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品味】暗香浮动 千年古村的时光书 -----“走遍文成”走进梧溪村

文成发布2018-03-13 01:30:37


平时我们说一个人是否有魅力,常常以气质来形容,人的气质和气场很关键。村庄也如人一样,是有气质的,一个村庄有否气质,和它的内涵与底蕴有关,并以人类为其所创造的气场来决定。在我的印象里,梧溪村便是这么一个村庄。它像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人一样,走近它,便能体会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格调。无论何时走近它,都让人有种“暗香浮动”之感。


梧溪村位于西坑畲族镇,是一个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村落。村中有一溪穿境而过,溪唤梧溪,溪水源于石圃山与石垟林场,昼夜涓涓,终年不绝。沿溪除有狭小谷地外,余皆坡山陡崖。山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村子因是富弼后裔聚居地,村民多以富姓居多。据《富氏宗谱》记载,唐松州判史富韬,于唐末从河南洛阳迁南田泉谷,是为浯(梧)溪一世祖,五世祖富弼宦居河南,七世祖直清与兄景贤返归南田。南宋咸淳四年(1268),第十二世祖、进士富应高迁居梧溪。距今已748年。梧溪原为语溪,对此,清乾隆年间的《古齐富氏族谱》中记载:南田之山其南二十里,有泉汇为溪,水声涓涓沥沥,如人相语,得名“语溪”。因行书与“浯”字形相似,又因水而意易为“浯溪”。由于此地1948年前属青田县八都,1929年青田县在此设置邮代所,邮柜上误写为“梧溪邮柜”,故遂而沿用“梧”字至今。

梧溪村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县内屈指可数的两大名人,明代开国元勋刘基和著名杂文大家赵超构,都与这个村子有着深厚渊源。刘基家族与富弼后裔也有着多代姻亲关系,如刘基的母亲、夫人、儿媳皆出自富家。梧溪是赵超构的外婆家,也是他的出生地。

多年来,梧溪村因深处大山,远离喧嚣,村中不仅民风古朴,山水纯真,还保留着大量传统古建筑。如富相国祠、南阳富宅、文昌阁等。




富相国祠


富相国祠位于梧溪村溪畔,原称富氏宗祠,始建于元,毁于元末兵燹,清乾隆甲申年(1764)重建后,复经清道光葵卯年(1843)重修时,加建大门与戏台,选额为“忠孝祠”。现存建筑五开间,由头门、勾栏式戏台、正厅、两侧厢轩组成合院式,大梁上悬宋元佑二年(1087)御题“显忠尚德”匾(重书),头门悬“富相国祠”匾,均由国家文物局教育处长夏桐郁书赠。头门外分别置有清代年间旗杆石3对,前为照正墙。总占地1350平方米,规模壮观宏伟。系纪念富弼,兼祀入迁县富氏一世祖富韬的纪念性建筑物。

富相国祠

提起该宗祠,就不得不提北宋名相富弼。富弼(1004-1083),字彦国,历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两度入相。曾与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苏东坡等齐名于宋室。由于其生平辅政有方,政绩卓著,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谋略家、政治家和文学家。元丰六年(1083),富弼去世,追赠太尉,谥号“文忠”。元祐元年(1086),配享神宗庙庭,宋哲宗亲篆其碑首为“显忠尚德”。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康熙六十一年(1722),从祀历代帝王庙。今存《富郑公集》一卷。现宗祠正厅塑有富弼坐姿仪像,身着朝服,头戴相冠,边立侍从,神态如生。

富韬,唐末历官工部郎中、松州刺史、太常寺卿。系富弼五世祖。原籍河南,为避五季乱,迁居南田泉谷,殁葬华山无为观东峙,后称其山为“刺史山”。

因富弼在北宋为官期间,曾二度官拜宰相,勋业卓著。富氏宗祠在民间多被称为“忠孝祠”。1997年,该宗祠被列为第五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戏台



梧溪肇基祖为富应高。富应高(1253-1344)字春牖。富弼七世孙。5岁从师问学。举宋咸淳四年(1268)乡贡进士,因“世变遂不复有仕进志”。元初世祖欲诏授京广湖制置使,以“后朝有后朝之臣,前朝之臣不为后朝臣”谢辞。值父疾,奉汤药侍左右,昼夜未解衣带。俟父逝,居丧尽礼。平生为人,“虽幼贱必竭其忠”。至元间雪灾,苦寒之人皆是,凡过其门者,不问亲疏,慷慨济施衣食。卒前,乃“取平昔贫人借贷契卷悉焚之”,叮嘱子孙要济人利物,以行德取义计利害。明朝刘琏之子,荣禄大夫、袭封诚意伯刘廌曾为富应高撰墓铭。文中写道:“父讳应高,字春牖,登咸淳乡贡进士,以世变不仕,自泉谷再迁乡之浯溪而家焉,时公年方五岁。自少好读书,有才略,诗歌名于世,闻望重于乡……”并赞其“德修于已,学优不仕。推公恤贫,泽施遐迩……”对于富氏迁徙梧溪,明永乐进士、刑部侍郎,景帝时起至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何文渊在《浯溪义塾记》中也写道:“抑吾见浯溪之胜,其山青翠环匝,其水开泓澄彻,有田可耕,有泉可掬,有圃可蔬,是有德者之所居也。秉礼之先,松州刺史讳韬者居南田泉谷;至宋宰相文忠公暨进士曰伟 、曰宗礼,皆居泉谷。数传咸淳进士应高者,始迁于浯溪。今二百余年,子孙滋繁,衣食余饶。秉礼兄弟又克绍世泽而建义塾,其可书也,予乃为之记。时景泰元年岁次庚午仲秋月后三日。”

梧溪碇步


关于梧溪旧时模样,当年刘廌曾为梧溪写了《浯溪八咏》,其中《竹径螟烟》中写道:

“幽居溪上两三家,

曲径疏篁景最佳。 

水色幽临山色暝,

轻烟一抹自横斜。”

清乾隆十一年邑痒生(秀才),富弼第二十一世孙富燮也曾写了一首《浯溪即景》,他在诗中写道:

“耸翠层峦列四隅,中拖碧涧绝尘污。

佛云乔木松百树,涤垢修篁竹千株。

濯足不须寻异域,振衣奚用觅殊区。

渔樵耕读咸堪适,何事徘徊向别图。”

 从中,可见当时的梧溪便是一个山青水秀,别有洞天的地方。由于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千百年来,梧溪在许多文人骚客的眼里是一个世外桃源。


文昌阁位于梧溪村口。走进村子,一眼便看到掩映在古樟树下的文昌阁。
    文昌阁始建于清嘉庆十三年(1808),为三层木构建筑。建筑顶部歇山式,吻兽为龙,阑额、雀替俱浮雕。檐头逐层内收,建筑构作独特,规模宏伟。一层为正殿,正厅塑关帝坐像,立塑周、关二将;二层为文昌阁梓潼帝君神像;三层为魁星阁,塑握笔占鳌的魁星(文曲星)。

文昌阁

据清道光葵卯版《富氏宗谱.文武帝阁记》载:“余辈于嘉庆戊辰冬吉旦,鸠工庀材,营建高阁于斯,崇祀文武二帝,所以培文风也。”另据富氏族人介绍:“梧溪旧有义塾,建于明朝,由富氏族人富秉礼而建,后毁坏。清嘉庆年间在原址建文昌阁,以作义塾之所。”清末至民国期间,文昌阁历为当地及周边村民和远近文人慕名膜拜的处所,香火鼎盛。“文革”期间,阁内三层塑像被毁,部分构件如神龛雕塑、屏壁彩绘等均受到严重破坏。上世纪八十年代,文昌阁东向围墙和入口台门被拆除;九十年代开始陆续对文昌阁进行维修。现为浙南地区保留较完整的清朝中晚期风格的“文昌阁”建筑,并于1997年被列为了县文物保护单位。目前为青少年校外实践基地。


南阳富宅

从文昌阁往里走几步,便是南阳富宅(俗称南阳旧家)。为清中期建筑,是由当时富甲一方的富敦伦建造。原由门台、门厅、前厅、正厅及两侧厢房组成木构合院式建筑。门额上刻“紫气东来”四字,两旁抱框阴间楹联。门厅前立有清道光戊子年(1828)旗杆夹两座。前厅面阔九开间,屋面悬山顶,平脊叠瓦,檐口置勾头滴水,明间后廊檐檩下牛腿及雀替雕刻精细。整座建筑古朴典雅、端庄秀丽。   南阳旧家为赵超构外婆家。


赵超构

赵超构(1910-1922),龙川人,学名景熹,常用笔名史铎、林放等,是我国杰出的新闻工作者、著名杂文家和社会活动家。一生写下新闻性杂文万余篇,留下400万字的作品,曾获毛泽东主席七次接见,被誉为“新闻界泰斗”。当年为了图吉利,赵超构还未出生时,赵父便依据当地习俗,将赵母接回娘家生产,此后梧溪村的外婆家便成为赵超构的出生地。    为怀念与宣传这位新闻界名人,2010年,南阳旧家作为赵超构故居对外开放。故居设有赵超构手稿展示室、生平介绍室、生活起居室、摄影作品展览室等。展品中收有赵超构照片70多张,手稿30多份、亲笔信笺及其《杂文选》、《未晚谈》、《赵超构文选》等著作。


金阳旧家

梧溪村牌坊


金星岗富宅


梧溪除上述人文与古建筑外,还有一些其它古建筑与历史遗踪。如金星岗富宅、国民党中将富文故居、石马坟等。金星岗富宅位于梧溪村金星岗自然村,清晚期建筑,由门台、正屋、左右厢房组成合院式院落。门台面阔单间,仿木构建筑,中设大门,两侧为花岗岩石壁柱,屋面双落翼式硬山顶,两端塑凤鸟状脊头,门台下端设猫狗洞,上施青瓦。门台前设有踏步,两边各立清光绪壬寅年(1902)旗杆夹。该建筑保存完整,构件精雕细琢,颇具气势。石马坟位于梧溪北山间旧时通青田的古道旁,系明朝开国元勋刘基祖裔古墓葬群。为全县现存唯一置有石翁仲、石马、石羊、石猪、石猴的明代古墓。当年墓前甬道两旁有石马、石猴、石俑等石像,还有一座牌坊,规模相当壮观。石马背上有鞍、缰,雕刻精细,栩栩如生。墓主刘瑜,系刘基九世孙,自盘谷分徙三滩,袭封诚意伯。墓为四厝,系刘瑜和夫人吴氏、洪氏、侧室周氏合葬墓。

石马坟

石马坟左上方,有刘基曾祖刘濠墓,墓为元代土葬墓。刘濠字浚登,官拜仕宋翰林掌书。石马坟后弯北路边,另葬有刘基之父刘爚,为扶椅式土葬墓,由粗石岩筑成墓坦和内外圈,墓前立石碑一方。遗憾的是,如今石马坟已被破坏殆尽,田间仅剩石马一对,龟形石一块及断掉的石柱与碎片,再无它物。 梧溪村还有浓郁的民族风情,村子至今仍保留着畲族婚礼、竹竿舞、敬祀祖先、图腾崇拜、“对歌”等富有民族文化特色的活动,其糯米酒、饭糍、香竹饭、畲家火锅等也是畲族的一大特色。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发展,这个依山傍水,底蕴深厚的古村落深受游人青睐。(文图/张嘉丽)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