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盗墓笔记8大结局 有声小说 - 全集收听下载

叻基仍然2018-09-13 22:01:21


1


广源市市长办公室,不奢侈却漂亮,戴着金丝眼镜的白脸王市长,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文质彬彬,来到办公室看着王市长感觉就很亲和,但是广源市的官员,大多对这个白面书生版的市长心有余悸。


张飞宇拎着行李包,敲敲门,没等回答,就推门走进市长办公室,轻声说:“王叔叔,我来了,您这儿真严,没你的电话,别说拿着行李,就是空人也不让进。”


王市长抬头,目光越过办公桌上的电脑,电脑后的一面小红旗儿,看到了干净整洁的张飞宇,却没有站起来,指了下办公室的沙发,亲切地说:“你呀,非要自己来,叔叔还担心你能不能找到这儿呢?坐吧,到了叔叔这里,就像在家一样,喝茶自己倒,什么行李非要直接拿着,直接放在门岗,到时候拿多方便。”


张飞宇放下行李箱,慢慢坐下,心说:“呵呵,上次去我家,还在我面前跑来纵去,现在到你地盘上,你还摆起架子来啦,连站都不站啦。真有些一方大员的感觉。”


张飞宇很是规矩地没去碰茶几上的茶杯,目光扫过大玻璃窗下的十几盆名贵的花儿,轻声说:“这行李对我很重要的,呵呵,叔叔,多了这几盆花,你这儿就比我爸的办公室还要漂亮。”


中年人脸色一变,不过,极快地平静下来,推了下脸上的金丝眼镜,说:“小宇,叔叔的办公室也就多摆了几盆花而已,哪有你爸爸的办公室好?呵呵,你要是喜欢,回头,我让秘书,把那几盆花送到你住的地方去。”


“叔叔,我也就随口一说,我爸的办公室,我几乎没去过,我觉得叔叔你对我最好,才感觉你的办公室漂亮亲切的。我妈说,让我来找你,你把我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张飞宇笑着说道,心说:原来还知道我老子比你官大,嘿嘿,坐在哪儿真像个大长辈,要不是那几个小子出事儿,老妈怕我给老头子惹事儿,我来你这儿干嘛?


“叔叔,已经把你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一会儿,凌秘书开车送你去市一中,林校长已经把你的宿舍安排好了,他怕你住在学校不习惯,就住在学校旁的富源小区,很舒适,安静,不过,你可要好好学习,要是成绩下来,我可没脸见你妈妈。”


王市长再次推推眼镜,心说:“还是快点把这小子送走,这种孩子,办事不足坏事却有余,前段时间,省城那几个官小子全都犯了事,肯定和这个小子脱不了干系,不过,这小子倒是文气典雅,像我的老领导。”


张飞宇点点头,才伸手端起紫砂茶壶,优雅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那碧绿冒着淡淡茶香的茶水,轻轻品了一口,说:“叔叔,我会好好学习的。”


“市长,我能进来吗?”


清脆的声音,带着些黏黏的味道,让张飞宇转过身去。


一个穿着制服套裙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门口,那双秋水般的双眸,闪烁着看着王市长,满是情意。


张飞宇心说:“都说广源市出美女,没想到还真的不假,只听声音,就让我心热,原来老妈还是真的疼我,把我送到这个市,要是送到焦化山,可就惨了。”


“呵呵,进来,小凌你来的正好,这就是我家侄儿小宇,我给林校长打过电话了,你把小宇送过去,富源小区三号楼。”


王市长亲切地问道,看着凌秘书的俏脸,像个可敬的长辈。


“好吧,人家正好也能去看个姐妹。”


凌秘书说着,扭着小蛮腰,那两条被黑色丝袜裹着的匀称的小腿,款款走到张飞宇近前,扫了眼张飞宇那黑色的行李包,轻声说:“拿着行李,咱们走吧。”


“呵呵,小宇,今天先让小凌姐把你带到学校,缺少什么,直接向林校长要就成,明天,你婶儿旅游回来,咱们吃个团圆饭,要不是,你妈妈非让你单独住,你就住在叔叔家里,也省的你婶儿整天说家里冷清。”


王市长轻声说道,脸上好像很有些无奈。


“大不了,周未,我去陪婶说说话,我爸的工作也忙的很,这个我能理解,对了,涛哥也该大学毕业了吧?菲菲妹妹现在也该读高二了吧?”


张飞宇说着站起来,伸手拎起了行李箱。


“你涛哥毕业,都开了公司,现在公司发展还不错,以后,他有空,我让他去看你,你菲菲妹妹现在就在市一中,呵呵。”


王市长好像很不愿意提到自己的女儿。


“好,就这样吧,叔叔,我先去和林校长认识一下。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来,在这儿还不会迷路,呵呵。”


张飞宇说着向门口走去,却看到那个凌秘书正不耐烦地看着自己,心里有些不悦。


王市长看着张飞宇走出了办公室,心说:“你还是少在外面乱逛的好,万一出个什么事?别说我那个老领导,就是你那个漂亮的妈,我就没好日子过,不过,有机会还是让你和菲菲多聊聊,老领导要是真的还能拉我一把,让我登上那个位置,把菲菲嫁给你小子,也算值了。”


张飞宇把行李箱丢进凌秘书的小车里,自己也紧跟着坐了进去,闻着淡淡的清香,眼光落到那黑色丝袜裹着的长腿上,晶莹的小皮凉鞋,更是让那双小脚,显得可爱。


凌潇潇发觉这个帅气的男孩,竟然偷看自己的小脚,心里不觉有些不舒服,甚至有些厌恶,明显就是那种仗着自己有点家世喜欢占女孩子便宜,这个肯定又是王市长不知哪里来的亲戚,想来这儿沾下便宜。


张飞宇看着开着车,连扭头看看自己都不肯的凌秘书,心说:“一个小秘书,还看不起我?呵呵,王叔觉得这是他的地盘,摆摆架子也就算了,你个小秘书也敢对我板脸,真是不知高低,以为和王叔shui过,就是官太太啦,嘿嘿,行,就先逗逗你。”


张飞宇文气的脸上,涌出一丝坏笑,轻声问:“凌姐,你和我王叔关系怎样?被他吃掉了吧?他gao你的时候,你叫的很好听吧?”


耳钉,那一身潮范儿将周围一干穿着麻袋款式校服的学生衬托得又丑了三成。


2


凌潇潇完全没想到,这看着很文气的大男孩,竟然忽然问出这种无耻话,一时间,又羞又怒,却也不便翻脸。不过,想着王市长真的pa在自己身上好几次,自己还真的叫过,那俏丽的脸上,不由红了一下,却被张飞宇看了去,心说:“唉,原来王叔也是同道中人,嘿嘿,老牛吃嫩嫩草。”


“上下级关系,小鱼,你王叔可是很正直的,不要乱说。”


凌秘书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心里却无比恼怒地想用手抽这个小子。


凌秘书平时很高傲,当然也有高傲的条件,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名牌大学毕业,被王市长看中,直接提拔给王市长当了秘书,工作很是优秀,王市长的讲演稿都是出自她手,自从背着丈夫把自己献给王市长,就常以王市长第二夫人自居,没想到这个小子上前就这么无耻,刚才还以为他很文气,最多也就悄悄占些便宜,没想到这么多大胆,无耻,就算王涛,都没有对自己这么无礼过。


“呵呵,我叫小宇,不是什么小鱼儿,凌姐,我下面倒有条很活泼的大鱼,这次来,都一天了,它可是真的渴了,姐姐,你那条小河,让它游游怎样?”


张飞宇说话的时候,无比的自然,眼睛却只盯着凌秘书那越来越红的俏脸。


凌潇潇听着这种赤裸裸的挑逗,本想一巴掌打过去,可是看着那张帅气的脸,还有想起王市长对这个小子的亲切,估计,可能是王市长的近亲,不觉怒火小了很多,可羞得她却说不好话。


“你,你,姐哪有什么小河儿,天不早了,还是快去林校长哪儿吧?”


凌秘书又气又羞地说着,心说:“回去好好问问王市长,这个孩子是谁?”


凌潇潇生气地发动引擎,小轿车快速向前驶去,有些急不可待地甩掉这个看着阳光帅气,却有些邪恶的男孩。


张飞宇闭上了眼,靠在座位上,一声不吭,不过,凌秘书心里却安静不下来,王市长虽然说这是他侄儿,可看着也不是那么的亲切,自始至终,都没有站起来,再说要是大领导的儿子,最起码很有涵养,哪像这个,上来就那么的直白、无耻。


凌潇潇开着车,越发的慢了,看到大路旁边有个坏了的消防栓,因为漏出很多水,阻止了很多行人,却不影响停车,凌潇潇看着那个消防栓,脸更红了,前天,老公的车子就停在这儿,自己在车里被老公ba了个光,当时自己被老公按在后座的车窗上,真的好刺激,自己看着车外的行人,羞得不敢睁眼,生怕看到自己的同事,老公却趴在自己身后,像疯了一样gan,每一次都干的那么的有力,还让自己叫他爸爸,最后自己好像还真的喊了爸爸……


这时,张飞宇却慢悠悠睁开了眼睛,看着前面的路,轻声说:“广源市的道路真的不干净,怎么这么多脏水?那个消防栓坏了,也没人来修,看来王叔叔对下面太仁慈了。”


凌潇潇听到最后一句,心里一惊,暗想:“这个大男孩,不就是王市长的一个亲戚,他竟然还敢批评王市长?真是不知大小,不懂礼貌,回头,告诉王市长,把他赶回老家去。”


“姐,王叔就你这么一个秘书吗?”


张飞宇慢悠悠地轻声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王市长有好几个秘书呢,不过,姐是他的第一秘书,也就是他的……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凌潇潇很是得意地说道,完全把张飞宇当做一个不知礼节的孩子。


“嗯,我老爸从来不敢用女秘书,因为我妈妈很不喜欢,呵呵。还是王叔叔胆大啊,开快些,我还等着见菲菲妹妹呢。”


张飞宇冷冷地说完,再次闭上了眼,心说:“这个凌秘书高傲,还真的不开窍,不过,那娇娇的声音,特别是这种女人的lang叫,肯定很好听,以后,有你叫的时候。”


张飞宇这句话,真的让凌潇潇心里一动,看来自己要是不同意他的那条小鱼游泳,说不定,王市长真的会把自己换掉!可,转念一想,哼,一个毛头小子也想吓住姐?回头人家就去问问王市长,看看你这毛头到底几斤几两?说的好像他老子比王市长还位高权大,要是那样,你还来找王市长安排学校?哼,这小子不老实,不过,姐也不是那么好骗滴!等着吧,姐让你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省的姐看见觉得脏眼睛。


凌潇潇悄悄瞪了眼,闭目养神的张飞宇,把车子的速度猛然加快了,张飞宇没想到自己最后一句,人家依旧一点也不买账,反而还悄悄瞪了自己一眼,行啊,不是傲气吗?会让你低下头的。


3


富源小区是个很安静的小区,因为离市中心比较远,上班族大都不住这儿,小区距离市一中很近,很多条件好的高中生不住校,却在这租房,市一中里有个附属初中,附属初中没有住宿楼,所以小区里,大多是些陪孩子读初中的妈妈。


小区很美,就连大门的门岗都是那种带着古韵味的小亭子,平整光滑的水泥路面旁边都有郁郁青青的垂柳,漂亮的花池更是点缀着小区的美丽。


粉红色的小楼,间隔着白色的瓷砖,看着就时尚洋气,特别是小区里,喷泉很多,水池里满是清澈的水,条条小鱼在里面无忧无虑的,让人看着就心旷神怡,忘却了自身的烦恼。


凌潇潇此时,急于甩掉这个看着帅气,其实很邪恶的大男孩,车子路过门岗,都没有过多停留,张飞宇也看出这个俏秘书的心思,不过却没有出声,再刺激她,万一她吵嚷起来,自己面子也不好过,适可而止。


“嘎吱”车子停了下来,“到了?这么快?”


张飞宇睁大眼睛问道。


“嗯,到了,这就是三号楼,估计,林校长在上面等着呢。”


凌潇潇没有看张飞宇的眼睛,心说:“我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个毛头孩子也想着仗着人家权势,搞潜规则,真是的,也不掂量一下自己。”


“姐,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有时候,我不方便一直找王叔叔。”


张飞宇说着扭动了下身子,掏出一个黑色的时尚手机,好像自己也忘了刚才小鱼游泳的事儿。


“我一般不戴手机,有事儿还是找你王叔叔吧。”


凌潇潇轻声说道,带着一股得意的傲气。


张飞宇笑着把手机重新装进口袋,笑着说:“行,我估计,明天王叔叔就没有女秘书啦,呵呵,到时候,凌姐,你可就要常戴手机啦,要不然王叔会找不到你的。”


凌潇潇气的白了张飞宇一眼,心说:“就你?吓唬小孩子去吧,姐不吃你这一套。”


“下车吧,我帮你把行礼拿下来吧?”


凌潇潇说着推门下车,迈着小步,打开后车门,伸出白白的小手,就抓住了那黑色的行李箱。


张飞宇也走出小车,绕了过来,笑着说:“姐,你拉不动,重的很,还是我来吧。”


凌潇潇有些不服气,平时她可是很喜欢运动的,大学时代还是参加过女子马拉松,不过,没取得名次罢了,现在还经常去健身,练练瑜伽,身材保持的这么好,这也是一方面吧。


凌潇潇可劲拉了一下,那行李箱微微动了一下,再用力,几乎就没向外移动,张飞宇笑着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凌潇潇,伸出一只大手,抓住行李箱的手柄,把脸放在凌潇潇晶莹的耳朵边,低声说:“姐,这是男人的活儿,你干不来的。”


张飞宇感觉着凌潇潇那柔软的身子,竟然有些僵硬,不觉再次想逗逗她,下面那变得有些ying的棍状物,对着凌潇潇这位市长秘书,就ding了几下,最后还故意,狠狠地磨蹭了一下,才转身离开,准备向楼道走去,心说:“还挺傲气的,我会让你低下头的。”


凌潇潇差点趴到在车里,小手死死地按着车门,才没有趴下,全身发热,隔着套裙被顶,虽然无比的生气,可是身子却一阵阵无力,硬是咬了下丁香小舌,才清醒了些,没想到自己心里竟然涌出一丝渴望,不过,很快被强烈的羞耻所掩盖,这小子太无耻了,简直就是流氓,怎么能对自己这样无礼?


“你,你……”


凌潇潇红着脸,真的想冲上去,扯住那小子,狠狠煽他,不过,还是强忍住了,因为前面的楼梯口,走出来个高大的男人,正是市一中的林校长,凌潇潇可是认识林校长的,她还是林校长以前的学生呢。


“呵呵,潇潇,没想到你亲自开车来了,这位就是王市长说的,他那个侄儿吧?”


林校长笑着说道,那声音很是洪亮,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张飞宇的脸,想在那脸上找出什么。


“校长好,我叫张飞宇,我妈怕我和那帮同学学坏,听王叔叔说咱们学校校风严谨,就把我送到您这儿来了,不过,校长放心,我真的不喜欢打架闹事。”


张飞宇文质彬彬地说道,手里拎着行李箱,看着就想个好孩子。


凌潇潇站在张飞宇身后,心说:“这个小子,简直就是条恶狐狸,真会装,你妈还怕别人把你带坏,你这个小子,不带坏别人,就成啦。”


凌潇潇却没敢这么说,脸上硬是挤出几丝微笑,轻声说:“校长,这就是王市长的好侄儿,你可要好好教导,就这样吧,王市长那边还忙,我就先回去啦。”


林校长严肃的脸上,涌出笑容:“呵呵,你呀,总是说忙,回头,有空了,老师请你吃顿饭,告诉王市长,我会好好照顾小宇的。”


张飞宇笑着说:“凌姐,路上小心点,总是那么忙,可是有些不好,有时间,来给我补补课,呵呵。”


半个小时后,张飞宇就倒在了自己房间的大床上,看着亮着的吊灯,张飞宇觉得好孤独,以前那众星捧月的生活,看来要远离自己一段时间了。


对于,这个住处,张飞宇还满意,标准的四室一厅,电视,空调,样样俱全,特别是房间里的色彩让张飞宇满意,淡蓝色的墙壁上,贴着很多卡通画,看着就心里舒坦,好像是女孩子住过的,还留着那淡淡的清香。


张飞宇去冲了个澡,没穿衣服,就走了出来,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头,在高中生中数高个儿,匀称的身子,没有一丝的赘肉,没有鼓鼓的肌肉,却能让人感觉这身体里,满是力量。


刚拉开行李箱,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张飞宇打开一看,是王叔叔的,心说:“该找王叔先借辆车,要不然太不方便。”


4

凌潇潇可谓怒气冲冲,这个小子竟然敢对自己耍流氓!回到市政府,没想到王市长还在办公室,好像专门等着自己,看到她进来,招手示意了一下。


凌潇潇压住怒火,很乖巧地,关好门,扭着小腰,来到王市长身后,伸出小手,轻轻地按着王市长的肩膀,很用心地揉着,她见到王市长,本想一股脑把张飞宇对自己的无礼说给王市长,可是现在却冷静下来,决定先探探那小子在王市长的心里是个什么位置,于是轻声说:“市长,人家把他送到了。”


王市长抬起头,把身子向后靠在椅子上,享受着小手的揉捏,低声问道:“这么快?你没带他去吃饭?”


凌潇潇心说:“怎么还要带他吃饭?哼,王市长对这小子倒是很关心。”


“没,不过,在车上,他可是说您对下面管的不严……”


凌潇潇看着王市长竟然把眼镜摘了下来,心里一震,没敢说下去,这个标志性的动作表明,王市长生气啦,而且是很生气,说不定会把那小子连夜赶回去呢。


“说吧,继续说,我想听听他还说了些什么?”


王市长把身子靠到椅子上,伸手在自己的鼻子两侧的眼角,轻轻地捏着。


凌潇潇帮着王市长揉揉肩膀,刚想换个位置,帮着王市长按按太阳穴,王市长猛然睁开眼,转过头看着她,满是严肃地说:“具体怎么回事,详细给我说一下。”


凌潇潇看着王市长去掉眼镜的眼睛,心里隐隐有些害怕,那眼神太凶了。


“我开车载着他,路过一个坏了的消防栓,当时地上有一些脏水,他看到了说不卫生,就说您管的不严。”


凌潇潇没敢说张飞宇怎么对自己无礼,她看出了王市长竟然很在意这个小子的话,难道他的老爸真的比王市长位高?那,那可就糟了。


“唉,这样吧,你马上去找他,带着他去你认为最卫生的餐厅吃个饭,让他知道,那个消防栓恰好是今天坏了,一会儿,我打电话告诉消防总队,连夜也要把那个消防栓修好,明天,你载着他去我家时,一定要带他再去看看那个消防栓,把情况说清楚,懂吗?”


王市长说着,就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当着凌秘书的面,就低声说:“帮我接通消防总部……”


凌潇潇傻眼了,心里一阵阵的乱跳,那个大男孩,肯定是上面的太子爷,天,他要是真的给王市长打个电话,说我不太适合当秘书,我,我就真的惨了。


不会吧?自己怎么说也是市长的第一秘书,总不会他一句话,就把人家换了吧?


市政府那个胖胖的秘书长,可一直死盯着自己,要是自己被换掉,身后可就没有王市长护着,他会把自己按在沙发上去的,死胖子好几次都暗示自己,可自己仗着王市长,他也不敢乱来,可一旦王市长换了自己,自己要还想在市政府当秘书,那个肥胖子那一关,可不好过。


凌潇潇有些呆呆地站着,没有离开,心里还在犹豫着,激烈地斗争着,自己的老公的事业刚刚起步,没有自己的帮助,肯定会马上就毁于一旦!不,要是他这么一说,我就要陪他上床,我成什么啦?“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正好,给先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会儿,你带他去吃饭,别让他出去。”


王市长有些缓和了,刚才劈头盖脸的责骂消防总队,气消了很多。


“我,我,我没有他的号码?”


凌潇潇此时心里无比的后悔,谁知道这小子还真的大有来头?


“你呀,小凌,我以为你很聪明,应该能把事情办好,这次可做的不好,你现在就去,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等你,小凌,这次不论用什么办法,也要让他对咱们市有个好印象,最起码,这卫生,治安,这两方面不能有差错,咱们市正在申报省旅游文明城市。他的话很重要,他是什么人,你也该猜到些吧,记得保密,再见到他,把你的手机号给他,这两天,你不用来上班,就照顾好他,等他在学校安顿下来,你再回来。”


在凌潇潇印象中,王市长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说这么多话过,而且还是真的很细心,凌潇潇还不甘心,想着要是被张飞宇欺负,不觉委屈的眼圈红了,低声说:“市长,人家,人家要是带他出去,他要是对人家……”“呵呵,小凌,你呀,想到哪里去了?小宇可是个好孩子,你可不要想多了,就带他去吃个饭,要是怕你男人说什么,就找几个好姐妹一起去嘛,不过,他的身份,你可要保密,千万不能说出去。”


王市长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张飞宇的手机。


王市长的话,让凌潇潇眼睛一亮,心说:“唉,为了自己家的未来,看样子是要斗斗这匹小狼,怕什么,王市长又不是要我去用身体讨好他。大不了花钱,带他去夜店逛逛,我那几个姐妹,可是喜欢逗逗这种小男生的,嘻嘻。”


凌潇潇哪里知道,张飞宇可不是什么小狼,他简直就是一头标准的恶虎,省城的大小二代们,见到他都客客气气的。


凌潇潇开着车向张飞宇的住处驶来,中途接到了自己老公打来的电话:“宝贝儿,你在哪儿?那个老王还缠着不让你下班?”


“去,不许你这么说人家,是王叔,唉,今天,人家真的要晚些了,上面有个太子爷来咱们市上学,王叔让我叫上姐妹们,带着他逛逛,顺便吃个饭,亲,对不起,人家肯定要晚些回去啦,给你个小吻,人家其实也想你啦,想让你gan人家的小妹妹,嘻嘻。”凌潇潇说着,对着手机,轻轻地亲了一下,凌潇潇知道老公就喜欢自己说粗话,以前自己还害羞,不愿讲,可现在却无比的喜欢,自己说出来那种粗话,心里竟然隐隐有种爽快的感觉。


“那你就找机会早些回来,今天,可是咱们结婚一周年,大恶狼可是想吃潇红帽滴,嘿嘿,今晚,我这个恶狼可要把你全身上下,全都吃个遍,连你的小妹妹也要好好吃吃,叫几声儿,让我听听,嘿嘿。”


“嗯……啊……嗯……人家,人家……好想……想你的jb……”


凌潇潇红着小脸对着手机叫着,感觉自己的心也热了起来,拿着电话的男子,听着凌潇潇那黏黏带着娇娇的叫声,特别是听到最后那个jb,下面忽地就硬了,脑子里闪现出自己高傲漂亮的妻子,趴在自己面前,那白白的pp就在自己面前摇晃!


5


凌潇潇看着那三号楼,没想到自己的姐妹,还真的对自己义气,三辆小巧的轿车,齐齐地停在她车子的旁边,三个各具特色的女人,从车里迈步走了出来。


第一个走过来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穿着那黑色紧身抹肩连体裙,白白的小肩膀是那么的傲白,那小球虽然轮廓不大,可是很是挺拔,让那小身子在紧身裙包裹下,是那么的错落有致,白白的雪藕般的小腿,配上小脚上黑亮的小皮鞋,真的是个诱人的尤物。


女子手里拿着个小包,来到凌潇潇身前,轻声问:“潇潇,你这么急着把姐妹找来,难道真的就是你说的,陪一个小子吃顿饭?逗逗那小子,这么简单?不过,姐妹儿可要先说好,那小子要是不帅气,姐,可没功夫逗他,这几天,我家那只狼,可是在吃干醋呢,怀疑姐和我们公司那个死秃头有关系。”这时,另外两个女子也走了过来,这两个都比较高挑,一个穿着和凌潇潇相同的制服套裙,下面却裹着紫色的长丝袜,那两条美腿更加的引眼。


另一个却穿着连衣裙,清纯的很,长发披肩,白白的脸上,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智慧,xiong前那对雪ru竟然是她们四个中的最挺拔的,轮廓也圆圆的,简直就是那种童颜爆ru。


凌潇潇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姐妹,笑着说:“姐妹们,今天,我真的有麻烦了,楼上那个是王叔的一个亲戚,来这儿上高中。”


“切,一个高中生,就让你把我们全招来了?你呀,胆儿越来越小啦。”


娇小玲珑的女子把手里的小包扬了扬,低声说道。


“红姐,别小看这小子,这个小子很坏,王叔要我带他去吃个饭,主要让他高兴,今晚,你们可要帮我,放心大胆地消费,王叔买单。”凌潇潇刚说完,那个穿着紫色的丝袜的女子,高兴地大笑着抱住了凌潇潇:“啊,太好了,人家正想着去市里那个海味居吃海鲜呢,别笑人家,人家穷嘛,秦小艺那家伙,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全靠人家上班供车供房,早就想吃大闸蟹了,可就是没钱。”


“切,桃子,你说一声,姐给你就是啦。”


红姐说着就准备拉开小包。


“别,姐,你又不知道人家的脾气,再说秦小艺要是知道你给我钱去吃大餐,非和我闹不可,我和他都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儿,嘻嘻,这次吃这个小子的,我可不客气啦,嘻嘻。”


高挑的桃子笑嘻嘻地放开凌潇潇,伸手按住红姐的小手。


“桃子,你可少哭穷,你家秦小艺怎么说也是秦大老板的二公子,你要是觉得没钱,把他的那辆豪车卖了,嘻嘻,够你们花好几年的。”


穿连衣裙的清纯女子笑着说道。张飞宇被凌潇潇很顺利地请了下来,当然主要他真的肚子饿啦,王叔叔亲自打得电话,总不能不给面子吧。


张飞宇下楼看着三个可以和凌潇潇媲美的女子,脸上的露出很帅气的笑,不过,心里却邪恶地想着,这四朵花,一起按在自己的大chuang上,让她们跪成一排,自己从后面,一个个地gao,嘿嘿,肯定爽的很,特别那清纯的爆ru,绝对能用那对nai子,夹住我的大兄弟,嘿嘿,这个gan起来绝对够味儿,嘿嘿。


“姐,你的姐妹们,都好漂亮。”


张飞宇笑着对着凌潇潇说道,他那英俊的外表,还有那带着真诚的夸奖,让三个女子,都觉得张飞宇不错,就算坏,也不是那种讨厌的。


没等凌潇潇说话,张飞宇又笑着说:“各位神仙姐姐,我叫张飞宇,高三学生,也不要凌姐介绍了,神仙姐姐就告诉我你们的香名儿吧。”


红姐三个,听着很顺耳,红姐第一个笑着说:“小宇,以后喊红姐,姐有空带你把市里面所有好玩的地方,都逛一遍。”


“谢谢红姐,姐,你真豪爽,小宇就希望有这么个亲姐呢,姐,我想借辆车。”


张飞宇还对着红姐点点头,很是有礼貌,不过,最后一句,让四个美女全都很鄙视,哪有上来就向人家借车的?除非穷疯了,或者脑子有问题。


凌潇潇看着红姐说不定还真的敢借给这小子车,气的大声说:“咱们还是去吃饭吧,海味居,小宇你坐我的车,你高中还没毕业,哪来的驾照?”


“不,我坐红姐的,驾照我有,虽然它不是正常来的。”


张飞宇笑着说道,那眼睛却悄悄看了下红姐那对挺拔的小包,心说:“这个小女人搞起来,那种死去活来的样子,想着就想马上搞。”


“借什么借?自己买个二手的就成,你红姐的男人,就是交警队大队长,让他帮你买一辆,最多不过三万。”


桃子很不客气地说道,她从心里看不起那种白占便宜的。


“呵呵,我妈妈不让我买,要不然,我把家里的车开来不“呵呵,我妈妈不让我买,要不然,我把家里的车开来不就是啦,妈妈管的严。”


张飞宇这次倒是说得真话,不过,红姐三个却在心里说:“哼,原来家里也不怎样,连一辆二手车都买不起。”


“上车,人家可是饿啦,我叫桃子,她叫吴楠楠,红姐开车吧。”


桃子很利落地说道,显然她也不想再理会这个上来就借车的男学生,简直没有就是不懂事。


四辆崭新的小轿车,齐刷刷地停在了海味居的大门前,引来行人一阵的侧目,特别是齐刷刷的四大美女出现,让好几个行人都驻步不前,好奇地看着。


张飞宇从红姐的车上,钻了出来,看着海味居的大玻璃门,笑着说:“红姐,这个地方,看着还比较干净。”


凌潇潇刚想说话,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声骂道:“张小红,你个jian人,原来你是包了个小白脸!”


    / 未完待续 /    


这些男人会对女孩做什么?他们能成功吗?

▼戳【阅读原文】查看高潮后续!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