?她那妩媚灿烂,真的花为我开?她也寂寞在圃露庭霜里,相思着我这归鸿病蛩一般的落魄人?半晌我都是痴痴的,直到她走到我的面前,轻笑着说:帮我把头发拢一拢罢……



随花飞到天尽头。 

愿依胁下生双翼,

◎第六章 

京都的冬天真是很冷的,呵气成霜,但有她在我心里,快乐无以复加。


难得冬日里风和日暖的一天,黛玉扶了一个小丫头子来梨香院给母亲请安,母亲见了她满脸都是笑容,我偷偷向她眨眼,她则报以洞悉的微笑。


母亲拉了黛玉到里间炕头去坐,一回头看到我的项圈还扔在炕桌上,忍不住嗔我:不知仔细着,好歹也是高僧送了来保命的东西...我笑笑依言拿过来要戴上,黛玉伸手接了去,笑说,也让我赏鉴一下这宝贝。翻过来掉过去仔细看了,饶有兴趣,口里喃喃着。


恰哥哥差丫头来取我惯用的冷香丸药方,我到外间桌上写一份交丫头带去,回来见母亲和黛玉正说得热闹,贴身丫头莺儿也在那里凑趣,说着什么金啊玉的。


看我进来,母亲她们都止住话题,打听入药的东西是否找得齐备。黛玉神色懒懒的,看莺儿拿过项圈帮我戴上,若有所思……



冉冉香莲带露开。

亭亭玉树临风立

◎第七章 

过了元宵,哥哥店里管总的老张差人送了两箱子东西来,解了绳子,去了夹板,开了锁看时,竟有黛玉家乡的一些土物。我回了房里,将那些玩意儿一件一件的过了目,细细挑出一份,使莺儿同着一个老婆子,送到潇湘馆。


正值宫里赐出东西来,众姐妹连宝玉人各一份,看那单子,黛玉的似乎与其他姐妹的稍有不同,我不禁在心里暗暗纳罕。


莺儿送东西回来,近前挨着我悄悄地告诉:刚才我到林姑娘那里,见林姑娘满脸的泪痕。我送下东西出来时,悄悄地问紫鹃,说是宝二爷刚离了那里,两个人唧唧咕咕不知说了什么,林姑娘便伤心起来,咳嗽得把刚吃下的药都呕了出来...


听到这些,我的心慢慢沉下去,沉下去。病中的她,会因宝玉一句无心话语,便伤心落泪,宝玉在她心中如此重要,我又算得什么!


转天去老太太那里请安,黛玉和宝玉都在,我望向黛玉,她眼中竟有隐隐的酸楚。宝玉过来搭讪,笑道:姐姐节里作养得丰腴些了,怪不得她们将姐姐比做杨妃...我不由得大怒,待要怎样,却看到黛玉眼中的酸楚更甚,忍了忍,只涨红了脸,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


黛玉的咳嗽声撕心裂肺响起,我心疼痛不止。



解铃还是系铃人。

心病终须心药治,

◎第八章 

春寒已将褪尽,黛玉的病反一天天重了起来,竟至绝粒。阖府慌乱,老太太、姨娘,宝玉,甚至宫里,频频打发太医探看,她的病,全不见起色。


我忧心如焚,日日拈香祷告。我要她好起来,哪怕她嫁与宝玉,哪怕她以后再与我毫不相干,哪怕她根本未将我放在心上,我要她好生生地活着...我再无所求,只要她活着。


早就顾不上拈酸怄气,我每日里衣不解带地侍奉在她跟前,天可怜见的,能拿我命换她好转,我也是甘愿的。


一日,宫里忽传出旨意来,说法师推咎,惟有金玉婚配为林姑娘冲喜,她方能逃过此劫,尽享福贵。我不懂宫里缘何看重黛玉至此,更不懂为何不是宝黛成婚冲喜...但既有此话,哪怕只一线生机,我也要尊旨一试。来不及多想什么了,我要留住她。


只准备一天,我和宝玉两个人满身红装木偶一样在傧相指引下拜了天地。礼成,我仍旧回潇湘馆黛玉的病榻前,没有任何人阻拦我。


她竟然难得地清醒着,我过去握了她手,眼泪不听控制地落下。我付在她耳边哽咽着:妹妹,好起来...她眼睛亮亮地眨动了一下,嘴角缓缓浮起笑容,轻声说:就这么着,多好呵.....



愁绪三更入梦遥。

香魂一缕随风散,

◎第九章 

天将明时,困倦已极的我伏在黛玉榻侧睡着了。不知何时,觉得她在轻声唤我,她说,保重些儿,我,走了...说着,缓缓松了我的手。


恍惚中,我被人搀了起来,她们似乎要带我离开,我想挣脱,却使不出一丝力气。茫然回头去看,黛玉明明还安静地躺在那里,我竭尽全力唤她:妹妹,妹妹...可是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她,也再没有应我一声。


黛玉一去,似乎整个贾府都黯淡下来。我泪已流尽,每日里空空地张了两眼,看到的尽是些惶惶然。我没有力气好奇。


果然,不久后宫里降罪下来,贾府被抄检,一夜之间败落。宾客散尽,飞鸟各投林。


宝玉亦弃家为僧,临走时留书给我:宝姐姐,你心中念着黛玉,我心心念念的,也是一个男子。。。林妹妹不死,如今已被逼入宫为嫔,君父之命难违,同病相怜也成奢望。


至此我终于明白,宫内缘何看重黛玉若此,而聪敏如黛玉,焉能看不透这背后敷粉的一篇龌龊文章!


质本洁来还洁去,黛玉一死留得清白,也是想避阖府违旨之罪吧,她又哪能料得肮脏君王终还是恼羞成怒。


黛玉音容宛在,潇湘馆内的杂草长了又长。年华如水流走,剩下的这人乌发业已半苍。我仍倚在门侧出神,冥思苦想着:什么时候儿,命运真的可以握在自己手中。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