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5·12听刘小东讲《出北川》《入太湖》创作心得:不要拿灾难说事

评画2018-09-13 20:59:27


5·12汶川地震,发生于北京时间(UTC+8)2008年5月12日(星期一)14时28分04秒,震中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映秀镇与漩口镇交界处。根据中国地震局的数据,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矩震级为7.9Mw),严重破坏地区超过10万平方千米。地震烈度达到9度。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北至辽宁,东至上海,南至香港、澳门、泰国、越南,西至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截至2008年9月18日12时,汶川大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一次。



 

出北川



2008年发生在四川的大地震遇难人数七万造成巨大的伤亡北川镇接近震中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根据数字统计全镇2万人口中的一半多在地震中死亡其中包括一千名中学生地震过后的两年刘小东来到那里在现场支起了绘画架开始了出北川的创作

刘小东在北川老县城写

刘小东与王小帅在创作现场

他在现场几乎工作了一个月画下了一群靠在三轮车边的女孩她们身后就是地震的废墟刘也让摄影和录像记录了他作画的过程两个摄制组跟着画家来到现场拍下了画家的创作过程和他们自己对地震之后的反思


开始创作前,刘小东与工作人员在北川拜祭亡灵

2010 年5 月12 日清早,北川老县城主街,人山人海。北川人和各地赶来的人,手捧鲜花,悼念在两年前的“5.12”地震中罹难的亲友。

出北川中的女子除了一个真正的地震的存活者外其他都是来自重庆的业余演员她们仍然生活在对演艺生涯的憧憬和期待之中

七个女孩围坐在一辆三轮车旁,背后是北川老县城雄伟的高山和扭曲倒塌的房屋。刘小东在汶川地震两周年之际绘制了《出北川》。

一个月后,一幅长4 米、高3 米的油画就在这简易的工棚里诞生了。画面中的七个女孩围坐在一辆三轮车旁,背后是雄伟的高山和扭曲倒塌的房屋。

刘小东计划以被自然灾害毁坏的北川为背景,画一组十七八岁的女孩,围坐在三轮车周围——三轮车是逃生的工具。“童男童女面对自然或人为的灾难时,都有着自救的希望。在极尽美丽的景观背后,却蕴藏着无法逃避的危险。”

在选址时刘小东发现,地震之后形成的堰塞湖风景如画,如果不加注解,完全看不出地震的痕迹。最终他们选择了北川老县城的一块开阔地,站在这个位置,被地震摧毁的北川尽收眼底。

在佟卫军拍摄的纪录片里,第一天就出现在画面中的一条黄狗瘦得皮包骨头,肋骨根根可见。这些原本被养在北川居民家的狗,在地震中也成为无家可归的野狗。刘小东总会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废墟上的那些狗。十多天后,那条黄狗就胖了一圈,并成为刘小东画作中的一名角色。

刘小东自述:许多正在发生的事情需要沉淀,马上去面对它,可能会情绪化主观化。我比较注意这事情过去以后剩下什么。地震正在发生时需要救援队这些实实在在干活的人,不需要我们去打扰。

艺术家的角色在生活里如果弄不好就挺“烦人”的,不可爱(笑)。所以等这件事(比如大地震)过去后,逐渐淡出大家视线了我再去。我当时画《三峡新移民》的时候,那个事情真正的高峰也过去了。

我要考虑在户外写生需要的条件,就是这里能搭起画板。离建筑太近的地方没有空间搭,而且我觉得还是离受难者有一段距离比较好,我不能站在人家的尸骨上画画。有点距离,他们的灵魂可以自由往来,不会被打扰。最后选择的地方能够看到摧毁最严重的街道全貌,相距大概一公里左右。

我当时想过上山画堰塞湖,但去了以后发现与想象的不一样,很难表达。新形成的堰塞湖画出来只是漂亮的风景,看不出地震的痕迹。那种山清水秀让人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画的,视觉上跟地震没有关系,只能通过文字表达。绘画还是要通过视觉表现的,于是就选择废弃的县城,虽然没有河流,但也有点水。

当地政府想保持地震后的原貌,并做成露天的博物馆,就在北川几公里以外的地方盖了一个新的县城。新的县城大概都是五层楼高的楼房。老的县城就在一个山沟里,这场地震把整个山沟挪位了,山全部滑坡,人都埋在废墟里面,没法救活。废墟中间的山沟,过去是个公园,比较开阔,我就在原址上画了很多。

进入北川老县城之后,我最直接的感受是这里像块墓地,像个陵园。我们去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是座空城。除了建筑工人在施工,找人都很难。那里的狗成了野狗,骨瘦如柴,我们呆了这么多天,狗也胖了。

展出效果:

入太湖



在《出北川》中,画面中出现了坐在三轮车里的7 个小女孩,而在《入太湖》里,主角则是坐在船上的几个小男孩。

自述:这两张画都跟“水”和“灾难”有关,北川近年来自然灾害频繁,人和自然的关系是我们要好好考虑的问题,太湖前几年的污染也很严重,虽然现在治理得不错,但仍然有各种隐患。“水”跟隐患的关联较大,这两张画都和水有关。地震中的堰塞湖,这是自然形成的景观,太湖也许是在人为的污染下造成的另一种景观,我是用“水”这个灾难性的概念把两边联系起来。

入太湖里所有的男青年都是本地剧团的职业成员

这两张作品原来的设想有“童男童女”的味道,中国古代有“西门豹治水”的故事,是我们小时候听到的很恐怖的寓言,在河水泛滥时往里扔童男童女,所以有远古对水的畏惧,我也想以此为基础,画一些童男童女在灾难面前的表现。

对于过去的作品我也没有太多想。“三峡”和这次的作品感情上都很惨烈,三峡是人工拆毁,和自然摧毁一样狼藉、混乱不堪。我觉得艺术与现实的关系挺远的,我画画时当地人很多都不知道。艺术其实是自我修正的行为,我有这份关怀的心情要表达出来,对于其他人没有什么现实意义。社会意义也谈不上,大家看好作品后想想自己的问题就行了,对现实的改变是无能为力的。

出北川》《入太湖2010年上海双年展展出现场。

从表面上看刘对民俗的活用似乎在演绎这样一个道理尽管天灾人祸可以接踵而至人类只要顽强地保持自身繁殖便会是人定胜天画中的江苏小伙子和四川小姑娘象征匹对似乎表现了这种坚韧不拔生生不息的发展规律

是否也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作品,欢迎给评画投稿!

没有门户之见和流派之分

任何人都可以投稿

投稿邮箱825585504@qq.com


编辑微信:17710238619

长按投稿



延伸阅读:《申玲风景写生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申玲风景写生详情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