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去读诗 窥探诗人们的内心气质吧——读黄柳军诗歌《我无法用一首诗来想象你》

读写乐2018-09-25 16:36:58

去读诗 窥探诗人们的内心气质吧

  ——读黄柳军诗歌《我无法用一首诗来想象你》

文/泥冠

  

  我想用一个逗号来想象你

  因为你有一张乖巧而疯长的嘴巴

  我想用一个疑问号来想象你

  因为你的脸上总是飘满猜不透的疑云

  我想用一个句号来想象你

  因为你的前生就是我圆圆的眼睛

  我却无法用省略号来想象你

  因为有些人,不值得用一生去等待

  

  我想用一个字来想象你

  因为你乌黑的卷发含蓄而不便表达

  我想用一个词来想象你

  因为你高高的鼻子一语双关而不便流露

  我想用一句话来想象你

  因为你温暖的眼眸似我冬天的泉源

  我却无法用一首诗来想象你

  因为我爱的人,早已为虚幻的爱情悄悄殉葬

  

  有人说,诗歌是属于内心活动的。这内心活动是谁的呢?一定是诗人的了。那么诗歌就是了解诗人最好的窗口了。再读诗,便想知道诗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诗人是一个高贵的人,还是一个卑贱的人?是一个张扬的人,还是一个拘谨的人?是一个幽默的人,还是一个无趣的人?诗人的心里有什么样的愿望?……

  诗读得多了,慢慢发现,许多诗歌里的“我”都不是诗人自己。很明显的是,TA把性别都写变了,明明诗人是男性,“我”却是女性;明明诗人是女性,“我”却是男性。这也是文学颇有乐趣的地方。虽然“我”不是诗人,只能用“主人公”来代表,但从诗歌中也能清楚的“窥探”到诗人的气质!

  黄柳军的诗歌《我无法用一首诗来想象你》也是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但我觉得这首诗中的“我”就是诗人自己。到底是不是呢?只有诗人知道。是不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通过这首诗看出他是一个怎样气质的诗人。

  “我想用一个逗号来想象你/因为你有一张乖巧而疯长的嘴巴”。逗号是表示继续,不停止。诗人在描写一个伶牙俐齿、像鸟雀一样聒噪不完的女孩了。

  “我想用一个疑问号来想象你/因为你脸上总是飘满猜不透的疑云”。原来这女孩还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很费猜。不费猜怎么会用疑问号来想象她呢?“脸上总是飘满猜不透的疑云”,哟,她且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因为她的心事全写在脸上!

  “我想用一个句号来想象你/因为你的前生就是我圆圆的眼睛”。诗人对她的前生都知道?圆圆的眼睛到底是诗人的眼睛还是女孩的眼睛?许是在写女孩的眼睛吧!是诗人在耍我们玩儿吧?用句号来比喻圆圆的眼睛是多么形象、贴切。

  “我却无法用省略号来想象你/因为有些人,不值得用一生去等待”。用省略号来想象她?这里确凿要用省略号来比喻了。“等待”是进行时,试想想,除了省略号,还有哪个标点符号会更加准确到位呢?“一生的等待”是一段何其漫长的时间和岁月!这个省略号所省略的东西够长了,它一定是人世间最长最长的一个省略号了吧?!

  诗歌的第一段,诗人用逗号、疑问号、句号、省略号四个比喻句,轻轻巧巧就勾画出了女孩的性格、心事、相貌及“我”对爱情的期许与担心。

  第二节又是四个比喻句。“我想用一个字来想象你/因为你乌黑的卷发含蓄而不便表达”。这个字是一个什么字呢?是“俏”字吗?是“纯”字吗?是“美”字吗?诗人说,“你乌黑的卷发含蓄而不便表达”这一句,将诗歌语言的张力表现到了极致!

  “我想用一个词来想象你/因为你高高的鼻子一语双关而不便流露”。这个词又是什么词呢?猜吧!尽情去猜吧!连“一语双关”都蹦出来了,可以猜出种种种种。诗意就在这猜里满了,漫了,溢了!不重读一遍不过瘾!

  “我想用一句话来想象你/因为你温暖的眼眸似我冬天的泉源”。诗人是置身于热恋中了。在严寒的冬季,对女该思念的感觉像汩汩的“冬天的泉源”给诗人以温暖。那么,诗人的爱情能够修成正果吗?“我却无法用一首诗来想象你/因为我爱的人,早已为虚幻的爱情悄悄殉葬”。诗人迎来了雪崩般的打击——他爱的人,为虚幻的爱情悄悄殉葬了!这一句用了“一首诗”来作比。为何用诗来作比呢?诗歌被人们约定俗成为最美好的东西。人们常说,要用诗歌来装点我们的生活和人生。还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句子: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意和远方。诗歌是美好的东西,不可质疑。可是,诗人却无法用美好的东西来想象他心中的女神了——“因为我爱的人,早已为虚幻的爱情悄悄殉葬”,多么痛彻心扉!

  诗人在第一部分曾说:我却无法用省略号来想象你/因为有些人,不值得用一生去等待。在冥冥中对爱情的担心在全诗的末尾应验了。

  诗中的悲剧是怎么酿成的呢?是因为诗人还是因为女孩子?我们不得而知。真实的答案在诗人的心里。

  这首诗歌描写的故事已经老掉牙了,摆在文学的殿堂里俗不可耐,只会拾人牙慧。但当我们读这首诗的时候,会觉脍炙人口、爱不释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是因为诗人做了艺术化的处理,使得故事变得有趣而又味够!

  诗歌第一段,诗人用四个标点符号作比,第二段用字、词、句、诗作比,感觉新鲜、俏皮。仿佛夜空是黑暗的,花花的流星雨把夜空照亮了,令人兴奋和情不自禁!

  好作品不是来自新故事,是来自新写法。

  技巧产生艺术。艺术和技巧又是并列的。

  不老的诗歌一定是技巧和艺术融合的结晶!

  黄柳军用八个排比句完成了一首诗,是值得点赞的!用比喻、排比、夸张等修辞手法写诗的做法在当下的诗坛已经“人迹罕至”了。大家美其名曰:我们要写新诗,要赋予诗歌新的样子。样子是有了,但诗歌的味道却淡了,淡得像白开水一样。读者揶揄那是“口水诗”。修辞手法是我国文学宝库中的创作利器,也是最宝贵的文化遗产,任何时候都不能屏蔽和丢弃!

  诗歌的最佳状态是喜新厌旧。诗人李犁说:诗人永远是语言和艺术的探索者和创新者。因为有诗人,诗歌技术永远在变化和流动之中。让我们在诗歌创作中时时记得:对诗歌的语言要有些要求!

  从这首诗中我们窥见了黄柳军的诗人气质——学者型的,或曰阳春白雪型。

  

  作者简介:泥冠,原名蔡志宏,作家。有小说荣获《人民日报》作品奖,有小说被《小说选刊》转载。创作的电视散文《守林人之歌》曾展播。五次获得省级以上报刊文学作品奖。多篇作品入选文学作品选集。


图片选自网络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